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第四十六节 勾当

丙字卷 第四十六节 勾当

        冯紫英忍不住在心中冷笑,这王熙凤看样子不是鬼迷心窍,就是走火入魔了。

        不说其他,单说这本钱,要做这和鞑靼人互市的生意,知道这要多少本钱么?贾家现在拿得出这么多本钱来么?

        或者是还在打自己家的主意?

        冯紫英不相信王熙凤会这么没有自知之明,时移世易,现在自己家和两年前一样么?

        “二嫂子,我得说一句,这营生怕是不那么好做的。”冯紫英语气变得冷了一些,“若是没三五十万银子的本钱,便是想都不用想,即便是有这本钱,也还涉及要有这个资格,户部那边要挂上号,另外你在哪个镇和鞑靼人做生意,做哪些生意?和各镇有过交道么?嗯,都是从第一次过来的,但是这一次可真的就不一样啊。”

        面对冯紫英的提醒,王熙凤却是胸有成竹,或许是因为多喝了几杯,这脸颊越发艳红,而胸脯也是越发起伏不定,妖媚地一笑:“大郎,你莫要把嫂子当成啥都不懂的妇道人家,我当然明白这等生意不是那么好做的,这里边行道水有多深,嫂子也明白,不过嫂子没说要自己一手一脚从头开始去做啊。”

        冯紫英吃了一惊,打量了对方一眼,又看了旁边默默喝酒的贾琏,这才迟疑地道:“二嫂子,那小弟就不明白了,没听说府里边有过这些营生啊。”

        “大郎,嫂子也不和你打哑谜了,有人愿意和咱们家搭伙做这门生意,他们原来是熟门熟路,做惯了这边贸互市的,本钱有的是,后来因为出了点儿差错,被人家顶下来了,这几年一直在联络着,平安州那边的,这不是马上又要调整这边镇上的挂号商户了么?户部那边我们去找人疏通,没大问题,关键是边镇那边,……”

        平安州?冯紫英吃了一惊,有点儿熟悉,《红楼梦》书中好像提过这个地方,和铁网山一样,但是自己却又没有多少印象了,这是哪里?

        见冯紫英有些茫然,贾琏倒是补充了一句,“大郎,平安州是本朝初期的老地名,就是大同那边,挨着平远堡、怀安城那边,俗称平安州,……”

        冯紫英有些印象了,那是大同镇和宣府镇交界地区了,平远堡是大同镇最东边的一个堡寨聚落,再往东就是宣府镇的膳房堡和渡口堡,往南就是怀安城,西南边儿是浑源城,东南边儿是蔚州城,堪称一等一的紧要之地。

        “琏二哥去过那边儿?”冯紫英有些惊讶,要从京师到那边儿,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但对贾琏怕就算是一趟远门了。

        “呃,老爷吩咐去过一趟。”贾琏有些呐呐地道。

        “赦世伯?”冯紫英更吃惊了,贾赦也牵扯进来了?还是和王熙凤联手了?嗯,王子腾是宣大总督,正好管着大同镇、宣府和山西镇,怕是贾赦就看中了这一点儿了。

        看贾琏的模样,似乎是对这门生意并没有多大兴趣,但是王熙凤却是兴致盎然,那眼中几乎喷火,不知道是谁把这兴致给她上了起来,让她觉得这门生意大有搞头了。

        “大郎,不瞒你说,这事儿我们也不是合计一天两天了,老爷也有些门道熟人就在平安州那边儿,你也知道我二叔现在是宣大总督,总管那边儿的事情,户部那边我们托人也已经疏通好了,可以说万事俱备了,……”

        王熙凤的话让冯紫英反而冷静下来了,如果说户部那边疏通了,贾赦也有熟人在平安州,也就是大同镇的东边儿,再加上还有王子腾关照,这门生意王熙凤这么信心百倍,还真的说得过去,不过这找自己干什么?

        “二嫂子,既然你和赦世伯还有王公他们都已经有了门径,何须再找小弟?小弟可没那么大本钱来掺和,这都是动辄十万两以上的生意,……”冯紫英笑着道。

        王熙凤正色道:“大郎,嫂子也说了,万事俱备,但还只欠东风,这大同镇北东路这一路我们不熟悉,须得要你帮着忙牵线,嫂子知道你们家在大同那边地头熟,门路广,所以人家也找上门来说,只要你父亲出面打个招呼,一切就可以圆满了。”

        冯紫英在大同呆了那么多年,知道也知道这大同镇防御分为八路,每一路都是一个参将负责,不过这等参将权力虽大,但是却并不参与这等互市,也没有权力过问这等事情才对,别说参将,就是副总兵也一样没有权力过问,这等事情权力都是牢牢抓在镇守总兵手上。

