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第一百四十三节 外室,纳妾

丙字卷 第一百四十三节 外室,纳妾

        “公子您只管和二姐三姐儿吃酒,莫管老身。”尤老娘乐颠乐颠地笑着摆着手,然后端着一盘菜肴上来。

        冯紫英也就懒得多问了,斜着醉眼看尤三姐有一口没一口的抿着酒,那白嫩的面庞红霞萦绕,眉目间的一番情意挥之不去。

        “冯大哥你若是真的要南下走这一遭,要不小妹还是女扮男装陪着你一道走一回?听说宁波、泉州那边倭寇仍然经常袭扰,甚至深入到内陆地区,地方治安不靖,卫所军队根本就难以抵挡,……”

        见尤三姐这般关切,冯紫英心中也是一暖。

        还别说,他也是在确定要南下之后才通过龙禁尉和刑部那边了解南直隶和闽浙情况的,虽然现在倭寇远不及壬辰倭乱之前那么猖獗,但是仍然具有相当威胁性。

        自打倭乱平息之后,仍然有大批无家可归或者说无以谋生的野武士和浪人开始出海,所以在安静了几年之后,从前两年开始,倭寇的声势复涨,虽然赶不上壬辰倭乱之前,但是比起六七年前仍然是要嚣张了不少。

        当然这种倭寇多是小股纠集而成,对地方治安威胁极大,但是要说攻城略地危及大周政权,那还远远说不上。

        “不至于,我若要去,那也是跟着户部工部和都察院的大人们去,跟附骥尾,若是有危险,也该是他们首当其冲才是,我估计龙禁尉怕也要有人跟随南下才对。”冯紫英笑着夹起一筷子鹿肉,“三妹,来尝尝这鲈鱼,乃是天津卫那边送来的,味道极佳,二姐,你也来尝尝,……”

        替尤三姐和尤二姐一人夹了一筷子鲈鱼,尤三姐娇媚横眼,尤二姐羞怯添酒,冯紫英很有些快意人生的感觉。

        这忙碌了一天公务,在这小憩放松,这日子还真的挺不错,只是这等日子怕也没几日了,连齐师都催促着自己尽早南下,那边户部和工部也在紧锣密鼓的准备,若无意外,恐怕也就是三五日内就要南下了。

        “冯大哥切莫如此想,那倭寇和那甘州那边的马贼一样,一旦遇上,他们可不会管你谁是领头的,只管要你财物性命,没准儿马贼或许还要斟酌一下杀朝廷官员带来的影响,但那倭寇却不会管这些。”尤三姐还是有些担心,提醒了一下,“那龙禁尉我看本事也有限,未必能……”

        那张瑾的本事尤三姐在甘州就见识过,很是一般,不过龙禁尉这些千户百户未必就是武技高强,更多地还是能办事会办事有背景才能升迁,那武技高强也不过就是打手罢了。

        “唔,这事儿我琢磨琢磨。”冯紫英也知道这尤三姐也是一个闲不住的主儿,在来京师城才一个月便有些呆不住了,而且又经常和尤老娘起些龃龉,所以才想要和自己一起南下走一遭。

        听得冯紫英这么一说,尤三姐顿时心情就好了起来,赶紧替冯紫英夹菜斟酒。

        “二姐,三妹,屋里请了几个人来?”冯紫英借着酒意看那羊脂白玉般的手在眼前晃动,忍不住捏住,顺口问道,“可够侍候?”

        “母亲请了一对夫妻,男人在门上,女人便做些杂务,还有一个寡妇负责打扫,我们家也不是没吃过苦的,平素便没有人侍候也过了,……”尤三姐被冯紫英拿住手,心中一烫,赶紧一抽手,抽了回来,瞪了一眼有些醉意的冯紫英。

        旁边尤二姐却是吃吃掩嘴偷笑,弄得尤三姐更是心乱如麻,见自己母亲已经出去,便一咬牙轻声道:“冯大哥,小妹也知道我和二姐都是蒲柳之姿,本不堪侍奉冯大哥这般英雄人物,……”

        冯紫英见尤三姐也是美眸含情,红晕扑面,这般话语更是荡人心魄,原本已经被抽调的手,便又探手拉了回来,“三妹何出此言?”

