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第一百零九节 拾掇

丙字卷 第一百零九节 拾掇

        “冯大哥,您的话我记住了,认真读书,不计较那些无关紧要的小人挖苦讥刺,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我便要做那鸿鹄!”贾环的心气被冯紫英彻底鼓动起来了,有力的挥舞了一下小拳头,“请冯大哥放心,我一定会在十四岁之前考中秀才,绝不辜负您的期望,让那些个只会说闲言碎语的人看看,我贾环才是真正的读书种子,让他们闭嘴!”

        冯紫英吃了一惊,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探春,却看到探春的目光也望过来,带着几丝担心。

        冯紫英笑着摇摇头,这家伙估计是被贾宝玉在贾府中的优遇给刺激到了,还有那贾珠十四岁考中秀才珠玉在前,所以很不服气,一门心思要让自己打破荣国府贾家的历史,证明自我。

        从一个角度来说,这是好事,能激发起他最大的读书热情,但是问题是就把贾环始终抱着这种心态,怼天怼地怼宝玉,一门心思要踩着宝玉上位,这恐怕就要把路走窄了啊。

        在这贾府里边,除非一下子能考中举人,否则一个秀才不足以说明什么,王夫人有一百种法子拾掇你,甚至连贾政都难得护住你,你不招惹宝玉也罢,招惹了宝玉,王夫人岂能容你?

        探春显然也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格外担心。

        只是这等话冯紫英也不好说明了,犹豫了一下才道:“环哥儿,其他话我不多说,安心读书,不要考虑其他,你现在唯一任务就是读书,秀才固然要考,但最终你可能要瞄准举人才行,你便是考中了秀才日后要出去读书,那也要你父亲母亲支持才好。”

        冯紫英话语中的母亲肯定不是指赵姨娘,而是王夫人,这嫡母才是母亲,生母只能是姨娘,这就是这个时代的规矩。

        探春终于找到了机会,借着冯紫英的话提醒道:“环哥儿,冯大哥也说了,你要安心读书,日后要出去读书都是好事,但是年龄在那里,还得要老爷太太许可才行,很多事情,便是冯大哥也不能替你做主,……”

        贾环也听出了弦外之音,轻哼了一声道:“冯大哥,大伯一直很欣赏小弟,说小弟是贾家读书种子,父亲也支持我读书,我想我若是能为荣国府贾家读出书来,只怕没有人会觉得这是坏事吧?若是谁不愿意见到我贾环为贾家读出书来,出一个读书种子,恐怕整个贾家都不能答应吧?”

        探春面色发白,而冯紫英也没想到这贾环如此骄狂,这连秀才都还没考呢,就以贾家读书种子自居了,这话里话外都是影射王夫人,真当王夫人收拾不死你?

        “环哥儿,忠孝礼仪仁智信,这几个字我希望你好好体会一下,忠和孝排在第一二位,若是你连这一点都还不能明白,我觉得你读书也成不了气候,我这一段时间恐怕还要来几次你们府上,我希望你能在这个问题上给我一个满意的回答。”

        冯紫英脸色冷峻下来,站起身来,“好了,三妹妹,环哥儿,我还有事,先走了,下一次我来,我不希望看到一个怨天尤人的环哥儿,而希望看到一个心胸坦荡风光霁月的贾环!”

        冯紫英感到南熏坊的大观楼时,贾芸迎了出来,气喘吁吁地道:“大爷,琏二奶奶来了,说找您,已经在里边等了小半个时辰了,我看她很着急,说让人去找您,她又不肯,只说在这里等您。”

        “嗯,我知道了,我让她来的。”冯紫英点点头,把马缰甩给贾芸,“她在哪里?”

        贾芸被冯紫英淡定从容的气势给震住了,琏二奶奶现在居然是被冯大爷叫来的?而且在这里等了半个时辰!

        看样子大爷还是有意要冷琏二奶奶一下子,这可太让他感到惊骇了。

        琏二奶奶是何许人,在贾府里边可是说一不二的,除了两位老爷和老太君,谁还敢这般对琏二奶奶无礼?

        “二奶奶和平儿姑娘在甲字一号房,其他几间都还在装修,尚未完成,只有甲字一号是按照您提的要求,作为一个样板间先装饰出来了,效果非常好,薛大爷和柳二爷都邀请了一些朋友来小坐,非常满意,视野极佳,远近合适,声音也能正好传递到,而且两边也互不干扰,不虞被周围人打扰兴致,……”

        一说起贵宾楼的装修效果,贾芸就忍不住眉飞色舞。

        一分银子一分货,这从设计到用料以及工匠师傅,全部是请的京城大家,这拿出来的效果果然就大不相同。

        这甲字一号就完全是按照江南士绅家中起居风格打造的,从桌椅板凳到窗、帘、地板、盆景、香炉以及墙壁上的书画都是完全按照江南风格来的,端的是精致到了极点,连贾芸都觉得这是在用银子堆砌。

