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第十五节 夜宴

丙字卷 第十五节 夜宴

        晴雯还是走了,只剩下一个心情愉悦的云裳。

        看见云裳喜滋滋的模样,冯紫英也不知道这丫头怎么还能保持好心情?

        “爷,您屋里迟早要进人的,谁来不是来?只要您没嫌弃云裳,云裳就知足了。”云裳嘴角浮起一抹笑意,“再说了,便是现在不来,日后少奶奶进门,那肯定也要带着那边陪嫁过来的人,云裳不也一样要面对?”

        对于云裳的这种“洒脱豁达”,冯紫英无言以对,嗯,甚至还悄悄松了一口气。

        就算是自己是一个穿越者,也一样无法改变这个时代的很多东西,你还得要适应和接受,嗯,当然这种适应接受未必就是自己不乐意的。

        “不过,若是晴雯能过来,那便再好不过了,爷您别觉得晴雯性子烈,其实是个刀子嘴豆腐心,面冷心热,只不过坏事儿也就坏在她那张嘴上,不饶人,结果弄得宝二爷屋里人都不待见她,连宝二爷现在也懒得理她,就让她在外院里呆着,……”

        云裳的“游说”没能打动冯紫英,这等事情他不可能去开这个口,便是贾政夫妇意欲让金钏儿玉钏儿姊妹来,他也是担心因为折了对方面子,弄得不愉快,甚至再出点儿人命关天的事儿,那就太不值当了,所以才有些意动。

        好歹那也是一条命,他现在还做不到对自己周围的人冷血无情,要让他看到一个活生生的青春女子因自己的原因而死,他做不到,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柳湘莲住在金城坊那边,距离那望月楼倒是不远,所以马车把柳湘莲接着之后,也就是一盏茶时间就到了。

        “湘莲大哥,你觉得这薛家怎么样?”冯紫英在车上也就在考虑拉入股的的问题。

        薛家还是有些实力的,三五万两银子还是难不倒薛家。

        贾家多半是对这类营生不会参与的,纵然心痒痒,但是好歹是国公人家,这要搞这个,有点儿掉份儿,当然如果转一手,通过别家进来,那又另当别论。

        薛蟠是个混世魔王,但是在外边儿呢还是很受人欢迎的,无他,冤大头呗,这金陵来的土包子肥羊,不宰你宰谁?

        但这种豪爽性子倒也让他结识了一帮狐朋狗友,这帮人成事不足,但是拉人头凑人气却不差,

        薛贾两家加上姻亲王家、史家,纵然现在已经没落了,但是他们在武勋集团中也还有些底蕴,所以起码能把声势人气给造起来。

        当然薛家最主要的还是出银子,在背景后盾上,薛家就不值一提了。

        冯紫英已经选准了另外一个目标——陈家。

        陈道先、陈也俊家。

        五军营的大将,京营节度使最重要的助手,同时也是制衡京营节度使的最重要棋子。

        冯紫英一直觉得这陈道先能毫无征兆的出任五军营大将,这里边肯定是有什么缘由的,在牛继宗出任京营节度使的情形下,五军营大将对太上皇和皇上双方来说,都很关键,但最终却是不起眼的陈道先出任,那么纵然冯紫英对陈也俊不太感冒,那都要放在一边了。

        陈也俊也就是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不值一提,陈道先才是需要考虑的,冯紫英已经把自己放在了陈道先的平等地位上。

        人家在自己考中举人的情形下送了一份厚礼,而且亲自出席,不管是出于王子腾的颜面还是对自己的重视,这份情要认,但这都在其次,关键是冯紫英觉得可以用这样一种方式接触对方。

        他希望搞清楚陈道先在太上皇和皇帝这双方之间究竟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但无论陈道先押注哪一方,冯紫英都并不惧怕,毕竟那是外人,只要不是自己老爹押注,他都有很多种手段来化解这种风险。

        所以引陈家入局很有意义。

        除了陈家,其他就可以放在其次了,如果卫若兰和韩奇有兴趣,也可以加入,但那都无关紧要了。

        “你说那个薛蟠薛家?”柳湘莲吃了一惊,眉头也皱了起来。

        “湘莲大哥,是不是有点儿难以接受?”冯紫英把情况做了一个介绍,柳湘莲眉头这才慢慢舒展开来。

        “既然是做营生,那么就要用做营生的心态来应对,湘莲大哥恐怕要有这个准备啊,这戏楼子面对各种人,三教九流,而且免不了就有些乌七八糟的人和事儿,如果承受不了这个,最好就趁早打消,这是小弟由衷之言。”

        冯紫英不会对柳湘莲有多宽纵,既然要干这一行,你还抱着某种高人一等的心态,那这戏楼子就没戏,趁早放弃,柳湘莲算是经历过一些风雨世面的,不至于太脆弱,只是需要让他提前明白。

        看见柳湘莲慢慢陷入了沉思,冯紫英也不催促,自顾自的闭目养神,一直到马车在望月阁门前停下。

        早有小二来招呼,一提薛公子,便径直把二人带上楼。

        这望月楼也算是京师城西边儿有名的老字号酒楼了,当年天平帝尚在的时候,曾经微服来此间吃过酒,后来还被御史发现上书劝谏,因而声名大噪。

        一看见冯紫英会同柳湘莲进屋,一干人都站了起来,除了薛蟠贾琏贾宝玉外,居然还有一个眉眼俊俏的少年郎,却不是那秦钟是谁?

