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第一百四十五节 有情郎

丙字卷 第一百四十五节 有情郎

        鸦色腻,雀光寒,风流偏胜枕边看。

        冯紫英起床时,香菱仍然沉睡不起,油黑的发丝铺洒在枕上,那微微蹙着眉头昭示着昨晚只有冯紫英得了快乐。

        冯紫英举动间还是让香菱惊醒了过来,便想要起床来侍候冯紫英穿衣。

        只是那举手投足间的艰难让冯紫英赶紧制止,让她好生卧榻休息。

        “好好儿休息,这两日莫要劳累,多卧床,我会和金钏儿、云裳她们说的。”

        “爷,不要!……”香菱羞不可抑,这等事情如何能向人说?

        “不说难道她们就不知道了么?傻丫头,你这连床都起不了了,还能瞒住谁?再说了,用得着瞒谁?便是我娘知道了,也只会高兴,嗯,没准儿就盼着我能一矢中的,替我们冯家生下一男半女呢。”

        冯紫英自然知道这丫头此时心中的复杂心情,好生宽解了一番,“放心吧,好好休息就行,也没人敢说什么闲话!”

        听得冯紫英这般周全安排,香菱这才稍稍放心下来,看着那洁白如玉的香肩半露在外,冯紫英替她掖了掖被角,顺带将那粉红的肚兜和一尺白绫放在一旁,“莫要受凉了,好好睡一会儿再起来吧。”

        香菱既羞又喜,赶紧把肚兜白绫放在一旁,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悄声问道:“爷,那压箱底儿的肚兜是哪位姐姐的?”

        冯紫英一愣之后,扭了一把香菱的粉颊,“这是爷的秘密,别多问。”

        那肚兜其实金钏儿和香菱她们都早就发现了,很是好奇,因为按照那肚兜的规模来,她们想象不出是谁的规模会有那么大。

        都是女孩子,这肚兜抹胸都是常用的物事,自然了解,这兜布和系带都明显要比她们所用的要大几个号,这被爷藏在箱底儿,明显是爷偷香所得,却是想不出谁会有这般物事。

        几个丫头还拿着自己的肚兜比划了许久,都是觉得叹为观止望尘莫及。

        拿金钏儿的话来说,便是二姑娘身边的司琪才有这般规模,只是这肚兜的颜色和花式以及香气,明显应该是一个妇人才是,司琪是个丫头也用不起这等上等丝缎面料,而那香气也明显是相当昂贵的香脂香粉气息,绝非司琪所能有的。

        见爷的这般表情,香菱也是越发好奇,只是想不明白以爷的身份何须去拿这样一个肚兜回来,莫不是真的是爷留作纪念的?

        冯紫英没有理睬香菱的好奇,顺带去把金钏儿叫了进来交待了一番。

        金钏儿也只是一惊之后反倒是喜欢了不少,对于她来说谁先谁后并不重要,只要能从爷心目中看出这份重视关心,那就足够了。

        轻将白绫拭海棠。

        “爷吩咐你今日好好休息一番,另外替你炖点儿补血养气的,……”金钏儿按着想要挣扎起身的香菱,微笑着道:“是不是等一等就该叫你香姨娘了?”

        香菱脸涨得通红,伸手去捂坐在床边金钏儿的嘴:“姐姐千万莫这么说,若是让人听着没地笑话,……”

        “那有什么?太太那里早就开了口,我还真担心爷在外边养外宅呢,现在可算是放下心来了。”金钏儿抿着嘴,顺手将那几尺染红的白绫拿出来,”好生收拾起来,莫要乱放。“

        羞得抬不起头来,香菱一把抢了过来,塞入衣襟下,这才呐呐地道:“姐姐迟早也有这一遭,要不快趁着爷要南下之前……”

        金钏儿笑着摇头:“这等事情最好还是随缘,爷不是一个薄情之人,既然如此,定会给你一个交待,只是太太那里……”

        香菱也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道:“爷说他去和太太说,不过我还是怕……”

        “怕什么?”金钏儿惊异的扬了扬眉,随即反应过来,“你怕有了身孕?”

