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第一百四十七节 计议

丙字卷 第一百四十七节 计议

        看见冯紫英的目光望过来,平儿就下意识的一缩。

        她原本就不想过来,看见隆儿带着冯紫英到了林黛玉门前,冯紫英进了屋,而隆儿却守在了门口。

        这让她也很惊奇。

        林姑娘和冯紫英是有些瓜葛的,这一点府里不少人都知道,毕竟临清民变,冯紫英大显神威,救了几个人,像林姑娘,以及和贾府都还能攀上宗亲关系现在去了金陵府当知府的贾雨村,还有已经过世的薛家二爷,大家都知道。

        所以她在一边徘徊了许久,最后还是忍不住过来了,没想到紫鹃也在。

        她本来就和紫鹃相熟,关系一直不错,所以说起话来也没那么多顾忌,紫鹃也了解她性子,没拿她当外人,说了林姑娘的事情,她才明白贾琏可能要送林黛玉南下扬州了。

        “怎么,平儿,这么巧?”冯紫英似笑非笑地看着平儿,多少还有一份“同床共枕”的情谊,这丫头人不错。

        “冯大爷,奴婢就是路过,正巧碰着紫鹃了,说几句话,嗯,冯大爷来看林姑娘?”平儿见冯紫英似乎并不在意,略感惊讶。

        照说他一个外人,这么大明其道的来林黛玉这里还是有些不合适的,林黛玉不小了,十三岁了,这个时代这个年龄都要说谈婚论嫁的事情了,对外边儿的男子已经不宜在单独见面了,否则很容易影响名声。

        “嗯,听说林叔父病重,要让林妹妹回扬州,先前和琏二哥也说了,琏二哥可能要送林妹妹南下回扬州,我正巧也有公干要去江南,正好说和琏二哥一道。”冯紫英坦然道。

        “啊?!”平儿吃了一惊,这可还真是巧了,莫不是这冯大爷对林姑娘有意思?哪有这么巧的事情,但是对方又说公干,这好像没法撒谎吧?

        “待会儿我就要去和琏二哥一道见一见政世叔和赦世伯,还有老祖宗,要不平儿带我去,看这世间也差不多了。”冯紫英走近两步,倒是把平儿吓得退后一步。

        “怎么这么怕我?我又不是老虎。”冯紫英逗弄着对方。

        “呃,隆儿不是在这里么?还是让他带冯大爷去吧,奴婢还有事儿。”平儿被冯紫英灼灼逼人的目光看得心慌意乱,忙不迭地抽身就走,倒是让紫鹃颇为好奇,平儿什么时候这么怕冯大爷了?

        “哼,隆儿,走吧,先去荣禧堂,估计赦世伯和政世叔也该在那里等我了,紫鹃,这边林妹妹你多照应着,莫让她太过伤心忧虑。”冯紫英看着平儿落荒而逃的背影,微微一笑。

        在荣禧堂见了贾赦和贾政以及贾琏,感觉贾赦态度很好,应该是在马家身上榨到了不少银子,所以心情很好,但这厮却对林如海病重一声没表现出多少担心,感觉更像是有些漠然。

        倒是贾政还算和那位妹夫有些情谊,多说了几句,基本上敲定了让贾琏护送林黛玉南下。

        “贤侄,老太太有些担心,不过她身子这段时间不太好,所以也不敢说太多,琏儿说你也要南下公干,可是工部和户部关于开海之事所涉及的?”

        贾政虽然只是每日去工部点卯,但还是对朝中大事十分关注的,不像贾赦一门心思只盯着银子。

        开海举债方略和冯紫英有很大关系,贾政也是十分感慨,想想阁老尚书们都在商计的大事居然是由眼前这个冯家大郎提出来的,这份说不出的滋味始终让贾政感触复杂。

        “是。”冯紫英平静地回答:“内阁和户部工部关于开海试点选址争议颇大,所以可能会有一些实地调查了解,因为小侄对这方面情况了解多一些,所以内阁要和翰林院这边打了招呼,估计要让小侄跟随户部工部以及都察院的人一起南下,正好琏二哥要送林妹妹南下,也就赶上了。”

        这南下之路一般说来要求安稳轻松最好都是走水路,沿着运河南下,这已经是初冬季节,顺风顺水,速度也不慢。

        “那此番南下贤侄干系重大啊。”贾政连连点头,“内阁对此事也是如此重视,贤侄若是能在此事上再有作为,回来之后朝廷肯定不吝奖赏。”

