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戊字卷 第三十八节 调教宝玉

戊字卷 第三十八节 调教宝玉

        回到自己屋里,宝玉便扑倒在床上,把被子盖在头上。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儿,一见到冯紫英就有一种莫名的敬畏,

        尤其是在冯紫英那清冷平静的目光注视下,他觉得自己全身都发僵,心里想的什么都被冻住了,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而对方的话语自己竟然只有俯首帖耳的份儿。

        这种感觉让他既感到屈辱,却又无力改变。

        可能自己在他们心目中永远都是一个不求上进只知道厮混高乐的纨绔子弟吧?

        想到这里,宝玉便越发把被子捂得紧了,一种落寞和负罪感萦绕在全身,让他真的生出了一丝不如出家求个清静的念头。

        先前嚷嚷出家不过是随口一说,但是现在他突然觉得如果身边的姐妹们都是用那种异样的眼光看待自己,那出家兴许还真是一个好的选择,那时候也许家里人,还有宝姐姐、林妹妹和云妹妹她们也许会想起自己,回忆有自己的时候的快乐时光?

        “二爷,吃口茶吧。”袭人温柔的声音把他从臆想中拉了回来,这让他有些恼怒,在被子里闷声闷气地道:“放那儿,我不渴。”

        “二爷,您还是起来吧,一会儿冯大爷和琏二爷就要过来了,您这样……”

        “我这样怎么了?我又没请他们来!”宝玉掀开被子,大脸盘子通红,气呼呼地道:“既然都说我老大不小了,那我也就用不着谁来指手画脚教训我。”

        袭人也知道这位爷也只敢在自己面前说些气话,只要一见到冯大爷,立即就会像耗子见了猫,不敢炸翅儿了。

        不过她也习惯了这位爷的性子,只是温柔地道:“二爷,冯大爷现在也不是外人了,论理,您都要叫他一声妹夫了,……”

        宝玉狂怒,妹夫?!

        想到林妹妹就要对他投怀送抱,宝玉内心的的愤懑、沮丧、懊恼以及凄凉各种情绪夹杂在一起,让他无比地迷惘绝望。

        全家上下似乎都从没有人在意过自己对林妹妹的感情,更让他无能绝望的是林妹妹自身似乎也从未感觉和接受到自己的这份心意,这才是让他最感觉无能为力的。

        哪怕是林妹妹真的喜欢自己可是却因为家里原因无法和自己在一起,他也能够黯然接受,唯独林妹妹却从未把自己放在心上过让他无法接受。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不但林妹妹对自己冷若冰霜,而且连原来对自己温言有加的宝姐姐这一两年间也是日渐冷淡,甚至到后来自己去梨香院时经常托病不见,这更让他无比愤懑。

        他不蠢,更不傻,冯大哥去梨香院时间不多,但是每一次都能见到宝姐姐,而且一谈就是许久,而林妹妹这边就更不用说,一直对冯大哥是信任有加,现在更是定亲了。

        甚至连云妹妹和三妹妹从扬州回来之后都是对冯大哥赞不绝口,这更让他感到愤怒。

        他不知道冯紫英是如何能让这些姐妹们都对他信服有加,而自己却始终在姐妹们那里却无法得到一个好的夸赞,难道自己没努力么?

        京师城里的文会诗会自己不也是经常参加,写的诗赋也一样得到好评,甚至连几位殿下都对自己赞不绝口,可为什么姐妹们却都视而不见呢?

        所有人都背叛了自己,而倒向了冯大哥,这种无力感带来的伤害和绝望甚至超过了林妹妹和宝姐姐她们对自己的冷落,以至于他好像只能在秦钟、蒋琪官他们那里寻找慰藉。

        见宝玉气得双目圆睁,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袭人也有些担心惧怕,但是她还是咬着牙关继续往下说。

        如果不彻底破了二爷的这个心结,日后还不知道要出多少事儿来。

        冯大爷可不再是以前的冯大爷,便是二位老爷也未必能压得住,而且袭人甚至也知道现在贾府里边对冯大爷的倚重与日俱增,甚至连贵妃娘娘从宫中都来信要府里边和冯家把关系搞好。

        “二爷,冯大爷既然要娶林姑娘,林姑娘是您姑表妹妹,他自然就是您妹夫了,既然不是外人,他肯定也是为您好,现在冯大爷都是六品官了,也见过许多世面,他和您说话,肯定也是替您着想,想必老爷、老祖宗和太太也是愿意的。”

        袭人的话给狂怒之极的宝玉泼了一瓢冷水,冯大哥和林妹妹的事儿到现在已经事成定局了,自己无论怎么闹腾也改变不了,可自己该怎么办?

