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第二十五节 重重心事有谁知

丙字卷 第二十五节 重重心事有谁知

        香菱抹了一把眼泪,冯紫英顺手拿过汗巾子替她擦拭了一下,倒是让香菱越发羞怯中带着娇憨。

        想要再说点儿什么,但是又怕见外了,左右自己都是爷的人了,再翻来覆去说感谢,反而不合适了。

        瞧着这香菱眉目含情的俏模样,冯紫英心中更是有些火热,忍不住探手一勾,揽住对方的腰肢,香菱身体一僵,星眸中情意更是流淌,咬着嘴唇,几乎是哀求般地道:“不行,不行!太太说过的,爷在满十六岁之前是不能的,……”

        冯紫英觉得好笑,虽然他觉得自己龙精虎猛,但是张师的话肯定有其道理,自己这养精蓄锐这么些年,当然不能功亏一篑,不过他倒是想要逗一逗这个俏丫头。

        “可若是爷就是想要呢?”

        “不行,不行,……”香菱显然有些怕了,“若是被太太知晓,香菱死不足惜,可不能让爷……”

        再说下去那就有些不忍了,冯紫英伸手捂住对方的嘴,温热的樱唇夹杂着几分呼吸的气息,和宽大的手掌心接触,竟然有几分酥痒惑人。

        “那好,咱们就约定了,待爷满了十六岁,……”

        “那也不行,还有少奶奶和云裳姐姐,……”香菱头摇得拨浪鼓一般,身子却轻轻扭动起来,那娇憨模样煞是动人。

        这少奶奶也就罢了,还有云裳?争宠都不会?

        冯紫英还真觉得这丫头老实得过分了,但也能说明这丫头的本分。

        “唔,爷的少奶奶还不知道在哪里呢,没准儿三五年爷都不娶少奶奶,难道爷就这么一直晃荡下去?”冯紫英笑着反问。

        “那不能吧,太太一直在说爷满了十六岁就能娶亲了,少爷这般条件,肯定上来说媒的都能把门槛踢破。”香菱还跟着薛宝钗时就知道冯紫英的“紧俏”,甚至连薛家都存着这份心思。

        之前她还以为薛家是不是想要和贾家结亲,宝二爷成日里也来姑娘这边晃荡,只是姑娘一直保持着距离,而贾家好像也从未提过这方面的事儿,她也才知晓看来这两家怕是都没有这个心思了。

        只是薛家要和冯家结亲,就算是香菱也知道难度不小,姑娘人当然是绝顶的好姑娘,但是这两家家世以及大爷现在的身份却让薛家有点儿相形见绌了,要促成他们俩,香菱都不知道需要什么样的条件。

        “唔,那倒不是少,可爷现在还不太想那么早考虑这等事情,可是太太和姨太太却不这么想,老爷也不这么想。”冯紫英摊了摊手,“而且现在也麻烦多多啊,大老爷追封侯爵了,怎么要延续香火,承袭爵位,也是一个问题,……”

        “奴婢听府里人说,爷可能要娶两房?”这等话平时香菱是不敢问的,今儿个爷特别的亲和,甚至还有点宠溺自己的味道,香菱也就忍不住问了。

        “嗯,多半是吧,这大伯那边没准儿还要先娶,只是现在都还是一团乱麻,还要向朝廷申请,……”见香菱瞪着小鹿般的眼睛,倾听着,冯紫英也有些好笑,“怎么,关心起这等事情来了?是不是更关心谁来当这个少奶奶啊?”

        没想到香菱还真的点点头,“奴婢和云裳当然都是关心的,爷日后是要做大事的,这屋里事情肯定是要交给少奶奶,奴婢和云裳也想早点儿知道少奶奶,那样也可以早些……”

        这丫头还真的敢说实话啊,冯紫英忍俊不禁,“傻丫头,这话可千万别乱说,没准儿被别人听见了就可能误解了,……”

        香菱有些惊吓般的羞涩一笑,“没有,就是奴婢和云裳私下里说说,……”

        二人正说间,却见云裳揉着朦胧的睡眼进来嘟囔着:“爷,您还没睡啊?都子时过了,香菱,你还不催着爷早点儿安歇?”

        见云裳一身小衣,外边披着一件衫子,趿拉着鞋,嘟着嘴,一脸不情愿的模样,秋意渐浓,这晚间就已经有些凉意了,冯紫英赶紧道:“你快去自个儿歇着,别受凉了,快去!”

        “爷也早点儿歇息,今儿个可是香菱当值。”云裳打了一个呵欠,她也是起夜看着这边书房还亮着灯,才过来看一看,见有香菱在,也就放心了。

        见云裳出门去了,香菱赶紧道:“爷还是歇息了吧。”

        “唔,歇息吧,这文章也不是一时半刻能改完的。”

        冯紫英点点头起身,香菱便伺候着他洗漱上床,自个儿也上外屋床上躺着。

        只听得屋里冯紫英一直在床上翻身,香菱忍不住又起身在槅门上问道:“爷要不要喝点儿水?”

