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第一百四十六节 定情

丙字卷 第一百四十六节 定情

        “凤姐儿”一词差点儿就从冯紫英嘴里冒出来,幸亏反应得快,刹住了车,改口道:“二嫂子啊,这么巧?”

        “倒也说不上巧不巧,这是荣国府里边儿啊,铿哥儿你现在是朝廷里的大红人了,出入都是文渊阁和翰林院的人了,怎么还有闲心来我们府里啊?”

        王熙凤自打那一日之后便在没有见过冯紫英,其间沟通都是通过平儿来带话,对冯紫英也是恨得咬牙切齿,却又不敢发作,只能牙痒痒地在背后诅咒。

        被人拿住把柄的日子不好过,而且王熙凤也知道云光的事儿也只是暂时搁置下来了,刀把子始终掌握在对方手中。

        那封信冯紫英也不说找没找到,但王熙凤知道即便是找到了冯紫英也不会告诉自己真话,只会半真半假的糊弄自己,让自己始终心里悬吊着难以安心,这就是对方想要的结果,更是让王熙凤寝食难安,但却想不出什么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呵呵,刚和琏二哥说了一会儿话,待会儿还打算去见一见赦世伯和政世叔,还有老太君,怎么,二嫂子可是不欢迎我?”冯紫英斜睨了王熙凤一眼,“还是对小弟有意见?”

        被冯紫英一句话怼得胸都快要肿了一圈,王熙凤银牙咬碎,恨声道:“嫂子哪里敢啊,欢迎还来不及呢,……”

        “嗯,真的这么欢迎,那岂不是要‘扫榻相迎’了?”冯紫英调笑着反刺道。

        王熙凤脸一红,心中却是一惊,下意识的环顾四周,除了平儿外,就只有规规矩矩站在一边的隆儿,这厮是越发放肆了,言语间也是荤素不忌了。

        “铿哥儿只要愿意来,嫂子想阖府上下都会很欢迎的。”王熙凤觉得自己要和这厮斗嘴还真的斗不过,而且这厮现在拿着把柄,更加嚣张,“算了,铿哥儿既然忙着,那嫂子就不和你多说了,改日再说吧。”

        婀娜娉婷扭着身子便去了,留下平儿也看了冯紫英一眼,看着冯紫英直勾勾的眼睛,倒是把平儿吓得脸一红,瞪了一眼,也赶紧跟着王熙凤去了。

        冯紫英这才一抬下颌,“走吧。”

        待到隆儿带着冯紫英走了,王熙凤这才停住脚步,恶狠狠的盯着冯紫英背影,冷声道:“平儿,你去跟着隆儿和那厮,看看他们去哪里,这段时间这隆儿和昭儿现在也是只顾着跟着贾琏,连我的话也有些阳奉阴违了。”

        平儿迟疑了一下,才低声道:“奶奶,还是莫要去和冯大爷过意不去了,婢子觉得这事儿恐怕也就这么过去了,冯大爷也不是一个心胸狭窄的,也不会再来难为奶奶你了。”

        “哼,我王熙凤还从来没有吃这么大的亏过,这个冯大郎现在仗着朝廷宠幸,就骄横跋扈,总有一日要让我拿住他短处,要让他在我面前……”一时间想不出什么词儿来,王熙凤气哼哼一跺脚,“快去,我就不信这厮是铁打金刚,没一点儿短处。”

        平儿无奈,也只能点点头去了。

        说实话她也是不想和冯紫英过意不去,她知道这位冯大爷莫看着年纪小,但是那心思诡谲周密,做事也是行一步看三步,一环扣一环,套子接着套子。

        若是要和他作对,无论是从哪方面,自家奶奶都不是对手,现在人家倒还不愿意下狠手,若是真惹恼了对方,只怕对方就不会再想以前那样高高举起轻轻放下了。

        冯紫英却没管王熙凤怎么想,他现在也不在意王熙凤怎么想。

        云光那封信早已经被都察院那边记录在案,但是此事的确云光都还没有来得及处置,这边便已经事发,只要御史不特意去纠缠此事,云光自然也不会去想到这桩事情上,更不会主动交代,所以这事儿相当于被搁置了。

        这个情形寻常人也未必知晓,但若是有心人知晓此事,专门要去翻腾出来,对已经是死老虎的云光未必有什么影响,但是绝对足够王熙凤喝一壶了,起码贾家和王家绝对要受到牵连影响。

        来到林黛玉居所,隆儿也很晓事的便守在屋外边儿了,算是替冯紫英打掩护守门。

        能在这贾府里边厮混的这些小厮们一个个都是人精,琏二爷和冯大爷之间的密切关系早就看在隆儿昭儿兴儿这几个贾琏王熙凤的贴身小厮眼中。

        特别是随着冯大爷在朝廷里声誉日隆,在贾府里更是平趟如自家府邸一般,两位老爷对冯大爷也是格外看重青睐,宝二爷更是成了冯大爷学生一般。

        自家主子琏二爷更是刻意结交,便是原来在冯大爷面前还有些傲娇的二嫂子现在好像也有些低眉顺眼的架势,像隆儿这些人自然就越发地讨好起冯大爷来了。

        便是冯大爷在府里边有些不那么注意的出格举动,大家也都是装着没看见一般睁只眼闭只眼,再说了,老爷们都没说什么,自己这些人又何必去多管闲事,没准儿哪天冯大爷娶了府里哪位姑娘,还不得成了府里正经主子?