        香菱低垂下头,却没有做声。

        这怀孕有好处有坏处,好处是若是生了庶长子,那地位自然就不一般了,而且肯定能受太太和姨太太那里的另眼相待,可坏处就是若是少奶奶是个容不得人的,那日后受夹磨的日子可不好过,而且生下庶长子,日后自然也就会成为其他妾室们目光汇聚的焦点。

        那份滋味香菱想一想都有些怕,香菱的性子,不是一个能够泰然承受那般压力的人。

        金钏儿瞬间就明白了香菱的心思,若是换了自己,只要爷同意,那便是真的拼着在大风险压力也要去搏这一把了,她也不是一个怕压力的性子,只是香菱却未必愿意。

        轻轻叹了一口气,这等事情却不是她能替别人做主的,涉及到日后一辈子的事情,便是自己也须得好好想一想,轻轻拍了拍香菱的肩头:“嗯,也是,倒须得好生思量一番,也要看爷的意思。”

        冯紫英习练一番回来时,香菱已经起身回了自己房躺下,云裳和玉钏儿都围着小声地询问着,见冯紫英进来都是脸色绯红,目光里却是多了几分说不出的复杂,冯紫英也不在意,“莫用这等眼光看爷,迟早你们都得要挨这一遭!”

        一句话便把云裳和玉钏儿说得心惊肉跳之余也是羞恼无比,只能嘟着嘴悻悻地出去了,留下了冯紫英一人在屋里。

        见香菱还想下床,冯紫英便径直过去坐在床边,将她按住,“好好将养,这几日都多睡少起来,我和金钏儿都说了,让她给你弄些补药食材好好给你熬汤,滋养滋养,……”

        香菱眼眶盈泪,只是任由冯紫英握着她手,这般情郎般的关怀她也只是在那等书上见过,何曾会想到会落到自己和爷身上?

        自己一介丫鬟,换了在其他府上,那爷们只怕也就是尝了个鲜,没准儿就弃之如敝履了,哪有爷这般体贴入微,爱护备至?

        见香菱眼红泪目,冯紫英也逐渐能理解这些丫头们的心境,他不过是用一个现代最普通的男人态度来对待,也能让她们这般感动,所以这个时代真的是男人最美妙的时代。

        处理完香菱这边的事情,冯紫英才琢磨着要如何来应对林丫头的事情。

        这要一起南下的话,便要协调和贾琏的行程了。

        如无意外,贾琏怕也是要带着一番任务南下的。

        这林如海不可能是如海瑞般清廉之人,否则他也不可能在两淮巡盐御史位置上一呆这么多年,若是他真的不幸病故,那么这家产理所应当由黛玉继承,但是继承尚未成年,也没有婚配,这等财产的监护权便要转到贾家这边来了,这也是应有之意。

        贾琏此番去,便带着一旦林如海不幸病故,就要帮着清理林家家产的任务。

        不能说全数带回贾家,但是起码绝大部分要带回贾家,最好的名义就是要用着林黛玉陪嫁,而林家其他亲戚,也包括林如海的妾室,也能获得一些财产继承,用作日后自己的生活保障。

        也幸好是贾琏,若是换了一个其他人,冯紫英还有点儿不好去和对方商量,现在就简单了,假作到贾府那边去告辞便能找到由头协商了。

        昨夜龙精虎猛,今日反胜往昔,冯紫英觉得今儿个反倒是精神奕奕,难道真的有什么龙虎交会更臻化境的说法?倒是要等到张师回京来时,好好问一问。

        径直骑马便去了贾府,冯紫英都记不清楚自己来了贾府多少趟了,只感觉这荣国府都有点儿像是自己的别宅了,想来就来,理由也随便挑。

        到了门房便让人去通传贾琏,贾琏也是很快就迎了出来,听闻到冯紫英准备来道别,要和工部户部都察院官员们一道南下时,贾琏也是大喜过望。

        “紫英,这可真的是太好了,愚兄还在犯愁南下一事呢,林姑爷病重,府里二位老爷有意让我护送林妹妹南下扬州,今儿个就等禀告了老祖宗便要准备了,也就是这二三日的事情,没想到你也要南下,这不正好可以结伴而行?”

        见贾琏喜出望外,冯紫英也没有故作矜持,点了点头:“若是如此,小弟也该去扬州拜会林公才是,这边小弟去和户部工部那边沟通一番,看看能不能结伴南下。”

        “那敢情好,不如你稍等,这边我便去和二位老爷说,顺带禀告老祖宗把此事定下来,确定了日辰,你那边也好去协商。”

        贾琏也是个明事理的,知道须得要先把这边日子大致确定下来,冯紫英才能去对接户部工部那边,人家公干不可能太过于将就你这边了。

        “也行,那琏二哥你快去,我这边也去一下林妹妹那边看看。”冯紫英有了上一次去林黛玉那里的经历,府里人对冯紫英也渐渐就没有那么多约束了,只要不是太出格,这贾府里很有些任君平趟的感觉。

        “好,我让隆儿带你去便是。”贾琏点点头,“这边若是说好了,我便让昭儿来叫你,我们再来商议。”

        等到贾琏疾步离开,隆儿便准备带着冯紫英去林黛玉那边,却听得后边传来清脆悦耳的声音:“铿哥儿,你这是要去哪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