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丁字卷 第一百九十一节 定心丸

丁字卷 第一百九十一节 定心丸

        冯紫英从荣国府出来时已经是快申时了。

        贾琏留饭,还不好不吃,否则就得要去贾政那边儿用膳了。

        不过王熙凤没出面,这倒是让冯紫英舒了一口气,这女人看着总有点儿膈应。

        大观楼那一回也不知道自己是鬼摸了脑袋还是怎么地,自己就突然见那么狂放悍野了,居然就敢干出那么一出来,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可能还是自己压抑太久,所以就爆发了一回了。

        也幸亏这鬼女人被自己拿捏住了,否则他还真有点儿怕对方反噬,虽说时过境迁也有这么久了,但是还是有些怵。

        没有外人,贾琏也很放得开,多喝了几杯之后,什么话都敢说,包括对自己老爹的怨言,对王熙凤的不满意。

        估摸着贾琏也是在家太憋屈,也只有遇到自己才能发泄一回了。

        只是这等家庭事务,冯紫英也不能多插话,贾赦和王熙凤都不是省油的灯,贾琏要想躲开他们留驻扬州,未尝不是好事。

        敲开梨香院的门,一眼就看见了面颊红了起来目光里脉脉含情的宝钗,倒是那莺儿站在一旁嘟着嘴,似有些不忿。

        “文龙不在?”当然不在,冯紫英知道薛蟠这个时候都是在大观楼,提笼架鸟,听戏喝茶,可谓优哉游哉人生赢家。

        “哥哥还没回来。”宝钗浅浅抿嘴,示意莺儿去倒茶。

        把冯紫英让到堂屋里,只剩下二人,冯紫英看着宝钗低垂的臻首,“妹妹内心里怕是有些责怪为兄吧?回来这么几日了才来看妹妹。”

        “大丈夫当以事业为重,冯大哥切莫因为小妹而耽误了正事。”宝钗的话永远都是这般通情达理,或许这也是许多红楼迷不太喜欢她的缘故,认为她太理性,缺乏那种女孩子的感性。

        对于冯紫英来说他却不觉得,一个自幼丧父兄长又不争气的女孩子,想要勉强支撑起一个曾经辉煌却又慢慢走向没落的大家族,还能像正常青春少艾的女孩子一般天真烂漫,那叫没心没肺。

        “嗯,看来妹妹还是有些怨气的。”冯紫英笑了起来,见宝钗双手放在膝上,突然伸出手去拾起宝钗珠圆玉润的皓腕,抬在鼻尖闻了一下,“嗯,还在吃冷香丸?”

        宝钗猝不及防,脸一下子羞红,想要挣回手来,却又挣不过冯紫英,略微挣扎一下,也就由着冯紫英擒在手中。

        “妹妹还没回答我的话呢。”

        “春日里燥性重,是要服用一些,到了夏日里便慢慢少了。”宝钗微微侧首,白皙修长的粉颈,玉润雪娇的姣靥,一双善睐的明眸,配上乌黑如云的秀发,细声细气的腔调,这会子居然有点儿黛玉的风情,看得冯紫英都有些呆了。

        幽香扑鼻,三日不绝,也不知道这般人儿日后归于自己,该是何等的令人沉醉。

        冯紫英发呆的模样,被送茶进来的莺儿看了个正着,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

        宝钗也发现了冯紫英的呆相,又羞又喜,赶紧抽回了手,一个妩媚到极致的白眼,只把冯紫英内心深处那份燥意都差点儿要勾引爆发出来了。

        吞了一口唾沫,口干舌燥,冯紫英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

        也不是雏儿了,好歹也是有几个女人傍身的,怎么还是这般经不起引诱,不对,人家还没引诱,自己就色不迷人人自迷了。

        端起茶就想喝,还好宝钗反应快,赶紧提醒了一下,否则这又得要烫得满嘴泡吧。

        宝钗今年就十六了。

        这是个问题,不比黛玉才十四,还可以等一等,而宝钗这个年龄都应该是这个时代女孩子最合适的出嫁年龄,也难怪刚才莺儿一脸不忿。

        婚姻大事,对任何一个女孩子都极其重要,对于宝钗这样父亲过世的女子更是至关紧要。

        所以冯紫英需要给对方一剂定心丸。

        见宝钗无意让莺儿离开,冯紫英就知道宝钗和莺儿是主仆一体了,和黛玉与紫鹃一样,这也是这个时代的常态。

        自小跟随的丫鬟,再怎么都比半道来的更贴心更知情达意,看来莺儿这丫头也是深合宝钗的心意。

        “……,前日里去了宫里,承蒙皇上垂爱,也问了一些事情,主要是我在江南所作所为,皇上甚是高兴,……”

        宝钗心中砰砰猛跳,来了,来了,难道真的……?

