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第一百零八节 训导

丙字卷 第一百零八节 训导

        有些悠然自得却又颇为有趣的打量着这位三妹妹的闺阁,冯紫英还是第一次来探春这里。

        黛玉那边也只去过一回,嗯,宝钗那边去过,但是那边是小院,倒也无妨。

        他当然不可能像《红楼梦》书中贾宝玉那样出入无禁,他毕竟是外人,只能在人家外边堂屋里小坐,人家卧房自然是万万不能进的,即便这样在这个时代也算是有些出格了,好在通家之好和素识勉强可以遮掩过去。

        比起林黛玉那边房中装饰点缀的细腻精致,探春房中显得要素雅许多,就是一张很寻常的圆桌,几张锦凳,花窗半掩,一株不知名的盆栽搁在窗下,倒也绿意盎然。

        “侍书去叫环哥儿了,很快就来,冯大哥您坐一坐,喝杯茶。”探春陪着冯紫英坐着,旁边翠墨也替冯紫英倒上茶来。

        “三妹妹的茶我可还是一次喝,可有什么名目?”冯紫英接过茶盅,微笑着道。

        “哪里有什么名目?不过就是一些府里买回来的寻常茶,小妹可不敢和冯大哥您比,不过茶虽寻常,但是小妹对冯大哥的心意可是至诚的。”

        似乎是觉得自己的话有些语病,探春微微侧首,不让自己脸颊上浮起的红晕被对方看见。

        只是这如何能躲得过冯紫英的眼睛,他心里也是一凛,莫不是这丫头也在“觊觎”自己?这可真的就要成了收割机了。

        林丫头、宝丫头的事儿现在都还没有一个说法,想到这里冯紫英都觉得头疼。

        “妹妹说哪里话,不过妹妹喜欢品茶,我明日就让人给妹妹送些茶来,我一位同学是南直隶歙县人,他们那边的松萝茶颇为出名,汤色鲜润,清香宜人,还有福建那边送来的寿眉茶,也就是俗称的老君眉,若是吃了油腻之后颇能消食儿,味道也挺好。”

        方有度的老丈人便是歙县地主,也是著名的茶商,现在方有度留在京师城中发展的可能性很大,于是他老丈人便斥资在大时雍坊这边替方有度置办了一个宅子,还在整修,妻妾预计要等到他已经出生了的儿女足岁之后才会进京。

        现在方有度的老丈人是真心觉得捡到了一个宝藏,没想到方有度不但高中举人,而且还中了进士,现在更是在刑部大受欣赏,大有就要留在京中任职的架势。

        这对于一个进士来说也是难得的殊遇了,所以自然也是加大“投资力度”,务求让自己女儿日后能在方家地位更稳固。

        所以一些寻常土特产也是市场送到京中,让方有度能拿去打点应酬,现在的方有度可真的是阔气起来了,冯紫英家中的松萝茶便是方有度送来的。

        至于武夷的寿眉茶则是福建会馆送来的一份心意,知晓冯紫英喜好品茶,这变成了一种雅礼。

        这等寿眉茶据说也是才在福建那边制作出来不久,是研制出来的新品,属于发酵过的红茶类,味道醇香浓厚,与现在士林中时兴的清茶相比,又别有一番风味,据说在西夷人那边很受欢迎。

        “那小妹就先谢谢冯大哥了。”探春微红着脸,起身福了一福。

        贾府里边每年都会采购一些茶回来,只是这茶叶口味也主要是迎合几位当家老爷和太太,自然不会太多考虑下边小姐们,公中之物都有定例,每月会按时送到各家屋里,但是你要说自己选择,那就要自个儿讨月例去买了。

        像探春这样的姑娘每月月例也不多,花销地方却不少,探春也不是那等吝啬之人,只能精打细算,所以每每这月例够倒是够用,但若说要有多少余钱去添置自己喜欢之物,倒也不易。

        “哟,三妹妹何时和我这么客气起来了?”冯紫英也起身,笑着摆手,“这不显得见外了么?几两茶叶而已,不值几个钱,就是尝个新鲜罢了,……”

        二人正说间,那贾环已经急匆匆的冲了进来,一眼见到冯紫英,喜出望外,站定便是一个拱手鞠躬,“贾环见过冯大哥。”

        冯紫英也起身虚扶一把,然后这才把着对方胳膊,点点头:“大半年不见,环哥儿倒是长高了不少,嗯,倒也有些翩翩少年郎的味道了,嗯,还不见过你三姐姐?”