        当然这等在户部挂号的豪商都是有跟脚的,背后或多或少都能跟京中大佬扯上关系,最不济都能和直省里的布政使司或者提刑按察使司等要员们搭上线,便是总兵无外乎也就是在一些不关原则的事务上打打擦边球,行个方便,当然人家也会奉送一份该你得的,大家方便。

        至于说这要找参将,就有些不可思议了。

        心念急转,冯紫英缓缓道:“二嫂子,我爹早就不是大同总兵了,这人走茶凉的道理二嫂子还不明白么?哪一位做营生的消息这么闭塞啊,不知道我爹都到榆林去了?没错,我爹在那边干了多年,肯定有些人脉,但是二嫂子,我说句实在话,这有你刚才说的,那就根本不需要找什么参将了,真要找人,就直接找戚世伯就行了,何必再多花费些人情?……”

        冯紫英省了一句话,除非你们有其他勾当,想要绕过总兵官。

        王熙凤一个妇道人家,纵然有些见识,但显然也不太明白这其中的具体门道。

        什么总兵参将守备,职责权限,根本就不懂,但毫无疑问总兵是官职最高的。

        冯紫英老爹已经不是大同总兵了,自然不可能再管得到大同那边,与其花那么多心思去找关系卖人情去疏通什么参将,真还不如直接去找那位总兵。

        至于说大同镇现在的总兵官,王熙凤也是知晓的,戚建耀乃是襄阳侯嫡长孙,顶掉了一度想要回任的冯唐,和自己二叔关系莫逆,所以才能从原本在左军都督府里吃闲饭调任大同镇总兵。

        这一顿酒吃得王熙凤明显有些喝高了,估计是兴致高昂的缘故,被平儿和丰儿扶着回去,倒是贾琏有些闷闷不乐。

        冯紫英也知道这等人家的事情,自己本不该多管,但是这琏二哥呢说实话人还真不错,把自己也当成了“知己”,他还真做不到不管不问了。

        “琏二哥,陪我走走?”

        冯紫英现在已经有资格让贾琏陪着走了,而贾琏也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看样子这二嫂子是真要做这么营生了,只是小弟不知道怎么会突然想起这一出,赦世伯以前也没见着有这方面的意思啊?”冯紫英很好奇。

        “大郎有所不知,还不是家父那个门生,哎,那孙绍祖,大郎可认识?”贾琏也是叹了一口气,一边陪着冯紫英走,一边颇为无奈地道。

        “孙绍祖?”冯紫英想了想,这名字也很熟悉,但是的确不认识。

        “这孙家原籍大同,要说也是世代武将出身,这厮虽然粗鲁不文,却是有一把子气力,原来也是个不得意的拜在父亲名下,袭了个空头指挥使之后便去了宣府镇,后来因为出事被免官,又灰溜溜的回来了,前段时日里他便来游说父亲,说那宣府和大同那边边贸互市要换商人了,若是能打通关节,他去找人,做这门营生,保管一年能赚上十万八万两银子,咱们家也能每年分个三五万银子,而且也不需要我们出钱,只管帮忙打通关节就行,……”

        冯紫英这才恍然大悟,“那二嫂子又如何掺和进来了?”

        贾琏苦笑:“你二嫂子哪里能听得银子的事情?一听这没本钱的声音都每年能挣三五万,哪里能忍得住,便要自告奋勇去打通关节,这便说起了,我父亲也逼着我和那孙绍祖去了一趟平安州那边,这厮倒也的确有些门道,有两家商人愿意和他一道做这生意,只需要打通关节,……”

        “那琏二哥的意思呢?”冯紫英敢肯定这里边绝对有猫腻了,他要看看贾琏如何选。

        若真是正经边贸互市,有宣大总督关照,户部那边也能说好,再有边地商人出本钱,这就基本上能搞定了,再不济也就是把那戚建耀沟通好,哪里需要找什么狗屁参将,除非就是要做些刀口舔血的生意了。

        “大郎,说实话,愚兄觉得这里边怕是有些风险,那些个商人愚兄觉得都鬼鬼祟祟的,的确有银子,愚兄看过随便抬出两箱来,起码都是上万两,孙绍祖这人愚兄是知晓的,惯是个大胆弄险的,愚兄怕里边若是有些啥违法的勾当,日后便脱不了身啊。”

        冯紫英点点头,这贾琏还算是有些头脑,“那你没和赦世伯和二嫂子说一说?”

        “怎么没说?还挨了你世伯一顿,你嫂子那边也是把我骂了个狗血淋头,只说我是没胆的,一辈子都发不了财,……”贾琏也有些酒意了,愤愤不平地道:“总归有一人愚兄要让他们明白,愚兄也是能发财的,但是这般勾当,愚兄却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