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丁字卷 第一百九十九节 熙熙攘攘,利来利往

丁字卷 第一百九十九节 熙熙攘攘,利来利往

        冯紫英发现贾家的人,自己算来算去也就熟悉这几个。

        贾琏、贾芸现在都算是跟着自己混了,贾环成为了自己的小迷弟,贾兰也就这有趋势。

        唯独贾宝玉那是没办法,黛玉被自己横刀夺爱,估计这个心结很难解开,如果再得知自己把宝钗也一样一网打尽,估计宝玉还真的郁闷至死了。

        不过冯紫英也不太在意宝玉,他那种性格的人,再怎么受刺激做不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儿,顶多也就是摔一摔玉,或者假痴不癫的在床上装病躺两天,也就是在荣国府里自个儿关起门来发作一番,无伤大雅,无关大局。

        要娶了黛玉和宝钗,多少也算是和贾家扯上了一些干系,能用的,像贾琏和贾芸,乃至以后的贾环、贾兰,他都不会吝于给予机会,至于说他们能不能把握住,那就要看他们自己了。

        现在看来贾琏和贾芸都还算可用,贾环有潜力,贾兰现在还看不出来,但贾府的上一辈就的确让人无语了。

        未来贾家向何处去,现在还不好说,会不会改变抄家灭族的命运,一样难以判定。

        就连冯紫英自己都无法判断因为自己的出现会给这个时空两代皇帝外加一个义忠亲王掺杂其中的夺嫡之争带来多少变数,会演变成什么样,遑论贾家?

        大家都只能是摸着石头过河,寻找自己觉得最安全最稳当的路径前进。

        不得不说,像贾府这种大家族,破船也有三千钉,哪怕内里没多少值得一顾之人,但也能矮子里边拔高个,找两三个能用的人来,而自己冯家,到了自己这一辈,就剩自己独一根儿了,要么就是临清老家那边,可血缘关系隔得太远了,真不好选人。

        这大概也是父母一门心思希望自己兼祧和延续香火的缘故,毕竟在这个时代,家族枝叶繁盛程度往往也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证明这个家族是否兴旺。

        冯紫英发现自己身边的人或者朋友伙伴,也在不断地发生着微妙的变化,有的人还能勉强跟得上趟,比如柳湘莲、段喜贵,有的人则在慢慢淡出,比如韩奇和卫若兰,如果他们再没有更多的和自己交织点,那么这种关系甚至可能还会淡化弱化。

        这也很正常,即便是和自己一样考中进士的同学中,也一样在有着变化,但聪明的人会迅速觉察,然后跟进和提升自我,像练国事他们。

        再比如像许其勋、傅宗龙、陈奇瑜他们,如果这一科他们再不能考中进士进入仕途的话,可能就会真的被自己这一拨人越甩越远,甚至彻底落伍了。

        哪一个时代都是如此,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

        柴恪也没想到冯紫英居然会给自己支了这样一个麻烦前来。

        叶赫部,海西女真最西面的一部,而现在建州女真正在对海西女真另外一部的乌拉部发起进攻,来的目的是什么,他自然清楚,而这居然是冯紫英支过来的,就让他有些好奇了。

        “紫英来了没有?”

        “派的人已经去了一阵了。”

        冯紫英是被柴恪从床上叫起来的,春雨连绵,午睡小憩,再加上躺在怀中的云裳,那滋味可谓神仙日子。

        冯紫英自己都觉得有些对不起云裳,只是这丫头每一次似乎都有些赶不上,不是身体不适,就是天癸来了,或者就是冯紫英觉得气氛不够。

        像今日中午这般搂着云裳入水,眼看得剑及履及就要入港,却被宝祥这厮给坏了兴头,当然罪魁祸首是柴恪,或者是叶赫部那几个,早不去玩不去,会选择中午,当然也可能是柴恪有意安排如此。

        “柴大人,我可是翰林院的人,作中书科的事儿,西疆平叛早就结束了,军务无不该过问了。”

        一进门冯紫英就赶紧表明态度,“再说了,既然我父亲要出任蓟辽总督,这等事情您就更不该来问我了,我得回避才对。”

        “举贤不避亲,我只是找你咨询了解,采纳不采纳在我,你担心什么?”柴恪挥手示意,“坐,我先问一问,一会儿一起见那几位吧。”

        冯紫英也简单地把叶赫部三人找上门来的经过介绍了一遍,“大概是固有观念吧,觉得我父亲要出任蓟辽总督了,不会像李成梁那样对建州女真偏袒了,觉得有希望了,所以才会来这么一出,……”

