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第一百四十二节 膨胀了

丙字卷 第一百四十二节 膨胀了

        “紫鹃,你莫要着急,爷还没有回来,我去问问宝祥,看看他知道不知道爷上哪儿去了。”金钏儿安慰着急匆匆跑来满头大汗的紫鹃,云裳也在一旁安慰着,“爷从不在外边儿过夜,紫鹃你就放心吧。”

        紫鹃眼眶也有些发红,咬着嘴唇点点头。

        谁也未曾想到情况急转直下,府里边收到了来自扬州的信,说林姑爷病重,要让人赶紧带姑娘回扬州。

        虽然信中病究竟危重到什么程度没有说,但是毫无疑问,是肯定有些严重了,这边贾府里边也在商议,看由谁来护送姑娘回扬州。

        金钏儿出了二门在大门上找到正在和门房上徐大闲聊的宝祥。

        “宝祥,你过来。”

        金钏儿此时已经有了一些首席丫鬟的气势,声音清冷悦耳,却无人敢小觑,便是那门房徐大也都是规规矩矩的站好,招呼了一声,“金钏儿姑娘来了。”

        徐大对这位金钏儿姑娘也有些怵。

        他们这些人大多是从大同跟过来的冯府老人,一些是冯唐在大同多年征战之后淘汰下来不再适应战场的老光棍,干脆就投入府中,娶个下人成了冯家人,要么本身就是冯家家生子,从冯唐父亲乃至祖父那一辈就跟着冯家了。

        但从大同回来到了京师城之后,他们也都是知道随着老爷身体渐渐老了,他们的年龄也渐渐大了,所以没带他们去榆林上任,基本上也就意味着他们会一直待在京师城中,作为京师冯府下人生活下去了。

        现在府里边虽然还是太太和姨太太掌家,不过随着少爷成年,娶妻纳妾收通房也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的事情,许多事情迟早也要交给少爷屋里的人。

        这位从荣国府过来的金钏儿姑娘深得大少爷的喜欢,没准儿哪一日被少爷收了房,恐怕身份就要大不一样了,若是还能生个一男半女的,那就真的一跃成为半个主子了。

        金钏儿脸色稍缓,点点头,却没说话,那宝祥却早已经屁颠屁颠儿跑了过来,“金钏儿姐姐,您找我?”

        “嗯,你过来,我有事问你。”金钏儿扭身便往里走,宝祥也不知道什么事情,见金钏儿脸色有些冷,心里也有些憷了,疾步跟上。

        “爷下午从衙门里回来之后又和瑞祥上哪儿去了?”等进了冯紫英外院,金钏儿这才陡然转身问道。

        被金钏儿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宝祥呐呐地道:“小的如何知道爷上哪儿去了?”

        “你真不知道?”金钏儿双手插在腰间,凤目灼灼。

        “呃,金钏儿姐姐,我真不知道啊。”宝祥有些慌了。

        “好,那一日爷让万爷爷分派了几个人跟着瑞祥去哪儿了?莫要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是要我去禀明太太让太太来问你么?”金钏儿当然不敢去禀明段氏,但是用来吓唬一下宝祥这小子倒是可以。

        宝祥一下子就被唬住了。

        这爷在外边养外室的事情一直没对任何人说,除了自己和瑞祥知道外,其他人都不知道,但是用人去打扫马巷胡同宅子的事儿却有几个人知道,只是他们也不知道爷拿来干什么用的,但这等时候若是太太要追查,那肯定是马上就要暴露出来了。

        这若是太太知晓了,自己铁定是要挨板子了,而少爷回来若是知道自己泄露的,那也饶不了自己。

        宝祥哭丧着脸,差点儿要给金钏儿跪下了:“金钏儿姐姐,您就莫要难为我了,爷惯来就是有主意的,他要干什么,小的如何敢去阻拦啊?”

        金钏儿心中也是一酸,稳了稳心神,也知道现在不是想其他的时候,淡然道:“爷养的外室住在哪里?”

        这一句话挑明,让宝祥心中也是一震,金钏儿姑娘知道了?下意识地便道:“金钏儿姐姐你知道了?”

        其实宝祥也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爷要在外边养外宅。

        要说金钏儿、香菱、云裳几个姐姐难道不漂亮么?他也承认那尤二姑娘和尤三姑娘别有一股味道,嗯,就是魅惑人的味道,碧绿灰蓝的眼睛加上那白得吓人的肌肤,还有那高耸的鼻梁,的确有些勾人,但是这屋里就有几个,你何必非要去养外室?

        莫不是也爷觉得那尤二姑娘和尤三姑娘屁股特别大,能生养?

