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第一百二十节 尤三姐

丙字卷 第一百二十节 尤三姐

        见自己这个弟子脸色有些难看,乔应甲笑了起来,摆摆手,“紫英,不必这般,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但也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糟糕,我们能想到的,人家也都能想到,随随便便就能上当的,也不配入局了。”

        “但乔师,有些东西就是阳谋,你应不应,都是输。”冯紫英却没有乔应甲那么乐观。

        乔应甲越发乐了,自己这个弟子还很少这般紧张呢,所谓事不关己,关己则乱,看来他对林如海的那个丫头用心很深啊。

        要说林如海这么多年两淮巡盐御史若是没有点儿问题,乔应甲是不信的,关键在于皇上和太上皇怎么来看,你不能让人家累死累活替你卖命背锅,最后却弃之不理,那恐怕以后就真的没人替你做事了。

        但问题是太上皇愿意为此而与皇上作一笔交易么?乔应甲也不确定,因为他现在掌握的情况也不完整。

        对于两淮盐政的窟窿究竟有多大,谁在其中涉案,是盐商,还是地方官员,亦或还有朝中大臣?当然这里边要看皇上愿意怎么来看待处理,而太上皇又愿意付出什么样的让步了。

        “好了,紫英,你再琢磨,事情也摆在那里,以不变应万变吧,那都是多年前的事情了,那么多年下来,参与人太多,谁也没办法遮掩住,而且为师相信很多东西都已经掌握在不同的人手里了,他们会在他们认为合适的时候丢出来,但是能不能达到他们想要的效果,那就不一定了。”

        乔应甲很淡然,在他看来纵然林如海真的出事对自己弟子影响也不大,倒是再拖上几年来出事,尤其是林如海真的涉案的话,而冯紫英又娶了林如海之女,恐怕就还有些关碍了。

        冯紫英想想也是,走到了这一步,皇上和太上皇那边都要考虑下台的台阶,若是撕破了脸,对谁都不利,同时他们也一样要考虑谁在其中是最大获利者,意欲何为。

        但这个事儿始终还是挂在冯紫英心间,让冯紫英有些不舒服,这是一种对自己无力掌握局面无力干预局面的不甘心。

        “爷,时间还早,您不是说要去拜会那位尤公子么?”宝祥跟随在马后,小声提醒道。

        “哦,那就去吧。”冯紫英看看时间,申正刚过,也就是下午四点钟样子,也该去看看尤氏母女才对,人家都登门了,看样子情况也不太好,该关心能帮忙的话也该帮一把。

        承恩寺胡同因承恩寺得名,也是阜财坊里一条小有名气的胡同,承恩寺是古刹,后来前明成化年间重修,使得这座古刹顿时名气大振。

        这一条胡同也因此而出名。

        冯紫英骑马走到了胡同口,四下打量,却不知道如何去问。

        这条胡同也不短,看上去有些破旧,和那香火旺盛的承恩寺形成了鲜明对比,这尤三姐只说在承恩寺胡同租了一处背街小院,却没有留下具体地址。

        “爷,这里有些破败啊,尤公子不可能住这里吧?”宝祥在京师城里也算是呆了几年了,对这西边一块儿的地理情况也比较熟悉了。

        虽然这阜财坊在西边比金城坊、河槽西坊、朝天宫坊位置更好,有高门大户不少,但同样一条胡同里,正街上就是将军尚书宅邸,没准儿旁边的横街、背巷就是流莺、乐户居所。

        冯紫英没吭声,这还真说不准。

        尤氏母女如果不愿意进宁国府要在外边呆着,那这京师城居不易,租房也好,日常花销也好,恐怕都不小,若是没有一份稳定的收入来源,那还真的够呛。

        这尤家恐怕在甘州卖了家产带到这京师城里的那点儿银子恐怕顶不住多久,这大概也是《红楼梦》书中为什么尤氏姊妹明知道那宁国府脏得只剩下门前那对石狮子还算干净,也只能屈身于内的缘故吧。

        “宝祥,你去问问,尤家刚搬来没几日,周围人肯定知道才搬来的外人。”冯紫英抬腿下马,打量着这条胡同。

        胡同倒是挺宽敞,但是冯紫英可以肯定这尤家是租不起这等当街的宅院的,而且这等正街宅院,规模大多不小,以尤家三口人要么与人合租,否则根本别想。

        宝祥屁颠屁颠儿去问路去了,冯紫英就一只手扶着马鞍,一只手扯着马缰四下打量,承恩寺在巷子另一端,老远看过去也都还有人出入,看看这会儿时辰,都不该是热闹的时候了,如果换到上午,只怕还要热闹许多。

