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丁字卷 第一百九十六节 阴影

丁字卷 第一百九十六节 阴影

        想到环老三如果真的是一块读书料子,而且更为难得的是还对自己如此崇拜,冯紫英觉得未尝不能好好培养一下,有教无类嘛。

        虽然环老三在前世中是各类红楼同人中的反派王,但是在自己接触这么久看来,这家伙除了性子偏激一些外,其他好像也没有多少坏的毛病。

        而且他性格偏激也是有一定历史原因的,看着那位不学无术的嫡兄却享受着各种最优越的资源,阖府上下都围绕着他转,而自己无比努力的读书却被视若敝履,无人问津,再加上还有一个不着调的亲身母亲,估计再好的心态都要崩,更别说他到现在也只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郎了。

        想到这里,冯紫英无比理解贾环对读书的渴望和对宝玉的痛恨,你说宝玉你有这么好的资源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读书谋个前程扛起荣国府复兴的大旗呢?却还成日里莺莺燕燕,饮宴高乐呢?

        冯紫英觉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贾环还真的算是比较单纯,换一个腹黑的,恐怕是巴不得自己这位嫡兄混吃等死最好还能败家一些,这样也能让他这种庶子更能有出头之日。

        可看看他,还经常不识趣的指责批评宝玉爱偷懒不读书,这种吃力不讨好的活儿,心地稍微差一点儿的谁会去干?

        说明起码环老三还是一门心思为着荣国府的未来着想的,只不过身份不够,这一条注定了他的将来不在贾家。

        甚至贾兰如果和贾环一样,冯紫英觉得也可以培养一下,只要能为己所用,自己日后需要亲近贴心的人帮自己的时候还很多,怎么就不能让这些子弟来给自己打下手了?

        “环哥儿,既然你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将来在哪里,为兄也给你提几个要求,这几个月里安分守己,低调一些,踏踏实实读书,政世叔请的族学老师我见过,还是有些真材实料的,起码帮你考过秀才没有问题,下个月的府试,八月份的院试,就这半年时间,拼过去你的前途就无限光明,去了青檀书院也莫要丢我的脸!”

        贾环激动得又忍不住要起身行礼。

        这是冯紫英第一次明确表示会让他去青檀书院,以往也说书院,但是却没有明确是青檀书院,贾环也不傻,也知道冯紫英在考察他,他也担心自己最终不能去青檀书院,而只能去崇正书院或者通惠书院,现在终于可以放下心里一块石头了。

        冯紫英制止了他,这厮礼也太多了,可能也是自己在他心目中地位太高的缘故,估摸着今日来自己府上也不知道是鼓足了多大勇气。

        冯紫英猜得还真没错,也是探春在听闻了这个情形之后,找到贾环让他自己主动去冯府来见冯紫英。

        贾环先前还不敢,后来还是探春一阵责骂和鼓励之后才来的。

        贾环终于走了,几乎是满脸欣喜满怀希望的一路小跑出去的,毕竟是个十三岁的少年郎,再说有些城府也难以压抑天性,倒是让冯紫英颇为感触。

        若是把一个《红楼梦》书中最猥琐最不齿的角色扭转过来,让其成为贾府中一个最有出息的人物,这份成就感还真的很不一般呢。

        **********

        “哦?你是说冯铿经常出入荣国府偏院中,和贾家姻亲的薛家有些往来?”永隆帝颇为惊奇,“卢嵩,你这有些往来似乎是有点儿其他意思?”

        “回禀皇上,嗯,根据下边人的传报,冯铿此人虽然年龄不大,也没有其他太多的喜好,但是在女色方面却很不检点,其在马巷胡同养有两个外室,应该是从甘州带回来的,军户出身的良家女子,另外他和贾家姻亲薛家女子也有些关系密切,……”

        卢嵩以前也不知道皇上怎么就对这冯家如此看重,但在得知冯唐要出任蓟辽总督之后就明白了,也加大了在冯府和冯唐、冯紫英身边的布子,其中也就包括贾家。

        本身贾家也是龙禁尉监控对象,贾府里边也有龙禁尉的暗探线人,这不难。

        “冯紫英那两个外室是甘州带回来的?关系密切?那薛家女子很出色么?”永隆帝都忍不住多问一句。

        养外室已经让他有些惊讶了,倒不是养外室本身让他吃惊,这年头朝中文臣武将养外室也的也不少,但是多半是处于惧内或者不愿意引发后院起火才如此,但向冯紫英这般年轻,而且尚未正式成亲居然就养起外室来了,那还是有些少见。