        光是这一间甲字一号的用料就花了一千二百多两银子,这还没有算是整个装饰营造的工钱。

        如果要全部算下来,光是这间甲字一号就要花费一千五百两银子以上。

        也就是说,光是这一二十间贵宾楼包房装修下来开销,加上内里各种物事的添置,那没有两万两银子就打不住。

        贾芸这一辈子还从未见过一个戏园子都能用这版考究的物料和匠工来营造,实在是太奢侈了。

        “行了,芸哥儿,你也不用在我面前述说辛苦表功了,你做的事情我看得到。”冯紫英摆摆手,“那我过去了,你不用跟来,我和琏二奶奶有事情商量。”

        径直上了二楼,走到右面第一间,推门而入,原本坐在椅中的王熙凤如同被受惊的兔子一般一下子站了起来,而倚墙而站的平儿也是倏地一下子闪到了王熙凤旁边,扶住对方的胳膊。

        “好了,平儿,你出去,我和你家奶奶要好好算一算账。”冯紫英语气里充满了不容置疑。

        王熙凤换了一身素淡的浅青色绣缎比甲和白色长裙,配上那煞白的脸色,以往日娇艳似火的模样截然不同,多了几分楚楚可怜的气息,而眉目间也是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架势。

        这让冯紫英啧啧称奇的同时,也不得不承认这王熙凤起码在内闱大宅里边玩这一套算是一个人物。

        这等欺软怕恶、见风使舵、察言观色、狐假虎威的本事,还有那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手段,真的是玩得相当顺溜。

        这些把戏放在外边儿未必能有多好的效果,但是在深宫内苑里对付妇人和下人,却真的是无往而不利,也难怪她能在荣国府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平儿瞅了王熙凤一眼,王熙凤一副柔弱惧怕的模样,但最终还是软软地道:“平儿你出去罢,就在门外,莫要让其他人上来。”

        平儿只得点点头,在出去之前却又跪下来叩了一个头:“冯大爷莫要责怪我家奶奶,我家奶奶一时糊涂,但是也是迫于无奈,还请大爷原谅则个,……”

        冯紫英冷笑着斜睨了王熙凤一眼,“凤姐儿,你可真的是有一个够忠心的丫鬟啊,这等时候,还在为你求情!”

        王熙凤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王家虽然无能,但是也还是有些治家本事,若是连贴身丫鬟都要背叛我,那就说明我王熙凤命该绝!”

        王熙凤的这等泼辣光棍气概,倒是让冯紫英点点头。

        不管怎么说,这王熙凤都还是一个人物,哪怕只能在贾府里边算个人物,但就算是在贾府这个池塘里想要成功,那也还得有几分本事,只是招惹到自己头上来,那自然就不能纵容了。

        等到平儿出去,冯紫英大马金刀的坐下,手扶在太师椅的扶手上,这才淡淡地道:“说吧,为何如此?”

        到了此时,王熙凤反而显得却洒脱了,一股脑儿的和盘托出,毫无遮掩。

        原来如此!

        冯紫英这才明白王熙凤为何要狗急跳墙般的孤注一掷,他也隐约记得《红楼梦》书中的确有这么一出,王熙凤干预诉讼,导致了一对痴男怨女自尽身死,不过现在还有没有这一出就不清楚了,按照王熙凤所说的那样,只怕云光恐怕还没有来得及干预,他就东窗事发了。

        “凤姐儿,既然是这等事情,为何不直接找我,要我想办法帮忙?或者找你二叔帮忙?”冯紫英有些好奇。

        王熙凤冷笑起来,“铿哥儿,我若找上你,你会帮忙么?连我二叔和牛继宗找上你,还有其他大人物都找上你,都推三阻四,不肯帮忙,你现在眼里只有你自己的利益,哪里还有其他?再说了,这等事情若是没出事儿,都好说,而一旦出事,那人人都想要撇清,甚至还要来踏上一脚,恨不能踩死你,我如何敢去找我二叔?”

        冯紫英想了想,的确如此,王熙凤这么平白无故的找上自己,自己肯定不会理睬,或者就干脆找个托词,王熙凤倒是把自己看得很准。

        “所以你就涉及这等栽诬手段,欲陷我于不义,凤姐儿,你就没有考虑过后果?”冯紫英冷冷地道。

        “后果?若是此事我脱不了身,那便一切休提,平儿不过是一个丫头,老爷太太本来就有意送给你好交好你,只是贾琏不愿意罢了,便遂了你愿又如何?二丫头那边倒是有些关碍,不过她本来就是个没主见的,内心里也仰慕你,老爷太太那等贪钱的,到了最后,无外乎就是你多出几两银子,让她嫁给你为妾罢了,我还能管得了那么多?”

        王熙凤满不在乎地道。

        冯紫英脸色变得狰狞阴狠起来,忍不住站起身来,有些放肆的一把捏住王熙凤的下颌,将其推到墙壁边上,手肘挤压在对方高隆的胸脯上,脸几乎都要贴着对方的粉颊。

        “凤姐儿,这些都是你们家自己的事儿,我管不着,我只问你,你这般做想要拿捏我,难道就没有考虑过我日后的报复?你觉得就凭你这点儿能耐,可以无视我?还是觉得你有你二叔做后盾,可以不惧怕?真当我是善人可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