        见宝玉仆在床上不做声,袭人柔声再道:“二爷,今日不同以往了,大姑娘现在进宫做了贵妃,贾家也不比其他家了,您是贵妃娘娘的嫡亲弟弟,也当有些格局才是,当下老爷们都在一门心思把园子建好,以便贵妃娘娘元宵节能回来省亲,也为府里增光添彩,这个时候委实不能再有什么其他事儿去分老爷们的心,……”

        不得不说这袭人也是掐准了宝玉的一些心思,元春封贵妃,让贾府上下都是风光了一回,但是这马上却是要省亲,几个同时封的妃子,自然都不甘人后,所以也都在暗中比拼较劲儿,宝玉也是知晓的。

        连素来吝啬的大伯和不问世事的父亲这一次都认真起来,所以他还真不敢在这等时候去打扰自己老爹。

        而且袭人也说了自己是贵妃的亲弟弟,如果还是那样不讲究,恐怕也会有损姐姐的名声,只是这冯大哥这边……

        “还有,冯大爷和琏二爷来和您说事儿,也必定是为二爷好,现在冯大爷娶了林姑娘,这贾冯两家就算是连在一块儿了,二爷也的确该听一听,再做打算,……”

        袭人一番苦口婆心的话,让宝玉也是心中既安慰又体贴,还有一些愧疚。

        正琢磨间,却听得外边媚人和绮霰的声音,“二爷,琏二爷和冯大爷来了。”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宝玉坐起身来,袭人赶紧替他整理衣物,“二爷,冯大爷和琏二爷与您说话,您还是得好好听着,甭管中听不中听,肯定没有坏处,莫要顶撞。”

        宝玉脸色木然,但是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他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只是有时候感情上难以接受罢了。

        见到贾宝玉一副压抑着情绪的模样,冯紫英就忍不住想要。

        十五六岁的少年郎在前世也本来就是最叛逆的时候,而像贾宝玉这种如同小太阳一般的生活更是造就了这一位一切唯我独尊的心态,未曾遭遇过社会毒打的他,自然就很难真正感受到外部世界的残酷和危险。

        这一次的挫折也不过是他感情上的一个小挫折,要说毒打还真算不上。

        即便如此,这家伙都还要时不时的折腾一番,让人无语。

        若不是考虑到林黛玉还要在这贾府里边生活几年,若是不能处理好这桩事情,这厮命不好还要三天两头发癫去骚扰林丫头,他才懒得来管这鸟人的破事儿。

        以前几次冯紫英都是抱着无可无不可的心态来教育贾宝玉,从内心来说,也没有指望能把贾宝玉教育好,他也没有那个义务,还不如环老三能让他多花些心思,毕竟人家也算是自己的迷弟,还能读书,日后没准儿还真能为自己所用。

        但这一次他的确得要好好琢磨琢磨如何教导一下这个家伙了,自己和黛玉订亲就惹得这厮如狂如癫,若是日后自己要娶宝钗,这厮怕不是真的要怒发如狂出乱子了?

        为了自己女人的幸福,他都不得不好好斟酌一下,看看如何把这厮给引导入正轨上来,起码要让这个家伙有些忌惮,不能再这样肆无忌惮地作妖。

        见到冯紫英和贾琏进来,袭人赶紧行礼,而秋纹麝月也赶紧把茶倒了进来,倒是贾宝玉在冯紫英的目光下渐渐有些坐不住了,嗫嚅半天,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启口。

        袭人见此情形,赶紧示意其他媚人、绮霰和秋纹麝月她们都赶紧出去,她也让到一边儿,准备把门掩上,等这几位爷来好好说一。

        “袭人,你就留在这里,我与琏二哥和宝玉说说话,你也听一听,宝玉年龄也老大不小,但是这心性却还不定,他屋里这些人,我看也就你还算是识大体懂规矩,听一听,日后宝玉若是有什么不妥的时候,你也好多劝诫一番。”冯紫英就在酸枝木配大理石的圆桌边儿上坐下,顺手端起枫露茶抿了一口,“宝玉,你也坐。”

        宝玉和袭人都还是第一次见到冯紫英态度如此坦然却又不容置疑,宝玉自然是不敢拂逆的,老老实实坐下,倒是袭人犹疑了一下,“冯大爷,奴婢怕是不合适……”

        “没什么不合适,你是老太君指给宝玉的,婶婶也是很看重你的沉稳,不就是希望你能多替宝玉看顾一下,我来之前本来是因为和琏二哥的事情打算和二位世伯世叔以及婶婶们说一说,但世伯世叔都不在,又遇上这么一档子事儿,所以也打算和宝玉说了之后,再去见叔叔婶婶,……”

        冯紫英这么一说,宝玉顿时就慌了,这要给老爷一说,自己这屁股恐怕又得要开花了,忙不迭地站起身来,“冯大哥,我一时糊涂,以后再也不敢了……”

        “坐下,宝玉,我没打算向叔叔婶婶告你的状,你觉得你冯大哥是干这种没品的事情的人么?”冯紫英淡然地摆摆手,“我今日在路上就在和琏二哥说,怎么这贵妃娘娘要省亲,修个园子就这么艰难,连赦世伯和政世叔都给要弄得亲自上阵了?宁荣二府就真的没有人能做事儿了?”

        宝玉有些蒙了,不知道这个话题和自己有什么关系。

        但袭人却听出了一些味道来,原本还有些犹豫的心思,这会儿却不动声色地站在了门边儿上。

        “贵妃娘娘省亲是大事儿,园子自然是要修好的,但是两位世伯世叔年龄不小了,这等事情论理就该是下一辈来操心才对,琏二哥这一去扬州,回来又有事儿,似乎这荣宁二府就没有人了似的,宝玉,是不是觉得和自己没啥关系?嗯,或者你觉得自己不是荣国府的一员,不该自己来考虑?”

