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诗酒趁年华 第十六节 豪横

丙字卷 诗酒趁年华 第十六节 豪横

        冯紫英吃了一惊。

        贾迎春给自己当妾?这等想法恐怕有些不合适吧?

        再说是庶女,但是这贾家也是武勋国公之后,也不至于落魄到这种地步吧?

        那邢夫人都说禀性愚犟,看来不假,纵然内心有此意,但也不能说出口,那是自降身份了。

        这贾琏也是有点儿意思,怕是真的没把自己当外人,或者是真心觉得他这个妹妹性子太软,入冯府当妾也不赖,起码自己不会薄待,才会有如此一说,换了别人,怕是永远不可能有此等言语的。

        见冯紫英似乎有意动的模样,贾琏心中也是微微一动,难道大郎还真的对自己妹妹有点儿意思?

        只是这里边委实有些麻烦,嫁入冯家不可能,去当妾太过掉份儿,自己父亲那里便是难过这一关,对贾家声誉影响过甚,想来想去,这等事情恐怕也只能想想而已,难以实现。

        “大郎,看你这模样也是长大了,你府里便只有云裳那一个丫头,不合适了,也该考虑一下,我二叔二婶也替你考虑周全了,打算把那金钏儿玉钏儿两姊妹送与你当贴身丫鬟,待两日你去府上,估计就会和你说。”

        贾琏的话显得很漫不经心。

        送两个丫鬟在他看来也是既很正常,也很普通。

        大户人家哪家哪户丫鬟仆役不是以百论?便是生得俊俏的小丫鬟,贾府里边随手一拨拉,也能挑出三五十来。

        也就是冯家这等人丁单薄,又是从边地上搬回京师城里不那么讲究的,才会如此。

        看看冯紫英屋里的寒碜模样,在对比一下宝玉屋里,贾琏都觉得难受。

        堂堂冯家嫡长子,现在更是要袭爵两门,哪怕不谈他现在的庶吉士身份,就只论他的冯家嫡子身份,居然就一个丫头两个小子,说出去没让人笑掉大牙。

        当然,这金钏儿和玉钏儿也还是不一样,便是在贾府里也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能在太太面前当差,那肯定各方面都是一等一的。

        二叔二婶在这个礼物上也是煞费了苦心,既然要表达谢意和祝贺,肯定就要送最好的,留下深刻印象,甚至日后都还能为贾家和宝玉提供助力。

        估摸着这金钏儿玉钏儿姐妹俩在离府之前都还得要叮嘱一番,未来为巩固贾冯两家关系发挥作用了。

        “不过,先还是说正事儿,薛家妹妹你意如何?”贾琏看冯紫英没有搭这个话题,怕就有些难度了。

        薛家家世略差了一些,但薛宝钗委实是一个一等一的好姑娘,执掌后闱绝对是一个合格人选,就看冯家怎么看了。

        “琏二哥,这等事情你也知道轮不到我插嘴,肯定是家父家母才能决定,薛家妹妹的确是极好的,但……”冯紫英叹息了一声。

        他当然愿意娶薛宝钗,也并不忌讳什么皇商家族,对自己能有多大影响?大不了就是大伯那一房便是。

        如果没有老师那么横插一杠子,这好像就是一个很美妙的结果了,现在呢?

        想到那宝钗若是落到别人手上,冯紫英没来由的就一阵可惜,拒绝的话他还真说不出口。

        自由恋爱这等事情在这个时代是永远不可能有的,便是要接触了解一番都得要想方设法找各种理由。

        贾家也是和冯家因为各种缘由过从甚密,所以自己才有机会和黛玉、探春、宝钗这等姑娘接触,换一家,比如沈家,你看看有机会么?弄不好就是在入洞房时才能挑开盖头见到真面目了。

        见冯紫英摊了摊手,却没有说下去,贾琏便不再问。

        自己已经完成了任务,回去之后如实回答便是,这冯家愿意不愿意还是两说,但他能感觉到恐怕有难度。

        这边贾琏和冯紫英说得热闹,那边柳湘莲和贾宝玉、秦钟三人却是“相见恨晚”。

        宝玉倒是和柳湘莲见过一面的,但是那会儿北静王在,便无机会结交,今日得此机会,自然是握手言欢。

        现在这边上还有一个俊俏风流不输宝玉的秦小郎君,这宝玉左顾右盼,便是一片喜欢,对那邀请自己的薛蟠印象顿时好了许多。

        只有那薛大头一个人站在边上,无人问津,只能啥话都懒得多说,先给自己灌了两盅闷酒,自顾自的坐上桌子,懒得理睬这帮人。

        总算是大家还想到了主人家,几个人这才各自归位入座。

        那薛蟠气闷无比,忍不住对自己姨表兄弟道:“宝玉,好歹我也是主人,请你们来饮酒,你们却把我丢在边儿上,不闻不问,这是当客人的道理么?”

