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第一百四十四节 可怜人

丙字卷 第一百四十四节 可怜人

        还没有等尤二姐采取行动,门外已经响起了瑞祥的叫声:“大爷,大爷!”

        尤老娘赶紧出门儿,“怎么了?”

        “大娘,家里有急事儿,要让大爷回去。”瑞祥对尤老娘也还是比较尊重,“宝祥专门来喊,有急事儿。”

        冯紫英被灌下一杯蜂蜜水之后,才稍微清醒了一些,看见宝祥在自己面前,晃了晃头,“什么事儿?”

        “紫鹃姑娘来了,说扬州来信,情况不太好,……”宝祥没明说,但是冯紫英却立即清醒了过来,怕是林如海出事儿了。

        悚然一惊之后,冯紫英出了一身汗,站起身来,“二姐,三妹,今儿个就到此吧,家里有事儿,我得马上回去,……”

        尤二姐和尤三姐也听到了那宝祥所说的什么“紫鹃”和“扬州来信”,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情,但是看宝祥专门来说此事,知道肯定不是小事儿,自然不敢阻拦,只能把冯紫英送出门外。

        好在宝祥也算聪明,知道冯紫英是在这边吃酒,直接喊了套车来,以免冯紫英酒后受凉。

        冯紫英赶回家中时,已经是快亥时了。

        “这么说府里边是要让林妹妹回扬州了?那谁送林妹妹回去,什么时候走?”冯紫英一边任凭身旁玉钏儿以自己用热毛巾擦拭着脸,一边接过香菱递过来的蜜水,喝了一口。

        “老爷们还没有定下来,还要回禀老祖宗,老祖宗这两日身体不适,估计要等到明日才会向老祖宗禀报了,但估计也就是两三日里就要出门。”

        紫鹃见冯紫英终于回来,心中也是大定,她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只要是见到冯紫英那张淡定从容的面孔,心里就觉得踏实许多。

        “唔,那谁护送林妹妹回扬州?这几千里地,林妹妹身子骨娇弱,这又是初冬了,怕要好生准备一番才行。”

        冯紫英也在盘算,他当然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护送林黛玉回扬州,但是顺路同行倒是挺合适的,左右时间也就差那么一天两天,只要调整一下是完全可以的。

        “估计可能是琏二爷,信里说得有些重,二位老爷也有些着忙,有些担心……”紫鹃没说下去。

        冯紫英点头。

        林如海既然是要让林黛玉回去,那肯定是病有些危重了,有点儿要见最后一面的意思。

        贾赦贾政自然也能从中看出这层意思,而林家本身人丁单薄,纵然还有些亲戚,那都是远亲,而林如海这么多年的巡盐御史,再怎么也应该有些家底,作为林如海一旦故去的娘家监护人,肯定要把这些事情的方方面面考虑周全。

        而贾家这边除了贾琏外也的确没有能拿得出手的人了,贾宝玉是个不中用的,而贾环还在读书太小,贾蓉却又是宁府那边的,隔得远了不说,名声素来不好,算来算去也就只有贾琏这个嫡亲表兄还算靠谱。

        “若是琏二哥,倒也可靠。”冯紫英微微颔首,“这样,你回去带话给林妹妹,让她莫要焦心,好生休息,切莫因为此事伤了身子,或许等两日就要上路,这身子骨本来就娇弱,这若是要上路一路疲惫,更容易生病,我这边也争取同步,看看能不能一起南下。”

        听得冯紫英这么一说,紫鹃心中终于放了下来,这冯大爷总还是一个有担当的人,既然答应了,自然就要兑现诺言。

        送走了紫鹃,冯紫英上床休息,却再也睡不着。

        其实冯紫英早就有了那么一些觉悟,先前总以为自己是魂穿历史,掌握未来,但事实上越是陷入这个时代越深,越是感觉到自身的无力。

        这个时代的固有思维决定了很多事情不是你想如何就能如何的,甚至冯紫英觉得自己哪怕就算是穿越到永隆帝或者叶向高身上,在面对纷繁复杂的大周朝局时一样会倍感无力。

        太上皇的掣肘,其他阁老的牵制,所代表士人群体的意志,还有来自现实条件的制约,无一不让你无论是叶向高还是永隆帝只能按照设定好的轨道走下去。

        冯紫英觉得自己已经是做得足够好了,起码开海举债这一策略,在从宁夏之役的布局,到《内参》多篇文章的造势,以及在齐、乔、柴甚至永隆帝等诸人身上的潜移默化影响,才推动了这一战略的启动。

