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第二十九节 豁然通透(第二更求票!)

丙字卷 第二十九节 豁然通透(第二更求票!)

        一直坐在一旁神游天外一般的薛蟠这才发现火最终还是烧到自己头上,有些不悦地瞥了自己妹妹一眼,又觉得自己妹妹好像说的也没错,以冯紫英现在的态势,的确有资格提携和帮自己一把了。

        他最终还是保持了沉默,只不过是将百无聊赖的姿态变成了低垂着头装模作样思考的样子。

        冯紫英也没想到宝钗会来这样一出,赶紧起身,“妹妹太客气了,文龙虽然性子粗疏懒散了一些,但是心性不差,而且我挺喜欢文龙这种自然随意的性子,至于说这营生么,寸有所长,尺有所短,文龙不擅营生也很正常,嗯,为人处世这一块么,慢慢来,……”

        薛宝钗盈盈一礼之后,重新入座,抿着丹红的樱唇微笑道:“冯大哥这般夸赞,哥哥正当好好警醒,先前小妹所说乃是由衷之言,绝无半份虚假。”

        冯紫英摇摇头,“妹妹好意,为兄心领了,此事既然是由为兄提议,自然冯家不能人后,一万二千两银子不算大数目,冯家可以承受,……”

        “冯大哥,小妹也知道这点儿银子对冯家不算什么,但是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这是薛家做人信条,既是冯大哥这般说,那这等股子便是薛家三成半,冯家一成半,冯大哥您看如何?若是冯大哥还是不愿意,那便是看不起我们,小妹……”

        薛宝钗眼圈一红,脸上露出一抹难受的神色,冯紫英看在眼里,无奈地摇了摇头:“妹妹无需如此,那就按照妹妹所说办吧。”

        薛宝钗脸上顿时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宛如阳光下的花骨朵悄悄张开了那甜蜜魅惑的娇嫩花瓣,甚至还带着几分湿润的露珠和气息,宛如羽扇的睫毛轻盈的闪动,黝黑的眼瞳里那抹惊喜挥之不去。

        这丫头……,冯紫英心情复杂。

        似乎整个室内又陷入了一阵寂静,窗外落叶声似乎都能听闻,倒是薛蟠此时却是老神在在,对周围一切都充耳不闻一般,真正做到了如同一桩泥塑菩萨一般。

        面对这样一个慧黠大度气质如兰的绝美女孩,冯紫英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在贾家那边所作的回应似乎有些草率了。

        皇商家庭又如何,薛蟠这等麻烦又如何,自己难道还惧怕这等挑战不成?

        父母那边的态度问题,如何安排问题,自己从未曾努力尝试过,怎么知道不行?

        有时候觉得自己算无遗策,事事都要考虑周全,利弊算尽,但这摆在婚姻上来,似乎就有意无意的把个人好恶丢弃到了一边儿,显得过于功利了。

        明明觉得姑娘很好,可就是要觉得这样顾忌,那样遗憾,或者这般不妥,那般缺陷,哪有那么多前怕狼后怕虎?

        难道自己就不怕日后这等女子投入其他庸人俗人怀抱,自己懊悔不已?

        想到这里冯·博爱·紫英心里豁然通透,微微侧首:“文龙,你先出去,我还有几句话要和妹妹一说。”

        薛蟠茫然的抬起目光,不知所措。

        哈?我出去?这是哪里?我去哪里?面前这是我妹妹,还是你妹妹?

        但此时的薛蟠呆滞也只是一瞬间,迅即就恢复了日常的“清明”,径直起身,“好,大郎你和妹妹好好说会儿话,为兄突然瞌睡来了,要去睡一会儿,莺儿,你也出去!”

        站在薛宝钗身后的莺儿也只是微微一惊,看了一眼脸红如霞但却没有表示的姑娘,没有吱声,悄悄的跟在薛蟠身后便离开了。

        冯紫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生思考了一下言辞。

        既然做了决定,冯紫英便不会退缩。

        他此时也已经猜出了先前薛姨妈心神不宁的缘故。

        多半是王夫人已经和薛姨妈通过气,知道今日自己登门就是要说及自己冯薛两家的婚姻之事了。

        只是薛姨妈不知道冯紫英这般来究竟是如何意思,所以才会心神不宁,估计这会儿都应该去了王夫人那边打听消息去了。

        这也就是说眼前的宝钗怕也是对此桩事情知晓一二的。

        定了定神,冯紫英这才启口:“妹妹怕是知道今日为兄是去了荣国府里,见了政世叔和婶婶,……”

        “啊?……”薛宝钗没想到冯紫英如此开门见山,直入话题,脸色顿时先红后白,身子都忍不住微微颤栗起来,这是要来道歉说有缘无份么?

