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第一百五十节 挑战修罗场

丙字卷 第一百五十节 挑战修罗场

        没想到宝玉这家伙居然又去打宝钗的主意了,这却是冯紫英未曾想到的。

        难道是因为贾元春才选凤藻宫了,让这厮觉得既然当皇室宗亲的驸马郡马无望,所以干脆就要放飞自我,开始惦记起宝钗来了?

        倒还真的有此可能,自己这南下要把林丫头带走,这只剩下一个宝钗在京师里,不对,还有一个史湘云,这厮怕就只能把心思放在这二人特别是宝钗身上了。

        只是不知道贾政和王夫人以及薛姨妈如何着想,但薛蟠这糙汉此时心思却是恁地机敏,居然都能发现一二来了。

        不过薛蟠的一番好意冯紫英还真不能辜负,他沉吟了一下,掂量着道:“文龙,你是知晓我的情形的,我也不瞒你说,我老师替我说了一门亲事,我父亲也同意了,此事……”

        薛蟠愤然,“既如此,那大郎又为何去招惹我妹妹?难道你让我妹妹去做妾?!或者你根本就是戏耍我妹妹不成?”

        “小弟并无此意。”冯紫英摆摆手,示意对方稍安勿躁,“文龙你怕是也应该听闻我伯父追封呼伦侯一事吧?我父已经上书请皇上御批小弟袭爵和兼祧,……”

        薛蟠好歹也是大家出身,这等宗法礼仪之事也还是明晓的,顿时转怒为喜,“大郎的意思是我妹妹可以嫁给你,长房为嫡妻或者三房为嫡妻?这却是可以的。”

        长房或者三房那都无关紧要,只要是嫡妻便可,这也是薛家的想法,毕竟嫡妻和媵妾之间差距摆在那里,这是谁都无法忽视的。

        冯紫英笑了笑,“此事我父亲的上书尚未正式获得皇上御批下来,但是估计问题不大,我本来估摸着就应该是这几日里下来,却未曾想到须得要立即南下,怕是来不及见着这文书下来了。”

        薛蟠立时就高兴起来了,攀着冯紫英的肩膀,“大郎,我妹妹年龄也不小了,若是可以的话,你家能早日来提亲是最好,便是今年来不及了,那明年,最迟后年也要议定一个日子,也好安了我妹妹的心才是。”

        大户人家订亲和成亲基本上都是要隔上三个月到半年的,否则便会显得不尊重,薛蟠这番话倒也在理。

        只是冯紫英却如何敢应承这话头?这边林丫头的事情还未说好,现在又冒出来宝钗的事儿,甚至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贾宝玉,虽说冯紫英从未将贾宝玉打上眼,但是这却是实打实的威胁。

        在贾宝玉看来,你不能吃在碗里(林妹妹),还望着锅里(宝姐姐),但问题是冯紫英就是存着如此心思啊。

        呵呵一笑,冯紫英岔开话题:“文龙,你这个当兄长倒是应该先考虑自家不是?你这兄长都尚未婚配,宝妹妹当妹妹的如何能安心出嫁?”

        “我母亲和妹妹也是这般说,不过为兄这般性子,怕是难得找到合适的,而且为兄也不想受人约束。”薛蟠大大咧咧地道:“且等等再看吧,不过我妹妹的事情却不能拖了,大郎,今日时间尚早,不如去我家里一坐如何?”

        冯紫英看看时间,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下来。

        既然是许了人家诺言,弄得人家一腔情思系于自己身上,现在还冒出来一个贾宝玉在一旁骚扰,冯紫英还须得要先扎好篱笆,甚至要和薛姨妈那里有一番交代才是。

        想想那边林丫头的事情还等着自己,这宝钗的事儿又冒了出来,冯紫英就觉得自己既然到了这个时代,高门大户,才华过人,地位显赫,怎地还会身陷修罗场?这未免也太羞辱自己这个穿越者的身份了。

        *******

        “姑娘,婢子打听到了,琏二爷带着林姑娘后日下午出发,紫鹃和雪雁跟着林姑娘走,春纤不去,留在府上。”莺儿站在宝钗身旁,替宝钗披上衣衫。

        “看样子林伯父的病情不轻啊。”聪慧如宝钗自然明白这样大动干戈意味着什么,多半是林丫头的父亲已经病重不起了,这是要准备托付后事甚至去收拾后事了,想想林丫头的情形,宝钗也有些黯然。