        “那紫英,我问一句,你觉得李成梁二次出山这几年做法如何呢?”柴恪盯着冯紫英问,他可不相信柴恪看不到一些东西。

        冯紫英沉吟了一阵,这才缓缓道:“李大人的做法我不好置评,因为毕竟要坐在那个位置上,真实接触到辽东镇的一兵一卒和实际情况,恐怕才能做决断。朝中都在骂他养虎为患,但大周沿袭前明的体例,对辽东这边本来就是羁縻和直管并行,或许李大人扶持一家来掌控局面的做法没错,但错就错在不该一直扶持建州女真一家或者一部,当努尔哈赤有崛起的迹象时,就该果断遏制,其实他这两年已经意识到了,不是在扶持其弟舒尔哈齐么?但已经有些晚了,努尔哈赤手腕可比舒尔哈齐高多了,而且牢牢掌握着兵权,舒尔哈齐斗不过努尔哈赤,……”

        柴恪缓缓点头,冯紫英的观点符合他的看法。

        “群雄并起的女真才是最好的女真,才是最符合大周利益的女真,蒙古亦然。”冯紫英补充了一句。

        “那你现在觉得该如何呢?”柴恪端起茶,却没有喝,只是置于手上,用茶杯盖轻轻拨弄着茶沫。

        “柴大人,我们有选择么?打仗现在肯定不行,那么只有从其他方法来给努尔哈赤制造麻烦了,叶赫部和乌拉部,甚至包括据说现在状况很糟糕,甚至可能被幽禁的舒尔哈齐,都是可用的,李大人不是先前请了朝廷旨意封舒尔哈齐为建州右卫指挥使么?既然舒尔哈齐已经是朝廷命官了,就不能让努尔哈赤为所欲为,保住舒尔哈齐,兴许就能埋下一颗钉子。”

        冯紫英没有说太多,甚至也婉言谢绝了一起见叶赫部三人,倒不是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而是无此必要。

        柴恪哪里能不明白自己所说的那些道理,都是老军务了,游刃有余,只不过顶在前面的还是自己老爹,朝廷只能给一些大的指导意见,真正具体操作,还得要靠自己老爹上任之后。

        不过冯紫英还是小觑了叶赫部几人的执着和敏锐。

        “这一袋金砂我知道难以代表我们叶赫部的感激之意,但是我们还是觉得需要再见您一面。”布扬古郑重其事的将一皮袋金砂奉上。

        冯紫英见这个状态就知道自己不收对方会誓不罢休,点点头,“那就多谢了,不过柴大人那里既然你们已经达成了一致意见,恐怕我就帮不上什么忙了。”

        “不,冯大人,我相信您是你们大周朝廷中的睿智者,能够看到我们叶赫部和乌拉部对大周的用处,如果我们叶赫部对大周无用,我们也不会千里迢迢来京师城,我们坚信一个统一强大的女真是不符合大周利益的,而建州女真正在努尔哈赤的带领下向着这一目标迈进。”

        布扬古的话让冯紫英震撼了一下,这正是自己所想的,但却没想到会被对方说出来。

        布扬古有些得意,他知道不出惊人之语,很难打动眼前此人。

        “我也知道我这个观点可能会让很多人女真人难以接受,同样你们大周也会觉得惊讶,但是这是我的实话。”布扬古越发坦然,“叶赫部也是女真人的一部分,也曾经荣耀过,我们当然也希望女真能统一,但那必须要由叶赫部来实现,可就目前的情形来看,叶赫部远不具备这种实力,甚至可能沦为建州女真崛起的垫脚石,可我们不愿意当垫脚石,更不能接受成为建州女真的垫脚石!”

        “所以,你们才会选择投效大周?”冯紫英微微一笑。

        “像建州女真这样从荒野崛起的贫穷部落,要想壮大自身,其结果就必定是疯狂的吞噬和压榨别的部落,叶赫部一旦落入其手中,其结局会更惨,我们投效大周,起码大周富甲四海,不会对我们需求太多,我们只是渴求我们自身子民的生存而已,而大周也应当不吝给我们这样一个机会。”

        不得不说,布扬古这番话可能代表了叶赫部这等长期居于边荒,习惯于奉中原王朝为主的观念心态。

        大周王朝可以成为我们的主人,那是数千年以来这片土地上形成的历史惯例,但是你建州女真甚至以前连我们都不如,何德何能凌驾于我们之上,甚至要吞并我们?

        冯紫英点点头,他认可这一点,“你们再来拜访我,希望我做什么?”

        “我们觉得大人看问题更深远,而且在朝廷中更有影响力,所以我们希望大人能够在朝廷中和令尊那里帮助我们,能够遏制住建州女真的势头!”

        布扬古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他把内心深处最卑微阴暗的一面都和盘托出,就是希望打动对方,现在看来,他作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