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诗酒趁年华 第十节 复杂化

丙字卷 诗酒趁年华 第十节 复杂化

        冯紫英迟疑了一下,他也感觉到了自己这位乔师的某些倾向了,小心翼翼的问道:“乔师之意……?”

        “你和林如海之女原来不是曾约为婚姻么?本来我以为既然未曾定亲,此事便也可商榷,不过你既然有意继续维持,为师原本也赞同,不过现在情况有所变化,你要兼祧,你大伯这一房又如何考虑,是让林如海姑娘承袭这一房还是另娶?”

        乔应甲的问话让冯紫英无法回答,说实话他还真没想过这么遥远,但这却也是摆在面前的现实问题,关键在于他感觉到了乔应甲潜在意图,没准儿就是又要和自己谈婚姻之事了,而这恰恰是他不想谈的。

        “乔师,此事弟子尚未想过,家父之意是等到我十六岁之后……”冯紫英话未说完,便被乔应甲打断。

        “我知道令尊的意思,但是你可以先行订婚啊,若是林家姑娘与你父这一房定亲,那么你大伯这一房也需要一门亲事,原来就有人托为师寻觅合适婚姻,为师因为你和林家已有婚约,便没有提起,但现在为师觉得正好合适,……”

        冯紫英张口结舌。

        “另外,有个情况我也要提醒一下你。”乔应甲沉吟了一下才道:“恐怕不是今年下半年就是明年初,两淮盐道可能会是都察院的监察重点,……”

        冯紫英心中一抖,“乔师您的意思是……”

        “为师没别的意思,身正不怕影子斜,若是大公无私,那便有人针对,那也无碍大局,……”

        乔应甲只能点到即止,即便是这样也算是一个变相的提醒了。

        在他看来自己这个弟子如果坚守承诺不愿意放弃这桩婚姻的话,那就要考虑清楚了,他可能就要面临和承受岳方一旦出事带来冲击。

        纵然这种情形暂时还不会太多牵扯到他这个刚刚订婚的未来女婿,但是如果林如海真的因此获罪,那么之后必定会对冯紫英的仕途之道带来影响。

        但同样,如果你现在因此而毁诺断绝这门婚姻,一旦被士林知晓,那对冯紫英的影响会更大更恶劣,这等品行是绝无人愿意与你打交道的,所以这让乔应甲也是倍感无奈。

        他却不知道这里边一切渊源都是因为当初冯紫英在东昌府时为了成功见到他而想出来的招数,其实根本就没有这个约定婚姻这一出。

        可现在冯紫英又不可能再在这个问题出尔反尔,否则又要给他留下一个不好的印象,纵然是撒谎,这都几年了,你为何不当面说清楚?

        冯紫英也没有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他印象中,《红楼梦》书中林如海只是病故,贾琏还带着林黛玉回扬州办理丧事,甚至还为贾家捞回一大笔银子,填了修建大观园的窟窿,怎么现在却成了林如海可能要成为都察院“重点打击”对象了?

        真要被都察院看准的猎物,那贾琏哪里还能有机会捞回这样大一笔银子?

        这大观园还能修得起来么?

        呃,现在连贾元春的贤德妃都还没影儿,是不是因为自己这个蝴蝶翅膀带来的巨大效应而导致了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还是林如海的死本身就是一种假象?

        这倒真的是把冯紫英考住了。

        再问乔应甲,恐怕乔应甲也不会多透露什么,问题是自己现在该怎么办?

        冯紫英越来越觉得自己当初撒的这样一个谎,就像一副枷锁把自己给牢牢套住了,脱身不得,甚至还要越陷越深。

        但问题是若是没有这个谎言枷锁,自己就能放任林家,不,放任林丫头可能遭遇的厄运么?

        冯紫英在内心还是否认了这个念头,林丫头已经在自己心中占据了一个位置,只是他自己都不确定这个位置究竟是一个妹妹一般的位置,还是在未来可能转化为自己妻子的位置。

        想到这里冯紫英不禁哑然失笑,自己好像又在用一个现代人的思维来考虑这个问题了,这年头表兄表妹都是随意通婚,想那么多干什么,更何况这不还有另外一个兼祧的可能么?

        “乔师,这桩婚姻既已确定,紫英并无毁诺的想法,嗯,只是林姑娘年龄尚小,怕是三五年内都还不能成亲,至于说您说的我大伯这一房,不知道弟子能否知道是哪一家委托乔师要与自己约为婚姻?”

