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第一百四十八节 接纳

丙字卷 第一百四十八节 接纳

        不过很快冯紫英便知晓了魏广微的意图。

        “梦章兄,何须如何?便是没有显伯兄打招呼,小弟也要准备推荐你和克繇兄啊。”冯紫英朗声大笑,拉着范景文的手。

        范景文也是笑着摇手,“愚兄也没有想到,愚兄一位长辈和魏家有旧,魏大人丁忧时曾经去拜会过,所以有这层关系,估计魏大人就……”

        “那正好,小弟原本就打算推荐你和克繇兄,你们二人一个是北直人,一个是湖广人,都和南直、闽浙那边无干,所以正好可以不受影响的干点儿事情。”冯紫英点头,“此番去江南怕是要几个月,现下这么匆忙,梦章兄赶紧回去准备,克繇兄那边小弟也让下人去通知了,后日午后便要走。”

        “那倒无妨,能公干一趟江南,求之不得。”范景文也是精神一振。

        这边说好了范景文,那边贺逢圣也是忙不迭地回信表示愿意,于是冯紫英也就没等到第二日便向崔景荣禀报了此二人情形,崔景荣随即应允了下来,向内阁作了汇报,这等小事迅即便敲定下来。

        琢磨着这一趟一走恐怕又是几个月,冯紫英也觉得时间有些紧,须得要把许多事情安排妥帖。

        而且明日便是大观楼开业之日,柳湘莲、贾芸等人都是忙得飞起,韩奇、卫若兰等人都忙着帮补,连难得出面的陈也俊也都出面帮忙协调一二,那薛蟠更是成日里坐镇大观楼里,虽然说起不了多少作用,但是却也能起个镇场子效果。

        趁着还有些时间,冯紫英便来到大观楼,却见这园子称得上已经是万事俱备。

        一干角儿都在戏楼背后的院子里练着,咿咿呀呀的声音不绝于耳,几个小角儿正在你追我赶嬉闹着,时而又一个师傅出来,拎着胳膊提着耳朵的责骂着拉进去,倒是热闹非凡。

        从大门进门处到戏楼也是花繁叶茂林荫匝地,一条白石径曲曲折折通往戏楼子,两边儿更是留了不少空地。

        这也是为了拉拢散客,专门预留的为那些卖小食零嘴的摊贩所准备。

        一旦戏园子开业,这每日里来往客人动辄数百人,这一坐就是半日一宿的,免不了就要一些食物填填肚皮,戏园子里自然不可能准备这些,就正好选一些干净合适的小摊小贩来搭凑。

        ”这个想法好,可是谁想出来的?”冯紫英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嘿嘿,大郎,这可是哥哥想出来的,柳二郎和芸哥儿都是对哥哥我的奇思妙想赞不绝口,……”薛蟠忍不住裂开大嘴大笑,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

        “要说也还是你的点拨,那日里你说着这戏园子里人一呆就是几个时辰,肚子肯定受不了,若是出去寻觅吃处,自然就麻烦不便了,所以哥哥我灵机一动,既然不方便出去,那为何不将那些个食摊给弄进来,左右这园子里地盘宽裕得很,这这路两侧安顿一二十家食摊也是绰绰有余,便是那戏楼子周遭也是一样能容纳几十个摊贩,也占不了多少地儿,不也就是图个热闹么?”

        柳湘莲、贾芸也都附和着称薛蟠聪明,而韩奇、卫若兰也是点头大笑,都觉得这薛蟠平素里也没啥用,但是偶尔来点儿奇思妙想还真的有用,倒还真是一个妙人。

        “想不到文龙还能立此大功啊,日后这戏园子生意兴隆,文龙居功至伟。”冯紫英笑着竖起大拇指,“后日我便要南下,这边戏园子就要全赖几位兄长们多看顾了,湘莲大哥和芸哥儿自然责无旁贷,文龙、子琦和若兰你们也要多花些心思,这万事开头难,咱们这戏园子开业了,像那明月楼、绕梁阁和燕子楼生意免不了要受些影响,虽说这京师城里喜好听戏者众,这也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事儿,但难免有些心胸狭隘者不思反思自己,却要去打那些不入流的主意,……”

        冯紫英已经俨然成为了这群人中的领袖,一番话说出来众人都是点头。

        柳湘莲和贾芸要负责日常事务,而韩奇和卫若兰就要防着竞争对手从官府层面来出幺蛾子,而地面上这些泼皮无赖自然不敢明着来滋扰,但是若是生意太好,也免不了会有人眼红要出阴招。

