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戊字卷 剑吼西风 第六节 千红

戊字卷 剑吼西风 第六节 千红

        见冯紫英动容,吴耀青心里更觉踏实,点点头道:“耀青通过本地一些江湖门派和线人察悉,在林大人突然病重的十五日开始,先后一共有七拨我们认为具备避开秋水剑派驻守衙门实力的江湖中人出现扬州城内,基本都是来自金陵、杭州、湖广和江西,……”

        “……,因为考虑到秋水剑派的这种防范不具有特定针对性和以内院人身安全为主,所以我们略微下调了一些能够避开这种防备而潜入的标准,然后我们通过后期的核查,七拨人中可以排除五拨,……”

        冯紫英大感兴趣。

        这种动用江湖门派中人的故事他在前世中也只有在武侠小说和影视剧中见过,但也通过一些史书记载知晓这种情形其实并不常见于当时的现实中,更多的还是一种个别情况或者一种传奇小说方式上的夸张。

        没想到自己现在已经可以亲身感受到了,还真有这样一回事儿,并非完全虚构。

        前一次下江南就因为担心自身安全,动用了龙禁尉和秋水剑派以及漕帮,像柳湘莲和尤三都应该是和西北崆峒派有些瓜葛,这些原本存在于武侠小说和传奇故事中的种种其实已经出现了。

        只不过先前都还没有太直观的感受,但是这一次却是直接牵扯到了林如海,而且是林如海的性命,就不能不让他重视了。

        ”……,剩下的两拨人都是来自金陵,一拨在事发三日后离开扬州返回金陵,他们应该是来自金陵的白石山庄,还有一拨是其昨日方才离开扬州前往了苏州,现在只暂时掌握了其真实身份,但是其以往日常活动情况以及主要关系还没有了解清楚,我们正在进行进一步的核实甄别,……“

        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是冯紫英却深知这里边不知道花费了多少人力物力。

        这个时代可不比后世的网络信息时代,随便上网一查就能知晓清楚,完全要靠人力来进行合适筛查。

        好在当下大周对人口流动的路引规制要求相当严格,便是江湖人士外出,也需要在地方上开据,所以一般说来这些人也不会轻易违规,因为一旦被查获,官府对这等以武犯禁的江湖中人和帮派人士只会更加严格。

        而吴耀青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做到这一步,除了自身对地方上的江湖帮派和三教九流势力有着巨大影响力或者利益关系外,还需要要和地方官府有着十分紧密默契的往来才行,否则你一个都转运盐使司衙门的幕僚有什么资格让扬州府或者江都县的衙门向你提供这些情况?

        “辛苦耀青了。”冯紫英点点头,“此事如果不能有一个清楚明晰的答案,我觉得我一辈子都难以安心。嗯,文言和耀青也知道林叔父其实也就是我未来岳父,现在他病故了,我作为女婿,也需要给我自己内心一个交代,若真正是病故,甚至我内心也希望是如此,那我无话可说,也可以放下心来,若是因为其他原因,我想无论是谁,都应当要还我一个公道才是。”

        冯紫英话语里没有太多耍酷卖狠,只是很简单阐明了一个事实,但是多少已经对这一位有些了解的汪文言和吴耀青却能听出其中不容置疑的决绝和坚定。

        甚至像知晓更多一些底细的汪文言内心则更为震动。

        冯紫英这番言语甚至隐含着某种毫不掩饰的霸气和进攻性。

        要知道由于两淮巡盐御史的特殊性,其本身就是两任皇帝角力博弈的产物,也就是说,如果林如海真的是并非死于疾病,而是其他因素促成,那么冯紫英这个态度就表明了,他不会善罢甘休,无论对方是谁。

        而汪文言也能猜得出来,如果得益者是陶国禄的话,那么其背后的人要么就是太上皇一系,要么就是义忠亲王了。

        无论是哪一方,对现在的冯紫英来说都是需要仰望的庞然大物,冯紫英不会意识不到。

        但是对方仍然表明了这样一个态度,就意味着冯紫英不会因为对方的强大而退缩。

        这既让汪文言感到兴奋振作,又让他也有些担心。

        兴奋的是有这样一个胸怀远大不畏艰险的东家,未来前途不可限量,担心的是对方过于桀骜强硬,有可能会遭遇许多明枪暗箭的打压,这对还需要积累实力的冯紫英来说有些不划算。

        “耀青,此事就拜托你了,若是有什么需要,尽管提出来,该怎么做怎么做,嗯,不过在没有任何确定性的结果之前,我希望这个情况仅限于你我三人知晓。”

        冯紫英看了一眼二人,二人都是一凛,点头遵命。

        “另外此事过后,文言那边不必说,按照我们原来商议的推进即可,耀青这边,你把你现在手里掌握的东西梳理一番,给我一份书面的东西,我想了解得更为详尽细致一些,嗯,包括所有方面,我的意思你明白么?”