        金钏儿、香菱几个姐姐要和尤二姑娘尤三姑娘在这上边比起来确实就有所不入了,要说也就只有这个原因了。

        “哼,此番紫鹃姑娘带了林姑娘的话,要马上见爷,若是耽误了,你自己掂量着,……”金钏儿深吸了一口气道:“你最好马上去找爷,让爷回来,……”

        宝祥犹豫半晌,最终还是只能点头,一溜烟儿出去了。

        “姐姐,爷真在外边养外室了?你怎么知道的?”玉钏儿早已经出来了,就在屋外听着,等到宝祥走了,才进来问自家姐姐。

        “这几日爷回来吃晚饭的时候越发少了,前几日里那刘二不也说他们去小时雍坊打扫宅子么?那宅子是前两年爷买下来供一个朋友住的,后来那人去了金陵当官,便一直空着,这会子突然要打扫供人住了,却又不和太太说,不是外宅还能是啥?”

        金钏儿脸色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虽然心里有些酸意,但她也知道这种事情迟早免不了。

        哪个男人不偷腥?何况爷已经很难得了,十六岁之前从未碰过一个女孩子,现在满了十六岁了,连太太都开始琢磨如何让少爷开枝散叶延续冯家香火了。

        只是这屋里明明有四个丫头,除了玉钏儿年龄小了一点儿可能不太符合爷的心意,自己和云裳、香菱都年龄差不多了,却没有想到爷居然在外边去养外室了,不知道府里那些人知道了又该怎么编排自己几个人了,还有太太又会怎么想?

        玉钏儿有些不高兴的噘着嘴,“爷也真是的,姐姐这么一个大美人儿摆在他面前,还有香菱姐姐和云裳姐姐,怎么就非得要在外边儿胡混呢?肯定是琏二爷和薛大爷他们把爷给教坏了。”

        贾琏和薛蟠肯定没想到自己已经在背后遭了无妄之灾,但在冯府里边几个丫头看来,除了这两位外,好像也不可能有人能让少爷变坏了。

        玉钏儿的话却没有让金钏儿相信,她很清楚自己这位爷的性子,如宝祥所说,那是极有主意的,岂是琏二爷或者薛大爷能影响的?不过在女人身上,有些事情也很难说,男人不都好那一口么?

        金钏儿没有“冤枉”冯紫英,冯紫英此时的确正在马巷胡同尤家饮酒。

        一张一弛乃文武之道,冯紫英从来就不觉得自己该为着某个目标而摒弃一切,自己都能遇上这样机缘,难道就不该享受一下生活?

        当然要。

        对于尤老娘的刻意殷勤讨好,他自然也明白,但说实话,他并不反感。

        尤三姐的纠结困扰表现出来的矛盾心情,尤二姐的欲迎还拒以及一些期盼,他都心如明镜一般了然于胸。

        甚至那尤老娘打的什么主意,他也心知肚明。

        贾珍贾蓉回来了,但是除了尤老娘去宁国府里一趟外,尤二尤三都没有去,其中忌讳什么,肯定是尤三姐和尤老娘说过了。

        说实话,冯紫英也不认为贾珍贾蓉在得知自己对尤二尤三“感兴趣”之后还敢做什么。

        如果说现在荣国府因为贾元春才选凤藻宫而声势大振外,那宁国府反而显得更加势衰了,甚至连贾赦都敢公开的批评指责贾珍,当然也是利益之争,说东府这边儿名声不好,也影响了荣国府这边,对大姑娘在宫中不利,这让贾珍和贾蓉都是又惊又怒,却还不敢言。

        其实他挺喜欢尤三姐的直爽利落性子,尤二姐的那般含羞带怯也是惹人怜爱,嗯,他也感觉自己从满了十六岁之后,就有些膨胀了,动不动就有点儿放飞自我的冲动。

        “大娘你也莫要忙碌了,坐下来吃两盅儿吧。”见着尤老娘忙前忙后,冯紫英已经有了几分酒意。

        左边尤三姐,右边尤二姐,香风鬓影,醉眼朦胧,冯紫英觉得自己有点儿向《红楼梦》中贾珍贾蓉父子俩的行径进化,不过这也是尤老娘让尤三姐多次邀请之后他才来赴宴的。

        开玩笑,作为翰林院新任修撰,文渊阁的红人,皇上都曾经赐膳的大人物,他冯紫英什么时候缺这一顿饭了?没见着每日到府里递帖子请赴宴的邀请多如牛毛么?他根本就不稀罕去。

        若不是看着尤三姐曾经救过自己命,尤二姐又这般殷勤,他怎么会在百忙中拨冗而来吃一顿酒?

        不过这也能看出一些不一样,大家闺秀是绝无可能在未出阁之前来陪外边男子饮酒的,便是小家碧玉那也有所讲究,出来敬一杯酒或许是有的,尤氏二女好歹也是良家女子,尤老娘也是当过官宦人家续弦的,岂能不懂这些规矩?

        像这般陪坐着饮酒,那身份,或者说意图几乎就要呼之欲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