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丁字卷 第一百三十五节 闺蜜情深

丁字卷 第一百三十五节 闺蜜情深

        林黛玉脸一下子羞得绯红滚烫,忙不迭疾步上前,扑上床就要去撕湘云的嘴。

        史湘云格格娇笑,在锦被里翻滚着躲避黛玉的撕扯,顺带把黛玉拉上床,二人就在床上亲热打闹起来。

        嬉闹了好一阵后,史湘云才算把林黛玉按住,黛玉哪里是史湘云的对手,只能求饶。

        倒是史湘云饶有兴致地匍匐在黛玉身上,脸就这么杵在黛玉面前,“林姐姐,我觉得你这半年来好像身子骨好了许多啊,去年我还觉得你恁地娇弱,怎地现在居然也有一把力气了,居然还能和我撕扯起来了?”

        黛玉有些不太习惯和别人这般亲昵,哪怕是自己要好的闺蜜。

        不过她也不好推开湘云,这丫头疯起来就是这般无忌,只能稍微把身体躺平,用手指拂弄着颊边的发丝。

        “冯大哥给了我一个习练法子,据说对身体有好处,我成日里也没什么事儿,就早晚练一练呗,看样子是还是有些用处。”

        “哟,原来冯大哥早就替你打算了,哼,一肚子坏水儿,我看冯大哥是早就有这个心思,要打你的主意了。”湘云转着眼珠子,“那姐姐打算什么时候嫁给冯大哥呢?”

        黛玉脸上露出一抹愁思,“爹爹身体这副样子,我每日里祈祷爹爹能好起来,但是爹爹和冯大哥都觉得不太乐观,我也私下问过郎中,郎中也只说要看爹爹自己的身子骨情形,……”

        话没再说下去,但是史湘云却明白,郎中的意思也很清楚,就是拖日子,身子骨好,能拖一段时间,身子骨差,那就不好说了,总而言之要想病好怕是不可能了。

        握着黛玉的手,湘云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半晌才道:“不怕,你有冯大哥,还有我和探丫头,嗯,当然还有老祖宗,……”

        黛玉乐了,看了一眼湘云,“为什么不提宝姐姐?”

        湘云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不是怕姐姐不高兴么?”

        黛玉顿时有些恼了,“我为什么会不高兴?”

        湘云笑嘻嘻地一拍自己脑袋,嬉皮笑脸地道:“啊,我忘了,现在姐姐是胜利者,对这个就无所谓了,……”

        黛玉又羞又恼,又要伸手去撕湘云的嘴,湘云躲过,“我也是实话实说嘛,府里边谁还不知道你和宝姐姐的心思,也就只有宝二哥这个傻子成日懵懵懂懂,啥也不明白,……”

        “啊?”黛玉吃了一惊,仔细观察了一眼湘云,“云丫头,你这话可有意思,谁还知道什么?”

        湘云一翻身躺在了枕头一侧,幽幽地道:“姐姐以为自己做得隐秘,可这府里边却没有一盏省油的灯,先不说老爷太太和老祖宗有没有让贾家和冯大哥联姻的心思,嗯,依小妹看,肯定是有的,那谁呢?”

        黛玉不语。

        这个情形其实在冯紫英考中进士之后就有些明显了。

        两个舅舅对冯大哥的态度顿时就截然不同起来,尤其是冯大哥馆选庶吉士之后,两家就走得越发近了。

        冯大哥来贾府基本上就像是走亲戚了,连老祖宗对冯大哥的态度都变了不少。

        西疆平叛之后,那又格外不同,冯大哥要袭爵兼祧,虽说有沈家那边的事情,但是却也让府里边心思更多了。

        “二姐姐和探丫头若是嫡出,倒是有可能的,但……”湘云送了耸鼻翼,“也就只有你和宝姐姐了,而且你对宝二哥和冯大哥截然不同的态度,真以为大家看不出来?”

        黛玉忙辩解:“我从来都是宝二哥当成哥哥在看,……”

        “哼,你是把宝二哥当成傻子弟弟在看吧。”史湘云毫不客气地道:“宝姐姐那边也不比你差,只不过人家不做在脸上罢了,要么就是身体不适,要么就是和大家一起,总而言之就是不愿意和宝二哥单独在一起,也只有宝二哥这般人才感觉不到,……”

        黛玉恼羞成怒,推搡了一下湘云,“光说我和宝姐姐,你怎么不说你自己?”

        “我自己?!”史湘云像是听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愣了一下才咯咯笑了起来,“冯大哥怎么会喜欢我这样的性子?听说在冯家,冯大哥的话是一言九鼎,连他母亲都犟不过他,……”

        史湘云轻描淡写的岔开了这个话题,黛玉也没想那么多。

        “其实我和宝姐姐真的没什么,冯大哥和宝姐姐的事情,我从没问过,我相信冯大哥。”黛玉悠悠地道:“冯大哥这么优秀的人,仰慕他喜欢他的人肯定不少,有些事情也不像云儿你说的那样,冯大哥也一样要听长辈的,……”

        “姐姐是说沈家?”史湘云一下子来了兴趣,“姐姐也是知道那沈家姑娘了,日后不是要和姐姐成妯娌了?”

