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丁字卷 第一百七十三节 工具人贾琏

丁字卷 第一百七十三节 工具人贾琏

        “凤姐儿,你可真会替自己找遮羞布,紫英就算是要娶林家妹妹或者薛家妹妹抑或云丫头,那也是人家的事儿,什么时候就和你从中捞银子扯上关系,还这么恬不知耻?”

        贾琏想到此事就怒火中烧。

        他也是昨日回来才知晓的,京师城里山陕会馆的商人们立即就找上门来,想要打听相关消息,这让贾琏也莫名其妙。

        后来才得知这些山陕商人在知道自己在扬州替冯紫英做事之后,知道在扬州是插不进场的,京师城才是他们的主场,所以立即就通过各种关系联络上了荣国府这边,贾赦和王熙凤都是被各色人拉拢打动,最终弄成这样。

        若是让冯紫英知晓家里这些破事儿,自己只怕在扬州那边的事业还能不能持续下去,就要大打折扣了,这也是贾琏最为光火的事情。

        在这京师城里,虽然看起来风光,但是在贾府里,有苦只有自己知。

        上有两位老爷,尤其是自己老爹更是经常有些脑洞大开的念头,而且为人行事蛮横无理,许多事情根本没法做也要强行去做。

        身边有凤姐儿这样经常招惹是非揽祸上身的角色,内院里从老太君到太太,都是对贾宝玉百般宠溺,对现在贾府每况愈下的局面视若无睹,还在一门心思觉得大姑娘能够给贾府带来富贵前程。

        加上这几年来他和冯紫英交往越多,也是越发能感受到外边局势的变化,再无往日里混日子的心思,甚至连带着与东府那边贾珍贾蓉贾蔷几个都有些生分起来,还引来了东府那边半真半假的揶揄。

        这等情形都让贾琏想要萌生去意。

        特别是冯紫英在这个问题上的含糊其辞,更是让贾琏心生警惕。

        所以他宁肯早点儿和凤姐儿这些人说清楚,兴许下一趟去扬州,再要回来就是林如海过世之后押灵回归京师了。

        而且就算是回了京师,他也打算就在江南那边长期呆着了。

        男儿终归须得要有一番自己的事业,才能在妇人面前挺得直腰杆,这是冯紫英说的,看看贾政,那也不是有事儿没事儿也要去工部点个卯转一圈,打听打听消息,回来之后也能让府里上下觉得他也是朝廷里的人?

        像自己老爹那种顶着威烈将军名头却成日在府里边厮混盘算的,在府里边上下印象有多糟糕,贾琏也是心知肚明。

        他可不想自己日后也沦落到成日里盘算老祖宗那点儿家当拿出去了当了卖的地步。

        “哟呵,贾琏你才是死了的鸭子——嘴壳子硬,我恬不知耻?不知道这荣国府里举步维艰,上下难处有多少,谁曾经管过这大院里的事儿?上千人人吃马嚼的,谁来问过这银子从哪里出?太太们做寿,奶奶们过生,下人们生病,日常的衣食药物,姑娘们的香粉胭脂,房屋宅院的修缮,哪一样不要银子?公中那点儿收成,贾琏你不知道多少?!”

        王熙凤也已经觉察到了贾琏的心思有些变了,甚至变得连她有些捉摸不透了。

        以往虽然也要顶嘴,但是却绝不敢用“恬不知耻”这等恶毒言语来攻击自己的,现在居然变得如此肆无忌惮?

        贾琏轮口才本来就不是王熙凤的对手,王熙凤的急智也不是贾琏能比的,这一点冯紫英也早就有评判。

        贾琏此人就是胜在忠厚善良和勤勉,其他并无太多优点,只不过对冯紫英来说,就这两点对于他现在来说却是最重要的。

        贾府里边的情形贾琏知道,但现在也轮不到他来操心,上有两位老爷,内有老祖宗、太太和凤姐儿,他也不过就是有个在边儿上搭话的人。

        这会儿凤姐儿却质问起他来了,倒是有些出乎意料,似乎他贾琏就该为着府里边经营不下去了负责似的。

        连你凤姐儿管家都是受二太太之托,还真以为成了这贾府之主了么?

        “凤姐儿,你好像没站对位置吧?这等情形你该去向老祖宗和太太禀报,让她们和二位老爷计议才对,轮得到我来插话么?和我有什么干系?”

        贾琏冷笑一声,目光里更是多了几分不屑。

        “得,你也甭用那等幌子来打掩护,你的事儿我不想管,也管不了,但我只提醒你一句,别有事儿没事儿的去叨扰紫英,人家现在不欠咱们家什么,你要有那本事去把那帮山陕商人糊弄得住,那是你本事,但若是打着紫英或者我的招牌去招摇撞骗,那爷这事儿上可不会惯着你!”

