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第九十六节 预感

丙字卷 第九十六节 预感

        这一点永隆帝倒是早有考虑,柴恪在奏折中也提及了这一点。

        九边粮饷无疑是最重要的,若是这笔银子数量不算太大,恐怕朝廷内部还能平稳一些,如果超出了一些人的想象,恐怕就会引起争端了。

        但就冯紫英刚才所提到的数量,永隆帝粗略估算了一下,恐怕特许金都会有三百万两银子上下了,这个数目就有点儿超出预料了。

        朝廷固然欠九边粮饷甚多,但是要说一下子就替九边粮饷补足,估计九边的总兵们都不敢那么想,能先拨一部分分在两三年内补足就相当不错了。

        这还只是特许金,而对于海税的收益作抵押能向商人们举债多少,永隆帝拿不准,但是他估计一两百万银子应该是有的,但能抵押几年海税,这却心里没底。

        如冯紫英所说,这可能需要一个调查之后再来进行估算。

        永隆帝和冯紫英的谈话一直持续到了戌时,永隆帝甚至传宴,让冯紫英在宫中享受了一顿简单的御膳,这也让冯紫英有点儿受宠若惊。

        起码一干内饰们都是震惊莫名,他们印象中便是阁老和六部尚书都鲜有被皇上留下奏对这么久的情形,而且还赐膳了。

        之所以谈论这么久,也是因为需要考虑到一旦开海举债启动,那么就需要一干人来既有威信又有干劲和经验的人来运作,同时也需要经各种意外因素都要考虑进来。

        应该说永隆帝是极为重视此事,也对可能出现的问题有充分的预测,这一点上和永隆帝的谨慎作风有很大关系,但是在这件事情上却是十分必要的。

        冯紫英特别提醒了在涉及到辽东和闽浙沿海的走私问题上,需要综合平衡各方的利益好态度。

        这也提醒了永隆帝,若是没有来自军队的支持,恐怕不仅会遭到一些阻力,甚至可能会在开海之后出现很多问题和麻烦,比如打击查处倭寇海盗和走私海商问题上,军队将领们的阳奉阴违和敷衍塞责。

        冯紫英回到家中时已经是亥时了。

        这一进宫既是三个时辰,也让府里边的人都是忐忑不安。

        同样也有无数人关注着冯紫英的此次入宫。

        冯紫英已经面见过内阁两位首辅和次辅,也见过了兵部尚书张景秋,剩下的就是皇上了。

        冯紫英回来所承担的任务也有不少消息灵通人士知晓了一个大概,但在没有正式揭开之前,大家都还在按兵不动,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

        接下来的事情冯紫英知道自己明面上参与的时候就不多了,但是下边仍然会被各方拉去了解和参考询问,甚至可能会比之前更忙碌。

        当永隆帝和两位阁老以及其他一些重臣分别商议和了解态度之后,就会开始进入正式的议政程序。

        户部和兵部会提出方略,提交到内阁商议,然后内阁拿出意见之后提交给皇上,如果皇上认可,便可能会直接御批下来,如果觉得不妥,可能会留中,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事情重大,或者争议较大,则有可能直接拿到大朝会上来供群臣探讨商议。

        回到府中,冯紫英就直接瘫倒在床上了。

        太累了,除了煞费心思的应对这位永隆帝的各种询问外,关键是你还不能失了礼数,那样僵直着身子坐在那锦凳上,滋味实在太难受了。

        哪有这样趴在床上,听凭着金钏儿和玉钏儿两姊妹替自己从肩颈到腰腿的按摩这等享受。

        “爷明日您要到荣国府那边去,今儿个下午琏二爷和宝二爷都专程来了府里,又叮嘱了一遍。”金钏儿嫩黄色的褙子配着草绿色的长裙微微卷起来,跪伏在冯紫英腰背上有力的按摩着,而玉钏儿则蹲伏在冯紫英足下,细细的搓揉着冯紫英的小腿。

        楠木拔步床是一个老物,乃是大家之作,也是冯紫英满了十四岁之后,个头涨了一大截之后,家中专门替他准备的。

        不过若是到了冬日里,冯紫英更愿意睡在暖炕上。

        而这等拔步床虽然做工精美华丽,但到冬日里却不及烧了地龙的暖炕舒适,不过在夏秋蚊蝇繁生之际,这等拔步床可挂丝帐以免蚊蝇之扰,自然就要适宜得多。

        “琏二哥和宝玉都专门来了?他们说什么了?”冯紫英颇为惊讶,原本许久之前贾府就送了帖子来,也的确是约好明日过贾府去一趟,不过就是从西疆回来一直未曾拜访,抽空应酬一下而已。

