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戊字卷 第三十四节 心意,心思

戊字卷 第三十四节 心意,心思

        平儿不敢言语。

        其实不仅是王熙凤,包括她和府里许多人都觉得琏二爷变了一个人一般。

        往日里除了和东府里珍大爷和小蓉大爷饮酒作乐外,偶尔出去晃荡一圈,大多数时候还是在府里边,府里有时候有些需要爷们儿出面的,他也乐得跑一跑,可现在却完全不一样了。

        东府那边基本上绝足不去,便是那珍大爷和小蓉大爷经常来请,贾琏也少有答允,这固然让府里老爷太太和老祖宗高兴,但是贾琏却也极少在府里呆着了。

        连现在本该是贾琏出大力气的园子建设,贾琏没回来就不说了,现在回来了也不多问,放在以往,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儿,却被大老爷揽了不少去,二奶奶很多时候也不得不出头露面来扛着,许多具体事情连二老爷都要来帮着张罗,甚至连贾珍和贾蓉也都要来帮忙了。

        这个时候大家才发现这府里边平时不觉得,关键时刻缺了琏二爷,还真有些玩不转一般,而宝二爷在这种事情上又是一个没耐性不靠谱的,算来算去这荣国府下一辈里好像也就只有贾琏才能撑得起的感觉了。

        “不是说二爷受冯大爷的委托,还在为那银庄的事儿奔波么?”平儿屏住声息小心地应了一句。

        “哼,这个冯家大郎,也不知道给二爷灌了什么迷魂汤,让二爷这般死心塌地地替他卖命?”王熙凤冷声道:“早出晚归的,人影儿都见不着,前日里老祖宗也在问说是许久没见着他了,问起,我都不好回答,太太说是在外边儿帮着冯家大郎的事儿,老祖宗居然说是好事儿,跟着冯家大郎有出息,你说这贾家什么时候成了冯家的附庸不成?二爷跟着他冯紫英屁颠屁颠儿地跑,宝玉也要听冯紫英的教导,那环老三更是把冯紫英视为老师,甚至昨日里我听大嫂也说这一回冯紫英回来,若是过府来,她要去找冯紫英说一说,也好让贾兰能拜师,……”

        这话说得有些重了,但好像却是事实,贾琏紧跟着冯紫英,宝玉虽然不成器,但是二老爷内心还是希望冯紫英能提携一下宝玉的。

        至于贾环和贾兰,现在看起来读书不错,贾环府试已过,只等八月院试了,大家都说没准儿这贾府里的读书种子就要落到贾环身上了,连赵姨娘这段时间都抖擞起来了。

        加上以前的事儿,好像这冯家大爷自打考中举人进士之后和府里联系陡然就密切起来,而府里边似乎许多事情都和冯家牵扯上了瓜葛,许多事情二位老爷也就下意识的要去请教这位冯大爷了。

        “奶奶,现在冯家也算是和咱们府里是姻亲了,冯大爷日后娶了林姑娘,那也就算是一家人了,再说了,府里边现在的情形,虽说大姑娘进宫当贵妃了,但是听太太说,许多事情反而要避讳了,不能随意扛贵妃娘娘的招牌,冯家现在如此风光,遮护咱们贾家一二其实也没什么,哪家没有一个兴衰起落?”

        平儿一席话倒是让王熙凤刮目相看,撇了撇嘴,“你这小蹄子怎地几日不见,嘴巴却恁地圆滑起来了?”

        “那也是奶奶平素里教导得好。”平儿抿嘴一笑。

        王熙凤心里舒坦,表面上却是哼了一声,“要说这冯家大郎帮扶一下咱们府里也没啥,只是看着偌大一个贾家居然还不及这新冒出头来的冯家,委实让人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了,冯家老爷这马上就赴任辽东去当蓟辽总督了,与我二叔和镇国公也都是一样的身份,这冯家还真的算是抖起来了。”

        “奶奶,现在林姑娘还要在咱们府上住两三年去了,奶奶素来是看顾林姑娘的,昨日里我去紫鹃那里,见着了林姑娘,林姑娘还拉着奴婢手问奶奶呢,嘻嘻,还给了奴婢一个玉戒指,您瞧,……”

        平儿羊脂玉般的手掌摊开,一枚细腻晶润的玉戒指放在手掌心。

        “我哪里敢要,可林姑娘一定不肯,紫鹃也在一旁撺掇,说是姑娘的一点儿心意,非要塞在奴婢手里,奴婢深怕这一时手滑给摔了,所以只能硬着头皮拿着了,都还没来得及和奶奶说呢。”

        王熙凤有些惊异的接过玉戒指仔细看了一眼,脸色复杂地点点头:“林丫头倒是有心了,这戒指虽然小了点儿,品相却不错,怕是要值一二百银子呢。”

        平儿吃了一惊,顿时有些急了,“这却如何是好?赶明儿奴婢去退给林姑娘,奴婢如何当得起这般物事?”

