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丁字卷 第一百八十八节 敢撩就敢受

丁字卷 第一百八十八节 敢撩就敢受

        “那就太好了,交给鸳鸯你,我心里就踏实许多了。”冯紫英微笑着道。

        “冯大爷言重了,不过是些小事情,鸳鸯也只能做点儿这等事情,也是冯大爷体贴金钏儿,否则何须鸳鸯来越俎代庖?”鸳鸯抿嘴一笑。

        “嗯,像鸳鸯这等蕙质兰心的姑娘,也不知道日后能便宜谁了,哎,……”冯紫英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一直到对方白皙的脸蛋泛起了红晕,这才收回目光。

        “冯大爷要在这般打趣奴婢,奴婢可就要撂挑子了啊,要不就替二位姨娘买回来的头面就差强人意了,……”鸳鸯妩媚地瞪了冯紫英一眼,这才娇嗔着跺跺脚。

        “好,好,再不敢了,嗯,那这样明儿一早我让宝祥过来找你,给你当跟班,……”

        看着鸳鸯婀娜苗条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眼帘中,冯紫英忍不住微微一笑。

        还没有能忍住,习惯性的撩了鸳鸯一把,只不过鸳鸯的表现很是精彩,既没有表现出愠怒或者不好意思,但也没有回应自己的这一撩,而是很举重若轻的淡然处之,更像是不经意听到了一句玩笑话一般,这份泰然很是让冯紫英看得起。

        刚刚来得及转过身来走出几步,就看到了在门上守着的探春瞪大眼睛面带不善地盯着自己,冯紫英眨了眨眼睛,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探春已经急急忙忙地跑过来,压低声音道:“冯大哥你也不注意一点儿,那是鸳鸯啊,你怎么能……?”

        冯紫英一愣,见探春的表情,就知道对方误会了,没好气地道:“你这一天想些什么啊,我托鸳鸯替我办点儿事,哪有你想的那么龌龊不堪?”

        “哼,林姐姐不声不响地就被你骗到手,还说小妹想得龌龊不堪?”探春心思一转也觉得冯紫英不是那等唐突孟浪之人,恐怕是的确有正事儿,但又不甘示弱,只是一顿便寻到了机会反击,“冯大哥你可真的是隐藏的好,把我们都给瞒住了。”

        “我和你林姐姐的事儿,难道还瞒过你不成?以你的聪慧,还能猜不出来?只怕是心里早就有数了吧?”冯紫英大大方方地道。

        冯紫英的坦然倒是让探春内心舒坦了不少,只是那份酸涩、失落和不甘仍然挥之不去。

        她也知道冯紫英和林黛玉皆源于临清民变,单单是这份情谊就比自己占了先手。

        后来黛玉入贾府,冯大哥经常来往于贾府,二女和冯紫英接触日多,都慢慢熟悉起来。

        从那个时候,冯紫英的印象也就开始慢慢在探春心中占据了一个位置,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什么时候冯大哥在自己心目中的仰慕崇拜慢慢就变成了思念记挂和相思入骨了,但她同时也知道自己和冯大哥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自己若是嫡出倒是大有可能,但是庶出,这道红线就把自己和冯大哥之间的可能斩断了。

        嫁为妻不可能,但若是做妾,不但探春自己不甘,便是贾府也难以同意。

        只是探春也发现,明知道不可能,但内心的那份期盼记挂却越发浓烈,甚至对冯大哥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也是越发关注起来。

        早晨间冯紫英对环哥儿的训斥也是立即就传到了探春耳中,她甚至还通过贾兰了解到了冯紫英训斥贾环的经过,内心里对冯紫英也是充满了感激。

        这般对贾环的好,不仅仅是探春知道,贾环自己也清楚,若非真心为你好,以冯紫英现在的身份,谁有耐性来操这些闲心?

        探春甚至觉得冯大哥这般认真教导贾环恐怕不单单是因为贾环读书认真的缘故,恐怕还有着自己的缘故,否则贾兰读书刻苦认真不亚于贾环,而且还是荣国府嫡长孙,性格也比环老三招人喜欢,但冯紫英却显然对贾环更看重。

        正因为如此,探春对于冯紫英的感觉是越来越复杂,在听闻了冯紫英和黛玉订亲之事时,她在痛楚、失落之余甚至也有一些解脱,起码自己不再成日为这等事情记挂,似乎也可以斩断这一缕明知不可能的情丝了。

        “哼,小妹这等愚笨之人,哪里猜得出你们的心思?”探春傲娇地一扬臻首,“你们私下里商量好了,冯大哥又是能做主的人,……”