        贾环怔了一怔,却见着冯紫英湛然的目光,只得又向自家姐姐一礼,“见过三姐姐。”

        但是这一模样,冯紫英便知道只怕这姐弟俩关系还有些别扭,探春那里倒也没啥,估摸着问题还是处在环老三这里。

        他也从金钏儿、玉钏儿那里听到贾府里的一些情况。

        现在金钏儿和玉钏儿基本上就成了他打探贾府消息的最佳耳目,除了林妹妹、宝姑娘的消息自然是事无巨细传回来,贾府里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也能当着乐子来听。

        像贾宝玉现在迷上了听戏唱戏啦,和那明月楼的蒋琪官、秦钟几个走得越发近了,也和柳湘莲相善。

        只不过柳湘莲忙于大观楼戏园子的生计,和他们在一起时间不多。

        比如环老三和王夫人身边的彩霞眉来眼去,王夫人已经有些觉察,慢慢用绣鸾、绣凤替代彩霞来当贴身丫鬟,开始边缘化彩霞了啊,……

        还比如宝玉现在去林姑娘那里不及原来多了,虽说表兄妹也还亲近,但是就像是隔了一层了啊,……

        林林总总,倒是让冯紫英忙碌完一日的正事儿之后回到家里,以一个吃瓜群众的角度来消遣,倒也有趣。

        见冯紫英如此维护自己,探春心中也是一暖。

        她是了解自己这个同胞弟弟的,性子偏激乖戾,桀骜不驯,对佩服的人自然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但是对其他人那就不一样了。

        便是自己这个当姐姐的,他也是经常冷嘲热讽,对宝玉这个嫡兄更是经常不尊,好在宝玉也是烂漫心性,不太在意这些。

        但是宝玉身边的丫鬟和府里其他一些人也都或明或暗的提醒过她了,大概也是让她去管教一下环老三,赵姨娘那边是别指望的。

        只是探春也知道自己这个姐姐哪里能管得住环老三,这府里上下,除了大伯和父亲,恐怕也就只有太太和琏二嫂子能稍微让贾环安分一些,但那都是面服心不服。

        真正能让环哥儿心服口服的,只有眼前这一位冯大哥。

        “环哥儿,这半年读书如何?”

        “不敢有负冯大哥您的期望,贾环读书倒也花了一番心思,现在《大学》、《论语》已然较为熟悉,集注等书也在慢慢熟悉,……”

        说起读书,贾环便神采飞扬,那略微有些干瘦的面颊上都是浮起一层红光,“族学里老师教授倒也还行,不过毕竟是族学,老师也不能要求太多,多有一些心性不定者在其中混日子,他也不能制止,……”

        探春在旁边暗自蹙眉,冯紫英心中暗笑,这环老三也知道给贾宝玉上眼药了,不过却不知道人家父母早就放弃了他读书一事,任何人不能比啊。

        “环哥儿,人家读书不读书,读得成读不成,那都和你无关,你的眼光莫要停留在这区区贾府族学里,男子汉大丈夫,胸襟眼界要宽阔,燕雀焉知鸿鹄之志这句话便可以用在你等身上,……”

        “……,只要你读得好,日后考中了秀才,你冯大哥还是那句话,便是豁出这张脸,冯大哥也可以保你送你进书院里去深造,日后考中举人进士,光宗耀祖,那就看你自己如何努力了,……”

        这一番鸡汤只把那贾环说得心花怒放,“冯大哥,他们都说青檀书院现在是进士窝子,是大周最好的书院,我日后想要去青檀书院读书!”

        “环哥儿,青檀书院如你所说,现在是大周名气最大的书院,我听闻官山长和周掌院都在说,从去年开始书院招收的标准门槛更高了,非各省士林名儒亲笔书信推荐不行,而且对士林名儒的身份也有了要求,不是自诩士林名儒就行,每个省都有确定为青檀书院认可的名儒方才可以推荐,而若是朝中大臣,也都是须得要进士出身正三品以上的大员才可推荐,……”

        听得这样一个标准,贾环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冯大哥,我准备后年便要去考秀才,若是我考中了,那该如何是好?”

        “你若是能考中,这些事情便不需要你操心,但是你不但要学识好,亦要一个好名声,莫要让人在背后指指戳戳,……”冯紫英顿了一顿,然后又温言道:“大丈夫当有宽阔心胸,不必计较那等琐碎闲言,俗话说得好,宰相肚里能撑船,若是没有一份心胸,如何便是考中举人进士,你有如何去出仕做官,报效朝廷?”

        贾环深以为然,若是换了一个人这般说,他肯定是不屑一顾,甚至还有逆反心理,但是在冯紫英面前,他却是觉得心气平和,理所当然。

        便是一旁的探春也听得心潮澎湃,望向冯紫英的目光里没来由多了几分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