        “多半是,奴婢听那琏二爷身边昭儿在说,琏二爷都说恐怕弄不好要年后才能回来了。”莺儿也是一个爽利明快的性格,比起娇憨敦厚的香菱来,在待人处事方面也更积极主动。

        “莺儿,你去把我刚做好那件雀金呢大髦拿来,我明日要去林妹妹那边。”宝钗想了一想才道。

        “姑娘?!”莺儿吃了一惊,讶然道。

        “怎么了?大惊小怪的,林妹妹这一趟远行千里,我送她一件衣衫又怎么了?”薛宝钗淡然道。

        ”不是,这可是太太专门替您添置的呢料,花了大心思才做好的,您还一次都没穿过,……”莺儿嘟囔着道。

        她也知道自家小姐性子,这是决定了的事儿就不会改变,只是有些不舍罢了。

        “若是穿过了,还能去送林丫头?”宝钗笑了起来,“那丫头的性子,你还不知道,别看不声不响的,比啥人都傲着呢。”

        “林姑娘人倒是挺好,就是性子冷清孤傲了一些,也不太合群,听说宝二爷这半年里去她那边,都经常被吃闭门羹,要么说身子不舒服,要么就说困乏了,总之不太愿意宝二爷去她那边,也亏得宝二爷是个好性子的人,被这么打发了无数次,还是一样,……”莺儿也笑着附和道。

        宝钗没有言语,她心里也有些猜度,只是不能对人言。

        黛玉这般,怕也就是觉得年龄渐渐大了,也须得要有一些男女之防的意思在里边,虽说她和宝玉是姑表亲,但是却是在这方面做得很好,毕竟她不比自己,是一个人独居,须得要更防着流言,而自己好歹还有母亲和兄长。

        只是这宝玉的确有些不晓事,林丫头都这般了,还是如此,倒是自己似乎对他太宽纵了,今儿个以后也得要严谨一些才对。

        却听得门口传来声响,是那文杏的声音,“大爷回来了?冯大爷来了?”

        宝钗心中一动,冯大爷?似乎除了他,就在无人能当得起冯大爷这个称谓了。

        “姑娘在屋里呢,……”隐约听见自己兄长的声音在问自己,文杏回答着:“莺儿姐姐陪着姑娘,……”

        莺儿很快迎了出去又迅即进来了,脸上带着喜色,“姑娘,冯大爷和大爷回来了,大爷还在问太太,……”

        宝钗心中一颤,问母亲作甚?脸上却神色不变,“母亲去了府里和姨母说话去了,可能也差不多要回来了。”

        正琢磨间,却见自家兄长进来,看了一眼自己和莺儿,“妹妹在就好,莺儿你先出去替大郎沏茶,我和妹妹说句话。”

        莺儿赶紧出去了,屋里只剩下薛蟠和宝钗。

        “哥哥有什么要说的?”宝钗起身盈盈一礼,心中却有些紧张。

        “大郎来了,哥哥也不知道你和大郎之间有些什么,我是个粗人,懒得多想,他马上要南下江南了,怕是一去一年半载都未必能回来,所以若是有事儿,尽早说清楚,……”薛蟠看了一眼宝钗,翻了一下白眼,“若是没什么,那也就不必见了。”

        “啊?!”没想到自己兄长说话这般粗鲁,宝钗一时间脸涨得通红,没等她说话,薛蟠又道:“怎地你和大郎都是这般忸怩,我问他也是这般顾左右而言他,问他是否要来见你,却又忙不跌地急匆匆跟着来了,也不知道这般读书人都是这般口不应心么?”

        被自己兄长给弄得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但宝钗也知道自己兄长就是这样一个性子,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一年来看起来好了许多,只是这等事情上还是这么不靠谱。

        见自己妹妹不做声,薛蟠其实也就明白了,叹了一口气,摇摇头,便出去了。

        一阵脚步声进来,宝钗心如鹿撞,却又忍不住美眸流盼,却不是那梦牵魂绕的冯紫英是谁?

        “见过妹妹,多谢妹妹的礼物,为兄十分喜欢,妹妹有心了。”经历了许多,现在的冯紫英已经日益向现代渣男这个时代却是算是如意郎君的角色进化,所以在面对这等女孩子的时候,也是坦然自若。

        宝钗微羞,却也落落大方地起身一福,“小妹手拙,聊表心意,冯大哥莫要嫌弃就好。”

        房间里只剩下二人,若是以往冯紫英还会觉得尴尬,但是此番却是有备而来,“妹妹身子可还安泰?这冬日里却需要小心着凉,为兄后日便要启程下江南公干,所以今日也算是专门来看一看妹妹,……”

        宝钗先前听闻自己兄长说冯紫英要下江南,心中便一动,这番听到冯紫英一说,心中微酸,但还是很大气地道:“林妹妹父亲病重,琏二哥要护送林妹妹南下扬州,冯大哥正好可以结伴而行,若是有什么需要帮衬的,冯大哥也好搭个手才是。”

        冯紫英目光落在宝钗脸上,似笑非笑,“妹妹倒是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