        不但一炷香的工夫,宝祥就已经从巷子中跑了出来,“爷,问到了,在那边,要从前面进去,然后还得要拐一个弯儿,是个小胡同,挺背静的,不过这周围好像都是一些力夫、轿夫这些下人们住在这里,还有一些京营兵士家眷,……”

        看见宝祥有些疑惑的模样,大概是对自己朋友怎么会住在这一片有些不解,冯紫英也懒得多解释,把马缰扔给对方,自顾自便往前走去。

        果然是一条背景的岔巷,也没有名儿,难怪尤三姐都没法说详细地址,只能靠问。

        沿着这条岔巷进去,这一片明显就显得十分破烂了,越是往里走,越是如此。

        一道脱色的朱漆门紧闭着,按照宝祥所言,就应该是这里了。

        门环只剩下半边,包裹的铜皮都被人挖走了,冯紫英只能用手捶了捶门。

        但没人回应,冯紫英用力推了推门,有一道缝,然后用手指探进去轻易拨开门闸,推开门便进去了。

        这是一处二重小院,外面的这一重显得破旧不堪,虽然经过了整理,但是残缺的院墙,缺了一块的窗棂,地面更是凹凸不平,无不显示出这里的萧索。

        外院应该是没人住,看了看两边厢房都是随意放了一些物件,冯紫英走进内院门,内院门是虚掩着,有说话声从里边传出来。

        内院要小一些,但是打扫得更干净,对面正房门关着,两边厢房都有响动。

        冯紫英迟疑了一下,这还真的有点儿不太像尤家居所,这也太破败狭小了,而且这周围环境堪称糟糕。

        下意识的向右走到游廊边儿上,似乎有哗啦啦的水声,冯紫英探头从那窗棂处往里一看,一具白晃晃的胴体映入眼帘,似乎是听到了窗外的声音,站在澡盆里的那女人正举着水瓢从颈项处往下浇水,倏地转过身来,一时间冯紫英口干舌燥。

        慌得他赶紧后退一步,却又踩在了廊下,险些摔一跤,猛地一垫脚在跃起。

        “谁?!外面是谁?三妹,是你么?”声音怯怯的,不是那尤二姐是谁?

        冯紫英大惊失色,这可真的是这么巧就赶上了人家在洗澡?连个帮忙的下人都没有?

        有心想要躲出去,却又害怕这般作态更是让人觉得自己是个登徒子,可不躲,却又不能应着,这偷看人家洗澡这个罪名栽在自己头上,那可就真的有些不好解释了。

        这好歹是良家妇女,和贾府里边那些个丫鬟还不一样,人家说赠予你就送给你了,这遇上这等狗血事情,委实让人难堪。

        来不及多想,冯紫英一个箭步闪到了内院的门上,然后才装出一副刚踏进门的模样扬声道:“尤家三妹!在么?”

        只听得那边右厢房传来一声”啊“,便不再有声响,倒是左边厢房门倏地拉开,那尤老娘却是一个箭步窜了传来窜了出来,满脸堆笑,那眼里几乎是要盼星星盼月亮的架势。

        ”哎哟,尽早便听得喜鹊早树上喳喳叫,就说要有贵客临门,果然是公子来了,快请进,三姐儿,快出来!冯公子来了!二姐儿,二姐儿?在干什么,躲在屋里作甚?冯公子来了,也不是外人,赶紧出来见客!”

        冯紫英扫了一圈儿院里,哪来什么树?还成了树上喜鹊叫了,这尤老娘还真有一张死人说活的嘴。

        尤三姐紧跟在尤老娘身后出来了,这一次却不是女扮男装了,而是穿了一身很朴素的青色长裙,外罩了一件淡蓝色的比甲,发髻挽起,福了一福:“小妹见过冯家大哥。”

        冯紫英被尤三姐这一身女装打扮给震住了。

        以前见惯了尤三姐的男装,只是觉得英姿飒爽,风华无双,这一回陡然换了女装,两相对比之下,反差就格外大。

        高鼻阔嘴丰唇,还有深凹的眼眶和略高的颧骨,整个面颊显得格外丰润饱满,再加上冯紫英估计应该在一米六八也就是五尺半左右的个头,这简直就是标准的模特身材了。

        这种具有独特异族特征的美感在这个时代的大周并不是那么受欢迎,甚至可能在很多传统士人心目中还可以称得上丑,不过对于武勋,尤其是长期在边地作战见惯了异族女子的武人来说,恐怕就别有一番风味了。

        见冯紫英呆呆的看着自己,尤三姐丰润白皙的面颊上也是一种红霞扑面,下意识的拉着自己的衣襟,大概也是很不适应冯紫英这种目光,而旁边的尤老娘却是喜上眉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