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丙字卷 第八节 如意算盘

丙字卷 第八节 如意算盘

        诚如冯紫英所想的那样,馆选庶吉士对民间来说水波不兴,甚至没有多少人知晓,但是对官场中人来说却意义重大。

        老百姓哪里懂得起什么庶吉士和普通进士的区别,都是要观政,都是两三年后授官,都是要当大老爷,在他们看来都差不多,只有进士才知道这是一个关键门槛,决定你未来仕途上限的门槛。

        除了每科一甲三人,那就只有庶吉士才能有资格进翰林,进了翰林才有资格入阁拜相,当然这只是资格而已。

        每科庶吉士一二十人,散馆后能入翰林的起码也在十人左右,也就是说一二十年下来起码有一两百人具备入阁拜相资格。

        但是你有资格但并不表示你就行,甚至你就算是庶吉士出身,说不定一辈子连六部九卿堂上官都做不到呢。

        但单单这份庶吉士的身份,还是能让官场中人对你高看几分。

        哪怕你做不到入阁拜相,但是你这一科庶吉士里没准儿就能有呢?

        这份同在翰林院里修学治书观政的情谊,也能让你在官场仕途站几分先手优势呢。

        王子腾刚结束完对山西镇的视察回京到家,就接到了通报,妹夫贾政来了。

        虽然有些疲倦,但是王子腾却没有让贾政多等,径直让他到书房等候,自己换了衣衫便过去。

        “哦?冯紫英馆选庶吉士了?”饶是王子腾有些心理准备,还是颇为震动,“这可是大周朝第一个十五岁的庶吉士,这个冯家大郎在不断的创造历史啊,十五岁的二甲进士,现在又成了十五岁的庶吉士。”

        “是啊,二兄,这几日里我邀请他过府一叙,就是想要先探探他的口风,……”贾政捋着颌下几缕胡须,颇为懊恼地道:“我让琏儿和琏儿媳妇去打探,但是都说冯家大郎现在无心其他,心思都在馆选上,现在馆选成功,我本打算再次邀请,却听得二兄回来了,所以先来见二兄。”

        王子腾点点头,“存周,三丫头怕是不行了,你怎么考虑?”

        贾政心中唯一一丝希望也断绝,但其实他也早就料到此事不可能了,倒也不失望,“夫人的意思是让宝钗,我的本意是让黛玉,……”

        王子腾明白过来,这夫妻二人怕是有分歧,所以才来找自己。

        沉吟了一下,他内心还是希望自己妹妹女儿嫁给冯紫英的,这样能让几家关系更为密切。

        “我听闻林如海这个丫头身子骨不好,而且丧母,冯家怕是不会应允吧?”王子腾显然是早就得到了自己妹妹的介绍。

        “嗯,黛玉身子是单薄了一些,不过她年龄也还小,再等两年也许就好些,至于丧母,我倒觉得问题不大,如海好歹也是列侯出身,又有探花傍身,冯家肯定是愿意的,……”贾政这番话倒还是公允,“宝钗那边,丧父倒在其次,关键是冯家未必愿意接受皇商这个家世,加之还有文龙的事情,……”

        王子腾忍不住皱了皱眉。

        贾政的话很不中听,但是却是实话,薛蟠在金陵那桩事情始终是一个隐患,须得要处置好才行,否则宝钗嫁哪一家恐怕都会有些麻烦。

        还有皇商身份问题,就看冯家计较不计较了,单论武勋家庭恐怕不会太在意皇商身份,但是若是论这进士出身,恐怕多少就有些关碍了。

        “存周,我听闻林如海现在也被都察院盯上了,现在虽然还没有动作,但是不可不防啊。”王子腾悠悠的提了一句。

        贾政吃了一惊,林如海是自己妹婿,虽说妹妹已故,但是林如海一直未娶,还有黛玉这个丫头在,所以他也很关心林如海的情形。

        “二兄,此言当真?为何会如此?”