        “不用,就是有点儿睡不着,嗯,要不说会儿话吧。”冯紫英也懒得起身,“你也赶紧上你床去,就这么说会儿话,没准儿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香菱先前还有些担心,但听到冯紫英这般一说,倒是放心大半之余也觉得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位主儿还这么喜欢和下人说话,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

        那贾府里边爷们儿可不少,不算大老爷二老爷,从贾琏、宝玉到贾环,还有东府的小蓉大爷,以及薛家的薛大爷,就没几个愿意真正和下边丫鬟说话的.

        便是那宝二爷据说是最受人欢迎的,那也不过是自说自话,倒是喜欢别人听他说,哪有几分心思去听别人说什么。

        倒是现在自己伺候这位爷,却真是个和善人,喜欢和人说话。

        香菱倒也老实,便回到自家床上,隔着那帘子和槅门问道:“爷想说什么?”

        “嗯,说说你们对未来少奶奶的期望吧?”冯紫英仰躺在床上,顺口来了一句。

        “啊?”这一个问题就把香菱给问住了,“爷,这奴婢如何能说?只盼着来一个爷喜欢的少奶奶就好。”

        “这也太空泛了,难道你们就没有想过来个尖酸刻薄刁蛮无礼的?”冯紫英哑然失笑,“来了之后,就百般刁难虐待你们,……”

        “爷,您这说的是哪里话,能进咱们冯家的门,肯定都是太太和姨太太她们千挑万选的,肯定是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怎么可能……”香菱吓了一跳,但随即道。

        “呵呵,那可不一定,这话本小说里这种人还少了么?”冯紫英笑着道。

        “爷都说那是话本小说了,哪儿能当真?”香菱不信,贾府里边,要说厉害的,也就是琏二奶奶,但也没说怎么刁难虐待平儿姐姐了。

        “话本小说里的故事往往就是来源于现实生活中,加以提炼,没见那戏台子上唱的曲目,都是这历史里边有的事儿么?”冯紫英也是有意提醒,这丫头心地太单纯善良,在冯府里边没啥,但在外边儿铁定是个受气包。

        “那少奶奶若是像宝姑娘那样的性子,那就最好不过了。”香菱忍不住还是透露出了自己心思。

        冯紫英乐了,”香菱你这是在为你薛家妹妹唱赞歌么?”

        “不是,爷,婢子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您是没怎么接触过姑娘,姑娘性子是极好的,待人和善,性子柔顺,啥都能先替别人着想,而且人也大度,……”

        一说起宝钗,香菱便情不自禁的介绍起来。

        冯紫英却没有再搭话,香菱是个好性子,只会说人好,但是也说明宝钗的确得人心,若是大宅里边有一个这样的主母,的确要安稳许多,只可惜……,但对自己来说,这重要么?

        同一时刻,黛玉也是辗转反侧。

        “姑娘怎么了?”紫鹃披衣起床,悄悄来到黛玉床边,挨着坐下,“可是因为今儿个宝二爷说的那话?”

        黛玉把脸扭在一边,没吱声。

        今儿个宝二爷和云姑娘又来姑娘这里玩耍,先前倒是说的格外开心,宝二爷对冯大爷话语里也多有敬赞。

        只是到后来却说起了冯大爷的婚事,宝二爷说到冯大爷性子大气舒朗,倒是和云姑娘挺相配,那云姑娘也是豪放,就说改明儿就敢去问问冯大爷,看看冯大爷最心仪的姑娘是哪样的。

        这一来二去就说着怕是冯大爷现在都十六岁的人了,怕是早就定亲了才对,估摸着这话落在姑娘心里边就成了事儿了。

        黛玉的确意识到了一些问题。

        她也马上就是上十三岁的人了,姑娘家在这个年龄已经可以议亲甚至定亲了,但是在这贾家,和家里相隔千里,虽然和父亲一直有信来往,但是父亲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但在贾府里边,虽然吃穿不愁,用度无忧,但是却无人真正关心自己的这等事情,而作为一个大家闺秀,显然也不可能将这等事情挂于口上,像史湘云那等豪放大气的性格,黛玉知道自己便是一辈子都学不来的,只是这样……

        让黛玉揪心的不仅仅是这个,香菱那丫头被薛家送给了冯大哥,这两月里,那香菱也偶尔也会回来一趟,便在那宝姐姐屋里呆着,一说话就是半晌。

        也不知道她们说些什么?黛玉也有心想要去和那香菱说说话,可一来找不到机会,二来也有些搁不下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