        “……,小妹知道你们冯家门高户大,等闲是难得入门,只是小妹和二姐也都是清白良家,若是,若是……”

        尤三姐心如鹿撞,却又挣不脱手,话语却再也说不下去了。

        “若是什么?”冯紫英轻声一笑,越发放肆道。

        “若是,若是冯大哥有意要我姐妹二人侍奉君前,便可择日迎归,可若是冯大哥只顾贪图我姊妹身子,养在外边儿,那我姊妹是断断不能的,……”

        尤三姐终于还是咬紧牙关一口气说了出来,心中也是颤颤巍巍,和那尤二姐一般,两双妙目都落在了冯紫英身上。

        她和二姐纵然算不上官宦人家小姐,但好歹生父也是武官,只是家道中落,母亲又改嫁,沦落至此,但是便是小家碧玉也不能给人当外室,日后毫无身份,没准儿那一日大妇打上门来,你连跪地求饶的资格都没有,甚至连生了儿女都未必能入冯家宗祠,若是能以妾抬入门,起码也能有了一层保障。

        一时间那房间里寂静无声,连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得清楚。

        而那尤老娘更是撅着屁股将脸贴在门缝边,提着心要听这冯家大郎如何回答。

        冯紫英没想到尤三姐居然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虽说已经有了几分醉意,但是神志却是十分清楚,人家的要求也很正常,就是不当外室,要以妾的身份抬入冯家门去。

        只是对于冯紫英来说,纳妾自然是没什么,问题是现在自己尚未娶妻,就要纳妾,母亲那里还得要去说一番,合适不合适还得要斟酌。

        见冯紫英端起酒杯沉吟不语,尤三姐和尤二姐脸色煞白,莫不是这位冯大哥就从未想过要纳自己二人入门?原来说的甜言蜜语都是欺哄,真的只是想要玩玩而已?

        “二姐三妹对我的情意我自然是知晓的,只是我现在尚未娶妻,若是要先纳你二人入府里不是不行,但却需要先和我母亲和姨娘一说,……”

        冯紫英放下酒杯,一句话就让尤氏二女心里安定大半,那门外的尤老娘也是连连在心中说阿弥陀佛,但她们也知道这要抬入冯府门中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冯紫英尚未娶妻之前,那冯母那就是能一言断二人生死的,若是她不同意,那二人便休想入府。

        “不过二姐三妹倒也无须担心,我母亲素来是听我的,原本也说过希望我能早日娶妻纳妾,替冯家延续香火,估摸着二姐三妹这身子体格怕是能让我母亲喜欢的,……”

        冯紫英慢条斯理的话让尤氏二女终于心放了下来,尤老娘在宁国府中去时便旁敲侧击的打听过冯家,知晓这冯家内宅虽然是以大小段氏为主,但是因为只有冯紫英这独苗嫡子,大小段氏对着冯紫英都甚是宠爱,所以冯紫英说得事情也基本上就算。

        话挑明了,尤氏二女心中也顿时放了下来,那外边一直躲着偷听的尤老娘也是心花怒放,这下半辈子总算是有了有个靠山。

        从来了京师城之后,尤老娘便一直在不停的琢磨着这日后如何在这京师城里生活下去,那甘州城在甘肃镇倒也算是一个大城,但是一进了京师城之后,尤老娘觉得便是住那城外的窝棚都比甘州城强。

        但这京师城虽然富庶繁华,但这开销也是让人咂舌不已,各种花销,啥都要银子,而且哪一样都是昂贵无比,便是吃水一月都要一两百铜钱,想想都让人肉痛。

        这也让尤老娘深刻感受到这京师城真的只能是有钱人才能享受的地方。

        宁国府那便是靠不住的,大姐儿不是自己亲生的,而且她也看出来了,尤氏虽然名义上是掌家主母,但是那女婿却不是一个省心的主儿,一味恣意妄为的乱来,那府里边儿戏子娼妇,没有一个定准儿,而尤氏根本管不了,弄得这宁国府里也是乌七八糟,难怪三姐儿说千万莫要入宁国府,免得日后污了名声。

        现在总算是盼得云开见日出了,若是二姐儿三姐儿能给这冯家公子当妾,日后再能生下一儿半女的,那自己这辈子就算是有了靠山,吃穿不愁了。

        眼见得冯紫英尽兴而醉,最终伏案入眠,尤三姐赶紧扶着他。

        尤二姐和尤三姐也不知道是留冯紫英就在这里睡下,还是让在外院的瑞祥去通知马车来,这般情形是肯定不能骑马回去了。

        “三姐儿,二姐儿,不如就让他就在屋里睡下吧,左右你们也是要入他屋里的,……”尤老娘觉得索性就让生米煮成熟饭,这冯家大郎一看也是一个重情守诺的,这生米煮成熟饭,没准儿还能早点儿让他抬自己两个女儿进冯府里。

        尤三姐怒意盈面,瞪了自己母亲一眼,”那如何能行?没地让人笑话!”

        “那你看他这般模样如何能走?”尤老娘瞪了尤三姐一眼,然后又看了自己二女儿一眼,“二姐儿,你去把他扶到你屋里去。”

        而尤二姐却是羞怯不安,看了一眼自己一脸怒意的妹妹,再看了一眼自己母亲,不知道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