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丁字卷 第一百九十五节 疑踪,反派王的梦想

丁字卷 第一百九十五节 疑踪,反派王的梦想

        没兴趣就算了,冯紫英想了想,柳湘莲真要看上了,也未必是好事,要想降服这种女人,恐怕也不单单是靠武技高明就能行的。

        不过那布喜娅玛拉的外貌的确也和汉人女子截然不同,也和尤二尤三这种混血女子不一样,从面部特征到全身上下都有一种与众不同的韵味,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团流淌着的熔岩,一块燃烧着冰火,格外刺激,总而言之有着一种特殊的味道。

        难怪那些女真人蒙古人都是为之疯魔而趋之若鹜,甚至不惜“舍身取义”,但对于汉人来说,就未必能接受这种特殊的姿色了。

        “对了,二哥来我这里可是有事,不是说大观楼现在生意火爆,每天戏班子都排不过来么?”冯紫英看了一眼柳湘莲,示意到书房里去坐。

        “我看贾环不是也在找你,好像还在等着你呢。”柳湘莲提醒道。

        冯紫英这个时候才想起贾环还没走,这厮估计是来承认错误,今儿个训了他一顿,也能让他好好清醒一番。

        “嗯,你先说你的事儿吧,环哥儿的事情不急,待会儿我留他吃顿饭,顺带和他说说话。”冯紫英摆摆手。

        “嗯,是有些情况,芸哥儿和我说了,他说若是戏园子里若是有什么岔眼人物或者听到一些什么消息,就要和你说说,这一段时间里戏园子里来了两个外省人,喜欢在院子里喝茶听戏,而且和感觉他们出手大方,还见到他们和通政司、都察院以及兵部的人来过戏园子里听戏,不过是在包房里,……”

        冯紫英有些诧异,贾芸绝对不会因为这么简单的事情就告知柳湘莲,还让柳湘莲来告诉自己。

        外省人结交朝中官员也很正常,这年头,无论是各直省的布政使司还是提刑按察使司亦或是都司的要员们,甚至包括各府州县的官员们,要想升迁或者进京,谁不结交朝中官员们?

        每年的考察,还有京察,各部和都察院的评语都是重头戏,即便是通政司这种也关系到上传下达的一个态度问题,尤其是吏部和都察院更是关键,……

        这多半都是地方官员们的幕僚长随,年成到了,要想升迁或者进京,所以到京师来疏通打点,这也很正常才是。

        等等,不对,柳湘莲说对方接触的是通政司、都察院和兵部的人?

        冯紫英这才回过味来,这要升迁或者当京官,首先应该打点疏通是吏部的人才对啊,都察院说得过去,通政司是什么意思?还有兵部?

        通政司管上传下达,这能说上话的机会不多,顶多不落井下石而已,兵部是个什么鬼?难道是某个都司的人?

        深吸了一口气,冯紫英慎重起来,“贾芸既然觉得他们可疑,可疑在何处?”

        “芸哥儿倒也没说他们究竟可疑在何处,只说这两人出手相当大方,开始他也以为他们是云贵那边某位大员的幕僚长随一样的人物,可能是来疏通关系的,所以宴请这些人,但是后来他觉得有点儿蹊跷的是这些官员级别都不太高,不像以前遇上的那些类似的情形,要么是郎中和员外郎,甚至侍郎,但这些人结交的都是一些级别比较低的,正巧芸哥儿认识一两个,都是主事,甚至还有吏员,……”

        柳湘莲迟疑了一下,“其他的,他到也没说啥,就说和你说一声。”

        “是云贵那边的?”冯紫英沉吟了一下。

        “口音肯定是西南那边儿的,也没问过,和湖广那边有些接近,人家是客人,好像也没多少人和他们认识,也就是这几个月里经常来,可能芸哥儿也没好深问。”柳湘莲见冯紫英有些严肃,讶然道:“有什么问题么?”

        “现在不好说。”冯紫英摇摇头。

        贾芸是觉得这两人出手大方,却又结交的是底层官吏觉得有些蹊跷,说实话在大观楼里听戏喝茶的,寻常官员是消费不起的,更别说吏员了,去青楼里不香么?

