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第一百零四节 最毒妇人心(续)

丙字卷 第一百零四节 最毒妇人心(续)

        “奶奶,此事恐怕您需要三思才是,那冯大爷也不是省油的灯,这等事情万难让其低头,……”平儿眼圈红了,但是却又不敢违逆自家奶奶的意思,只能苦苦哀求道:“莫若和冯大爷说清楚,请他帮忙便是,……”

        “哼,你以为我没想过么?”王熙凤眼睛里闪动着疯狂的光芒,美艳的面容因为咬牙切齿都有些扭曲,“你以为他还是两年前那时候?今日上午大老爷和二老爷都找他谈了,而且说明了是我二叔和镇国公他们四王八公所有人的意见,但他一样各种推诿,半句话不肯落实,根本就不买账!他现在以文官自诩,根本就不管你武勋世家这些人的事儿了,更不用说我这点儿事情了,……”

        “可是奶奶,您想想,奴婢就是一个丫头,就算如您所盘算的那样让他入彀了,可他会在乎这个么?老爷太太们会在乎这点儿事情么?不过就是顺水推舟把奴婢赏赐给他便是,您都说了老爷太太便存着这份心思,……”

        平儿眼中泪珠忍不住滚落下来,再度跪下,磕头道。

        “您便是威胁他告上顺天府,那顺天府也根本不会接这种状子,弄不好还会反过来说咱们栽诬他,一介丫头岂有资格状告一位进士老爷,而且是刚刚为朝廷立下大功归来的老爷?都知道咱们贾家和他素来交好,若是要这般出头告他,只怕老爷太太们便不会饶过咱们,……”

        平儿所说这些王熙凤自然都想过。

        若只是平儿这般,别说威胁冯紫英,弄不好老爷(贾赦)太太(邢氏)还拍手称快乐见其成,贾琏都说了老爷太太便是有此意图,交好冯紫英,顺带在冯家埋一条线,顶多也就是让贾琏心里不爽罢了,但是比起和冯紫英的关系,贾琏有怎么会在意?

        “平儿,你莫说这些,我自有主意,我只问你,你肯不肯帮我?”王熙凤双目含煞,语气也冷厉起来,目光盯着自家丫头。

        平儿自小跟着王熙凤长大,自然是知晓她的性子的,拿定主意便不容他人反对,心中一凉,泪水扑簌而下,“奶奶,您真的要这么做?”

        “平儿,我若不这么做,那冯家大郎岂会帮忙?你们这些人都是小看了这厮,以为他是善人性子,若非如此,我又何苦走到这一步?巧姐儿还小,我不能让她没有娘,……”王熙凤眼圈也红了,“昨晚我一夜未睡,便是苦思,除此下策,真的是没有把握让他就范,……”

        平儿一听此言便知道此事无改,若是不遂了王熙凤之意,只怕她就要翻脸无情了。

        见平儿不再言语,只是抽着肩膀默默流泪,王熙凤便过去将她拉了过来,“你也莫要忧心,女儿家迟早都要有这么一遭,那冯家大郎虽然也是狠性子,但是据说对他房里的丫头们也十分看顾,你若是跟了他,也算是有了一个好出身,……”

        “奶奶,婢子不想……”平儿却只是抽泣。

        “而且光是你还不行,如你所说,便是你赔上清白身子,那冯紫英也不会就范,打不了他把你要回他府上,那老爷太太都得要求之不得,……”

        王熙凤此言一出,让平儿大惊,骇然看着她:“奶奶,您……”

        “死丫头,你想哪里去了?我一家主母,如何能作这等下作之事?”王熙凤见平儿的目光,便知道对方想差了,羞怒地叱道。

        “啊?”平儿也是羞得不敢抬头,这等主仆双双上阵之事光是想一想都能让人羞煞,而且还是一个外人。

        王熙凤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曼声道:“只有委屈二丫头了,让她去受着!你到时候便要帮我这一把,……”

        平儿全身一震,骇然抬起目光:“奶奶?!”

        “若非如此,如何能让冯家大郎就范?酒后失德,奸淫公卿闺秀,这等罪名够不够让冯家大郎低头就范?”几乎是从牙缝中迸出来的几句话,更是让王熙凤狠辣冷酷心性暴露无遗。

        “奶奶,那如何使得?!”平儿骇得一下子再度跪倒在地,连连叩头,“婢子断断不敢!”

        平儿被王熙凤疯狂之举吓坏了,虽说迎春是个庶出女,在府里边素来没有多少存在感,但是好歹也是一府小姐,若是这般被夺了身子毁了清白,这日后如何嫁人?这不是逼着二姑娘去死么?

