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得失寸心知 第三节 鄙视链

丙字卷 得失寸心知 第三节 鄙视链

        这边尤三姐和黛玉说这话,那边贾琏却已经下了船,朝着冯紫英那艘官船走去。

        像这等公干,吏员不必提,但像文臣官员们多半是要带一两个仆僮长随的,这也是这个时代官员们出门公干的惯例,甚至派头大的,除了长随仆役,甚至还有些要带一二幕僚和丫鬟的也有。

        但一般说来要带幕僚的也须得是正四品以上的官员才有资格,像这一行人中,也只有崔景荣有此资格,其他人顶多也就是带一二仆僮长随。

        官船上一些吏员和仆役模样的人已经在开始下船了,背包扛箱的,明显是要准备下船在通州住一宿了。

        贾琏在岸上找人通报,对方也是上下打量了贾琏一番这才勉强点头答应去通报,一会儿冯紫英倒是带着瑞祥出来了。

        “琏二哥,你们何时到的?”冯紫英笑着问道,目光却往官船后面的客船望去。

        “刚到,就跟在你们船后边,看样子你们是要打算在这里住一晚了?”贾琏有些艳羡地看着船上来往的客人,基本上都是有身份的文官和他们的仆役,像冯紫英已经是实打实的从六品官员了,和自己这种虚衔五品官员是没得比的。

        “嗯,都住一晚吧,通州条件不错,看看南面街市,很繁华,不比其他府城逊色。”冯紫英把目光从客船上收了回来,“林妹妹没什么吧?”

        “没什么,还有你那位尤姨娘,一手剑法我看柳二郎也未必能占到上风啊,那可真的是杀人之术,一剑封喉啊。”贾琏回忆尤三姐在船舱中那一剑的凌厉,都心有余悸,根本不给人有任何反应的余地,甚至连想法都跟不上。

        “南边情况比京师复杂,特别是我最后要去的宁波、泉州和漳州,都是海商和倭寇勾结的重灾区,全面开海,得益者甚众,但是亦有受损者,就是那些早就和倭寇搅在一起合谋走私,甚至就是想要扼杀别人再去搞海贸的那帮人,一旦全面开海,就会有更多的有实力的商人加入进来,而且得到了朝廷的认可和支持,对于这些人来说就是噩耗了,……”

        冯紫英语气有些淡漠。

        从和崔景荣、吴亮嗣以及孙居相和魏广微的谈话中,冯紫英没觉察到他们有多少担心,或者说这些人没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他们或许觉得这既然是朝廷已经定下来的国策,无外乎就是先开海什么地方罢了,无论是宁波、漳州还是泉州,最终都是要开海的,至于说这几地的商人或许之前要争一争,但是最终决定权在朝廷,另外为了这等事情也不至于会有多么凶险的事情发生。

        但冯紫英不那么看。

        在冯紫英看来如果是单纯几地商人们为了谁先开海而竞争,那都属于正常竞争,就算是耍一些手段,那都可以接受,无论是贿赂还是构陷,毕竟他们都是正经商人,未来也是从事正经的海贸生意的,不可能有什么超出底线的手段,因为他们知道超出朝廷底线,那么就意味着自己也就失去了这门生意的资格。

        但对于那些早就在骨子里就已经和倭寇搅合在一起的海商们来说,那就不一样了。

        一本万利的暴利生意垄断被打破,他们不但没有了任何优势,还要面临一些实力比他们更强,在朝廷中更有背景关系的豪商巨贾的竞争和打压,甚至还可能要应对一些对手对自己以往的不法勾当的深挖细查,要把自己置于死地。

        这等情况下基本上就是你死我活的对决,对他们来说也就无所谓什么底线不底线了。

        冯紫英和崔景荣等人提醒过,但是并未引起他们的注意,或者说,他们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小,谁会来对他们一行人不利,他们只是来调查了解情况,最终决定开海之略的不是他们,而是内阁和六部,是皇上,对他们不利毫无意义。

        应该说崔景荣他们的这种判断也不算错,的确他们一行人就是一个情况摸底收集,然后回去汇报,不可能做出任何决定,要对他们干个啥意义不大。

        但是有些人恐怕不会如此想,他们会认为如果能给自己一行人来一个下马威,甚至制造点儿乱子,起码能延缓阻碍开海之略的顺利推进,拖上一两年,对于有些人来说,也许就是胜利,就能多一大笔收益。

        只可惜自己这个观点没有太多依据和佐证,崔景荣、魏广微和孙居相他们都不太认可,甚至还觉得是自己危言耸听的开玩笑。

        “真有那么危险?”贾琏自然无法理解,谁会敢对朝廷命官不利?那不是自寻死路么?那些商人也有一大家子人,谁会冒着抄家灭族的风险来干这种事情?