        这府里边丫鬟,便是如鸳鸯、金钏儿这般大丫鬟,一般也不敢随意穿金戴玉的,这也是规矩。

        便是有时候老祖宗和太太们逢年过节或者遇上什么喜事儿恩赏,也不过就是一些衣物或者钗子、镯子、扳指、戒指这类的,也是承主子们的一个恩情,但要说值得多少,也不过就是一二十两银子便是不错了。

        像这般要值一二百银子,便是府里边儿的正经姑娘们的头面才能有那么几样了,丫鬟们又有谁当得起?

        便是平儿这般丫头,府里月例不过是一两银子,这一个戒指便是相当于十年月例钱,这如何不让平儿着忙?

        “留着吧,难道我身边的人就当不起一个戒指?”王熙凤有些傲然地道,“也不枉我平日里对林丫头一番情意,这丫头倒也是一个知恩的。”

        平儿也知道这倒是大实话。

        府里上下应用,王熙凤掌家以来从未短过林黛玉,甚至还比其他姑娘们要优遇一二,一般衣物脂粉,鲜货干货,都是要优先照顾林姑娘,和梨香院里宝钗比就更是有些差距了,这里边平儿心里自然是有数的。

        这固然有老祖宗的缘故,但要说宝钗和奶奶论亲戚更亲一些,可奶奶却对林姑娘格外不一样,当然平儿也知道早先恐怕奶奶是琢磨着林姑娘是不是可能要配宝玉,但是后来府里没了这份心思,可奶奶也还是依然如故。

        林姑娘别看年龄小,但心思细腻敏感,对这等情形更是格外看重。

        “不过看来这林家姑爷殁了,倒真是给林丫头留下了一笔陪嫁,便宜了冯紫英这家伙。”王熙凤啧啧道。

        “奶奶,不是说林姑爷都把银子借给府里修园子了么?”平儿也是知晓府里情形底细的,王熙凤和贾琏也都没瞒过她。

        “借倒是借了,不过林姑爷也得要替林丫头着想不是?这林丫头孤家寡人一个,嗯,也不算,听说林姑爷还有一个庶出女儿,比林丫头还要大几岁,是教坊司里一个犯妇所出,没想到林姑爷这么一个老实人居然也有这么一段风流故事,这两个女儿,林姑爷怎么也得替女儿们考虑一番才是。”

        妙玉的事情也是瞒不住的,贾琏在回京之前就和冯紫英商量过了,所以回来之后便一一说了。

        贾府里边对这事儿倒也没什么,一个庶出女儿罢了,林如海本身就纳有两妾,只是这两个妾无出罢了,未曾想到以前还和教坊司犯妇有些瓜葛还能生出一个女儿来,现在林如海都不在了,谁还能计较这个?

        贾府里边甚至也说让那妙玉也到府里来陪着黛玉住下,倒是让冯紫英都觉得贾府还是有些人情味儿了。

        “嗯,林姑娘也是可怜,这林姑爷走了,还得要守三年孝,也幸亏还有咱们府里,……”平儿叹了一口气,“林姑娘也说就着一二日里要来看奶奶呢。”

        “哼,她来了也正好,我倒是要问问她,这冯家大郎成日里把二爷当牛一般的使唤,难道就没个说法?”

        王熙凤也笑了起来,但心里却有些说不出来的味道。

        没想到林黛玉居然要嫁入冯府,冯紫英这厮胆大妄为,心狠手辣,林丫头过门之后怕是有得罪受,再想到自己在冯紫英身上吃的亏,尤其是那等私密物事还在冯紫英手里,王熙凤就不由得有些心慌意乱起来。

        平儿笑了起来,她也知道这二奶奶说的是气话。

        这林丫头还有两三年才过门儿,如何能管得了冯大爷的事儿?

        而且这也是琏二爷自己一门心思扑着去的,据说别人打破头挤着想去还没门道,如何能怪得上冯大爷?

        “那倒也是,不过听说冯大爷很是宝爱林姑娘,兴许林姑娘带句话,也能有些用处。”平儿笑着凑趣道。

        “也是不一样,冯紫英和林丫头有前几年那一场临清民变的机缘,才能结缘,若非如此,京师城里那么多高门大户女儿,还有那书香世家士林文臣的女儿他都看不中,却单单自家做主选了林丫头,……”

        说到这事儿,王熙凤都有些感慨,这冯紫英还真是厉害,婚姻之事素来父母做主,却被他给破了这个规矩,愣是让他自己给做了主,也算是破天荒了,不过这厮破天荒的事儿似乎也做了不少。

        正琢磨间,却听得外边儿一阵急促脚步声,“奶奶,出事儿了!”

        “怎么了?”王熙凤皱起眉头。

        “说宝二爷在梨香院门口魔怔了,闹腾呢。”善姐跌跌撞撞扑进来,“老爷不在,太太都要急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