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第一百一十节 交代

丙字卷 第一百一十节 交代

        王熙凤脸色苍白,但是眼睛清亮,毫不畏惧地和冯紫英对视:“有区别么?我若过不了这一关,便是在荣国府都待不下去了了,王家那边一样不受待见,日后的事情,我还能管得了那么多?”

        这娘们儿还真的有点儿我死后那管洪水滔天的气势,弄得冯紫英都觉得有些棘手。

        二人就这样近距离面对面的直视,冯紫英真的很想甩对方两记耳光,然后爆捶一顿,但是却又觉得那太无意义,对这种女光棍,要么踩死她,要么就要收服她。

        踩死她倒是容易,找都察院那边,只要云光那封信还在,便是没有造成任何后果,只要拿着这封信,便能生出花来。

        这等武勋眷属居然敢干预司法,简直就是送上门的功劳,这也难怪王熙凤会这么惧怕,因为他也很清楚这等把柄落到御史们手里会演变成什么样。

        当然对御史们来说,这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儿,一个深宅妇人假托家主的信函,若是没有造成后果,顶多也就是让这些武勋被罚俸,折腾羞辱这些个武勋一番罢了。

        王熙凤是嫁入了贾府作为嫡子之妻,再要攀咬到王家不容易,而贾府这种家中没有一个担任实职的没落货色,就算是能折腾一番,也显现不出他们的能耐,并不是他们的首选目标。

        当然这么一折腾,在外界看来或许没啥,但像王熙凤这等妇人恐怕就只有被休的命,若是进了大狱,为了保两家颜面甚至两家都能逼得你只有去一死以谢罪了。

        可弄死她又有什么意义呢?结怨贾王两家,这就更是毫无意义了。

        但要这么就随意揭过,冯紫英又心有不甘。

        这癞蛤蟆趴在脚面上——不咬人膈应人啊,老是被王熙凤这么瞎折腾,迟早要给折腾出一些事儿来。

        若是和自己毫无瓜葛倒也罢了,管她王熙凤去怎么折腾,但是像林丫头现在还住在贾府,以她的年龄,无论林如海会不会死,两三年还得要呆,宝钗现在也还算是借住在贾家,加上贾琏自己有意要用,还有探春、宝玉和贾环,……

        不知不觉间,自己居然和贾家关系这么密切起来了,以至于自己好像现在想要和贾家彻底分道扬镳或者划清界限,都有点儿麻烦了,或者说还有些舍不得了?

        而且从公事儿的角度,王子腾、牛继宗他们似乎有意借助贾家这层关系来和自己打交道,甚至连太上皇也隐约藏匿其后,连贾元春都用上了,这一时半刻贾家似乎还能维持一段时间表面荣光呢。

        既然如此,王熙凤这人就必须要收服,起码要让她明白底线,哪些事情不能做。

        这么一琢磨,好像能把王熙凤这个《红楼梦》中不是主角却胜似主角的女人给收服,让她成为自己控制贾府的工具人,任自己为所欲为,岂不是美滋滋?冯紫英不无恶意的恣意狂想。

        就在冯紫英琢磨着如何处置王熙凤的同时,王熙凤也在紧张地思考着如何来渡过眼前难关。

        从冯紫英脱身扬长而去之后,她就知道事情难以善了了。

        她倒是有些拿得起放得下的光棍儿气概,所以把平儿叫来问了情况之后,便做出了决定,无论如何都要熬过这一关,只要有一线希望,她就用尽一百分的努力去争取。

        冯紫英并没有把话说死也给了她一线希望,只是要她给一个交代罢了,这就好办。

        只要对方想要,能拿得出来的她都无所谓,上一步她都敢把自己贴身侍婢和小姑子的清白贞洁舍弃,现在到这一步了,她又有什么不敢舍弃的?

        她同样也很清楚对方并没有要置自己于死地的意图,但是对方没有这个意图并不代表对方就愿意帮自己,对方只要袖手旁观不管,自己都可能要跌入万劫不复之境。

        所以她必须要拿到对方的帮助和支持,为此她可以付出一切她能付出的代价。

        这是一个交易,在这一点上,在设计构陷失败之后,王熙凤已经十分清醒,好在同样她也很清楚对方也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利益主义者。

        手松开对方下颌,冯紫英轻轻地哼了一声,负手离开,重新回到座椅上坐下。

        王熙凤靠在墙壁上喘息了一阵,才慢慢缓过气来。

        “凤姐儿,我就不明白,这等包揽诉讼干预司法的勾当,你怎么就敢干?”冯紫英把身体靠在椅背上,目光清淡注视着对方:“你难道不知道这是替你们贾家招祸么?”