        宝玉也知道自己的这个姨表兄是个浑人,也不在意,“你也莫要生气,待会儿我多敬你一盅酒。这好难得能遇到冯大哥和柳大哥都来了,你也是人大面大,居然还能把冯大哥请动,现在冯大哥都是懒得踏足我们府里了。”

        冯紫英听着贾宝玉这等酸不溜秋的话儿也觉得好笑,“宝玉,赶明儿那就请世叔在你们府里专门替我弄个院子,我就在你们府上常住了如何?”

        “那老爷怕是要乐坏了,我却要多吃许多苦头了。”贾宝玉也比以往大了许多,挨了那顿打之后,似乎也成熟了不少,知晓自己是没法和冯紫英比的,所以心态也端正了不少,只是这走到一块儿了,难免还是会有些不太自在。

        听得宝玉说得可怜,贾琏、秦钟和柳湘莲都笑了起来,知道宝玉是最怕读书,这冯紫英真要在贾府长住,只怕每日里都要去督促贾宝玉读书,那才真的成了宝玉的噩梦了。

        气氛也慢慢热烈起来,那宝玉和秦钟自然是围绕着柳湘莲在绕梁楼玩票儿一事,羡慕得紧,想到柳湘莲这等子弟也能在绕梁阁干自己想干的事情,宝玉也是唏嘘感慨不已。

        冯紫英便趁势把办戏园子这事儿说了出来,倒是引起了贾琏、贾宝玉和薛蟠的兴趣。

        当然恐怕各人兴趣未必一致。

        贾琏是觉得这个营生有搞头,而贾宝玉则是有这样一个地方可以供自己唱戏玩乐,那就再好不过.

        至于薛蟠那心思就更复杂了,既觉得这园子办起来自己有了一份营生也算是对家里有个交代,又贪图若是这千娇百媚的一帮角儿们若是能嬉乐一番,那简直畅意无比。

        这话题转到这营生上来,自然就是各抒己见了。

        都知道冯紫英言不轻发,既然冯紫英敢提出来,肯定是有几分把握的,尤其是这柳湘莲在绕梁阁玩票,贾琏和贾宝玉都知道,那般扮相和水准,绝对称得上京师城中第一流的,若是再找些跟脚人物捧场,只怕这戏园子还真的大有搞头。

        薛蟠见冯紫英主动和自己提起这戏园子的事儿,心里也着实高兴,他觉得冯紫英起码还是把他当成了一个朋友,居然还能和他提起营生这方面的事情。

        不像其他人都把他当成了冤大头,要么就是骗吃骗喝,要么就是被人当成羊牯。

        他虽然浑,但是并不傻,别人对自己如何,他心里有数,只是来到这京师城,人生地不熟,自己又是一个好事喜玩的性子,你想要结交朋友,踩热地皮,打成一片,不花钱探路能行么?

        “大郎,此事包在我身上,这戏园子既然大家有兴趣,大郎你承头,我家里好歹也还能拿出几万两银子来,……”

        看见薛蟠大包大揽,冯紫英也禁不住摇头,也难怪薛家败落得如此之快,有这样的做派,你想不败落都不行啊。

        不过冯紫英倒是无意贪占对方银子,那也太败人品了,但用好这笔银子倒是可以。

        “文龙,兹事体大,你还是回去和你家里商量一番,是否可行,也要有个计议,便是你家里赞同,也要细细琢磨,这事儿也不是一两日便能成的,还需要徐徐图之,不必如此着急。”冯紫英摆摆手,“这边也还有一些朋友,到时候大家可以见一见面,商讨一番,终归要有一个稳妥之策,方才合适。”

        见冯紫英这般坦承,薛蟠心中越发觉得对方是个人物,突然想起自己上次的唐突之举,人家却是以德报怨,更是让他心中感动,“大郎,我薛文龙来这京师城也有一两年了,这结识的朋友虽多,但我心里有数,都是冲着我家银子来的,觉得我薛文龙人傻银子多,只有你冯大郎才会这般……”

        说实话连贾琏对冯紫英婉拒的态度都颇感惊讶,这等场合说出来,自然也就是有意邀请薛家入局,为何却又这般态度,难道是欲擒故纵?

        冯紫英笑了起来,“文龙,你家二叔也算是我的患难之交了,临清民变,我和你二叔都是上苍保佑才逃得性命,薛贾两家又是至亲姻亲,冯家和贾家也是通家之好,何须这等见外?”

        薛蟠更是头脑一热,“我听宝玉说你屋里也只有一个丫鬟,不如这样,我从金陵买回那丫头香菱一直在我妹妹那里,我舅舅觉得我出了事儿不吉利,便不许我碰那丫头,那丫头生得天香国色,便是宝玉想要,我也不予,今日便赠予你,明日我便让人送到你府上,算是咱们朋友一场,你也没计较前几日得罪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