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丁字卷 得失寸心知 第六节 大妇与妾

丁字卷 得失寸心知 第六节 大妇与妾

        几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魏广微早就听闻过冯紫英的厉害。

        齐永泰在和他谈起冯紫英时就说过,冯紫英虽然是他的学生,但是他基本上没有教过他除了做人品行之外更多的东西。

        冯紫英的观察能力、分析判断能力都是他自己自小养成的,相当出类拔萃,但这都可以接受,因为每一科学子中总会有那么一些在各方面都十分突出的天才。

        但是最让齐永泰感慨的是冯紫英的突破和创造性的想法,他往往能从一些意想不到的角度来找到新的观点看法,这才是最重要的。

        今天魏广微算是见识到了。

        不过见识到了倒是见识到了,但是带来的却是心情的不爽。

        冯紫英言之凿凿的分析判断,让魏广微找不到辩驳的依据,或者说干脆就是接受了对方的看法,虽然还有些疑点或者说不太了解的东西,但是这并不影响他对大方向的判断。

        北地落后于南方是大势所趋,甚至难以逆转,冯紫英在这个判断中加了一些修饰词,也让魏广微有些疑惑。

        吃饭穿衣模式,难道这普通小民活着不就是为了吃饭穿衣而活?还能求个什么?战乱时代,你连求活都是一种奢望,遑论其他?

        北地还有一些机会,什么机会?

        魏广微也想不透,但对方透露出来的信心却又让他有些期盼。

        这些问题本来魏广微很想问一问的,但是今儿个心里被冯紫英一连串的观点立论给灌输洗脑了一番,让魏广微有些个头昏脑涨,他得回去捋一捋,好好梳理一下这些内容,再来作计较。

        但无论如何,魏广微觉得此子是当得起齐永泰所夸赞的“天纵之才”这一赞誉了,如此年纪,却能琢磨出如此深刻的道理来,再联想到那《内参》上刊载的种种,难道有些人真的是生而知之?

        几个人都失了再逛逛的兴致,怏怏打道回府,即便是冯紫英也被自己的这些观点所触动,现在也许还不到考虑这么长远问题的时候,但迟早,可能都要面对这个问题。

        当回到旅舍范景文和贺逢圣约着去冯紫英房间找他时,冯紫英早已经失去了踪影。

        心情不爽,就自我调适,比如……

        食髄滋味,冯紫英发现自己突破了那一步之后,似乎就有点儿控制不住自己了。

        香菱当然不可能跟着来,但尤三姐却是一个任予任取的可人儿,只是现在的确不方便。

        所以见到林黛玉和尤三姐相谈甚欢时,心怀鬼胎的冯紫英还是吓了一跳。

        “哟,林妹妹看样子和三妹很投缘?”冯紫英很好奇这二位是怎么如此热络的?

        以黛玉孤傲清冷的性子加上暗藏机锋的唇舌,尤三姐如何能是她的对手?保不准哪天说得火起就要拔剑相向了,^_^。

        当然这话是开玩笑,尤三姐能面对倪二一档子人的欺压而保持克制,就知道她在外见惯了种种,明白这个世界的许多规则,甚至能够忍耐。

        林黛玉未来可能是大妇,而她的上限就是小妾,而大妇对小妾的威慑力,尤氏姐妹都是十分清楚的。

        林黛玉的心性本质纯善,面对尤三姐这种明显不可能对其构成威胁的角色,当然不会以什么脸色,而且林如海一样有几房妾室,所以对此并没有什么抵触。

        但若是换了如沈宜修这样具有极强威胁的对手出现,只怕就要如刺猬一般竖起尖刺,准备战斗了。

        想明白这个道理,冯紫英也就释然。

        “冯大哥这话说得好没道理,尤姐姐怎么就不能和小妹投缘了?”黛玉妩媚的白了一眼冯紫英,那妖娆风流劲儿竟然在这一瞥中展露无疑,让冯紫英心里都是一荡,赶紧念清心咒。

        “呃,不是,为兄就是觉得怎么你们才认识,嗯,就这么熟悉了,呃,有共同话题,还是性情相投?”冯紫英尴尬地打了个哈哈,小妾(外室)见大妇?这等情形难道还能相见甚欢?

        “哼,我们女孩子之间的事情,冯大哥就莫要多过问了。”黛玉撇了撇嘴,“不过小妹听尤姐姐说在甘州冯大哥可是上了城墙去和叛军搏命,这等暴虎冯河之举,难道是冯大哥该做的事情么?万一有个闪失,那该如何是好?”

        冯紫英也没想到林黛玉居然会问起这个问题来了,赶紧打了一个哈哈,“其实没妹妹想的那么危险,而且不是还有三妹在一旁么?”