        王熙凤舒了一口气,这才好整以暇的整理了一下有些散乱的发梢和胸襟,漫声道:“招祸?这种事情其他高门大户哪个不干?要论起来,这桩事儿也只能说我运气悖罢了,……”

        “凤姐儿,我就不明白了,你掌着这荣国府,阖府上下花销开支,都是你掌管,难道还不够你使用?而且,你这包揽官司收的钱,恐怕不是纳入公中了吧,你自个儿揣了吧?你就这么缺银子使唤?前年琏二哥那趟营生挣得还不够?”

        冯紫英也很想搞明白这王熙凤究竟是个什么心态,要说她这样的掌家娘子,偌大一个贾府,短谁的也短不到她身上才对,怎么就对银子恁地饥渴,没其他正当营生手段,干脆就不择手段的捞银子,自然既是招祸之源了。

        对于冯紫英的这番问话,王熙凤略感诧异,她没想到对方居然还关心起这些来了。

        冷笑了一声,王熙凤斜睨了冯紫英一眼:“铿哥儿,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吧?贾家和你们冯家可不一样,你们家我打听过,也不过就是百十来号人,可贾家呢?我告诉你,一千二百号人!而且每年还在见长!我也不怕告诉你,现在的贾家每年都是坐吃山空,拆东墙补西墙,便是老太太的家底儿都被抵押出去不少!”

        见冯紫英不吭声,意似不信,王熙凤继续道:“这阖府上下的情况,有谁能有我清楚?大家都是睁着眼睛装着不知道而已,偌大一个荣国府,哪年到了年关上不得去抵押一二才能熬得过去?你以为老太太和老爷太太他们不知道?都装糊涂罢了,出了事儿没准儿还会推在谁头上呢。”

        冯紫英也知道贾家情况不好,无论是荣国府还是宁国府,这等二三十年都没有人出去做官的,单靠着那点儿干俸禄和庄子铺子收成,如果再遇上外边经管不善的,那这没落下去也就是几年的事情。

        但像王熙凤说得这样不堪,倒是有些出乎冯紫英的意外。

        “我知道铿哥儿你肯定要说,我这挣来的银子也没放到公中里,对,这没错,我凭什么要放在公中里,这等事情谁不知道有风险,出了事儿谁会替我遮掩一二?只怕跳出来踩我一脚的人更多吧。”

        王熙凤很有点儿破罐子破摔的感觉。

        这冯紫英这两年和贾家走的这么近,只怕也早就知晓贾家的情况,而且看着贾府里边几个姑娘,迟早也有那么一两个要入冯府上他床的,就像那迎春,除了这么一遭事儿,虽然还懵懵懂懂,但若是风声传了出去,那也别想嫁外人了。

        “都说我刻薄寡毒,贪得无厌,我不这样,这荣国府里能撑到现在?”王熙凤一甩头,“这荣国府没有我成日精打细算,得罪无数人,背地里扎我小人儿的都有,只怕去年就熬不过去了,可谁体会过我的难处?都觉得我琏二奶奶人家人后如何风光,谁管过我的辛酸?每月月例我就五两银子,大嫂子都是二十两,这五两银子能干啥?……”

        “……,这哪一月没几个人情往来送到你头上来,除了公中,我自个儿不就得要自添腰包打发几个?平儿的舅舅走了,鸳鸯的哥哥娶媳妇了,袭人老爹过世了,周姨娘的妹妹生孩子了,哪一个跑得掉我?少爷小姐们,谁有个头疼脑热的,我难道还不得买点儿燕窝银耳什么的上门看看?我是掌家娘子嘛,人家都觉得你管着银子,那还不是银子随便花,也不想想这阖府上下多少人盯着这账目,就琢磨着能找出点儿差错来好把我掀翻在地呢。”

        冯紫英心中也是一乐,他还真没想到这贾府里边还有这么多人情往来,这么一算,好像自己府上恐怕这些个也少不了,不过冯府和荣国府还不一样,钱银都是姨娘管着,而姨娘不但是母亲妹妹,又是手把手把自己带大的,在自己尚未娶妻的情况下,自然无人敢说闲话,但这贾府就不一样了。

        王熙凤这个管家怕也是的确管得辛苦,在外来收入日减,而府里开支日增的情况下,还真的不好玩。

        不过这和自己无关,你过不下去要自招祸端,出了事儿,却想要用这等手段来要挟自己替你擦屁股,天下哪有这等好事?

        “凤姐儿,你也莫说那么多了,那是你们荣国府的事儿,我管不着,我只问你今日之事,你如何给我一个交代?”冯紫英笑得有些开心,一口白牙在透过窗棂夕阳阳光下更是冷厉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