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第一百二十一节 苦命女(第一更求月票!)

丙字卷 第一百二十一节 苦命女(第一更求月票!)

        猛然间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礼,冯紫英赶紧回了一礼,自我解嘲道:“为兄以前见着都是三妹穿男装的模样,今日骤然一见三妹换回女装,还有些不适应,……”

        那尤老娘眉花眼笑的接上话,“这丫头就是如此,在甘州那等穷乡僻壤里,乡里人少见多怪,见着三姐儿的模样都有些诧异,久而久之三姐儿就有些不愿意了,所以就换了男装,也方便,像二姐儿就干脆不敢出门,省得自招麻烦,还是公子大度,不介意这般,……”

        “呃,其实三妹妹和二姐儿这般模样虽说和我们汉家女子有别,但是却也另有一番姿容,倒不必在意那等闲言碎语。”冯紫英倒是实话。

        大周立朝,法律层面并不忌与外族通婚,只是传统观念还是以汉人女子的柔媚纤巧为美,不过其实在边境地区这种情况已经有些改变,毕竟寻常百姓女子也没有那么讲究,身强力壮更有利于生存和生育繁衍。

        尤其是在肃州和甘州,来自西面的叶尔羌人,哈萨克人,甚至更远的波斯人,俄罗斯人,哥萨克人,突厥人,他们的商队都断断续续的来往于哈密、沙州和肃州、甘州之间,这自元代到前明再到大周两三百年间,随着战争和商旅往来,寻常百姓中自然免不了就有通婚者,同样这些地方的达官贵人也免不了抱着尝鲜的心态要买一些外族女奴或者纳为侍妾,他们的后裔亦是不少。

        所以在肃州、甘州这等情形并不罕见,若是大周军队下一步收复了沙州和哈密,那这种情形就更常见了。

        听得冯紫英这么一说,尤三姐心中喜意盎然。

        其实她原来一直不愿意以女装和冯紫英想见,内心未尝不是担心冯紫英接受不了自己的这份形象。

        自家深眸高鼻,阔嘴厚唇,这等形象往往都被视为丑的特征,而且兼之颧骨略高更会被视为克夫的迹象,哪怕是和二姐相比,起码二姐嘴巴还是小巧樱唇,所以她一直是忐忑不安的。

        她哪里知道冯紫英前世早就在影视作品中见惯了西方美女,像安吉丽娜·朱莉、海瑟薇和茱莉亚·罗伯茨这等女子不都是如此?尤三姐和那些西方女星还有些差别,但混合了汉族女子特征的尤三姐明显更柔美一些,更符合冯紫英心目中现代美女的审美观。

        “冯大哥无须安慰小妹,小妹和二姐在甘州早已习惯,便是一些风言风语,小妹也早就不在意了。”尤三姐这话有些半真半假。

        虽说在甘州有些人看不惯,但是尤二尤三姐妹的模样生得与汉族女子不同,但是那皮肤白皙灰蓝色和碧绿色的眸子却还是很勾人的,加上丰乳肥臀的女性特征明显,免不了会被许多人所侧目,倒也并非所有人都不喜。

        “为兄倒不是安慰,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为兄倒是觉得三妹换了女装更好看,当然换了男装也别有一番气概。”冯紫英笑着道,“三妹你们和大娘是何时进京的?”

        “都有七八日了。”尤老娘接上话头,“冯公子你们前脚走,我们也跟着赶路,这一路上颠簸委实不好受,好在二姐儿和三姐儿身体都还康健,所以还算平安到了京师,也向大姐儿那里报了信,只是没想到那大姐儿夫婿却出了门,去北边巡视庄子去了,……”

        来尤家这边之前,冯紫英也打听过了,贾珍带着贾蓉去北边儿了,八月下旬天气还好就出了京师,去了蓟镇那边,但估计也就是再等几日就要回来了。

        说是去巡视庄子,其实是带着一帮子小子和女伎出去高乐去了,那庄子就在蓟镇那边,不过几百里地,来回也不过就是七八日路程,但这厮带着一群人却是一去一二十日,很有些乐不思蜀的味道。

        原本还邀约了贾琏也去,但贾琏却婉拒了,这情形也是贾琏告诉冯紫英的。

        “哦,这事儿我也听荣国府琏二哥说了,珍大哥和蓉哥儿去了北边蓟镇,估计也就还有几日大概就要回来了吧。”冯紫英点点头,“珍大嫂子应该在家,大娘和三妹应该都见过了吧。”

        “见倒是见了,不过……”尤老娘忍不住撇了撇嘴,这见是见了,但这位大姐儿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热情,既没有所盼望的邀请到府里住下,只说让自家先在外边住下,待到老爷回来之后再做打算。

        尤三姐见自己母亲又要抱怨,赶紧打断话茬:“母亲,还是先请冯大哥坐下,这般站在这里说话也失了礼数,……”

        尤老娘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把冯紫英让到堂屋里坐下。

        尤氏一家的确是去登了宁国府的门,不过尤氏大姐也就是宁国府太太却不敢造次,她一见自己这两个妹妹的容貌特殊,换了别家男子可能会避而远之,但是她却是最知道自己老爷和蓉哥儿的,荤素不忌,见到这等新鲜滋味儿,还不成了羊入虎口?

