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第九十八节 贾府风云(中)

丙字卷 第九十八节 贾府风云(中)

        宝玉默然。

        冯大哥你这才几年,便站到了我连抬头都望不到的巅峰了么?再等几年怎么办?

        想想也觉得可笑,自己为何要与冯大哥去比?这京师城中又有哪个能和他比?

        便是上科状元榜眼探花现在都不及他了,自己又何德何能要去和他比?这么一想,宝玉心中也就坦然了。

        只是现在宝姐姐、林妹妹以及二姐姐和三妹妹乃至云妹妹一提到外边儿都会拿冯大哥来说事儿,这还是让宝玉有些失落。

        虽说现在没有人逼着自己读书,但是那环老三却趁势跳了出来,装腔作势一番,让人膈应得慌,好像他就能效仿冯大哥读出书来,也要有一番作为的模样,倒是把父亲哄得眉花眼笑。

        也不撒泡尿照一照自己,冯大哥也是他能学的?

        心中虽如此想,但若是那环老三真的能考个秀才搏个举人出身,只怕都要对自己在府里的地位有些影响。

        虽说宝玉并不介意甚至不屑这一切,但他也是马上十四岁的人,并非对这世间一切毫无所知了,也逐渐意识到了一些什么,若是那环老三真的出了头,甚至包括自己院里的这些个丫鬟们怕都是要有些影响的。

        看看现在太太身边的彩霞也和环老三眉来眼去的,远不及原来的金钏儿对自己亲近,不就是觉得环老三能读出来么?想到这里宝玉又有些心痛,金钏儿和玉钏儿却成了冯大哥屋里人了。

        见自己儿子脸色有些奇异,王夫人自然明白宝玉的心思,柔声道:“宝玉,冯家大郎是一般人比不得的,那你舅舅的话来说,这大周朝这么几十年能诸般造化气运集于一身的,也没几个,这冯家大郎就赶上了,好在冯家大郎与你和琏儿亲善,这也是咱们贾家的一份机缘,……”

        “老爷太太,儿子省得。”宝玉定了定神,知道父亲母亲的期盼,点点头,“冯大哥的确是人中俊杰,儿子也会向冯大哥学习,方才父亲提到对儿子的期盼,儿子也明白,定不负父亲母亲的期望。”

        贾政心中也是一暖,心情也好了许多,这一两年来,家中情况也的确有些变化,宝玉的日渐成熟,贾环的读书刻苦,都看在他眼中,嫡子继承家业,庶子读书入仕,贾家能继续这样维系往日荣光,这就是他最大的愿望了。

        “不过父亲,舅舅和牛世伯他们这般考虑,那冯大哥是否会接受呢?”贾宝玉沉吟了一下才道:“冯大哥处于他自己的身份位置,恐怕也要从他自己角度出发来考虑问题了,他现在是庶吉士,下一步就是文臣,只怕未必会完全以武勋子弟身份来考虑了。”

        贾政和王夫人一愣之后也是既忧又喜。

        之前各家的确过于自我,只想着冯紫英是武勋子弟,再怎么也要从武勋世家角度来替大家伙儿着想,现在宝玉这么一提才觉得或许人家觉得文官之路才是他日后的根基,未必会愿意从中出力啊。

        喜的是自家宝玉居然能想到这一点,这说明宝玉的确还是长大了,会考虑问题了。

        “嗯,宝玉所言有理,但是毕竟冯家大郎还要考虑其父日后在军中的身份,这一点你舅舅也和为父说起过,所以他不会完全置之不理,但若是要让其完全舍弃他自身的前程而为马家出力,便是换了我们也不可能,所以也就是取一个平衡点吧,如马尚自己所言,只求不要牵扯太深,莫要让让马家因此而覆灭就好,……”

        贾政也是黯然,这等兔死狐悲的感觉还是让人有些胆战心惊。

        像那缮国公石家,大家都知道怕是没救,便在无人愿意去帮忙,这马家还有希望,大家才愿意出力,也不知道日后若是贾家出了这等事情,会有何人愿意帮忙?

        “老爷,这其中分寸怕是不好拿捏啊,我兄长难道就没说什么?”王夫人也觉得不好把握,这还是贾家第一次如此深度参与这等大事,都有些战战兢兢。

        贾政摇摇头,都心里没底,马家究竟掺和有多深,除了马夏之外,还有其他人么?没有掌握了解情况之前,谁敢轻易表态?