        冯紫英看着吴耀青,吴耀青眼中闪过一抹喜悦,用力点点头:“耀青明白。”

        汪文言都看出来了冯紫英对吴耀青手中掌握的东西有着莫大的兴趣,远胜于之前。

        这是好事。

        随着林如海的逝去,陶国禄根本不可能接受也不会接受林如海原有的一切,更别说他也不是巡盐御史,还没资格接受这些东西。

        整个林如海遗留下来的各种资源人员都会迅速分崩离析,而冯紫英不可能全部接收下来,他只能选择自己所需要的尽可能的吞下来,并消化转为属于自己的东西。

        冯紫英也意识到自己原来小觑了吴耀青手里掌握的这一块东西。

        从现在来看,自己所涉及的事务是和吴耀青这一块东西交织不多,但是一旦自己不在中书科了,不从事开海事务了,甚至下了地方,涉及更为宽泛的领域,吴耀青手里的东西恐怕就会逐渐显现出更大的价值和意义了。

        所以从现在开始抓起来并加以强化和巩固,正当其时,扬州乃至南直隶,永远都是大周的精华地区,无论自己在京师还是在其他地方,这一块保持着足够的影响力和消息灵通,都绝对必要。

        就在冯紫英忙于处理林如海逝去留下的公务这一块的同时,贾琏也是忙着处理林如海私产这一块,而宝钗、探春她们的到来也让原本倍感孤单凄凉的黛玉终于有了更多的闺蜜们作伴,心情也变得略微好一些了。

        应该说宝钗和探春的到来是最有益的。

        宝钗沉静大气,对这等日常事务也更为熟悉了解,能够帮着黛玉分担一些琐碎事务,甚至帮她做一些建议和选择。

        而探春无疑是和黛玉关系最密切的,甚至超过湘云,而她的宽解和知心也让黛玉精神上得到很大的放松,内心的压抑和包袱也得到了释放。

        而多了几个姐妹,湘云也可以轻松许多,而这一场特殊事件也让远离大家庭之外的几个女孩子的关系迅速拉近了不少,甚至有了某种特殊的亲近感。

        远远地看了一眼沉沉睡去的黛玉,冯紫英负手悄无声息的出来了。

        陪着冯紫英出来的是宝钗、迎春、湘云和探春惜春几个女孩子。

        “几位妹妹,这几日里辛苦你们了,林妹妹身子骨弱,又遇上了这么大一桩事儿,若是没有你们替她纾解宽慰,只怕她难得撑过去,……”冯紫英郑重其事地拱手一礼,“特别是云妹妹,这几个月里全靠你了。”

        “冯大哥言重了,林姐姐遇上这种事情,小妹在想我们姊妹几个恐怕都是感同身受,便是寻常人也该施以援手,更别说我们还有这层不一样的关系,……”几个姑娘都纷纷回礼,并附和史湘云的话。

        史湘云更是一脸豪迈,“林姐姐已经很坚强了,比起以往好了许多了,倒是冯大哥和琏二哥这来回奔波才辛苦了。”

        冯紫英忍不住在心里给史湘云竖了一个大拇指。

        短短几个月,史湘云成熟了许多,本身就性格豪迈,现在却多了几分沉稳,眉目间原本天真烂漫的那份气息似乎因为成熟嬗变成了一种独有的馥郁芬芳,冯紫英心里都忍不住有些悸动。

        放眼望去,几个凝聚了凡间菁华气息的女子这样站在自己面前,冯紫英都有些恍惚。

        宝钗的温婉大气,迎春的玉润亲和,湘云的豪迈烂漫,探春的英姿顾盼,哪怕是最小的惜春,也已经隐隐有了几分清泠孤芳的容颜。

        宝钗和探春同样被史湘云这番话给震动不小,目光下意识地落到了湘云身上。

        以前都只觉得湘云天真烂漫豪爽,却没想到短短几个月时间不见,湘云竟然有了这样的见识和谈吐,难道成的行万里路胜过读万卷书?

        湘云陪着黛玉这几个月,连带着自己也有了这样一番际遇经历而成长了许多?

        冯紫英浅浅一笑,目光落在湘云身上,“云妹妹这话也有道理,但是诸位妹妹的这份亲情我相信林妹妹毕生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