        冯紫英的话让贾宝玉脸涨得通红,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

        “琏二哥十六七岁的时候就已经跑大同那边的平安州了,林妹妹的事情,琏二哥也是一去大半年操劳,环哥儿府试过了,八月就要考院试了,若是过了,我答应了他,让他去青檀书院读书,日后能不能考出一个什么读书人来,还得要看他自己的努力和造化,兰哥儿这边我听说也是读书刻苦,珠大嫂子管得很严,估摸着也是想要在科考上趟出一条路来,这阖府上下都在做事儿,那宝玉你的打算呢?”

        语气很平淡,似乎听不出多少情绪,但灼灼的目光落在宝玉身上,却让宝玉有一种做贼之后无所遁形的感觉。

        但冯紫英对贾环的夸赞还是激起了宝玉内心的怒气,“冯大哥,我知道您想说什么,不就是我读书没环哥儿努力么?我说过,我这一辈子什么都行,唯独就是不喜欢读那等只为了谋个职位的书,我也不愿意去当个禄蠹,所以冯大哥若是你想要用这等言语来激我,那就大可不必了。”

        冯紫英对贾宝玉的这般作态倒是早就准备,不慌不忙地道:“宝玉你的这个想法也不能说不对,这世上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倒也未必非要读书才说明什么,只是宝玉,你今年也十五了,日后打算做什么呢?愚兄知道你现在在京师城中也小有名气,嗯,文会诗会这些你也经常参加,但我和政世叔说过,这是一方面,若是你不愿意读书谋功名,这名声的用处就要大打折扣,……”

        “冯大哥,你莫要用那等世俗风气来衡量所有人,我贾宝玉吟诗作赋可不是为什么名气,就是图个痛快高兴,……”宝玉眼中怒意更盛。

        “呵呵,那倒是愚兄小瞧了贤弟了,不过图个痛快高兴也没什么,只是大姑娘现在入宫成了贵妃,我也不瞒宝玉你,琏二哥这一回恐怕是要出去做事了,环哥儿和兰哥儿是要读书的,这日后几年里,随着赦世伯政世叔年龄渐长,精力未必就能跟上了,像现在修园子这等事儿,恐怕就未必再扛得住了,日后这荣国府里的事儿,你觉得该谁来经管过问呢?或者宝玉你天生就生而知之,什么会儿不学就会?”

        随随便便几句话便把宝玉问得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若是琏二哥要出去做事,这荣国府里边就只剩下二房这一脉了,贾赦还有一个庶出子贾琮,不过才几岁,自然是不可能的。

        二房除了宝玉就是贾环,还有贾珠之子贾兰,但贾环和贾兰都是一门心思要读书的,只剩下一个贾宝玉。

        这等自己不管事儿,却把家中事情全数推给老一辈去做,没这个说法,说句不客气的话,那就是不孝。

        贾宝玉自然是不敢承担这个名声的。

        “琏二哥要出去做事?”好半晌宝玉才呐呐地问道。

        “嗯,海通银庄的事情,朝廷很重视,户部也在海通银庄开户,加之令舅在登莱那边也需要通过银庄来周转银子,这扬州号已经建起来了,京师号需要紧锣密鼓的动起来,否则朝廷在扬州的几百万两银子要递解入库还有麻烦,所以要全靠京师号这边马上搭起来了。”

        冯紫英说得很轻松,但是话语落在一旁的宝玉和袭人耳朵里,都是吓得一哆嗦。

        户部账号,几百万两银子的营生,饶是宝玉不怎么通事务,也明白几百万两银子意味着什么。

        贵妃要省亲,荣宁二府举两府之力,而且还在外边儿借了不少债,才来修这个园子,总计花费也不过三五十万两,这琏二哥居然要经手几百万两银子的营生了?

        明知道冯紫英是借这个话题来敲打自己,但是宝玉却是生出一种无力感,人家掌握着大义,自己现在的表现本身就遭人诟病,奈何?

        只不过对这等事情宝玉也是早就有思想准备,最终还是化为一脸漠然,“冯大哥,琏二哥,小弟知道你们的意思,只是这等事情也非一朝一夕之功,就算是小弟想要学着做,那也需要时间。”

        见宝玉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冯紫英也知道用寻常言语已经很难打动这个家伙了,加之他对自己也已经有了很深的反感和敌意,用这种言语也的确不能触动对方。

        贾宝玉对这些在其他人心目中很重要的事儿反而不太感兴趣,甚至懒得去多想这贾府里边日后会变成什么样。

        点了点头,冯紫英沉凝了一阵才道:“今儿个听说你魔怔了,在那里乱喊乱叫,说姐姐妹妹们都不愿意理睬你了,嫌弃你了,所以跑到梨香院那边去闹腾,嗯,这种事情,论理我都不该多嘴,不过我很是好奇,这些个姐姐妹妹们都不理睬你了,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