        “琏二哥,有些东西,别人想的和我们想的不太一样,我们看到的也许并不是真相。”冯紫英摇摇头,“有备无患吧,尤三妹也没有去过江南,权当游玩一回吧,这边就劳烦琏二哥了。”

        “那倒不关事,我看你这位尤姨娘也不算难打交道,林妹妹和她处得还行。”贾琏也笑了起来,“林妹妹的性子大郎也应该有所了解才对,一般人很难入眼,不过这一回你这个尤姨娘还算和她有眼缘吧。”

        贾琏的话也把冯紫英逗乐了,看来贾府的人也都日渐接受了林丫头这种傲娇清泠的性子,也幸亏没有多少人计较这个,大概是都觉得林丫头也许就该是这样的性子吧。

        “那就好,我还真担心她们俩处不好呢。”冯紫英松了一口气。

        “不过,大郎,这林妹妹,你莫不是真的……”贾琏窥测着冯紫英的表情变化。

        “琏二哥,我和你之间没什么不可以说的,换了别人另当别论,嗯,林妹妹这边,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尽力去提亲,但其中有一些难度和问题,一方面是林公那边,另一边主要是家母的问题,林妹妹的身体……”

        冯紫英一提贾琏就明白了,皱起了眉头。

        冯家这等家族要娶为嫡妻的话,肯定是一个问题,而且是一个大问题,嫡妻无出,这个时代那都是可以休妻的,其他都好说,唯独这一条,冯紫英的母亲肯定不会答应。

        “那该如何是好?”

        对冯紫英能娶林黛玉的话,贾琏肯定是乐见其成的,林黛玉是他嫡亲表妹,相比之下,除了迎春外,无论是薛宝钗还是贾探春,论血缘亲密程度,都不及林黛玉,若是冯林两家结亲,那么自己和冯家的关系将更为稳固。

        “走一步看一步了,最坏的打算也就是拖两年,等到林妹妹年龄再大一些,身子骨强健一些了,或许家母那边就要好说一些了。”冯紫英苦笑。

        “再拖两年?”贾琏惊诧,“令堂会同意么?你都十六了,还能再拖两年才成亲?”

        “不是我大伯父追封袭爵么,兼祧的事情你可能也知道,应该就是就是这几日皇上就会御批,礼部公文一下来,就算是定了,长房可以先娶嘛,长房事情解决了,如果能生下一男半女,估计家母也就不会逼得太紧了,实在不行,纳两个妾,或者屋里哪个丫头能生下一男半女,也能让家母不至于逼迫太紧。”

        贾琏此时反而心里踏实了许多,这说明冯紫英是打定了主意要娶林黛玉了。

        以他的了解,虽说这等娶妻大事多由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俩决定,但是在冯家,冯紫英还是很有话语权的,很多事情他也能做得了主,所以他要铁了心要娶林黛玉的话,只怕那段氏的反对未必能奏效。

        实在不济可以以媵来充数,只是林家林如海是单传并无兄弟姊妹,林黛玉也没有叔伯姐妹,这媵就没有合适的了,而贾家这边贾迎春贾探春甚至贾惜春倒是都挺合适,可问题是这血缘关系却又不一样了,是不能为媵的。

        对于冯紫英长房娶谁,贾琏不关心,反正不可能去自己妹妹,至于说是不是薛宝钗还是其他人,他不太关心,但他觉得这长房嫡妻,恐怕还轮不到薛宝钗才是。

        两人说了一阵闲话,却见范景文和贺逢圣下船来了,冯紫英为二人介绍了贾琏,这两人虽然态度也还算客气,但是无论是冯紫英还是贾琏都能感觉到对方对结识贾琏这等武勋子弟不感兴趣,贾琏也就知趣的告辞离开了。

        “紫英,我知道你们家是武勋出身,不过这等武勋子弟若是没有什么本事,愚兄建议你没有必要接触太深。”范景文在贾琏离开之后,直截了当地道:“荣宁二公贾家在京师城里风评不好,我在都察院的一个前辈就已经接到过状子反应威烈将军贾赦的,只不过当时王子腾还是兵部右侍郎,这事儿被压了下去,但并无了结,虽说事情不大,但是窥斑见豹,可见这贾家的不堪,……”

        没等冯紫英解释,贺逢圣也接上话:“紫英,你也莫怪我们话直,贾政在工部的绰号是什么,‘偷懒和尚’,说他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混日子,却连钟都撞不响,工部同僚对其很鄙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