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丁字卷 得知寸心知 第二节 艳羡

丁字卷 得知寸心知 第二节 艳羡

        跟随在冯紫英一行人后边的还有一艘略小的官船。

        说这一艘是官船,有些不合实情,只能说这是一首仿官船格式的小型客船。

        一样是前中后舱分隔,但床铺、茶台、澡盆、马桶等器具一应俱全,花窗样式精美,透光度好,支起来也可以让窗外景色一览无余,外舷略高,可以防止风浪涌水。

        这等客船制作精致,设施齐备,主要适用于来往于京师和临清、东昌府乃至济宁之间的豪商巨贾们包船,也适用于京师城中官宦亲眷的包船,甚至更远也可以承接从京师城到金陵、扬州、杭州、苏州等地的客运业务。

        不过这等包船价格肯定不菲,但对于豪商巨贾或者官宦人家来说,这点花销和安逸享受程度来说,还是可以承受的,但对于寻常人家来说,那就是天文数字了。

        一艘这等客船包船到临清急需要花费百两银子,到夏镇就需要一百五十两银子,而到淮阴基本上就要二百五十两银子了,到杭州终点站,基本上就是五百两银子有多无少。

        在北地一个普通家庭花销也就是二十两银子的情形下,包一艘这样客船走这么一遭就需要五百两银子,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不可想象的。

        即便是寻常商贾作营生也不会包船,而更多的是搭乘客船,这样一来花销起码可以节省十倍甚至几十倍。

        但对于那等带着家眷出行的豪商巨贾或者官宦人家来说,包船基本上就是必不可少的了,总不能家眷也和那些个商贾旅人混在一起,岂不是辱没了身份甚至影响了声誉?

        剑气纵横间,只见那剑尖的一抹青光倏地不见,扔起在空中那段木屑已经被斩成三片,飘飘然落了下来,雪雁忙不迭地去拾起,讶然道:“尤姐姐好厉害!这木片儿都被割成了四片儿,而且大小厚薄都一样诶!”

        紫鹃接过木片儿也是满脸惊异,然后递给黛玉:“姑娘小心,莫要割伤手指了,这木片儿被尤姐姐削得恁地菲薄锋利,……”

        林黛玉也是满脸不敢置信,接过木片看了一阵这才看着对面那好整以暇的尤三姐,“尤家姐姐好功夫!怕是冯大哥都难以是你的对手吧?”

        尤三姐脸上掠过一抹赧色,摇摇头,“林姑娘,那不一样,冯大哥学的是战场冲锋陷阵之术,而我这点儿把式不过是寻常江湖功夫,单打独斗或许还行,但是真正到了两军对垒战场交锋时,用处就不大了。”

        木片儿转手到了另外一边的贾琏手中,贾琏也是小心仔细打量。

        他身旁的隆儿和昭儿都是满脸惊惧,就这么眼睛一眨,一块木片就被劈成了四片,这意味着自己甚至还没有看清楚对方腰间的长剑是如何拔出来的,人家就已经连续挥剑三下,把空中的木片劈成了四片。

        当冯紫英告诉自己要带一个女子南下时,还真的把贾琏给惊了一跳。

        他的第一印象也是冯紫英在外边养了外室了,但是以冯紫英现在的情形完全没有必要样外室才对,直接纳为妾也没关系,连南下都要带着,说明这女子在冯紫英心目中有多受宠。

        所以当他问及情形的时候,冯紫英说此女算是自己的贴身护卫,因为南下闽浙可能会触及到一些海商的利益,为预防万一才会让此女跟随自己南下,当然也可以算是自己侍妾这样的身份。

        贾琏半信半疑,不过在看到了尤三姐的模样时,贾琏还是颇为艳羡的,他不是没见过世面的雏儿,这等异域风情浓郁的女子明显就是有异族血统的,却又生得如此妖娆绝色,还真的是第一遭。

        他在平安州也见过不少异族女子,但论姿色却是连此女的一半都没有,那等蜂腰肥臀,以他过来人身份一观便知道还是个黄花闺女,也不知道这铿哥儿是从哪里弄到手的。

        不过他倒没有其他心思,铿哥儿的女人,若是去乱打主意,弄不好就要鱼没吃着惹一身腥了,所以他还是保持着很礼貌的态度。

        今儿个见这尤三姐这一手功夫,心中更是发凉,恐怕除了柳二郎和铿哥儿这等角色,其他那个男人都怕是吃不消吧?难怪铿哥儿要带这女人南下,寻常盗匪遇上怕真的就是送命的份儿。