        但人力有穷,薛峻病死,贾元春才选凤藻宫,现在又有林如海病重,无一不是按照《红楼梦》书中历史走向在演进,这一切又让冯紫英感受到自己的无力。

        忍不住轻轻叹息一声,冯紫英翻了个身。

        香菱在屋外值夜,听闻到屋里声响,披衣下床,悄悄进来。

        冯紫英也听到窸窣声,翻身扭头,见是香菱这丫头进来看自己,这还没到烧地龙的时候,但是夜里已经有了一些凉意,赶紧招手示意。

        “爷有心事?”香菱已经不像才来府里那么娇憨带怯了,略一犹豫便主动坐在床边,然后靠在了冯紫英怀中。

        来了冯府这一年里,她能感受到身旁这个男子对自己怜惜关爱,这也让她一份情思也是越发系在了这个男人身上。

        童年的颠簸和在薛家时的迷惘都让她无比渴望一个安稳平静的生活,而现在这一切似乎已经变成了现实,哪怕面临着新妇入门的“威胁”,但这个男人的承诺似乎从未褪色,所以也让她格外心安。

        “嗯。”冯紫英嗅着香菱发梢淡淡的香气,一只手也握住对方有些凉意的纤细小手,“靠进来一些,莫着凉了。”

        “是因为林姑娘父亲的事情?”香菱和紫鹃的关系其实也不错,虽然说她是赞同自家姑娘嫁入冯家的,但是她也知道紫鹃替林姑娘着急也是应有之意,真有点儿各为其主的感觉。

        “嗯,林丫头也是命运多舛,爷担心只怕她父亲这一病不起,……”

        “那林姑娘怎么办?”香菱也是一惊,下意识的扭过身子来问道。

        再说不通世事,香菱也知道父母双亡的话对一个女孩子的婚姻有多大的打击和影响,只怕冯府就未必愿意结这门亲事了。

        虽然说这对自家姑娘是利好消息,但是香菱却是一个纯善的性子,不愿意看到以这样一种结果来换取自家姑娘赢得胜利嫁入冯府。

        “什么怎么办”冯紫英装糊涂。

        香菱扭动着身子,肩头半边衣襟滑落下来,嘟着嘴,“爷又装糊涂,奴婢是问林姑娘婚事怎么办?会不会受到影响?”

        “你觉得呢?你觉得爷会在意这个么?”冯紫英反问。

        “奴婢不知道,或许爷不在意,可是老爷和太太呢?”香菱迟疑了一下,“还有,林姑娘身子骨太弱了,爷若是想娶林姑娘的话,这一点只怕太太未必愿意,太太一直念叨着冯家人丁单薄,肯定是希望少奶奶要能生养,……”

        冯紫英笑了起来,香菱又羞又急,“爷切莫误会奴婢是在替宝姑娘说话,连金钏儿姐姐都在说林姑娘这身子骨,太太怕是很难同意林姑娘嫁进来,……”

        “嗯,爷知道,爷也没说啥啊。”冯紫英笑了笑,他知道香菱的性子,不至于在这个时候还想这些。

        他当然知道这是一道难题,所以他一直没敢和老娘挑明,特别是现在林黛玉年龄还小,身体幼弱,老娘一打听,再是林家家世好,只怕立马这事儿就得黄了。

        原本只盼着能拖两年,等着林黛玉身子骨强健一些了,再来说这事儿,自己老娘也不至于太过激烈反对,没想到现在却又出了林如海病重这桩事儿。

        “那爷打算怎么办?林姑娘若是父亲再一去,在贾府里就真的是孤苦伶仃了,爷若是再不能娶了林姑娘,以林姑娘的性子,恐怕真的就……”香菱靠在冯紫英怀中,仰着头看着这张棱角分明的脸,充满了希望。

        林黛玉在贾府中虽然性子孤高了一些,但是并不招人厌,而且香菱也知道林黛玉能写诗作词,一直希望能跟着对方学一学。

        看着香菱这张纯美和善的脸,眉心那颗胭脂红痣更是多了几分妩媚的味道,冯紫英心中也是涌起一阵怜惜。

        这丫头心地真的是纯善,原本一直是希望自己娶宝钗的,这个时候反而还能替林黛玉想到这些了,想到《红楼梦》书中香菱的悲惨结局终究在自己手中得到改变,冯紫英心中也宽慰了许多。

        “放心吧,爷自有办法,只是没想到你却这般能替林丫头着想。”

        香菱也感觉身后这个男人似乎身子越来越热,心里有些发慌,但是却又无法挣脱,颤声道:“爷,奴婢……”

        见那惊惶夹杂娇羞的模样,冯紫英呼吸都急促起来,猛地把怀中身子一带,声音也含糊起来。

        “爷都十六了,太太怎么和你们说的?”

        “啊?!”香菱一惊之下更是羞得整个身子都缩了起来,“爷都知道了?”

        “你说呢?”冯紫英轻笑一声,顺手拉过锦被,香菱一阵惊呼声戛然而止,……

        ……

        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

        ……

        轻把郎推,渐闻声颤,微惊红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