        对隆儿的知情识趣冯紫英很满意,手里边几颗金瓜子儿便随手丢了过去,喜得那隆儿眉花眼笑,连连点头哈腰感谢。

        这跟随在贾琏和王熙凤身边,贾琏还算大方,但也不可能这金瓜子儿随便打赏,至于凤姐儿,不说吝啬,但是要从她手指缝里捞点儿,也不容易就是了,哪里比得这位冯大爷?

        进门就见紫鹃迎了出来,“大爷,姑娘还在哭着,您去劝劝吧。”

        冯紫英一听黛玉哭着便忍不住皱眉,这丫头真的是水做的,不过母亲早逝,只有父亲了,若是真的不幸,的确就有些孤苦伶仃了,也难怪。

        冯紫英进了屋便见丫头坐在窗前默默垂泪,汗巾子已经湿了半截,紫鹃并未跟进来。

        这丫头兰心蕙质,知晓此时不宜进来,冯紫英点点头,给紫鹃点了一个赞,悄悄走近。

        林丫头早已经看见了冯紫英,正欲起身,却被冯紫英疾步上前,把她搂在自己胸腹前,“妹妹莫要悲伤了,等两日便要上路,这累了身子上路更易生病,那咱们还如何下扬州?”

        黛玉心中一喜,却又想到父亲病情,再被冯紫英这一抱,强烈的男人气息扑面而来,让她有些熏熏然。

        “冯大哥,你说我爹的病情……”良久才从迷醉中清醒过来的黛玉仰起头,满怀希望地看着冯紫英。

        冯紫英抚摸着黛玉的秀发,看了一眼丫头略显纤瘦的俏脸,沉吟了一下才缓缓道:“叔父既然来信要妹妹南下去,想必是暂时不碍事儿的,具体情形如何,还得要等到我们去了之后才知道,不过此时妹妹却不宜悲伤过甚,若是伤了身体,便要耽误行程,反为不美了。”

        话不能说满,但是却又不能不留点儿余地,以冯紫英的判断,林如海的病情怕是已经不可逆转了,但是还不至于一下子就要殁了,多半是一些比较严重的慢性病,甚是可能是到了难以逆转的程度,所以才会想让林黛玉去见最后一面。

        黛玉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却又把脸贴在冯大哥身上,静静地感受着这份难得的温情。

        “不过妹妹放心,无论如何,妹妹也还有愚兄,嗯,此番南下扬州,愚兄便打算向伯父提亲,……”冯紫英知道自己需要给丫头吃一颗定心丸,要不然这丫头本来心思就敏感多疑,也是对自己过于信任,否则换了其他人,只怕早就心力憔悴了。

        “啊?!”黛玉喜悦中混杂触动,却只能轻轻的“嗯”了一声,不敢多言语。

        “原本这不合规矩,不过事急从权,若是事情合适,此番回来我便让我家里或者我老师向伯父提亲,……”

        冯紫英没说如果不合适怎么办,若是林如海真的不行了,那他也就只有直接向林如海承诺,等到黛玉守孝期满娶她便是,当然需要和林如海已经黛玉都要说清楚,大房已经是沈家女了,那么黛玉就最合适自己本来的这一房,也就是三房了。

        不过这应该无关大局,只要是正妻嫡妻,对林如海林黛玉来说就足够了,哪一房倒不重要。

        “嗯,小妹听大哥的。”林黛玉羞得脸颊滚烫,望向冯紫英的一双秋水剪瞳更是如姣花照水,泪光点点,娇喘微微,看着冯紫英目光落下来,又赶紧把脸贴在冯紫英身上,不敢作声了。

        二人就这样相拥不动,时光仿佛也在此时静止不动,不知今夕何夕,一直到门口的隆儿和紫鹃同时做声,“平儿姐姐?!”

        这才将二人惊醒过来,黛玉更是羞得脸若丹朱,赶紧起身跑回了卧室,倒是冯紫英很坦然地叮嘱了一句:“妹妹记住为兄的话,莫要再多想其他,等到两三日后为兄和琏二哥陪你一起回扬州。”

        卧室里嘤咛了一声,“小妹明白了。”

        冯紫英这才举步出门,却看见那平儿正在和紫鹃在屋门外说着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