        他以前也从未接触过这等事情,毫无经验,可现在内兄和牛继宗、陈道先这些人都不好出面,都要避讳,却把自己家推上来,这既是一份荣耀和机会,但同样也是风险所在。

        “父亲母亲,大姐姐明日不是要归家么?不如问一问大姐姐可好?”宝玉突然道。

        “哦?”贾政和王夫人交换了一下眼神,都微微点头。

        元春现在太妃身边当史官,经年难得回家一趟,明儿个正好归家,她在太妃身边,素来精明,而且太妃边上也能获知一些外难以知晓的消息,或许可以问一问她。

        见自己的建议得到了父母的认可,宝玉也有些高兴,“大姐姐聪颖过人,肯定能知晓这等事情该如何来处理。”

        ********

        “你是说明日冯大哥要来我们府上?”贾环狐疑地看着彩霞,“为何府里边儿却半点没得到消息?冯大哥现在是何等人,我去过冯大哥府上,据他府上人说,他都早出晚归,不是文渊阁就是兵部公廨,要不就是翰林院或者都察院那边,连去青檀书院都没时间,回家一般都是晚上了,哪有时间来咱们府里?”

        “三爷难道还怀疑奴婢撒谎不成?”彩霞着急地道:“奴婢也是看三爷去了两次冯大爷府上都没见着人,这才着意打探,遇到琏二爷和宝二爷回来时说了明儿个冯大爷午间过来,而且好像老爷他们要让琏二爷和宝二爷陪着见冯大爷呢。”

        贾环悻悻地轻哼了一声。

        他知道这等正式场面是永远轮不到自己上场的,都是琏二哥和宝玉,琏二哥倒也罢了,但是宝玉何德何能?

        成日里不是吟诗作画就是去戏园子里混日子,读书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现在族学里老师也不怎么管他,倒是要看看日后自己考中秀才之后他的表情。

        “好了,三爷,奴婢不能久待,先走了。”彩霞看了一眼那边似乎有声响,便挑着灯笼赶紧要走。

        “嗯,彩霞姐姐,你费心了。”贾环点点头。

        彩霞脸一红,心里一甜,却不言语,只是看了一眼贾环,便扭着身子走了。

        刚见彩霞绕过那边假山不见人影,这边的灯笼便过来了,却是自家姐姐和丫鬟侍书。

        “环哥儿,你一人在这里做什么?”探春看到贾环也很高兴。

        这一年里贾环读书很认真,被族学老师表扬了好几次,说是有望再等一两年就能去考秀才了,那赵姨娘更是喜极而涕,四处奔走相告,探春听得也是格外振奋。

        “没什么,就是散散心。”贾环淡淡地道。

        他对自己这个一母同胞的姐姐没太多好感,很简单这个三姐姐和宝玉关系太密切了,他看不惯,而且姨娘经常说起她的时候都是骂骂咧咧,自然也就在贾环心目中留下了一个更不好的印象。

        见贾环的表情很冷淡,探春心中也是一酸,她知道姨娘和这个弟弟都对自己不太感冒,但苦处却是只有她自己才明白,贾环的上进让她格外高兴,但很多时候却只能藏在心中,毕竟嫡母和宝玉在面前,她不得不收敛着一些。

        这府里边只怕也只有伯父和冯大哥可以没太多顾忌的表现出对环哥儿的欣赏,便是父亲都要有所保留。

        冯大哥很欣赏贾环,探春也是从侍书那里知晓的,说冯大哥曾经专门和贾环谈过,鼓励他好好读书上进,这让探春很暖心。

        宝二哥不喜读书,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但宝二哥是嫡子,这一房家产迟早要传到他身上,而且纵然读不出书来,有王家舅舅的帮助,总是能恩荫一个国子监生身份,最不济也能捐个官的,但环哥儿恐怕就未必有这般好的运气了,只能靠他自己。

        探春也曾经想过再等两年,若是环哥儿真是一个读书种子,自己便是豁出这张脸去也要求冯大哥去帮忙推荐到那青檀书院中去读书。

        “环哥儿若是读书读累了,也须得要张弛有度,休息散心一下也是好的,……”探春站定,“明日大姐姐要回来,环哥儿也要去见一见,……”

        “大姐姐回来,恐怕也不是要见我这等微末之人,怕是要见宝玉才对,这府里好事情何曾轮得到我?”贾环是知道明日大姐元春要回来的,但是他印象中这位大姐好像对自己并不怎么在意,所以他也懒得去捧臭脚。

        探春一惊之后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深怕有人听得这话,见四周并无他人,这才正色道:“环哥儿切莫要说这等话,府里边何曾薄待你了?”

        “是么?那为何大伯和父亲专门邀请冯大哥到府里来一叙,琏二哥和宝玉都知道,还要参加,这等消息却专门避着我?”贾环冷冷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