        “嗯,你唤那倪二来。”听完贾芸的汇报,冯紫英背负双手点点头。

        “他早就在门外候着了,那日里回来他便找了我,我也责骂了他一顿,不过念着他也是不知晓二位姨娘……”贾芸赶紧解释。

        很显然贾芸和倪二等人都是把尤二尤三当做了冯紫英养的外室了。

        这在京师城中大户人家里也是司空见惯之事。

        那等一时间大妇不允没法入门的,或者门户低了家中不同意,或者就是养着如金丝雀一般玩玩儿的,都是这般。

        若是求着哪一日大妇开恩或者生下一男半女,也就能找着机会抬入府里,这就要全靠男人有没有良心了。

        所以尤三姐才会有那般一番话,就是怕冯紫英只顾着图一时新鲜快活,到头来两姊妹却不能入门,那等残花败柳也就罢了,就怕年龄也大了,找个接盘的穷户都难。

        这等情形在京师城中比比皆是,若是男人腻了,提起裤子走人,那女人也只能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了。

        对贾芸和倪二等人的误解,冯紫英也懒得理会解释。

        不过要仔细琢磨,这尤二尤三还真有点儿外室的味道。

        自己若是那一晚真的在那里歇息了,不管是尤二尤三终归有一个是跑不掉吃些痛楚自己得些快乐的一遭的,如同香菱一样,只不过临时有事打岔儿,就换成了香菱了。

        便是睡了二尤,只怕一时间也还不好抬入门,起码要和母亲那边说好,弄不好母亲也要觉得最好等到二尤有了身孕或者干脆就要生下一男半女才准入门,这年头高门大户里就是这么现实,这种观念也不会因为自己是嫡子就能得到多少改变。

        “嗯,倪二的事我没怪他,不知者不罪,他本来也就是混这个吃饭的,……”

        冯紫英的话让贾芸松了一口气,倪二和他一直是邻居,两家素来熟识,倪二虽然是个剌虎,但是也还算盗亦有道,不是那种昧了良心的角色,只是吃他那碗饭,有时候免不了就要沾染那些个,所以贾芸也经常劝他改邪归正。

        但说易行难,且不说倪二自己习惯了这种生活,他手底下一大帮子林林总总百余人,横跨几个坊市,都是要吃饭的,你这当大哥的若是替兄弟们找不来营生,那就坐不稳。

        好在倪二有一把子功夫力气,也有威信,还能镇得住,但是单靠那赌坊和流莺那几个营生收入,眼见得带的队伍越来越大,都知道倪二爷讲义气,投奔入行的人越来越多,倪二也是觉得捉襟见肘了。

        眼见得昔日落魄无比甚至要靠自己接济的贾芸居然就这一年里如咸鱼翻身般顿时光鲜滋润起来,倪二也是颇为好奇,自然就要问个究竟。

        在得知人家有个戏园子就投了十来万两银子,也是让倪二心醉神迷。

        这芸哥儿现在在戏园子里管事儿,每年收入怕不下千两,这还没算如此光鲜的职务,平素迎来送往的都是达官贵人,何等风光?

        看看自己这么些年来混得如何惨淡,名义上手底下百人,却是都指望着自己替他们找路生钱,过得不好便是自己这个老大的无能。

        所以当贾芸说了一句”关键在于要跟对人“的话之后,倪二也是豁然通透,打定主意要靠着这冯家,尤其是这小冯大爷这棵大柱来吃饭了。

        “马巷胡同那边芸哥儿你也帮我看着点儿,我这一趟出去怕是要小半年去了,嗯,尤三姐可能要和我一道下去,她是个有些武技的,听说江南海边儿上也不太太平,倭寇横行,便是有龙禁尉护卫,我自个儿也要防着点儿。”

        见贾芸带着倪二来了,倪二也是颇为规矩的打躬作揖,俨然一副要黑漂白上岸的模样,冯紫英倒也不嫌弃。

        这等下九流人物有时候还是能发挥特定作用的。

        尤其是这京师城里百万人口,三教九流,无所不包,还有那各地上京的,外邦外藩入贡的,各地商帮行会,甚至那女真、鞑靼人和倭人、朝鲜人也都一样有探子眼线在这京师城里活动,如果有倪二这样一个能够在一定地面上替自己做些不方便出手事情的角色,倒也要方便许多。

        倪二一听这话,简直是心花怒放,这意味着这位小冯大爷是正式接纳自己了,他差一点儿就要跪拜在这位现在在京师城中如日中天的人物了。

        虽说他处在最下层,但是并非听不到上边儿的消息,文渊阁如何了,乾清宫怎样了,兵部公廨如何了,工部公廨又发生什么新鲜事儿了,那都是这京师城里小民百姓最乐于八卦的内容,而这位小冯大爷无疑就是其中被提及最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