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第二十七节 六入贾府(下)

丙字卷 第二十七节 六入贾府(下)

        冯紫英心知肚明,但是还是很认真地道:“黄侍郎和世叔性子倒是有些像,做事认真细致,务求一以贯之,……”

        贾政心中一喜之后也有些懵,认真细致,一以贯之,是我么?不过紫英说是,那就肯定是。

        矜持地点点头,贾政慨然道:“也是当年太上皇看顾,便直接赏了为叔主事之职,若非如此,为叔便是再苦读几年搏一搏,便是进士不好说,但是举人还是有把握的,……”

        贾政不是一个喜欢吹牛的人,但是有些时候也还是不得不这样绷一绷,眼前这一位都是庶吉士了,若是相差太远,不被视为士人,这有些话都不好说了。

        一阵寒暄之后,倒是王夫人爽快一些,含笑道:“大郎,贾冯两家宜属通家之好,这两年又多亏大郎照拂宝玉,大郎现在入了翰林院,日后还要多照拂宝玉一二,婶婶和你叔父也商议过,也知道现在大郎原来只有一个贴身丫鬟侍候一二,便是前几日里我妹妹把那香菱送与你了,但也难以照顾周全,所以婶婶意思是把身边的金钏儿、玉钏儿两姊妹送与大郎,这金钏儿、玉钏儿都是自小在我们家长大,虽说琴棋书画这等粗通,但是那女红家务却是无人能及,品貌自不用说,大郎也是早就见过的,……”

        终于还是来了,之前冯紫英就认真思考过这事儿该如何来处理,但想来想去居然想不出一个好的婉拒法子来。

        这等大户人家赠送侍婢奴仆的事儿在京师乃至江南并不少见,甚至有些看上了的直接索要的也屡见不鲜。

        正如香菱所说,金钏儿玉钏儿也算是王夫人身边得意的人,尤其是金钏儿,称得上是一等一的大丫鬟,和另外一个彩云算是王夫人最贴心之人,这能主动赠予自己,基本上算是最见诚意的示好之举了。

        这等好意你还真不好拒绝,否则要么就是会被视为羞辱,要么就是表明态度要和贾家划清界限,而这都不是冯紫英所希望的。

        而且这贾政和王夫人还不像薛蟠那等可以嬉笑怒骂敷衍过去,人家这般正式,那就是各方面手脚都做足了,估摸着这贾府上下也早就传遍了,真要拒绝,还不知道要翻出什么风浪来。

        既如此,冯紫英也就索性懒得多想,两个丫鬟而已,要了便要了,至于说贾政王夫人这份情,估计日后也多的是机会回馈就是了。

        假作思索之后,冯紫英便起身:“长者赐,不敢辞。叔叔婶婶这般心意,让侄儿感激不尽,回去之后,侄儿一定向母亲禀明叔叔婶婶的心意,……”

        见冯紫英坦然应承下来,王夫人也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怕这冯紫英现在身份变了,地位高了,就未必愿意再和贾家纠缠太深了,但现在看来这冯家大郎还没有沾染上那等骄狂习性。

        “金钏儿,玉钏儿!”

        “老爷,太太!”

        两个丫头从后堂出来,盈盈一礼之后跪下,却不敢抬头。

        “今日你们俩便跟随者大郎回去,书契也已经办好,从今日起,你们俩便是冯家的人了,前日里我也曾教导你们,到哪家便要守哪家的规矩,莫要到了冯家丢了自家的颜面,……”

        王夫人的一番话语让二女也是唯唯诺诺,只是二女起身的时候眼圈也都红了大半,连冯紫英都有些感触。

        只不过他感触的却是两个伶俐乖觉娇妍俏丽的女孩子就想这么如货物一般被人送来送去,甚至根本就没有征求她们的意见,而她们却还要感谢一番,这等事情似乎自己也在慢慢的变得司空见惯习以为常起来。

        待到两个丫头退了下,贾政与王夫人才开始继续后面的正题。

        冯紫英的婚姻大事。

        “世叔,婶婶,此事琏二哥已经和侄儿说过了,不过家师也和侄儿提起过此事,具体情形也需要和家父家母商议,家母已经和家父去信,具体事宜恐怕要等到年边儿上才能有一个结果。”

        这道题始终回避不了,但冯紫英却又不想骤然作出决定。

        无论是沈家女还是薛家女,以及还有一个林妹妹,冯紫英都不想骤然作出决定。

        只不过林妹妹那边是因为自己临机权变,而且牵扯到乔应甲,现在是骑虎难下,如果没有这一桩事儿,冯紫英更希望能够等到黛玉成长起来之后再来做一个双方都理性的考量。

        现在黛玉才十二岁,虽然冯紫英内心还是有些垂顾林丫头,但此时妄谈婚嫁,冯紫英总觉得有点儿夸张,娶妻不比纳妾,没有那么多顾忌,这涉及到日后宅院后闱的安定,不可不小心。