        大伯封侯一事掀起的风波已经开始从封侯本身延伸到自己身上了,像乔应甲这样想到这个问题的人不少,封侯肯定就要说袭爵,冯家就自己这一个,肯定要兼祧,那就涉及到长房婚姻问题,这同样是十分重要的。

        两门婚姻,无论哪一门都不简单。

        哪怕是抛开这个封侯,有一个现在庶吉士日后可能就是六部九卿堂上官乃至入阁拜相的丈夫或者女婿,对京师城中任何一个家族都是具有莫大吸引力的,自然不会放过。

        乔师大概也就是瞧准了这一点,这才迫不及待的这么急忙的要要招自己来询问这事儿。

        “嗯,为师也为难,起码接到了三家的意向,我估计乘风兄那边怕也有这等烦恼了,也幸亏是你父亲不在京师城,否则我估计肯定登门的人能踏破门槛了吧?紫英,你可知道今科考中进士中的三百八十人,除了你之外,其余三百七十九人尽皆要么结婚,要么订婚,并无一人尚未婚配?”

        乔应甲的反问也让冯紫英大吃一惊,这个问题他还真没注意过。

        自己周围的人,练国事这些年龄大的人不说了,范景文和贺逢圣早就成亲了,便是方有度这般人也已经定亲,像许其勋、宋师襄、傅宗龙、陈奇瑜这等人也早就定亲,陈奇瑜便是考中举人之后便成亲了,许其勋等几人估计也会是今年或者明年就要回乡成亲之后再回来读书。

        “不清楚吧?哼,你以为这个进士这么好考么?除了你们几家书院的弟子比较年轻的,你看看这三百八十名进士中,九成都是二十岁以上的了。”乔应甲不无感慨和骄傲,“也是很多人原来没想到你还没定亲吧,但现在馆选庶吉士,再加上你大伯追封侯了,大家才想到你们家可能还要兼祧一门,这才忙起来,为师也是才想到这一出,……”

        冯紫英苦笑,这个年代的婚姻就是这么现实直接,根本轮不到自己来指手画脚,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师尊的意图那又算什么?一个传递信息?

        恐怕回去之后和父母一说,父母也不会有什么意见才对,只要这门亲事的确合适。

        “嗯,沈季玉沈大人你是知晓的,他和为师是同科,都是元熙二十六年进士,现在就在你家乡东昌府担任知府,她的嫡长女秀外慧中,才艺无双,为师是见过的,配你是绝对是天作之合,……”

        乔应甲一开口,冯紫英就愣了,怎么这么巧?

        沈家女儿?肯定就是沈自征的姐姐了。

        自己还一度有些仰慕,后来阴差阳错,便淡了这份心思,现在居然却又以这样一种情形联系起来,这未免太过奇妙了。

        另外两门也都是京中朝官,不过冯紫英甚至都没有认真听了,乔应甲显然重心也没有放在那两家身上,而是重点“推介”这沈家女。

        冯紫英迟疑了一下这才回答道:“乔师,这等事情弟子也需要回去之后禀告父亲母亲,不过……”

        “不过什么?”乔应甲一皱眉,他感觉到自己这个弟子居然有些不愿意,“沈家姑娘只比你大两岁,年龄也正合适,若是你和她成亲,也能尽早考虑你家香火问题,……”

        “不是,弟子是觉得沈家诗书传家,如乔师所说,那是南直隶苏州的名门望族,沈姑娘也是诗词歌赋无一不精,可是弟子的情形您也是知晓的,诗赋不通,文辞粗陋,经义浅薄,……”

        乔应甲又好气又好笑,“紫英,为师难道还不知道你?你纵然不比其他人,但是也还不至于到这种程度,怎么是怕在人家面前丢了你二甲进士的颜面?夫为妻纲,她若是嫁了你,你便是大字不识,那也一样是夫!是她的君!”

        冯紫英苦笑,他的意思是弄不好就没有多少共同语言,可这个时代谁还和你说有没有共同语言?

        绝大部分人婚前是连面都没见过的,像自己和林丫头这种怕都是千里无一了,说来说去还是自己想得差了。

        “乔师这般说,弟子便回去禀告母亲,并写信给父亲,只是……”

        冯紫英一张口,乔应甲便明白:“为师知道,这归根结底还是要你父母来作决定,若是不成,为师也不会有什么,只是希望尽早能有一个答复,毕竟沈家姑娘年龄不小了,莫要你这边迟迟未定,耽搁了人家。”

        乔应甲明白,冯家也肯定要权衡比较,估计这个时候冯家也接到了不少像自己这样的询问打探,所以冯家甚至也还要打听一下沈家和沈家女的情况,再做计较,这都在情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