        说完,贾琏起身,拂袖而去。

        他还有事儿,得先和两位老爷交涉,然后再去和老祖宗和太太们说,黛玉的婚事儿,还轮不到凤姐儿插话。

        ********

        “什么?冯家大郎要娶林丫头?”坐在荣禧堂里的官帽椅中刚来得及端起茶的贾赦和贾政都大吃一惊,贾政甚至手一抖,茶水烫得他都是一咧嘴。

        虽然贾政是早有这份心思,甚至都和自己夫人商议过几次,但是最早是觉得好像宝玉对黛玉有些心思,后来黛玉的身子骨就让王夫人直接给否决了,再后来冯紫英的崛起与元春的进宫,都让贾政夫妇觉得宝玉可以有一个更美好的联姻,这黛玉似乎嫁给冯紫英也是一件好事儿。

        只不过王夫人后来又觉得如果能让宝钗嫁给冯紫英更能拉近双方关系。

        尤其是在林黛玉还有其父在,其婚姻贾家还做不了主,而薛家那边已经没有了当家男人,完全依靠着贾家,那薛姨妈也是一个没有多少主意的妇人,自然可以大包大揽。

        “嗯,林姑爷已经同意了,好像冯家这边也已经托齐阁老说媒,并且都下了聘书了,……”贾琏话语里也很技巧的模糊了时间。

        毕竟这都走了半年,这究竟是在冯紫英第一次去扬州时就定下来的,还是在第二趟才敲定,他内心清楚,不过却闭口不谈。

        这么快?!

        贾赦和贾政都是面面相觑,但是却又说不出个什么来。

        人家父亲做主,天经地义,而且是明知道寿命不久,自然要替自家女儿安排妥帖。

        冯家一门二兼祧虽然有些少见,但是却不影响什么,各家了各家,沈家入长房,林家入三房,各不相干,而且现在冯紫英何等风光,只怕想要和冯府联姻的家庭多如过江之鲫,而且个个都是官宦士绅中的名门望族,只是却不知道为何会选择了林丫头,莫不是真的这来往多了,也就是让冯紫英看对了眼?

        贾赦贾政都不相信这事儿会是冯父冯母的主意,而且让齐永泰出面说媒,肯定就是冯紫英自己的心思,

        这林如海还真的是赶上了一场好运道,居然能把冯紫英给招为女婿,贾赦和贾政心中同时浮起这样一重心思,若是自家女儿是嫡出就好了。

        “那如海借给我们家十五万两银子的事儿,紫英可曾知晓?”贾政赶紧问道。

        “那如何能不知晓?”贾琏尴尬地道:“现在林姑爷和紫英是翁婿,而且林姑爷又无子,这等事情肯定不会瞒紫英,不过我听紫英的意思,并没有过问这等事情,他在扬州太忙,敲定了婚事之后,大部分时间都在中书科设在扬州的衙门里,连都转运盐使司衙门那边都去得少了。”

        贾政舒了一口气,而贾赦却满脸阴沉地问道:“琏儿,你给我们说实话,如海是不是还能拿出一二十万两银子来?因为考虑要把林丫头嫁给冯紫英需要陪嫁才压下来了?”

        这事儿都能想得到,但是贾政却绝不会提,而贾赦却就有这么招人厌。

        贾琏摇摇头,正色道:“二位老爷,我们启程回来之前的第二日,京师都察院的一位御史就抵达扬州,查访两淮都转运盐使司衙门,林姑爷统共不过干了六年多巡盐御史,我觉得这二十万两银子也就是撑死了,而且还得要卖掉几乎所有田产铺子和宅邸,我在扬州时就经手帮林姑爷处理了不少,……”

        御史南下岔林如海?而且还不是南京都察院的,是京师都察院的御史南下?

        这又把贾赦贾政两兄弟吓了一大跳,贾赦忙不迭地问道:“那十五万两银子可会受影响?”

        “应该不会,我看林姑爷是胸有成竹,如他所说,他留下一点儿也不过是给林妹妹当嫁妆,其他的借给咱家,未尝不是希望咱们家日后能成为林妹妹的依靠,毕竟,毕竟,这冯家现在如日中天,而像那长房的沈家,其父沈珫现在是东昌府知府,正四品大员,而且年龄也不算大,未来还有可能再上一步,所以……”

        贾赦贾政都捋须微微点头不语。

        这是正理儿。

        林如海一死,林黛玉就成了孤女,守孝三年之后,虽然不敢说冯紫英悔婚,但是一个女子若是没有足够根底的娘家做依靠,那是肯定要吃亏的。

        尤其是冯紫英还是兼祧二房,长房还是这样一个同为来自苏州名门望族的书香世家嫡女,所以怎么看黛玉都显得有些底气不足,日后自然要靠一门两国公,而且还有一个贵妃在宫中的贾家来撑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