        “呃,应该是冯紫英在甘州认识的,两姊妹容貌和常人有些不一样,其母亲是一胡汉杂种,父亲是甘肃镇一蒙兀儿军官,早殁,……,那薛家女子据说是颇为出色,原本是有意选秀女的,……”

        永隆帝笑了起来。

        难怪,这冯紫英还真的是口味独特,喜欢异族女子。

        嗯,薛家女子若是出色,倒也可以理解,看不出这家伙还真的是“深谋远虑”早早就给自己在打埋伏,原来是为了这个,这家伙看来还是一个风流多情种啊。

        这倒反让永隆帝心里放下了许多,一个全无任何喜好一心为国的臣子未必就是好臣子,尤其是这个臣子还是如此年轻。

        “……,那大观楼臣也查过了,冯家应该是在其中有股子,但是以薛家、陈家和卫家等几家合伙,……”

        “陈家、卫家?”永隆帝皱了皱眉。

        “陈家是五军营大将陈道先家,其子陈也俊和冯紫英是素识,卫家就是长公主家,卫若兰与冯铿关系一直密切,二人是国子监同学,……”

        永隆帝默默点头。

        “至于海通银庄之事,……”

        “此事不用说了,朕已经知道了,你们龙禁尉莫要过问,继续观察了解即可。”

        ……

        卢嵩退下了,永隆帝却陷入了沉思。

        冯紫英给他的观感很好,只不过这冯家的关系却是有些复杂。

        武勋,但是却和王子腾、牛继宗他们保持着一定距离,但若是毫无瓜葛也不是,而且冯紫英还要娶林如海的嫡女,这一点让永隆帝有些不舒服。

        想想也是这等二流武勋出身,若是不学着墙头草,只怕早就跌落下去爬不起来了,冯唐现在能被张景秋看中推举为蓟辽总督,难道还真的是因为他才华横溢勇冠三军不成?

        张景秋说得也没错,冯唐怕也只当得起一个为人谨慎细心军务娴熟的评语了,连和冯唐关系密切的柴恪对这个评价都没有异议。

        当然也如张景秋和柴恪所言,当下的蓟辽总督恰恰需要这样一个谨慎之人。

        这两父子还真的有些意思。

        冯唐贪财但有节制,在大同榆林都收受了下边商人甚至域外蒙古人不少金银财货甚至马匹;他这个儿子如此优秀,怎么看都是冲着未来宰辅角色而去的,但却是如此贪花好色,当然也不排除冯家的确是希望早些开枝散叶延续他家单薄的香火,但这选异族女子为外室就觉得有些离谱了。

        永隆帝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这不是坏事,冯紫英不是给自己提请求么,好啊,那就好好替朕效命吧,让朕看看你的下一步表现。

        冯紫英若是知道自己梳拢尤氏姊妹都能让永隆帝对自己“看低”不少,心里还不得长舒一口气,早知道就该早点儿把尤氏姊妹“正法”才对。

        而知晓永隆帝还打着让自己如在嘴边挂着一块胡萝卜的驴子一般够不着却又渴望只能向前的主意,只怕又要再松一口气了,这不就是自己想要达到的目的么?

        ********

        接过药包,瘦削男子掂量了一下,对面的老者阴声道:“地形你熟悉了么?”

        “应该没问题了,地图我已经看熟了,而且也找机会进去过一回,不过秋水剑派的人防范很严,我也不敢过于靠近,以免打草惊蛇了,……”男子迟疑了一下才道:“不过童兄,不是说林大人病重不起,命不久了么?何须如此……”

        “这等事情你无须多问,按照命令行事就是了。”老者脸色冷峻,“你知道多了不是好事。”

        男子点点头,“那行,什么时候行事?”

        “就这几日,你自己根据情况来定,记住,这是三份的量,你加一份就足够了,我这是担心你失手才替你多备了两份。”老者叮嘱道:“待其药罐开始熬制时才放入,宜少不宜多,这不是毒药,这是促成他的病况迅速加重而已,说穿了就是让他早点儿……”

        男子深吸了一口气,“只是那厨房里随时都有仆从,而且都是其贴心侍从,……”

        “那是你的事情,如何来做,不需要我来教你吧?”老者不耐烦地道:“给你几日时间,就是让你能自由安排调整,莫要落了形迹。”

        男子只能点头,“既如此,那我明日就去踩探一番,他是早中晚三剂药,晚间最合适,若是方便,明日我便动手,不过童兄你答应过的事情,……”

        “少不了你们的好处,……”老者冷哼一声,“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跑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