        王熙凤也知道自己这个丫头的性子,若是逼着她自己吃了这个亏,恐怕她也就认了,但若是要让她去那等害人之举,她怕是打死也不愿意。

        问题是平儿的身份太卑微了,如何能构陷得了一个立下大功的进士?而且还是阖府上下刻意交好的目标。

        也只有让二丫头去吃这个亏,以此相威胁来迫使冯紫英就范了。

        “平儿,你听我说,……”王熙凤拉着平儿的手凄声道:“难道你想看着我去蹲大狱,看着巧姐儿没了娘?”

        “奶奶?!婢子真的不敢啊,若是婢子自家,婢子也就认了,但是二姑娘,婢子如何能……”难得听到王熙凤用这等凄苦的腔调说话,王熙凤在外素来都是以刚强泼辣形象示人,能够这般低三下四且眼泪涟涟,若不是被逼得无路可走,只怕也不可能如此。

        “再说了,我这般做自然有我的道理,也定不会亏了二丫头。”王熙凤沉沉地道。

        “啊?奶奶,您……”平儿意似不信,这般勾当,堪称卑污害人,如何还说不亏了二姑娘?

        “你怕是也知晓老爷太太原来是有意要把二丫头许给冯家大郎吧?”王熙凤淡淡地道,“只是原来是想让二姑娘嫁给他,只可惜冯家大郎现在的声势,便是薛家丫头和林丫头都未必能配得上,听说冯家有意要和那些个文官嫡女结亲,所以这等事情永远轮不到二丫头了,不过老爷太太也琢磨过让二丫头嫁过去做妾,……”

        “啊?”平儿真的吃了一惊。

        这之前贾府有意要和冯家结亲这不是什么秘密,这府里上下都还曾经猜过会是谁,林姑娘,宝姑娘,二姑娘,三姑娘,甚至史姑娘和大姑娘都有人猜过。

        但随着冯紫英考中进士二姑娘和三姑娘就被排除了,冯家绝无可能娶一个庶女为妻,便是林姑娘和宝姑娘乃至史姑娘大家都觉得可能性不大,因为各家都有不足,也就是大姑娘还有些可能。

        只是大姑娘一直在宫里当女史,也不知道能不能出宫,这等事情也就慢慢淡了。

        但二姑娘嫁给冯大爷为妻是一回事,做妾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妻妾之分平儿也是明白的,差距太大了,便是再得老爷喜欢的宠妾也绝无可能和正妻相提并论,贾家怎么可能让二姑娘去给冯大爷做妾?

        “你难道不知道老爷太太的性子,只要那冯大郎能出得起钱,老爷又有什么不敢答应的?咱们家现在的情形如何你难道不清楚?”王熙凤表情越发寡淡,“以老爷太太的性子,便是那街边要饭的只要能出得起几万两银子,那也一样敢把二丫头许给人家!”

        “那缮国公石光珠嫡女嫁给云光庶子不也一样,堂堂国公嫡女却嫁给云光的一个妾生子,人家还不是一样觉得赚了?”

        王熙凤知道不把平儿心障给除了,这丫头怕是不肯帮自己,所以越发舌绽莲花,“我便听闻过太太和老爷说起过,说二丫头的体格是个能生养的,若是那冯家肯出三万两银子,便可以将二丫头许给他做妾,……”

        “可是这般……”平儿微微动摇。

        “哼,我知道你的意思,这纳妾又不是娶妻,这婚前失贞又有多大关系,反正不也就是他做的孽?”王熙凤毫不留情地道。

        这通房丫头要抬妾还得要等到生了儿子才行呢,有几个丫头到抬妾的时候还能守着清白?还不早就被主子给睡过了,这也是这个时代的常态。

        “而且,那二丫头不也早就对冯家大郎有意?我早就觉察了,去年我便问过二丫头,问她若是老爷太太要见她学给冯家大郎做妾,她是否愿意,……”王熙凤瞟了一眼平儿。

        二姑娘对冯家大郎有意这一点平儿倒是知晓,不过要说到做妾,这却是另外一回事儿。

        不出所料,平儿也是忙不迭地问道:“那二姑娘怎么说?”

        “她能怎么说,还不是羞得满脸通红只顾着用手指绞着汗巾子,半晌不说话,我看那心里便是早就允了,只不过不好意思罢了。”王熙凤看平儿表情便有些不太相信,“要不你等到午间问问二丫头便知道我有没有骗你了。”

        平儿全身一震,抬起目光看着王熙凤,王熙凤轻描淡写却又不容置疑地道:“我已经让丰儿去约了二丫头,让她一个人午间过来,陪着我吃饭,到时候那冯家大郎要来和二爷喝酒说事儿,也就正好就一起了,……”

        见平儿仍然默然不语,王熙凤叹了一口气,泪流满面的以手指天:“平儿,没想到连你也信不过你家奶奶了,也罢,我便在这里发一个毒誓,若是我王熙凤不能让二丫头能跟冯家大郎有一个好结果,便不得好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