        “那小侄倒是没多想,只求能顺利完成朝廷的任务便好。”冯紫英也只能应和着。

        “存周,既如此,那还是让大郎去见见老太太吧,也好让老太太放心。”贾赦插话道:“这一趟千里,还涉及到诸多事宜,琏儿做事倒是没问题,就怕还会牵扯到一些官府纠葛,到时候还要请大郎多照应一下琏儿。”

        贾赦一副林如海已经是死人一般的态度,倒是让贾政有些难堪,但是从林如海信中却基本能感觉到,所以贾政也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在贾母那里说了几句闲话之后,冯紫英便告辞归家了。

        倒是贾琏陪着冯紫英说了一会儿话,二人也基本上商定三日内出发南下。

        这边冯紫英也去户部和工部分别联络了一番,内阁那边也已经基本议定由户部右侍郎崔景荣与贵州清吏司金科主事吴亮嗣、工部都水司郎中魏广微、都察院南直道御史孙居相四人加上冯紫英五人,另外也还有几名小吏一并七八人。

        此番在选择人南下也是花费了一番心思,崔景荣和魏广微是河南人,孙居相是山西人,吴亮嗣是湖广人,冯紫英算是北直顺天府人,祖籍山东,除了吴亮嗣外,清一色的北人,和南直、闽浙都没有干系,所以也算能勉强平息物议,免得这一次考察了解回来之后有什么闲言碎语。

        当然这只能说是一种表面现象,真正要拉拢收买,以那些闽浙海商的手段,只怕随便你是哪里人,都一样能让你欲罢不能,就看各方最终利益平衡的结果了

        。

        “冯铿见过崔大人,吴大人,魏大人。”崔景荣、吴亮嗣、孙居相以及魏广微四人都是熟识,唯有冯紫英算是以一个新人,但这个新人名气来头太大,以至于连崔景荣都要礼遇几分。

        “唔,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卓尔不凡啊。”崔景荣微笑着点点头,示意冯紫英入座,“那本官还是托大叫你紫英吧,这两位你估计也不认识,熟悉一下,显伯是我家乡人,嗯,明仲和你老师官东鲜是家乡人,伯辅是山西人,这未来几个月咱们几个人就要同舟共济荣辱与共了,诸位阁老和户部兵部工部都还等着我们的调查结果,所以本官打算后日出发,大家意见如何?”

        崔景荣是个急性子,一上来就是开门见山。

        此次外出公干考察是以他为主,魏广微为副,他表明了态度,自然也就无人会反对。

        见众人都纷纷点头,崔景荣也很高兴,“嗯,既然如此,那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本官会安排人去联系官船,后日午后出发,这两日就请大家尽早收拾准备,莫要耽误了行程,你们几个也相互熟悉一下。”

        说是要熟悉,也主要是让冯紫英和其他几人熟悉了解一下,冯紫英也不客气,一一搭话,迅速就熟络起来。

        魏广微老爹是魏允贞,前兵部右侍郎,但因病致仕,前两年才过世,魏广微也是丁忧在家,刚刚恢复工作。

        “崔大人,此番南下,恐怕涉及事务繁多,各部吏员怕是需要多带几人,以免南下之后若是需要手忙脚乱,以下官之见,这三四名吏员怕是不够,不如户部和工部各带三员,不知道这些观政进士中有无合适人选,亦可征召一起南下,紫英若是有合适人选,亦可向崔大人推荐。”

        魏广微也不是一个简单人物,虽然才恢复工作,但是却一门心思想要把事情做好,作为自己丁忧之后的开门红。

        对于多带两名吏员崔景荣倒是不太在意,多两人少两人关系不大,但魏广微提出考虑征召观政进士来帮忙却是一个好主意,像冯紫英也就是被柴恪征召去西疆平叛才声名大噪,但也的确帮了柴恪大忙。

        见崔景荣有些意动,魏广微趁热打铁,“紫英,你不也说你们这一科进士里边藏龙卧虎么?崔大人这里急需用人,举贤不避亲,推荐一二人,我相信崔大人肯定会择贤而用。”

        见魏广微这么说,崔景荣也没想其他,点点头,”紫英,显伯所言有理,若是有合适人选,你提出来,本官去向几位阁老禀告,想必这也是一件好事,他们也不会反对。”

        “崔大人,我们这一科进士甚多,下官也只认识寥寥数人,不过下官在负责《内参》编撰时,倒也和一些人打过交道,嗯,要不这样,下官下午便去询问,力争明日上午给崔大人一个回复。”

        冯紫英不知道魏广微是如何着想的,但是这对于自己来说肯定是一件好事,若是能推荐一二人加入此次南下调查的团队中去,对于参与者都是一大锻炼,若是回来之后反响良好,没准儿也能对他们观政之后的除官大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