        若是没有贾琏和宝玉的这一趟来,他原本是想明日让瑞祥跑一趟送个帖子说明这两日自己不得空闲,另行约定时间了,但现在好像还真不好推脱了。

        “听瑞祥说倒是没说什么,只说贾府大老爷和二老爷都会在府中等候爷。”

        金钏儿自然不清楚这里边的底细,不过彩霞午间也悄悄来了一趟,虽然未曾说什么,言外之意倒也有些希望明日自己跟随大爷回贾府的意思,这让金钏儿也有些感觉到明日回贾府好像有些意义不同寻常。

        “哦?大老爷和二老爷?”冯紫英更不解了,贾政要见自己倒也正常,但贾赦也要见自己就有点儿非比寻常了。

        “还有,贾府二太太身边彩霞午间也来找了奴婢,也说起了爷明日过贾府那边的事情,还问奴婢是否要随爷过去,奴婢觉得好像彩霞是有意来打探也是否确定要去贾府。”

        冯紫英翻身起来,玉钏儿赶紧将靠枕放在冯紫英背后,让冯紫英可以舒适的靠在床头,自己也准备下床。

        却被冯紫英顺手拉住手,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姐姐,金钏儿却熟视无睹。

        冯紫英将玉钏儿拉到自己身边,手无意识的在玉钏儿一头乌墨秀发上摩挲,心中却在想这贾家是何用意。

        本不过是一个寻常的过府拜会一叙,现在弄成这般大阵仗,还真的让冯紫英有些纳闷儿了。

        莫不是贾府又出了啥事儿,要自己去替他们擦屁股,但是好像也没听着什么其他风声,特别是还要贾赦出面。

        “金钏儿,这段时间贾府那边可有什么事情?”

        “并无什么大事,宝二爷读书还是那样,只是那环三爷现在读书很发奋,不过脾气也大了许多,和宝二爷争执过几回,被二太太责罚了两回,赵姨娘便跑到老爷那里去闹腾,又被老祖宗明给责罚了,……”

        “就这些?”冯紫英摇摇头。

        贾环这厮看样子倒是真的准备要读书了?不过这小性子恐怕也是一个麻烦。

        这厮本身性格就有些偏激,加上那王夫人再刻意打压挤兑,弄不好还要出事儿,不过自己也没有精力专门去过问此事,若是遇上倒是可以好好提醒一下对方,结个善缘。

        “还有就是说那宁国府那边尤家奶奶来了亲戚,不过来的亲戚好像都没有进府,而是住在府外,据说那几个亲戚都长得有些不一样,……”

        “哦?”冯紫英略感惊讶,但算一算也差不多,比自己回京晚了几日,倒也是挺快,不过好像尤三姐也没有来自己府里打个招呼啊。

        “还有就是说林姑娘父亲来信,说身子不大好,……”金钏儿这话一出口,立即让冯紫英一个激灵,一下子坐直了身体:“那林姑娘呢?”

        金钏儿莫名其妙,“林姑娘还在府里边儿啊,只说他父亲身体不大好,也没说其他,……”

        冯紫英这才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历史车轮继续滚滚碾压过来,无法阻挡呢,现在看来林如海还没有病重,更没有死嘛。

        不过算一算,好像林如海也差不多就是这一年过世才对,难道说自己真的改变了历史?

        冯紫英有些吃不准了,想了一想才又问道:“林姑娘父亲来信说的情况你如何得知的?”

        “是紫鹃来说的。”金钏儿心中一凛,看样子这位林姑娘恐怕当冯家主母的可能性越发大了。

        只是香菱却说宝姑娘和大爷也有约定,这却如何是好?

        莫不是真的大爷要兼祧娶两房,让宝姑娘和林姑娘当妯娌?

        金钏儿想得有些远,若真是兼祧两房,像自己这等贴身丫鬟自然是要跟着大爷走,但总归是要跟着一房去。

        这香菱和宝姑娘关系甚好,而且那边还有一个不输于香菱的莺儿,而林姑娘这边虽然紫鹃是十分得意的,但是毕竟只有一个,可林姑娘性子却比不得宝姑娘那边谦和温婉,若是跟着林姑娘这边,只怕也要受些夹磨。

        一时间金钏儿也有些患得患失。

        听得是紫鹃说的,冯紫英心里略微稳了稳,明日倒是要找机会去见一见林丫头,最不济也要把紫鹃叫来问一问,莫要耽误了就不好了。

        但他还是有一种预感,只怕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能够改变的。

        历史惯性比想象的还大,就像那薛峻一样,自己还以为避开了,但未曾想到还是照样发生,所以他必须要提前做好思想准备,真要有事情发生,也好及时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