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第十四节 爱憎分明

丙字卷 第十四节 爱憎分明

        柳湘莲是估摸到冯紫英对这个戏园子是有些其他想法的,但是一时间他还揣摩不出来。

        这对方都庶吉士了,下一步就要入仕授官了,还能对这一个戏园子有啥别的想法?

        不就是能挣几两银子,填补一下冯家开销么?

        这冯家现在随着家大业大,自然花销也会加大,纵然有冯叔父在榆林镇挣银子,但也不容易。

        不过他也懒得多去想,他相信冯紫英不至于害他,至于其他冯紫英如果真要告诉他,自然会在适当的时候告诉他的。

        “紫英,这戏园子算下来要十万两银子花销,肯定不可能由你们冯家一家子来,多找几家朋友也是应有之意,不过这戏园子经营怕也会有许多周折,所以选择上,你还是要多琢磨一下,还有就是如何来经营,愚兄心里现在也没谱,上下照应,戏班子的张罗安排,愚兄勉强能应酬一下,但具体更繁复的经管,你怕是也要考虑人来,……”

        就凭这番话,冯紫英都要对柳湘莲刮目相看了,看样子下的工夫不浅啊,琢磨出一番道道来了,知道要拉几家有跟脚背景的东家来了,也明白自己搞具体经营欠缺火候了,能有这番认知,冯紫英觉得这戏园子有搞头,不能差到哪儿去。

        “湘莲大哥,您这番话我心里算是踏实了,嗯,十万两银子虽然多,但小弟出面还是能找来的,就如你所说,选择东家上还得要有考虑,不能单纯只考虑银子,既要有背景,还得要有人脉,还要能凑人气儿,……”

        冯紫英的话让柳湘莲也哑然失笑,“紫英,如果愚兄不说那番话,你心里还没底?为兄在你心中就那么不堪?”

        “嘿嘿,大哥,在商言商,这营生就是营生,不能掺杂其他,你看你也知道自己在具体经营上还不行,说明你也知道这玩意儿来不得半点虚假,弄不好大家银子就打水漂了。”冯紫英也是嘿嘿一笑,“行了,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我做个筹划书,你先按照你的想法琢磨着,该物色的就可以先下手了,……”

        柳湘莲终于是喜忧参半的走了,这事儿估计得困扰他很久,不弄出一个像样的名堂来,估计他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这选来选去还是选了走这条道。

        不过冯紫英觉得未来还是要想办法替这位世交找一个补,但这应该是以后的事情了。

        看看茶盏中茶水不冷不热,颜色晦涩,冯紫英也有些好奇,这云裳这丫头怎么了,一下午都不见人影,说来客了,也没见动静?

        正疑惑间踏出门,便见到一个削肩蜂腰的丫头出来,见到自己却把脸偏到一边儿上去了。

        云裳跟在身后,看见冯紫英这才赶紧来盈盈一福:“爷请恕罪则个,先前晴雯来了和奴婢说话,没听见爷回来了,后来看柳二爷也来了,宝祥又把茶水送了上来,奴婢见二位爷在说正事儿,就没再进来,……”

        “行了,爷是那么小鸡肚肠的人么?又没责怪你什么。”冯紫英不以为意的点点头,目光却盯着晴雯,“不过晴雯这丫头今儿个是怎么了?见了爷都不来行礼请安,这贾府的规矩成这样了?嗯,好像还很不待见爷,给爷甩脸色呢,怎么爷借了你们贾府的谷子换了你们家糠了不成?”

        被冯紫英挤兑得脸红筋涨,晴雯但是目光里却更是不忿,恨恨的来福了一福,便欲走人。

        “等等,爷让你走了么?这么没大没小,声也不吭,怎么了,云裳,这丫头脸青面黑的,谁招惹她了?”冯紫英很喜欢逗弄这个火爆丫头。

        “回爷,没什么,晴雯就是在贾府里边受了点儿气,过来和婢子说说话,……”云裳赶紧解释,一只手却是推着晴雯。

        那晴雯却不肯罢休,“奴婢是脸青面黑的,自然比不得那些个粉面红唇的,只是云裳姐姐这般人才跟了大爷这么些年,莫非还比不过那些个大爷见了一面的狐媚子?”

        冯紫英懵了,这啥意思?看了看云裳,再看看晴雯,只见晴雯目光里凛冽不惧,倒是云裳眼眸中多了几分彷徨怔忡。

        这里边有故事啊。

        冯紫英有些好奇,站定,看着晴雯这丫头:“嗯,看来是针对爷来的了,只是爷却不知道啥事儿,晴雯,今日怕是你来我府里折腾事儿吧?你这要不给爷说个明白,你今儿个就别走了。”

        晴雯却是泼辣不惧,杏眼圆睁:“啥叫奴婢折腾事儿,府里边儿都传遍了,说您看上了金钏儿,要金钏儿给您当贴身丫鬟,太太便索性抬举金钏儿和玉钏儿两姊妹,都让那白老媳妇一并把契纸办了!……”

        冯紫英目瞪狗呆,还有这一出?!