        薛宝钗心中有些黯然和绝望,实际上在知晓母亲和姨妈在操持此事时,她就不太看好。

        冯家和薛家之间的差距倒不算太大,但是冯紫英这个人太出色了,如果说在他没考中举人之前,两家议亲,尚有几分可能,但是到了考中进士之后,这种可能性就不断缩小,甚至到了双方之间都有了一种难以逾越的巨大鸿沟了。

        薛宝钗不是那种浪漫热血的性子,薛家这几年来没落和一路上京乃至上京之后所遭遇的种种,都让她比其他同龄女孩更加成熟。

        看看同为贾史王薛四大家的嫡子,贾宝玉和自己兄长表现究竟有多大区别,但是在人前人后的口碑和大家对他们的态度就截然两样,这真的是二人表现所带来的的么?

        在宝钗看来,或许有,但绝非主要因素。

        如果换了薛家现在是贾家这般状况,而贾家是薛家这样的家庭,恐怕结果就会倒转过来,宝玉在众人眼中嘴里也会变成一个不事稼穑只会问何不食肉糜的废物。

        当然这并不代表她就没有她这个年龄少女的浪漫憧憬,冯紫英的出现就如同照射在整个贾府的阳光,吸引着无数人,她也不例外,甚至她比其他女孩子更能体会得到冯紫英的不容易和出色,所以她才会对这样一段家庭身世有着明显错位的婚姻有着那样一份奢望。

        “……,政世叔和婶婶都提及了为兄的婚事,嗯,也提到了妹妹,……”

        冯紫英丰神如玉,清亮的目光注视过来,薛宝钗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毕竟还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姑娘,哪怕是早就有一些心理准备,但是被人谈及自己的婚姻之事,还是难免有些惊慌羞怯。

        “可能妹妹也知道,像为兄的婚事本该父母来决定,但可能都觉得为兄这个人有些不一样,可能会在自己婚事上有一定的话语权,嗯,为兄也承认,家父家母在很多事情上也会尊重为兄的抉择,但是婚事不比其他,涉及到双方的家庭甚至家族,同样也涉及到将来许多后续,所以便是为为兄也不能完全做主,……”

        薛宝钗心中慢慢沉了下去,她能感受到对面这位俊朗大气的冯大哥对自己是有好感的,但是这种好感却难以转化为对婚姻之约的实质性影响。

        看着宝钗粉靥上略微有些黯然失色但是却仍然保持着一份倔强自尊的神色,冯紫英越发觉得若是真的错失这样一个佳偶,自己会后悔终生。

        “所以,为兄想先告罪,然后冒昧地问一问妹妹,妹妹可是也觉得为兄此人可堪信任依靠?”

        这个话明显有些唐突鲁莽,也难怪说冯紫英要先告罪。

        薛宝钗目光骤然一亮,此话何意?

        这等时候了,问这等问题有意义么?

        迎着冯紫英锐利的眼神,宝钗粉靥娇红,一时间却未说话,好一阵后才轻声道:“冯大哥为人众人皆知,何须小妹评价?”

        回答得很委婉,但是语意却很清楚,女孩子也不可能再有太露骨的话了,冯紫英点点头:“既如此,为兄再问一句,此时为兄尚难以自断此事,不知道妹妹可愿再等两年……”

        宝钗倏然站起身,目光直视冯紫英:“冯大哥此言何意?”

        冯紫英也站起身来,回望对方:“若是妹妹垂爱,为兄便在此放言,绝不负妹妹,只是……”

        “只是什么?”薛宝钗呼吸都急促起来,脸颊滚烫,涉及到自己毕生大事,而且是以这样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来计议,如何不让她既紧张担心又羞涩惧怕?

        莫不是他想让自己做妾?一种羞恼和愤怒溢于胸中,宝钗略具规模的胸脯也忍不住急剧起伏起来,目光越发变得激烈,只是自己为什么却还有几分期盼?

        “只是此等事宜如为兄所言,涉及太宽,而且恐怕妹妹也知道为兄之事也非为兄一人……”

        冯紫英有些艰难地沉吟着解释,却见宝钗杏眸圆睁,断然道:“冯大哥不必多说了,妹妹明白了,只要冯大哥一句话,妹妹便是三年五年也愿意等下去!”

        冯紫英讶然吃惊,“妹妹可是须得要考虑清楚,……”

        “冯大哥,小妹虽然是女子,却也知道一言九鼎,冯大哥何等人,焉能欺骗小妹?若是那般,小妹便是自认命苦,不堪侍奉翁姑,……”

        话语中的决然让冯紫英都是心中震动,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才好。

        良久,冯紫英才沉声道:“承蒙妹妹如此信任厚爱,为兄断不敢有负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