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第二十六节 六入贾府(上)

丙字卷 第二十六节 六入贾府(上)

        “其实姑娘不必多心,冯大爷虽然是个豪爽大气的性子,但是心思还是很细密的,尤其是对姑娘的事儿更是上心。”紫鹃那里还能不明晓自家姑娘的心意,宽解道:“姑娘送她那香囊,那云裳也不是说冯大爷一直放在卧房里么?”

        “冯大哥这段时间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照说馆选已经过了,我听闻那庶吉士其实并没有那么忙碌,就是在那翰林院里读书修史,何曾有原来那么忙碌?”

        黛玉终于转过身来,坐了起来,紫鹃替她披上绣锦夹衣,又掖了掖被角,“姑娘自己不也说么?冯大爷这才去翰林院,要做一番事业出来,肯定要沉下心去做事,顾不得外边儿事情,这府里老爷太太不是说要把金钏儿玉钏儿姐妹送给冯大爷,这么些日子,也没见冯大爷登门,就是说冯大爷在翰林院那边太忙么?”

        “说是忙,恐怕也未必见得吧?”靠在床头软枕上,黛玉噘起嘴。

        ”那就是冯大爷不想收下金钏儿玉钏儿姐妹了,前日里我见司琪那丫头还在和金钏儿斗嘴,把金钏儿眼泪珠儿都给气出来了,说她想要攀高枝儿,结果人家不乐意要,却被那香菱抢了一个先,……”

        紫鹃知道自家姑娘心绪不宁,便也找些话题来分姑娘的心。

        “哦?司琪这丫头嘴也忒厉害了,二姐姐一个闷葫芦性子却生得她一个不饶人的嘴,让金钏儿玉钏儿进冯府,那也是舅舅舅妈的一片好意,何曾和金钏儿玉钏儿两人本身有多少关系?”黛玉撇撇嘴,“香菱那丫头倒是个老实人,冯大哥放在屋里倒也没啥,怎么就说成了这丫头也有心了一般,……”

        “也是那白老媳妇碎嘴多言,加上这府里上下多少也有些看不惯金钏儿原来在太太边儿上的得势吧,所以才这般,便是香菱也就只有人艳羡,却无人多说什么,说也只是说薛大爷竹篮打水一场空。”紫鹃温婉一笑,“倒是香菱也托人带话过来,说让婢子有空也到那边去坐坐。”

        “哦?香菱托人带话给你?”黛玉一下子就精神了,身子都坐直起来,“啥时候的事儿?”

        “就是昨儿个,那冯大爷身边瑞祥碰见了春纤,让春纤带话给我。”紫鹃抿着嘴轻笑。

        此时黛玉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好在紫鹃都是自己最贴心的,啥事儿都知道,所以也就没那么多顾忌,但还是假作镇静的重新靠回床头:“没想到香菱这丫头到冯大哥府上,倒也会使唤起人来了。”

        “姑娘,婢子和香菱也没有多少交情,香菱专门托人让我过去,怕也不是因为婢子,没准儿就是香菱从云裳那里知晓了一些姑娘的情形,才会让婢子过去先说说话呗?”

        紫鹃抿着嘴笑了起来,眨了眨眼睛,让黛玉脸一下子就滚烫起来,伸手就要撕紫鹃的嘴:“死丫头,竟然敢编排起我来了?香菱那丫头啥性子你我还不知道,哪里能有那么多心思?却被你给说得变了味儿了。”

        紫鹃也乐了,“嗯,那说明姑娘也想到这一出了,可不是只有紫鹃想到这个了。”

        一下子被戳破了,黛玉更是大羞,两个人便在床上撕扯起来,好一阵这才安静下来。

        “不过姑娘倒是要考虑一下,冯大爷那边声势日涨,而且姑娘也恐怕知晓了,冯大爷那边长辈追封,府里边都在说他可能要替他大伯那边袭爵,这好像就涉及到要要承袭两家香火,不知道是不是会娶两房?”

        这个问题也是让黛玉最为困扰的。

        今儿个那宝玉说起史湘云和冯大哥相配,就更让她心里没底。

        如果冯大哥要袭爵,只怕琢磨冯大哥的更多,那探丫头上回送了冯大哥璎珞就引起了黛玉的高度警惕,现在又多了一个宝姐姐,这还没算可能外边惦记着冯大哥的其他人,若是那云丫头也存着这份心思,那就真的是不可开交了。

        “这么久我也没遇着冯大哥,谁知道冯大哥家里是怎么想的?”黛玉也幽幽地道:“原来也听冯大哥说过,他家里几个长辈都是战死疆场,因为没有后嗣,连爵都没袭,现在朝廷给补上了,估计要吧。”

