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第六十四节 诚意

丙字卷 第六十四节 诚意

        骑队迅速展开阵型,前方十多骑紧追着一骑而来,满天的烟尘显示出这场追逐战已经已经持续了好一阵。

        在看到冯紫英这一方展开的阵型之后,对方十多骑迅速一个弧形转弯,力图避开这样的包围圈,不过由于相距太近,速度太快,仍然有几骑落入了包围圈内,一阵刀枪争鸣,几骑落马,而其余十多骑则是半点都不留念便呼啸而去,甚至己方的弓箭手都来不及施展。

        “是哈拉兀速的马贼。”瞟了一眼之后冯佐阴沉着脸。

        这等毫无人性的举动便是鞑靼人都做不出来,毫不犹豫的抛弃了同伴逃窜,纯粹就是因为利合,一旦有危险便各自分飞。

        哈拉兀速就是黑水河(都思兔河)在草原上的别称。

        活跃在这一带的马贼数量不少,他们既有从汉地逃过来的官兵,也有在边墙内杀人越货走投无路的贼匪,更有一些在草原上犯了事儿躲避贵酋追杀的牧民逃奴,总而言之,各色人都有,混杂纠合在一起,便成了这般。

        这些人毫无信义可言,今日可以投靠边军,明日也可倒向鞑靼诸部,遇到能吃下的商队也敢一拥而上抢杀,偶尔也能为边军和鞑靼人卖命刺探情报或者拦截追杀双方的哨探,甚至两边同时吃。

        “佐爷,怎么办?”一行人都已经整队归位,除了一人腰部受伤但是不重外,其他人都无恙。

        “赶紧向西快走,再折向北。”冯佐已经意识到了危险,这些马贼如此毫不犹豫的脱身逃窜,肯定是有目的,若是往日,再怎么也要在周边盘桓一阵,但是今日明显是有目的而来。

        “怎么了,佐叔?”冯紫英在敌袭那一瞬间肾上腺素陡然飙升,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动在胸中荡漾,看着骏马狂奔,刀锋交错,只是一两个回合便生死阴阳相隔,嘶喊、咆哮、怒吼,然后就是金铁交鸣和马蹄橐橐,热血沸腾的局面如电光火石般印在了冯紫英脑海中。

        “快走,这帮马贼多半是受人之命来巡查,弄不好就是素囊台吉已经发布了封锁令,就是针对我们来的,……”冯佐脸色不太好看。

        冯紫英吃了一惊,迅即又反应过来,“你是说我们的行踪被人泄露了?”

        冯佐苦笑:“少爷,这榆林镇这么大,这么多人,咱们能想到的,别人也能想到,咱们的动静也都有人在一直关注,所以我们只能抢时间,素囊虽然势大,但是他现在还不会公开和卜石兔翻脸,只要我们进入卜石兔的地盘,素囊就只能作罢。”

        但两个时辰后,后方雷鸣般的马蹄声已经追了上来,冯紫英看不出来有多少,初略估计应该七八十骑左右。

        此时的冯佐反而再没有先前的焦躁,取而代之的是近乎于冷漠的沉静。

        “胡力克,你带少爷和张大人向西,三个时辰后我们在约定地点汇合,其余人跟我走。”没有给冯紫英任何说话的机会,整个骑队迅速分成三拨,掩护着最不起眼的三骑迅速向西面狂奔。

        冯紫英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奔行了多久,胯下健马才开始慢了下来,两腿裆部开始火烧火燎的而之前却毫无感觉。

        原本有四五骑一直跟在自己身后,不断的盘旋策应,最终还是在追上来的几骑逼近时展开了反击,而只剩下了那个叫胡力克的沉默汉子带着自己和张瑾一路狂奔。

        “少爷,张大人,往这边走。”胡力克在茫茫的夜色中很容易的就找到了路径,冯紫英和张瑾都很惊讶于对方的这份本事,但是这等时候却没有多余的心思来问。

        三个时辰后,冯紫英终于见到了前来汇合的人。

        只剩下了十七骑,有五人再也没有跟上来。

        冯佐没有多问,很显然夜不收和尖哨都有着特定的规矩,这种压抑感让冯紫英说不出的难受。

        “铿哥儿,这就是战场,每年夜不收都会有十来人回不来,尖哨也会有四五人的折损,这还是在正常没有太多战事的情况下,战事一起,一年夜不收损失三五十人再正常不过了。”

        似乎是感觉到了冯紫英有些低沉的情绪,冯佐倒是显得很淡然,“瓦罐不离井口破,将军难免阵上亡,更何况下边的士卒们?”

        眼见到早上大家还兴致高昂的出发,晚间却就永远消失了五人,冯紫英第一次感受到了这种来自战场上的残酷。

        冯紫英没有再说什么,说什么都显得多余,难道说自己现在还没有做好这种心理准备?