        “哼,尤姐姐说了,当时她也不认识你,是正巧遇上,否则……”黛玉气嘟嘟地道。

        “否则你冯大哥就一命……”冯紫英本想开个玩笑,但是话未说完,黛玉和尤三姐都是满脸着急和不悦,黛玉甚至立即打断话头:“冯大哥!”

        “该打!说错了话。”冯紫英轻轻拍了拍自己嘴,这才乐呵呵地道:“林妹妹和三妹坐了半日船看样子还算精神不错,为兄也就放心了。”

        尤三姐估计冯紫英应该是有话要和林黛玉说,便主动和紫鹃、雪雁二人离开了中舱回自家房间去了,中舱只剩下二人。

        气氛安静了下来,只剩下河水轻轻拍打着船舷,略带腥味儿的水汽扑鼻而来,感觉却很舒服,再无复有在贾府里那份约束。

        “冯大哥,尤姐姐人挺好的,你不可负了她。”良久,黛玉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哦?怎么突然想到这个问题上去了?”冯紫英没否认,随口问道。

        “哼,果然!”黛玉琼鼻微耸,“我就说嘛,尤姐姐肯定是要给你做妾,否则她也算是一个小家碧玉良家女子,再说可以女扮男装,但这样陪着你南下几千里,若是你不给人家一个交代,人家日后怎么做人?”

        没想到这丫头居然还给自己来这一手,冯紫英啼笑皆非,“妹妹怎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起来了?我就是要纳妾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我们冯家三房到我就剩我一个人了,家父家母都催着我早点解决香火之事,我也满了十六岁了,这个年龄娶妻纳妾都正当时了,很多我的同龄人都当父亲了。”

        黛玉脸色一黯,冯紫英立即就明白了对方心中的担心,故作不在意地道:“不过妹妹可曾知晓,皇上追封我大伯为呼伦侯,也允许我家袭爵我大伯,并兼祧,所以我爹我娘的意思也是先解决长房婚事,嗯,我也琢磨着我们自己这一房,也就是三房,就可以缓一缓,等一等了,……”

        黛玉面带喜色,但是却又有些害羞,“冯大哥和我说这些干什么?娶妻也好,纳妾也好,那都是冯大哥自己的事情,……”

        “也是,不过妹妹刚才是不是再替三妹担心么?所以我才这么一说,既然妹妹不关心,那我和三妹说一说,不行就让她去长房那边,……”冯紫英嘴角挂笑,目光也假作没看这边。

        黛玉心中一怔之后,觉得有些不太自在,想要改口,但是又觉得自己刚才才说了不感兴趣,这会儿马上就变了,没准儿就要被冯大哥笑话了,只能嘟着嘴不做声。

        ”三妹是个直爽性子的老实人,就是不知道会不会被人欺负?”冯紫英皱起眉头,故意问道。

        黛玉再也忍不住了,“那就先别忙让尤姐姐过去呗,反正尤姐姐年龄也还不大,她也才十五岁,等两三年也才十七八岁,不是正好么?”

        “可是她迟早也要归一房,与其那样不如早点儿安排,……”冯紫英心中暗笑。

        “那就等到我……”话一出口才觉得不对,林黛玉羞得满脸娇红,一下子“呀”了出来,“冯大哥你是故意的,我不和你说了,……”

        见林黛玉是真的有些着恼了,冯紫英赶紧拉着黛玉的手,“妹妹莫生气,为兄不过是说着玩儿,若是三妹和妹妹这般投缘,那就让三妹陪着妹妹便是了,这也是好事儿,……”

        “冯大哥还是自己斟酌吧,小妹可没有资格来过问这些事儿。”黛玉翘着嘴瞪了冯紫英一眼,这才傲娇的一边走,一边轻声道:“只是尤姐姐性子直爽,莫要让尤姐姐受委屈才好,……”

        黛玉回了自己的舱房,冯紫英索性就带着尤三姐上了船尾。

        这里正对着漆黑的河面,对面远传的北面是张家湾的货运仓储,大部分货物都是在北面卸下,和南面以客商为主,正好遥遥相对。

        “刚才林妹妹还在告诫我,让我莫要辜负亏待了你,……”冯紫英微笑着道,初冬的运河上已经有了几分冷意,看着身旁比自己矮不了多少的尤三姐有些紧张,冯紫英心中一动,干脆就直接把尤三姐揽入自己怀中。

        极具肉感的身子骨挺肉丰,一双肩头比黛玉这样的小丫头丰润不少,触手处也是饱满绵软,分外惑人。

        尤三姐身子一僵,她没想到冯紫英这般大胆,但是想到自己都跟随对方南下,可以说这一辈子自己也只能是入他屋再无可能嫁别人了,心里也就一宽,“那大哥会辜负欺负小妹么?”

        “辜负肯定不会,欺负就在所难免了,……”冯紫英轻笑声在黑暗中显得格外勾人,揽住对方蜂腰的手更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