        “那姑娘怎么办?”紫鹃忍不住问道。

        “我哪里知晓?”黛玉摇摇头,眼波溶溶,“其实冯大哥家里怎么办,我也不在意,只要冯大哥心里……”

        “姑娘,冯大爷那边肯定会安排妥帖,说实话,不管是三姑娘还是宝姑娘,甚至云姑娘,若是能和小姐作伴,婢子觉得也挺好,起码冯大爷日后在外边奔忙的时候,小姐也能多一个作伴的。”紫鹃让黛玉靠着自己肩头,轻言细语地道:“其实婢子知道姑娘还是很喜欢三姑娘、宝姑娘和云姑娘的,和她们在一起,感觉小姐话都要多许多,脸色也要好看许多。”

        黛玉身子微微一动,却没说话。

        她虽然是个孤傲性子,但是骨子里也和其他姑娘一样,渴望能有几个脾性相投的闺蜜,像探丫头上次赠送给冯大哥璎珞虽然让她倍感警惕,但是内心深处她还是喜欢和探春在一起的,云丫头的豪爽,宝姐姐的大气温婉,其实都吸引着她。

        她也就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再怎么敏感担心,但那也是这个环境铸就的,从内心来说,她一样只是一个知书达理,渴望爱情和友情双丰收的女孩子。

        ********

        冯紫英不知道自己再度踏足荣国府时,吸引了多少人的目光。

        实在是不好意思再拖下去了,再拖下去,恐怕就会伤及两家感情了。

        就算是真的要拒绝一些事情,那也应当当面锣对面鼓的说清楚道理。

        另外他也还要去一趟薛家所居的梨香院,既然薛家要参与进来这个戏园子,那么冯紫英当然不可能就那么简单的和薛蟠交代几句话就算了事儿了,于情于理也应当和薛家两个实际上的主心骨说一说。

        贾政是在内书房门口假作遇见冯紫英的。

        照理说他作为长辈是不需要在门口接冯紫英这样的晚辈的。

        但有些时候却又不得不考虑更多一些。

        贾政现在是越发感觉到贾家不如以往了,尤其是在王子腾出任宣大总督之后,在京中流连时间越少,王家的声势也不如以往,连带着贾家也显得黯淡了许多。

        自己混了一辈子才从一个主事混到了工部员外郎,而且还纯粹是靠着十多年的积功,估摸着这个每日点卯的员外郎也就是自己仕途的终点了。

        但眼前这一位就不一样了,便是寻常二甲进士,三年之后就能授一个正六品的主事,如果外放则能授一个从五品的知州,而庶吉士甚至可以直入翰林,最不济也是主事和给事中、御史这一类有着巨大发展前途的清贵职位。

        可以说像冯紫英这类庶吉士出身的士人,十年之内做到四品官员并非难事,也就是说,人家十年之内仕途上就能超越自己,而且是实打实职官,而非像自己这样的闲散官员,这不能不让贾政多几分心思。

        贾琏传回来的消息是冯家大郎没有明确拒绝,但是估计应该是要等他父母的消息,这也在情理之中。

        这等情形,也顶多就是传递一个信息,人家要愿意来上门议亲,才算是真正有这个意思了,而女方也不可能上门去推销,只能这样被动的等待,当然你也可以在等待期间去另外考虑,这就是一个相互寻找碰撞的过程,都有一定自由选择的余地,同时也给了别人选择的余地。

        只是现在冯家面临着让冯紫英袭爵一事,似乎又多了几分转机,但最终能不能成,还有很多考量。

        从贾政内心来说,他觉得可能林丫头的几率也许更大一些,但是内兄和妻子都更倾向于宝钗,他也只能接受,只是在宝钗难以如愿的情形下,林丫头倒是可以。

        “见过世叔、婶婶。”冯紫英还是规规矩矩的行礼,这让贾政很高兴,起码此子不骄不躁,还和以往一样,这份感觉都不同

        ”贤侄来了。”贾政含笑点头,“你婶婶正好过来和我说事儿,嗯,你馆选庶吉士,可喜可贺啊,现在在翰林院读书?”

        “是。黄侍郎世叔怕是认识,要求很严格,每日读书讲史,须臾不得闲暇,我等也是循规守矩,否则便要受罚,除此之外,还要受阁老们的安排到各部去观政,所以有时候晚间都不得清闲。”冯紫英半真半假地道。

        贾政故作坦然地点点头:“黄大人我当然见过,他是两榜进士,福建很有名的士人,很儒雅严厉的一个人,现在掌翰林院事,也是皇上得用其人,……”

        其实他哪里会认识对方,对方这等庶吉士和进士出身的士人哪里会看得起贾政这等非进士出身的官员,特别还是武勋出身的,之前根本就没有任何交织,但贾政不能不绷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