        黛玉对于冯大哥让尤三姐上自己这艘船陪着自己一起南下倒是没有什么异议和芥蒂,本身就不属于同一类人,便是尤三姐真是冯大哥的侍妾,也还轮不到自己来多说什么。

        甚至她还很好奇,毕竟冯大哥提及尤三姐的武技出身,再看到尤三姐的模样,都是她从未接触过的情形,更多地还是在一些传奇小说里才听闻过,如聂隐娘红线女这一类的故事。

        所以她也问过尤三姐她是怎么和冯大哥走到一起的,尤三姐也没有遮掩什么,一一道来。

        冯紫英也和尤三姐隐约提及过也许这个看似楚楚可怜的娇弱女子就是他的一房正妻,所以尤三姐也不敢怠慢此女,这日后深宅后院的事情可不是靠谁武技厉害就能行的,嫡庶之分也不是靠一把剑就能改变的,没准儿日后这小丫头就是自己主母也未可知。

        “没想到尤三姑娘这般本事,我贾琏还是第一次见识。”贾琏啧啧称奇,连连竖起大拇指,“难怪大郎这般看重,果真厉害!”

        尤三姐也落落大方的一礼,“谢谢贾二爷的夸赞,不过是些寻常手段,当不起夸赞。”

        贾琏点点头,“嗯,这已经到了通州张家湾了,今晚恐怕就要在这里歇一宿了,你们先说会儿话,我先去问一问大郎他们那边如何安排,如果可以的话还是最好在岸上客栈里去住一宿,这样也好养足精神明日扬帆南下。”

        待到贾琏带着昭儿隆儿出了中舱,只剩下尤三姐和黛玉主仆三人时,气氛这才一下子轻松下来,毕竟有几个男人在场,怎么都觉得不方便,再说贾琏和黛玉是姑表兄妹,但年龄摆在那里,虽说这同乘一条船是事急从权,也须得要有些分寸。

        “难怪冯大哥对尤家姐姐这么推崇,这世间之大,真的是无奇不有,尤家姐姐这般功夫堪称绝才惊艳了!”黛玉抿着嘴看着尤三姐丰腴矫健的身材,有些羡慕。

        冯大哥让自己习练养身锻体之法,她隐约也知道一些原委,后来紫鹃也和她说含蓄提起过。

        日后若是要想嫁入三房单传的冯家,做为嫡妻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就是要能生育,可自己这等娇弱身子恐怕是很难让冯家主母放心的,这恐怕会是横亘在自己和冯大哥之间最大的问题,这一点黛玉已经觉察到了。

        看看这尤三姐的身子骨,黛玉就忍不住幻想若是自己有这等体格,只怕冯大哥也就不用发愁他家里会反对了吧?

        “江湖把式,哪里当得起姑娘这般说辞?”尤三姐赶紧摆手,“不过是自小练着,所以唯手熟尔。”

        黛玉心中一动,“尤家姐姐你说这常日里练着这等锻体之法,是不是能让身子更康健许多呢?”

        尤三姐迟疑了一下,“姑娘所说的锻体之法我不太了解,但是这等锻炼之法多少也是对身子骨有帮助的,只是却需要坚持,这才是最重要,那等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怕是无甚效果。”

        果然如此,黛玉倒也不沮丧,只要这法子有效就好,自己也已经习练了一二年,自觉还是有些效果,惟愿自己能快一些长大,这样看上去也更成熟。

        “尤家姐姐说一说你和冯大哥如何认识的呢?冯大哥可是说你救了他一命呢。”黛玉目光明澈,落在尤三姐身上。

        虽然一身男子打扮,却没刻意束胸,便是长衫便袍也掩不住那浮凸傲人的身段,据说对方才十五岁,还不到十六岁,这身子简直是太惹火了,相较于十三岁的自己来说,就实在对比太明显了。

        尤三姐总觉得眼前这位娇弱如迎风细柳般的林姑娘那眼睛总是往自己身上看,尤其是胸和臀,看得她格外不自在,照说这位林姑娘也是名门闺秀不该如此才对,这让她心里也有些发憷。

        尤三姐简单的介绍了那一日甘州之战的情形,也是说得惊心动魄,听得林黛玉和紫鹃、雪雁两个丫头唏嘘感慨不断,对尤三姐的印象又是好了许多。

        “没想到冯大哥居然还有这般胆魄,他一个庶吉士读书人,虽说习练了一些武艺,但如何能与那等悍匪叛军匹敌?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见到冯大哥,我定要好好说一说他,……”

        林黛玉蹙着眉,细声细气地道:“就算是不为他自己,也须得要为他家里考虑一下才对,冯家一门三房现在只有他一个人承袭香火,若是……”

        似乎是觉得自己话不吉利,黛玉猛然收口,眨巴眨巴眼睛,这才改口道:“哼,总之见到他,定要好好说说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