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丁字卷 第五十五节 诸般心思

丁字卷 第五十五节 诸般心思

        林如海从冯紫英沉静中略有所悟的目光知晓对方应该是了解到自己手里这些东西的价值和分量,同样也应该明白这些东西潜在的威力和风险。

        齐永泰和乔应甲都不是谦谦君子食古不化的士人,自然也要传授给他们这个得意门生一些在大周官场中为人处世之道,再加上冯紫英本身出身勋贵世家,那里边的腌臜龌龊事儿只怕也不比文官体系少,相信冯紫英耳濡目染之下应该领会得到其中的深浅。

        林如海考虑这个问题已经许久了。

        这些东西现在对冯紫英有多大意义和用处,他不确定,甚至在一个月前他都觉得也许不必留给对方太多,但是在通过汪文言了解到冯紫英正在做和想要做的事情,他又觉得或许这些东西能对冯紫英有很大助力,但前提是冯紫英在使用时能把握得好其中尺度。

        也幸亏有汪文言还在,兴许日后能够让汪文言为其把把关。

        看得出来冯紫英对这些东西也很感兴趣,林如海思考再三还是决定未来将这些东西全数交给冯紫英,如何斟酌掂量,还是交给他自己去评判,由汪文言的提醒帮助,相信他可以处理好这些东西。

        “紫英,你什么时候回京师?”贾琏不无艳羡地看着意气风发的冯紫英。

        他暂时恐怕还不能离开,林如海现在看起来似乎还行,但是郎中也已经警告过了,这就是表面现象,没准儿哪一日就可能急转直下,他肩负重任,必须得在这里坐镇守着。

        “我本想留下来过了年再走,但崔公不同意,说此番南下时日迁延已久,须得要尽早回京复命,估计明日就要启程。”冯紫英在贾琏面前没有隐瞒,“琏二哥留下来可是老太君和赦世伯、政世叔有交代?”

        贾琏有些尴尬,但见冯紫英很淡然,想了想才道:“紫英,你我兄弟,我也不瞒你,林姑父那里他也知道,府里意思是如果林姑父不行了,就要把林家这边家产处理好,带回京师,之前林姑父和府里边也应该有过计较,林姑父故去的话,林妹妹是肯定要回贾家住着,日后出嫁肯定也是贾家这边来安排,只不过没想到你和林妹妹还有林姑父已经有了这番计议,倒是让为兄有点儿左右为难了。”

        贾琏老实,这府里边能做主的也就是贾母、贾赦、贾政,看来这应该是三人合议而定,而且也得到了林如海的同意,甚至可能就是林如海提出来的。

        但现在情况有变,该如何来处理,贾琏就有些拿不准了。

        论理,林如海还在,就该林如海来处置,如果林黛玉和冯紫英定了亲,那么应该议定一笔嫁妆,林如海可以自己斟酌,剩下的多半是要交给贾家那边。

        以后贾家就算是林黛玉娘家了,万一在冯家这边受了气,吃了亏,那贾家就要替林黛玉出头的。

        但冯紫英现在还没有和黛玉订亲,要订亲的话还得要由冯家那边托人来说媒下聘,双方议定,但贾琏也知道这里边恐怕还有阻碍,冯母段氏的态度很关键,而主要就是落在黛玉的身子骨上。

        “琏二哥,其实没啥,我和林叔父有商议,我的意见是林妹妹以后还要住在贾家,那么贾家就是她的娘家,那么林叔父的遗产要交给贾家也没问题,嗯,当然可能林叔父要和琏二哥商议一下确定未来林妹妹出嫁时的嫁妆,到时候可能也要请琏二哥做主,……”

        听得冯紫英这么说,贾琏也大为吃惊。

        这意味着林如海的遗产还是要交给贾家,而林妹妹出嫁时的嫁妆由贾家来从中出,可是到了那个时候,主动权不是掌握在贾家,多少不是由贾家说了算?恐怕那个时候他贾琏也未必能做得了这个主啊。

        “紫英,此事恐怕你要慎重,你该知道很多事情你琏二哥在府里是做不了主的,真到了那个时候,林姑爷不在了,这等事情也只能由着府里边安排,而且府里现在情况不太好,所以……”

        话只能说到这个份上,贾琏是个实诚人,这般说已经很难得了,冯紫英能理解。

        冯紫英会意地点点头:“琏二哥,我明白,不过此事还是按照林叔父的意见办吧,林妹妹未来几年都要在你们府上,我不希望她因为这个原因而受到影响,她的性子你也知晓,是断然受不了那些轻贱白眼的,我宁肯让她有个宽松舒畅的心境,她身子骨本来就弱,若是情绪不好,那就更不利于她身子康健了。”