        为啥自己这个当事人却全然不知?

        这几日里那李十儿的确是来了几回府上,但自己本来就不得空,加上那贾琏贾宝玉都见过了,想着也没啥好去的,便没有过去,没想到居然还闹出了这样的幺蛾子。

        “晴雯,你这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冯紫英强烈怀疑真实性。

        就算是自己要向贾府所要个丫头,也该是眼前这个丫头才对,要不也该是啥鸳鸯,嗯,那肯定不可能,平儿,估计贾琏就要和自己翻脸了,要不袭人?宝玉估计也要气得裤子跳掉了。

        这算来算去,好像这荣国府里边也没啥可心的丫鬟嘛。

        “那白老媳妇回去后多喝了几盅酒,便说了出来,阖府上下都知道了,……”见冯紫英的表情,晴雯心里也有些发虚,

        莫非这事儿还真的是府里边一厢情愿?可云裳也说院里没人,府里边太太就要院子里放人结果被他给挡着了,只说等一等再说,这金钏儿玉钏儿的消息传出来时,她便以为是盯着这一出,但现在看来好像又有点儿不像。

        “这金钏儿我倒是见过两面,那玉钏儿我却是面都没见过,怎么地就说要送给我了?呃,这也没问过我?”晴雯这么一说,冯紫英觉得还真的有这种可能。

        晴雯满脸不信,倒是云裳却信了,“爷,怕是贾府那边感谢您对宝二爷的照拂,所以……”

        “这要感谢我对宝玉的照拂倒也说得过去,咋就不把晴雯这丫头送给我?这样我也能好好拾掇拾掇这个牙尖嘴利的丫头,成日里在背后说我坏话,……”

        冯紫英斜睨了一下子脸涨得通红,目光有些闪烁的晴雯,“嗯,晴雯,你说我要是和政世叔说一声,金钏儿玉钏儿就算了,换个晴雯来就行了,府里边能不能答应?”

        云裳听得出这是少爷在调侃逗弄晴雯,但是心里却很高兴。

        一来少爷并没看上谁要谁来代替自己,二来若真是把晴雯这丫头要来了和自己作伴,那可真的就再合适不过了,总归屋里要进人,还不如进一个贴心知性的,晴雯也和自己颇为合得来,总比那不认识的外人强许多。

        晴雯也被冯紫英这番打趣逗弄给戏弄得满面绯红,羞恼不堪,猛地一跺脚:“云裳,我走了。”

        “呃,呃,别忙,别忙走,这事儿爷还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晴雯你给爷说说。”冯紫英乐呵呵地道。

        晴雯也是个爽直脾气,三下五除二便把自己知晓的说了一个遍,“现在府里上下都知道了,都在恭喜那金钏儿玉钏儿姐妹俩,都知道大爷您屋里只有云裳一个人,那些个狐媚子便是一个个眼睛羡慕得发红,琢磨着就能……”

        听得这么一说,冯紫英反而有些头疼了,他可没想过要这金钏儿玉钏儿,但是现在这贾府里边却闹腾成这样,贾政夫妇若真的是向自己提出来,恐怕还真的不好拒绝。

        “呃,晴雯,若是我不愿意接受你家老爷太太的好意,那会有什么情形?”冯紫英得问清楚,那金钏儿可是有跳井前车之鉴的,莫要自己这一拒绝,又成了历史重演,那就罪莫大焉了。

        “啊?”晴雯也没想到冯紫英问这个问题,愣怔了一下之后才摇摇头:“这婢子可说不好,金钏儿和玉钏儿两姊妹其实人挺好,只是奴婢原来以为是大爷看上她们两姊妹……”

        那意思就是贾政夫妇主动送给自己没关系,但是自己若是看上了金钏儿玉钏儿的美色去索要,那就是罪大恶极了,这丫头的朴素主义情怀还真的爱憎分明呢。

        “不是,爷的意思是,这爷拒绝了,那金钏儿玉钏儿会不会觉得丢脸,嗯,你们贾府里边那些个丫鬟们会不会有一些其他言语,……”冯紫英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晴雯先前还有些不解,似乎又有些明白了什么,望向冯紫英的目光倒是多了几分说不出的复杂情绪:“那金钏儿和玉钏儿肯定会很难受,尤其是金钏儿,她太太跟前一等一的人,又好颜面,府里边那些人遇上这等事情,自然也是要说些闲话的,没准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