        这已经是九十月间了,也就还有一两个月便是年底,冯唐那边也需要去信和乔应甲沟通。

        因为又涉及到冯秦追封侯爵一事,假如要娶沈家女,那么沈家女究竟是嫁入长房还是嫁入三房,都还要斟酌一二。

        甚至乔应甲都无法大包大揽,可能还要和沈珫商议,这都需要时间。

        这年头可不比现代,就算是去信,一去一回一两个月时间就没了。

        贾政和王夫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从贾琏那边递信儿过去一直没有声响,他们俩其实就已经预感到了这个结果。

        薛家的家世肯定是有些影响的,哪怕宝钗人才再出众,这不是普通人家娶妻,涉及到冯家这样大一个家族,肯定会权衡利弊,而且这两三个月里,只怕登冯家门的人不少,冯家只怕就更要谨慎了。

        没听说冯紫英的师尊也都有意牵线,但是也都没有结果,虽然冯紫英没说师尊是谁,但谁都知道不是齐永泰就是乔应甲,都是大人物,所以这么一说,贾政和王夫人心里也都觉得能够接受。

        而且拖到年底,没准儿王子腾就出任三边总督当了冯唐顶头上司了呢,那样也许更有利。

        实在不行,再来考虑林丫头的事情。

        *********

        冯紫英从贾府离开的时候,就多了一辆马车。

        心怀忐忑的姐妹紧紧的挤拥在一起,任凭着马车的晃荡,似乎要摇向不可预测的远方。

        金钏儿也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太太和自己说要把自己送给冯家大爷了,嗯,当时她是完全懵了。

        她很清楚她自己这个年龄已经在丫鬟中算是比较大的了,整个贾府中丫鬟比她大的,大概也就只有鸳鸯了。

        平儿不算,那是王家带过来的。

        鸳鸯和她一样都是家生子,从出生到长大一直在贾家,鸳鸯跟着老太太,她跟着太太,一晃就是七八年光景,若非宝玉年龄太小,金钏儿估计自己恐怕也要早就被指给宝玉了。

        现在袭人占了宝玉的屋里人,太太也一直没有说自己的去向,究竟是指给宝玉,还是配给府里边的小子,金钏儿心中也没底。

        不过她自认为自己在太太身边干得很出色,最终应该给自己一个好结局才是。

        所以当太太找她专门谈话时,她还有些懵。

        太太说了她的三个去向。

        一个是去宝玉屋里,但是那还需要等上四五年,宝玉才十三岁不到,起码也要等到十六七岁才说得上婚嫁,而那时候她都过二十了,这在丫鬟里边就有点儿不可想象了。

        一个是配个小子,现在府里边小子不少,比如跟着各房大爷们的小子们,像琏二爷身边的几个,昭儿、隆儿,年龄都和她差不多,再比如老爷身边也有。

        但是金钏儿在太太身边这么久,多少也算是见识过一些人物了,说实话,这些个小子们根本看不上眼。

        只不过像她这种家生子不比那些个自己卖身进来的,还能赎出去,如果这两条路断了,金钏儿也不知道自己该往何处去。

        宝玉屋里的人实在太多了,金钏儿知道自己很出色,但是袭人、媚人以及绮霰几个也不差,尤其是袭人,再等上三五年,谁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

        当太太和她说起要送自己和妹妹给冯家大爷时,她完全没想到。

        太太几乎是以一种她从未见过的亲和姿态和她说话的,起码她长到十六岁从未见过,说了贾府现在的难处,和冯府的风光,甚至还很隐晦的提到了冯府和可能未来和贾府结为姻亲,似乎是自己姊妹二人应该算是去打一个前站。

        这一点倒是让金钏儿很是好奇。

        贾府里边能嫁冯家大爷的就那么两个,二姑娘和三姑娘,四姑娘那都是宁国府的,太太肯定不会去操心,只是既然有意要嫁二姑娘和三姑娘,为什么不早一些提出来呢?

        后来金钏儿才算是明白二姑娘和三姑娘要嫁冯家大爷有难度,没投对娘胎,剩下的那就只可能就是宝姑娘和林姑娘了。

        虽然不清楚究竟最后结果是宝姑娘还是林姑娘,但金钏儿对自己姊妹的未来似乎也就有了几分期盼。

        尤其是感受到太太在和自己说话时的那种亲和和善意,甚至最后还能带着几分鼓励意思的要她和妹妹多和府里边联系,帮着说说话,金钏儿心中憧憬就更美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