        贾琏喟然摇头,“紫英,你可是天生情种啊,这林妹妹能嫁了你也是她的福分啊。”

        被贾琏这一夸,冯紫英很难得地脸有些发烫,想到沈家女和薛宝钗,还有跟随自己南下已经被视为侍妾的尤三姐,还有已经悄无声息被自己梳拢了的香菱,这般谀词用在自己身上,怎么都觉得有些不自在啊。

        不过冯紫英很快也就坦然了,自己对林妹妹的心思从未有过改变,无外乎就是一些方式的调整罢了。

        所以当他再见到黛玉时,也是坦然自若,心无旁骛。

        “没那么夸张,就是几支弩箭而已,大概是要故意来吓唬一下你冯大哥而已。”黛玉也知晓了冯紫英他们一行人在抵达扬州之前遇袭一事,脸上满是关切担心,冯紫英显得很不在意,“妹妹若是不信不妨问问叔父就知道了,叔父总不会骗妹妹吧?”

        “冯大哥明日就要回京?”黛玉脸上幽怨之色挥之不去,“那……”

        “放心,顶多一个月,回去复了命,顺带我也要像母亲禀报一下这些情况,嗯,顺带就要找合适的人选来向叔父议亲,……”

        冯紫英知道黛玉的心思敏感心境脆弱,尤其是这等时候,语气也格外温和而肯定,“总要尽快把事情定下来。”

        当着紫鹃的面,黛玉霞飞双颊,罥烟眉倏蹙倏展,莹白如玉的臻首微点,最终却是头扭向一边,手里捏着那白底猩红圆点的汗巾子却是越发皱的厉害了,宛若蚊蝇般的“嗯”了一声,却不再言语。

        冯紫英知道做通了这丫头的工作,心里也大定。

        “紫鹃,你家姑娘这段时间可能还要在扬州呆着,雪雁不太懂事儿,就全靠你操心了。”冯紫英对紫鹃很放心,有这个丫头陪着,黛玉再怎么也不会太难受,“我争取一个月之后回来,嗯,……”

        紫鹃明白冯紫英话语里的意思,只是点头却不说话,冯紫英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一些什么来,先行出来了,不出所料,一会儿紫鹃便悄悄蹩了出来。

        “紫鹃,什么事儿?”见·紫鹃神神秘秘的样子,冯紫英颇为诧异,这丫头可不是这种性子。

        “大爷,奴婢听闻好像老爷还有一个女儿,正在安排那位汪先生去在寻找,据说好像是去了京师。”

        紫鹃的话把冯紫英给震蒙了,林如海还有一个女儿?

        这个女儿是哪里钻出来的?

        怎么《红楼梦》书中去从未提起过?

        见冯紫英狐疑的目光打量着自己,明显不太相信,紫鹃也忍不住跺了跺脚,“这些话本来婢子也不该和大爷说的,但是婢子也不知道这和姑娘有没有关系,也不敢和姑娘说,而老爷也没和姑娘说,也不知道是不愿意让姑娘知道,还是觉得时机不到,但这事儿却是千真万确,……”

        “你怎么知道的?”冯紫英忍不住问道。

        “前些日子,那位汪先生来找老爷,可巧老爷入睡了,所以汪先生便一直等候着老爷醒来,后来姨娘身子不舒服,就让小婢去倒茶,倒茶出来之后,小婢在茶房烧水刚巧准备进去添水,刚巧听到那汪先生说那位姑娘已经去了京师,还得要安排人去寻找下落,……”

        紫鹃是个心细的,“当时婢子也没有在意,直到那汪先生说了一句,说那位姑娘虽然是姑娘姐姐,但是这么些年来一直在佛门,据了解性子素淡,只怕未必愿意回来归宗认祖,最好要让一位净缘师太写一封信让人带上京师去劝一劝,……”

        “后来婢子就没敢进去,一直等到那汪先生离开,……”

        冯紫英没想到还有这一出,而汪文言却从未和自己和自己提起过,想必应该是林如海吩咐过,不过这种事情好像和自己关系不大,自己要娶的是林黛玉,又不是林如海的其他女儿,只是有些好奇这个女儿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还有么?”冯紫英也不知道这里边有什么古怪,但是总觉得应该是和自己有什么关系,或者说就是林如海单纯准备把自家事情全部都安排妥当?

        “婢子还听到那汪先生说了一句,说日后姑娘和那一位姑娘都能理解老爷的心意和苦衷,老爷却说了一句,现在理解不理解都无关紧要,但最终姑娘她们都会明白他的苦心。”

        冯紫英冥思苦想,最终还是摇摇头:“紫鹃,这事儿若是你家老爷要让林妹妹知道自然会说的,现在妹妹不知道,那你就装作不知道吧,日后有什么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