        但冯紫英却看重的是这两人结交的部门,都察院不说了,通政司和兵部就比较少见了。

        现在要下判断,还为时过早,不排除是某个都司卫镇的官员想要找门路,或许在下边捞到一笔横财,上边又没门道,所以只能从最底层开始找。

        但这种可能性似乎有些小。

        这京师城里专门替人跑这类门道的地头蛇不少,其中不少还是落魄宗室,哪里都熟,都能牵上线,吃这碗饭还真的最合适不过。

        只要稍微有点儿见识的,都能迅速找到门道,哪里需要用这等费力费钱不讨好的方式来找路子。

        这只能说明一点,这两人想要避开一些什么。

        “柳二哥,这样,你叫贾芸明日有空来我这里一趟,一些具体情况我还要再详细问一问他本人。”冯紫英想了一想。

        “行,不过紫英,没什么大碍吧?”柳湘莲关心地问道。

        “现在还说不清,也许就是一场虚惊或者误会。”冯紫英还是有些警惕。

        这个时代许多事情和前世中大明的情形还是有些变化了,但是很多大势却又没有改变。

        比如播州世袭土司仍然是杨应龙,而且其还在十多年前出兵协助大周参加了壬辰倭乱的征伐,壬辰倭乱结束之后,他回到播州继续担任土司,而且势力越发大了。

        再比如奢崇明仍然是永宁宣抚司世袭土司,势力依然不小,还有安邦彦,乃是贵族水西宣慰司土同知,执掌水西宣慰司兵权,而水西宣慰司尧臣久病卧床,大小事情基本上是由安邦彦处理。

        冯紫英虽然前世中对《明史》也是粗略了解,但是安邦彦和奢崇明这二人大名已经他们带来的“奢安之乱”还是知道的,所以他早就通过各种渠道了解过安奢二人情况。

        这二人控制下的永宁和水西势力仅次于杨应龙控制下的播州,而且也一样都是野心勃勃不服王化,只不过这只是他的了解,从表面上还是看不出这些土司们和其他土司有什么不一样。

        到现在前世中时间线里本该出现的“万历三大征”之一的“播州之乱”仍然没出现,冯紫英在怀疑是不是已经有可能被因为历史的岔道而消失时,但在了解到播州和永宁、水西的情形之后,他更担心因为时间的拖后,如果这前世历史中的“播州之乱”和“安奢之乱”在这个时空中合二为一,那可就真的是麻烦大了。

        一个“播州之乱”都把大明弄得焦头烂额,如果再叠加一个“奢安之乱”,那大周的整个西南不是要彻底糜烂?

        冯紫英不确定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前世中“播州之乱”和“奢安之乱”时间上相差很远,但是原因和背景却相差不大,如果因为某些因素而纠合在一起爆发出来,不是没有可能。

        待到柳湘莲走了,冯紫英又想了一会儿,才算是把这件事情放下。

        如果真的是播州或者安奢二人有什么企图,那么这些人来了京师城几个月了,现在还没走,说明可能还处于一个较为稳定的过程下,或许短时间内还不会爆发,自己倒是需要让兵部职方司那边去了解一下,另外贵州那边也需要过问一下了。

        自己让王应熊在兵部那边一直关注播州那边,而且还提前做了一些安排,怎么也没听到什么,难道这一年播州没什么状况?

        摇了摇头,自己这一年所有心思都放在开海上去了,许多事情也就顾不过来了,像王应熊、方有度联系都少了许多,反倒是贺逢圣、范景文和吴甡这些人接触多了起来。

        贾环进来时,冯紫英脸上都还残存着思索之色。

        “贾环见过冯大哥。”

        “坐吧。”冯紫英收拾起心思,“环哥儿,你也不小了,今儿个冯大哥批评你,你觉得对么?”

        贾环原本已经坐下了,又赶紧站了起来,行了一礼,“冯大哥,小弟意识到错了,小弟不该如此对宝二哥,哪怕小弟不认可宝二哥的一些为人行事做法,但是他毕竟是兄长,我作为弟弟的,能劝则劝,不能劝则自省,……”

        冯紫英点点头,这厮还算是明智,意识不到这一点,只怕连贾府都跳不出,王夫人一个阴招就能让你折戟沉沙。

        “你明白就好,还是那句话,不要把眼光局限于府里边,环哥儿,你的将来在外边儿,你走出来就会发现贾府不过是一个井,只能看到井口那么大一块地方,外边的世界很精彩,有无数值得你位置拼搏奋斗的机会,……”

        贾环郑重其事地点头,“冯大哥,此番我是真心认识到了,我现在只想尽快参加府试和院试,争取早日过关,然后我就可以去书院读书,在府里边这种混日子的感觉一点儿都不好,而且周围的人都是没多少心思读书的,……”

        看着贾环沉凝的目光,冯紫英忍不住遐想一下,难道这环老三还真的是一块读书料子?还真的能考个举人进士出来不成?那这个反派王就真的要咸鱼翻身,跟着自己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