        黛玉脸微微一烫,但面对史湘云确也没什么,细声细气地道:“知道是知道,但是却不太熟悉,那沈家也是苏州书香世家,不过和我爹爹这边却没甚交情,……”

        “听说那沈家姐姐也是颇有才名,吟诗作画都是一等一的,姐姐这一回可要遇上对手了。”史湘云拍着手笑道:“真想看看姐姐和那位沈家姐姐对上面儿,会是什么样,……”

        “死丫头,人家心都烦死了,你还一天来寻开心!”黛玉恨恨地在湘云胸前扭了一把,居然已经有了一些小模样,疼得史湘云龇牙咧嘴,“姐姐莫不是嫉妒我?那也该去嫉妒妙玉姐姐才对。”

        林黛玉大羞,又去撕史湘云的嘴,史湘云翻过来又和林黛玉嬉闹起来,好一阵后黛玉的身体如何能和湘云比,只能气喘吁吁的求饶投降。

        两个人就这么头靠着头,肩挨着肩,躺在这绣床上,“云儿,你说那甄家之事……”

        史湘云也是一个藏不住话的性子,尤其是在和自己相好的闺蜜在一起,所以也没有隐瞒甄家的事儿。

        ”谁知道呢?“史湘云意兴阑珊地嘟起嘴,“冯大哥好像不太喜欢甄家,嗯,也不是不喜欢吧,有些淡漠,问他,他也不愿意多说,只说甄家情况太复杂,未必适合我,……”

        冯紫英不太乐观的态度对史湘云打击很大。

        虽然冯紫英答应到扬州之后再帮她打听,但是史湘云还是能感觉到冯紫英对甄家的疏远和不看好。

        可是甄家和贾家关系很密切啊,而且甄宝玉的姐姐还是北静王妃,史湘云不明白冯大哥为什么会这么不喜欢甄家。

        史湘云相信冯大哥不至于骗自己或者害自己,他这么不看好甄家,肯定是有原委的,只是却碍于一些特殊原因不能说而已。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史湘云发现不知不觉间,两年前大家无忧无语的时候就慢慢的过去了,随着年龄渐长,大家也都不得不考虑一些以前从未想过的事情了。

        所以宝二哥才会在那里哀叹姐姐妹妹一个个日后都要离他而去,只剩下他孤零零一个人孤苦伶仃在这府里。

        “啊,冯大哥这么说,肯定是有原因的,再说了,你不也说甄家不过是问了一下么?”黛玉也蹙着眉,“若是那甄家真的是冲着你叔叔要外放做官而来,那可真的要慎重,……”

        “我叔叔那等人岂是随便谁都能占他便宜的?若真的是因为他而去,估计就没那么容易了。”史湘云愁眉一展,“算了,不说这等事儿了,姐姐,我看妙玉姐姐不像是佛寺里清修的性子啊,虽然每日午间都要盘腿打坐,但我倒是觉得像是一种午休方式,……”

        “为什么这么说?”黛玉很奇怪。

        她觉得自己那位同父异母的姐姐,性子比自己更清冷,更不好接触,很有些遗世独立的味道,不过倒是和云丫头以及玉钏儿她们处得很好,和自己却有些冷淡。

        “我看她平日里吃穿用度也不差,甚至比我这个侯府小姐也不逊色,我看她小衣质料都是丝缎,不过颜色素了一些罢了,吃茶也是上好的老君眉和吓煞人香,便是泡茶用水也须得要镇过的泉水和井水方才满意,看来她虽然在庙中清修,叔父却也未曾怠慢过她啊。”史湘云悠悠地道。

        黛玉没想到看似性子粗疏的史湘云居然能观察如此细致。

        虽然这位姐姐也来了府中几日了,但是除了第一日里和黛玉当着父亲见了面,以姐妹相称,但是随后几日里,这妙玉便少有出来露面。

        只是每日去林如海那里晨昏定省,颇为懂规矩,但却和黛玉没甚接触,顶多也就是在园子里遇上,点个头打声招呼,并无往来。

        “爹爹自然不能冷落姐姐,便是姐姐因为其他原因须得要住在庙中清修,那其他方面爹爹也是要考虑周全的,断不会委屈了姐姐。”黛玉替自己父亲解释了两句,“爹爹原来每年都要去苏州,也不带我,我还以为爹爹是去祭祖,谁曾想是去看姐姐。”

        “嗯,叔父自然是要要看顾周全,不过妙玉姐姐若是真想一心向佛,便不该如此心安理得的享受这等生活才是,佛家清修可是讲求静心涤尘,除却凡间物欲的。”湘云看了黛玉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