        莺儿更是忍不住捂住嘴,难道这么快冯大爷就要兑现诺言了?

        “……,皇上说要赏赐一处庄子,还问我有什么想法,……,我的想法倒是多,可有些却不敢说,只能半遮半掩的说了希望给我二伯一个封爵,……”

        “啊?!”宝钗忍不住吃惊出声。

        饶是宝钗对这朝堂之事不甚了了,也知道作为一个臣子公然向皇上要封爵是何等失礼不懂规矩的行径,虽然不能说是大逆不道,但是绝对是要让皇上印象大坏的败笔,弄不好皇上就要当场发作,给臣下一个处罚。

        但是自家郎君岂是这般不知好歹的人?

        宝钗疑惑的目光在檀郎脸上逡巡,却见檀郎面容如故,甚至还有一抹笑意和得意,这却是为何?

        “皇上甚为不悦,训斥了我一番,……”

        明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但是听到冯紫英这样一说,宝钗的心还是忍不住往下猛地一沉,花容暗淡,却还要强作笑脸,“冯大哥,其实您不该这样,……”

        冯紫英摆摆手,笑意盎然,“嗯,是不是觉得我有些唐突冒失了?嗯,有些事情,嗯,朝里的事情,妹妹不懂,嗯,有些事情,你不提出来,便会没有人在意,包括皇上在内,所以皇上不高兴,我就解释了,我只求一个虚封而已,就像我爹现在的神武将军一样,这有什么不妥么?”

        宝钗还没有明悟过来,怔怔地愣着。

        “皇上很奇怪,觉得我这个请求有点儿古怪,一个虚封,一年就几十两银子,甚至连庄子都没有一个,有何意义?我只说给我二伯父一个安慰,……”

        宝钗猛然明白过来,这是步步为营啊。

        如果皇上同意了,那么冯家二房就算是也受了一个封爵,虽说没有长房的呼伦侯那样既是侯爵,还有赐封的庄园田地甚至宅子,但那又如何?自己求的不就是一份名正言顺的名分么?

        如黛玉一样,她要嫁入三房,如檀郎所说,公公也就是一个神武将军的虚衔而已,若是檀郎能求得一个虚衔封爵,日后便可以顺理成章提出来要为二房兼祧延续香火,这等事情想必朝廷也不会峻拒,到那时候自己不就能如愿以偿了?

        “那皇上如何说?”以宝钗的沉静性子,都忍不住启口问道。

        “皇上能怎么说?我这样的要求,他怎么可能答应?”冯紫英笑了起来。

        宝钗心又是一沉的同时却见檀郎笑容这般欢畅,知道自己怕又是没明白其中奥妙,只好娇嗔地瞪了对方一眼。

        “妹妹把这种事情想得太简单了,皇上金口玉牙,说赐给一座庄子,岂能因为我一开口就改了?”冯紫英笑了起来,“所以么,庄子肯定赐了,也好,那就收着,不过这要求提了,皇上心里也应该有印象了,这一回立下的功劳给了一座庄子,好歹也是值几千上万两银子吧?下一次我只求一个虚衔封爵,皇上还能不允么?”

        见宝钗仍然是患得患失的模样,冯紫英又宽慰道:“再说了,也未必就要等到下一次我立下功劳来等皇上开恩,没准儿还能有其他机会呢?”

        这就更不是宝钗能明白了的了,冯紫英自然也不会去解释透,让宝钗明白这都不是事儿就足够了。

        见檀郎如此笃定,宝钗的心终于慢慢放了下来。

        既然檀郎都能在皇上面前公然要这等封爵,这也说明他是真的把这事儿放在心上,而且是有莫大把握和信心,以檀郎现在的本事,这也许就是一年半载内的事情,自己又何须太过忧心反而给檀郎增加压力呢?

        宝钗又问了一些林妹妹的事儿,倒也风光霁月落落大方,冯紫英也说了林家的情形,倒也惹得宝钗红了眼圈儿,也幸亏有湘云在那里陪着林妹妹,若非如此,宝钗都有些想要去扬州作陪的意思了。

        冯紫英倒不怀疑宝钗的真心实意,二女关系这个时空中虽然不及黛玉与探春和湘云那么亲近,但是也还是一直颇为融洽的。

        原因无他,随着自己的出现,贾宝玉的形象就相形见绌大大褪色了,黛玉从一开始就已经对宝玉建立了一座心理壁垒,宝玉从来就没能走入过黛玉心中,而宝钗的眼界无疑更高,当然在手腕上比起黛玉来更委婉含蓄,但无可置疑的是她们都从未将宝玉列入自己的婚姻对象。

        当然,这只是从她们个人态度而言,而这个时代婚姻决定权往往都是掌握在父母手中。

        所以在有机会把握自己婚姻命运的时候,无论是黛玉还是宝钗都不会放弃这样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