        所以她才让自家继母和妹妹们赶紧在外边儿去租房子住,以免生出是非来。

        尤老娘哪里知晓这其中的隐秘,只觉得这大姐儿却是恁地冷淡,心里百般不是滋味,好在这尤氏虽然冷淡,还算帮补了二百两银子让其一家现在京师城安顿下来,这才让尤老娘心里稍许安稳一些。

        那尤二姐是个没主见的懦弱性子,但尤三姐却也有些见识,感觉了这般不寻常之后边出外打探了一番。

        特别是和自己大姐的丫鬟银蝶以及秦可卿的丫鬟瑞珠一番交谈之后,便隐约知晓了一些隐秘,这就明白了当日冯紫英在路上所说的这宁国府为何不宜轻入,也是打定主意便是再苦再难也不能入宁国府。

        对她们这种良家女子,若是在沾染了这等龌龊名声,日后便是想要寻个好人家,或者做妾都是难得找到合适满意的。

        尤三姐自然不了能当着母亲面说这些,但是冯紫英的好意却还是让她心里颇为感激,起码像二姐这等本是许了人家的,若是在那宁国府里沾染一番,只怕就难得嫁出去了。

        冯紫英也看出了尤老娘和尤三姐的尴尬,自然不会再去提那等话题,人家宁肯住在这等逼仄之地也没去宁国府住,说明心里已经有了计较。

        正说话间,却见那边右厢房终于开了门,一个月白晃晃身影从屋里出来,嚇得冯紫英一跳,仔细一看却是人家穿的月白长裙外罩了一件浅青色褂子,婀娜娉婷地进屋来,深深福了一福,“奴家见过冯公子。”

        冯紫英只是匆匆见过尤二姐一面,这一次还是正经八百的当面想见,对方也没有再戴帷帽,这一福,抬起头来,冯紫英也能近距离观察这在《红楼梦》书中艳绝人寰的最苦命女子。

        头发明显应该是红棕色的,虽然染了,但是估计到京城里还没有来得及染,这发根处起码有半指长都露出棕红色的原色,微微有些卷曲的长发还有些湿漉漉的,被挽作传统汉族女子发髻,别有一番风韵。

        额际宽阔,这一点倒是和尤三姐相似,圆润饱满,修长的眉毛下眼眶深凹,碧绿的眼眸搭着高挺的鼻梁,一下子就能看出其异族的特征。

        只是和尤三姐截然不同的是她的嘴唇依然有着汉族女子的秀气小巧,典型的樱桃小嘴,颧骨也没有尤三姐那么高,面颊匀称,骨挺肉丰,下颌却是一种十分丰润的橄榄型,很是养眼。

        如果换在现代社会,绝对是一等一的美女,参加环球小姐竞选不在话下。

        即便是在这个时代的审美观,单单是这张脸,恐怕也会让人赞叹不已,哪怕有许多特征并不符合大周士大夫们的审美观,但美丽就是美丽,许多时候也是超越时代相通的。

        ”二姐请起,莫要客气。“冯紫英也抬了抬手,那尤二姐便姗姗在一旁坐了。

        小户人家没有那么讲究,不像大家族里还要诸般避讳。

        不得不承认这女子的确生得艳绝人寰,偏偏又生得一个怯弱性子,那说一句话都要惊一跳如同小兔子一般的性格,也难怪在《红楼梦》书中既要被贾珍贾蓉这对父子作践,嫁入贾琏屋中再被王熙凤和秋桐糟蹋蹂躏至死,委实难言。

        只是这形象太颠覆自己对《红楼梦》书中的尤二姐印象了,虽然同样漂亮到了极致。

        “那三妹你们是打算一直在这里住下?”冯紫英犹豫了一下,照理说自己不该过问这些事儿,但是这里情况委实太差了一些,自己好歹也算是地主,若是见到此番情形,却不肯施以援手,似乎也有些说不过去,“为兄觉得这里环境实在太差了一些,你们母女三人都是女子,怎地连仆妇婆子也没有一个?”

        尤老娘脸色一喜,这位冯大爷可真是识情懂趣儿,一眼就看出了自己这边居所的难看,看这样是要帮忙?那可真的是再好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