        原来是那薛蟠邀请宝玉时,那秦钟也在,那薛蟠见了便有些移不开眼珠子,还是见贾宝玉恼了,才赶紧收拾起恶行恶相,不过顺带邀请了。

        只是未曾想到那秦钟听说有冯紫英,所以便央求宝玉带他一起来。

        秦钟并未见过冯紫英,平日里经常听闻这冯紫英大名,某一日去看姐姐时,姐姐居然在午睡睡梦里念叨这冯紫英的名字,吓了这秦钟一大跳,以为自己这姐姐与冯紫英有了私情,若是被人觉察,只怕又是一场泼天祸事,欲待寻个机会劝诫那冯紫英。

        宝玉抹不开情面,便也只有应允了。

        只是这宝玉见了柳湘莲也是大喜过望,“柳大哥!”

        “宝兄弟。”柳湘莲显然对宝玉印象颇佳。

        二人上前寒暄,还有那身若扶风柳的,眉似春山远的秦钟,这三人站在一起,柳湘莲的英挺俊朗,宝玉的丰润灵秀,秦钟的秀逸柔媚,立即就把平素里一样姿容不俗的贾琏比了下去,看得那一旁的薛蟠是目泛异彩。

        至于冯紫英那等昂扬傲岸之气反倒是和这几人不合拍了。

        若是换了以往,贾琏自然也是要去凑趣一番的,但现在贾琏早已经没有了前几年的荒唐,一门心思都放在了自家事情上了,早早就走到了冯紫英身边,说起话来。

        “二叔一直在说请你过府一行,你却始终不去,是何缘故?”贾琏手里握着折扇,轻轻摇开。

        “家中杂事儿颇多,琏二哥怕也知晓,我大伯追封呼伦侯,还有一干手续要和礼部接洽,家父又不在家,这边我又要马上入翰林院读书,所以委实不得空闲,过两日我去府上一趟便是。”

        冯紫英平静的道:“琏二哥,政世叔这般催促,究竟何事需要小弟过府一行?”

        “也无甚大事。”贾琏摇摇头,“无外乎还是宝玉的事情罢了,你现在都入翰林了,宝玉眼见得大了,日后还要靠你多照拂。”

        “难道你我两家还如此见外不成?”冯紫英笑了起来,“政世叔未免太客气了,有什么吩咐一句便是。”

        “二叔怕是想要问一问你的婚姻之事,不知道大郎现在可曾订婚?”贾琏终归还是问了这个问题,“以前也问你,你也说要等到春闱之后,现在你连庶吉士都考过了,怕也是该考虑这等事情了吧,另外你大伯这呼伦侯追封,莫不是也要让你兼祧承袭封爵?”

        这个问题也在贾府内部引起了不小的争论,若是这冯家大郎要娶两房正妻,那便不一样了。

        “哦?政世叔莫不是有一桩好姻缘要介绍与我?”冯紫英打趣道:“订婚倒是不曾,但是老师倒是有意为我牵线,不过那须得要家父家母来做决定才是。”

        “那也只有一桩才是。”贾琏也肩负了重任,只得把话挑明,“二叔和二婶有意薛家与你家结亲,你意若何?”

        冯紫英吃了一惊,这贾政难道不该是先考虑黛玉么?怎么却先说起宝钗来了?

        来不及多想,冯紫英以进为退,“琏二哥,我还以为你要替小弟介绍一桩好姻缘呢。”

        “呵呵,紫英,我倒是希望你我两家为姻亲,我妹妹是个老实温顺的性子,只是你未必愿意啊。”贾琏观察着冯紫英的神色,却见对方表情半点不变,完全看不出端倪来,“若是我二妹是嫡出便好了,……”

        “其实二妹妹的确性格很好,只是如琏二哥所说,你我两家无缘啊。”冯紫英倒是对迎春印象不错,不多言不多语,偶尔目光相遇,那也是温婉一笑,当然这等女子当正妻只怕分分秒秒被媵妾骑在头上。

        贾琏也是叹息不止,忍不住道:“其实母亲也曾说便是给大郎当媵妾,也未必不好,只是家父觉得有损贾家颜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