        探春没再说下去,她发现自己越说似乎就有点儿像是在拈酸吃醋的感觉了。

        冯紫英何等机敏,如何听不出这丫头话里隐藏的意思,目光灼灼,却把探春看得粉颊含晕,美眸流盼间也变得躲躲闪闪了。

        “你冯大哥若是真的能做主的话,那就不是只和你林姐姐一个人订婚了,嗯,冯大哥真想把自己的名字改成冯舜了。”

        冯紫英话一出口,就知道自己又开始犯错了,这等习惯性的撩简直是改不了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随着年龄增长和对周围环境变化的适应,自己正在逐渐向一个渣男进化,明知道这探丫头不比鸳鸯、平儿这些丫头,撩了就撩了,像探丫头,这撩了却是没有结果的,岂不是害人?

        探春的粉颊唰的一下变得绯红,目光惊慌地四处观察,心中却如鹿撞,怦怦狂跳不休。

        这话太露骨了,舜,这不是暗指娥皇女英么?是说他想娶自己和林姐姐两人?

        饶是探春知道冯紫英对自己应该是有些情意,但是以前却从未挑明过,现在他都和林姐姐订亲了,却和自己说这般话,这是什么意思?

        却让她如何是好?

        一时间平素大气磊落的探春也慌了神,她也是十四岁的女孩子了,骤然间遇上这等少女芳心萌动的大事儿,一样是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好在她性子大气,短暂的惊慌之后就镇静下来,用手帕掩嘴平复了一下心境,这才抬起目光幽幽地看着冯紫英:“冯大哥可不该说这等话,……”

        “该不该说,愚兄自己心里清楚,……”冯紫英现在也是骑虎难下,若是冒一句话之后却又怂了后撤,那不符合他的性子。

        来到这个世界,很多大事上无法恣意妄为,还要瞻前顾后,但是像这等事情,自己就算是狂言又怎么了?

        日后时间还长,谁能说得清楚会发生什么?

        自己当初不也从未想过一房三兼祧,现在不也是把黛玉的事情给解决了,宝钗的事情正在有序推进,而探丫头同样是他最喜欢最欣赏的一个,这般郎有情妾有意,怎么就不敢去尝试挑战一下了?

        拳打女真,脚踩蒙古,征伐日本,称霸南洋,开拓西域,这个时代就连皇帝首辅都不敢想的事情,自己不也是在一步一步的积累跬步,怎么就多娶纳几个自己喜欢的女人反而不行了?有那么难么?

        不管成不成,自己起码要去尝试,但如何做到,冯紫英现在内心的确没底,毕竟这个时代的公序良俗真不容随便挑战。

        被冯紫英霸气四溢的话给顶了回来,探春内心甜蜜酸涩中却又忍不住心慌意乱。

        冯大哥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要纳自己为妾?可是再说冯大哥现在风光无比,但自己做妾这关系到贾家颜面,老爷肯定不会答应,荣国府也不会允许这等事情发生。

        “那冯大哥你……”探春目光里多了几分炽热和期盼,连带着话语都有些微微发颤了。

        冯紫英深吸一口气,不能怂,要挺住,哪怕现在心里没底,但是面包会有的,车到山前自有路,“妹妹放宽心,以后的事情谁又能说得清楚呢?愚兄和你林姐姐的事情不也是好事多磨么?妹妹也才十四岁,……”

        探春凤目深深注视着冯紫英,却不说话,良久才朱唇轻绽:“那小妹可就记住冯大哥您的这番话了,冯大哥是知道小妹性子的人,……”

        你的性子?刚起来谁都不惧?

        头皮发麻,但是脸上神色却是湛然无惧,冯紫英目光如水,溶溶无波,“妹妹与愚兄相交几年,何曾听闻过愚兄言而无信?”

        听闻这话,探春心中也是一松,是啊,冯大哥这么些年立下名头,还真的从未失言过,只是关系到自己一辈子,饶是探春豪迈大气,也还是心旌摇曳,但听到冯紫英肯定答复,她便瞬间放心下来。

        点了点头,探春陡然间发现自己心情一松下来,脸上却是如同火一般的滚烫,先前自己在做什么?居然和冯大哥这样大明其道的说这些不知羞的话?自己怎么一下子变得这般没羞没躁起来了?

        冯紫英也发现怎么这丫头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表情神色也变得羞涩不安,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探春已经跺了跺脚,“冯大哥,环哥儿的事情就拜托你了,他现在读书很努力,还盼冯大哥多给他指导一番,让他能有所长进,小妹先走了,……”

        福了一福,探春便一阵风似的转身走了,只丢下冯紫英一个人在这里,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这丫头怎么突然间就变得这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