        好在经历了这一场略显惊险的波折之后,随后两日便显得平静下来,在随后的这两日里,冯紫英也才从这些士卒们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大概。

        应该是马贼迅速将消息传递给了在这附近游弋的素囊台吉的骑队,大概是一百多骑追赶了上来。

        这些游骑也都是鞑靼人中的精锐,一人三马,所以追击速度很快,为了摆脱,冯佐他们不得不分成三拨,采取缠战加骚扰的形势拖住对方,虽然在单兵战力上这边远胜于对方,但是数量上的巨大差异还是造成了损失。

        ******

        “他们走了?”有些暗黄色的眼瞳在黑暗中如同一头猛兽盯住了什么,大帐中略显黯淡的油灯,堆在中央的火盆,让整个账内有一种忽明忽暗的沉重感,“往哪儿走了?”

        “台吉,有几个人分别走了,但是那一位据说是冯将军的儿子却没走,但是很活跃,据说和其他几部的贵人们都有接触。”

        “那你觉得我见还是不见?”声音有些犹豫,但又有些不甘。

        “台吉,我觉得还是见一见的好,不说台吉和冯家一直有交情,单是我们始终需要和汉地保持贸易往来,而且兀鲁特那边也有些心动。”跪在门口的男子吞了一口唾沫,慢吞吞地道:“他们带来的茶砖非常好,五路把都儿台吉也想见见他。”

        五路把都儿台吉便是卜石兔的叔祖,也是土默特部中兀鲁特的头人,也是卜石兔的重要盟友,如果没有五路把都儿的支持,卜石兔根本无力和素囊对抗。

        卜石兔的脸看上去比他实际年龄大许多,细小的眼睛,宽扁的鼻子,还有一张阔嘴,但一双眼睛却是格外有神。

        草原上的人都是如此,在西海呆了这么多年,更让他那张脸膛有着西海高原上特有的黑里透红色彩,但那张脸却是完全沿袭了其父晁兔台吉的模子,和其祖父扯力克格外相似,就凭着这张脸卜石兔就赢得了土默特部落里很多人的支持。

        当然这都是其次,卜石兔知道其实很多人支持他更多地还是忌惮三娘子这么多年把持部落大权和财富,尤其是垄断了和大周的贸易,加之控制了最富庶的板升地区,这让很多人都心里难以平衡。

        现在终于熬到自己祖父死了,那么谁来当土默特汗,谁来接掌这个顺义王,那就要好好论道论道了。

        “你说他们有人走了,往哪儿走了?”卜石兔有些不甘心这样被动。

        大周来使的目的他当然明白,素囊的大军在从河曲黄甫川到红柳河这一线都给大周施加了很大的压力,据说甚至攻破了几座堡寨,突入边墙内抢得了不少好东西。

        这让卜石兔既羡慕嫉妒恨,又有些期待。

        卜石兔知道自己的实力还不允许自己也能像素囊那么任性,既要让大周拱手给他送上顺义王封号,又要迫使大周给他更大的利益,比如在边贸互市上开更多的互市点,给与更多的商人以互市资格。

        但是素囊闹得这么厉害也不是没有好处,起码自己可以在大周那边有更大的分量。

        “不太清楚,他们带来的人很厉害,都是一人双马,一出去就找不到人影,派去跟着的人,没一会儿就失了踪迹,应该是榆林那边边军的夜不收,……”

        下边人的报告让卜石兔很不高兴,“一群蠢货,这点儿事都办不好!成天就知道要茶叶,要盐巴,你连人家的条件底线都摸不清楚,怎么向人家伸手要东西?”

        跪在门口的人赶紧低下头,也有些惭愧,草原上,自己的地盘上,居然把人跟丢了,的确有些丢脸。

        “他们是不是去联系南边那些汉人了?”卜石兔心中突然一凛,想起什么似的。

        “不能吧?那些汉人怕是不会和大周朝廷打交道的,他们的首领都被大周斩首了,……”跪在门口的人讶然抬起头来,“这么多年,可从未听说过他们和汉地有联系,……”

        “我们没发现,不代表人家就没有联系,而且,都这么多年了,大周朝廷也许想不起这帮人,但是冯将军未必就想不起,对了你说那个带头的是冯将军的儿子?”

        卜石兔有些怀疑,冯家的情况他很清楚,大同的真正话事人。

        小时候就跟随着自己父亲去过大同,那真的是天下一等一的大城,繁华富庶程度至今在他的梦中都时有出现,冯家就是大同最有权力的家族,在他们的理解中就像是俺答汗在土默特这一支中的地位一般,除了察哈尔那边,在大同,可能除了大周朝廷,就应该是冯家说话最管用了。

        但是父亲带自己去的冯家那位掌权人在十多年前和察哈尔人的战争中战死了,后开是他的弟弟接任,再后来那位弟弟也病死了,就是现在这位冯将军继任了他的哥哥位置,只是不太清楚为什么大周朝廷又把这位冯将军赶出了大同,撵到了河套这边来了。

        不过估计也和草原上这些个争权夺利差不多的原因吧,卜石兔大概也能猜得到。

        冯家前两位将军都没有子嗣,只有这一位现任的冯将军有一个嫡子,这些情况上草原这些部族也都清楚,毕竟这位冯将军掌握着大周在河套这边最精锐的边军,而且还在大同那边有着无与伦比的影响力。

        所以卜石兔有些不相信这位冯将军敢把自己唯一的嫡子派到草原上来,难道他就不怕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