        “尚不确定,我也只是听闻一些风声。”王子腾脸色阴沉。

        据他所知,恐怕还不止于此。

        江南甄家应该是被都察院盯上了,所以才会牵扯到林如海,但是江南甄家牵扯面甚广,可能还会波及到义忠亲王,都察院意欲何为,现在还不清楚。

        在王子腾看来,皇上应该不会在这个时候有什么太大的动作才对,但是有时候却也不一定。

        这都察院实在是一条不太好驯服的疯狗,一百多号监察御史,便是左都御史也不可能完全驾驭得住,除开左都御史,右都御史,左、右副都御使,左、右佥都御史,几乎人人手底下都有一帮铁杆打手,再加上随时可能加入战团的六科给事中,这大周朝的科道御史言官们就是战斗力最强悍的一帮文人。

        一旦激发起来,那就算是皇上都一样难以控制。

        你可以留中不发,但是这帮家伙就能一直撕咬不放,迫使你皇帝都不得不有一个交代说法,除非你真的不要颜面了。

        “如海一直颇为清正,怎么可能会被都察院盯上?”贾政有些不相信。

        “存周,人在河边走,哪能不湿脚?再说了,你也应该林如海那个位置意味着什么,这么些年,和他打交道都是些什么人?你难道不清楚?”王子腾倒也没有随意攀诬,只是平静地道:“现在只是有这样一个迹象,但会不会牵扯什么,或者演变到什么程度,都还不好说,我只是说有这样一种风险。”

        这却把贾政给吓得不轻,若是林如海被卷入这等事情中去,会有什么后果?反倒是黛玉的婚事都还要放在一边了。

        见贾政被吓住,王子腾这才道:“林如海之事,我估计纵然有牵连,但是毕竟是太上皇时候的事情,纵然都察院不肯罢休,但是我想皇上肯定会有所维护的,所以存周倒也不必太担心。”

        见王子腾说得笃定,贾政心中稍宽。

        “但愿这等事情不要牵扯到如海,否则我妹妹怕是在九泉之下都不得安生。”贾政黯然道。

        “存周也不必想太多,这种事情朝廷内部也都意见不一,没准儿拖上一年半载,太上皇和皇上那边有了计议,便是那都察院一帮人折腾,最终也可能是板子高高举起,轻轻放下而已。”王子腾摆了摆手,“不过这冯家大郎的事情,我觉得不妨这样,你们先找个机会探听一下冯家大郎的口风,不具体说谁,只问他婚姻之事,若是尚未定亲,便说愿意为其作伐,这样问他的想法,这边我给冯唐去信。”

        贾政精神一振,“二兄和冯唐那边……”

        王子腾沉吟了一阵,这才缓缓道:“朝廷规制,这总督一职不宜久在一任,尤其是我是武勋出身,恐怕这方面要求更甚,我估计朝廷年底可能有意让我卸任宣大总督,出任三边总督。”

        三边总督便是总管甘肃、宁夏、固原和榆林四镇的总督,算得上是冯唐的直属上司了,若是这般,王子腾为自己外甥女作伐,只怕冯唐还真要掂量一二。

        贾政立即就明白了王子腾的打算,这是根本就没把林黛玉计算进去,而是直接为薛宝钗考虑了,心中不豫,但是却又不好反驳,只是沉默不语。

        王子腾何等人,如何不明白贾政所想,淡淡地道:“存周,你也莫要以为我是为我妹妹考虑,你也知道薛家现在的情形,若是不扶持一把,怕是这薛家就要没落下去了,即便是这样,我也没有把握说服冯唐,若是冯唐不允,那我便为林如海丫头作伐,你意如何?”

        贾政是个烂好人性子,王子腾这么一说,他也承认薛家现在的情形相当困难,恐怕这一房也就只剩下一些银子了,而且这等营生都还在萎缩,若是一个强有力的夫家来支应,只怕那点儿银子都要化成水了,摊上一个薛蟠这样的长子,薛家也的确难。

        不过贾政不认为王子腾就能说得通冯唐,以冯紫英这样的身份,只怕未必愿意听其父的意见了,而且冯唐也要为其子未来前程考虑。

        斟酌了一番,贾政也只有先答应下来。

        不过他倒也是在琢磨,若是自己妹婿那边能先和冯家说好,那便好了,只是自己却不好再出面,否则让王子腾知道了,只怕这贾王两家就要起嫌隙了。

        或许可以给自己妹婿去一封信?

        这种纠结的心情一直到回到自己府上,在仪门处遇到了探春过来,给贾政见礼,看到探春出落得亭亭玉立花容月貌的模样,贾政内心没来由的一阵烦躁,为何自己却都是为别家女着想,自己女儿却从未考虑进去?

        内心却是多了几分愧疚,把探春叫住问了好一阵,方才离开,弄得探春也是莫名其妙,不知道自己父亲这是怎么了。

        贾政回到房中便让人去请夫人,等到王夫人到了,便说了自己见了王子腾的情形,王夫人自然没有异议,现在就剩下见那冯紫英了。

        可还未出门,便接到了贾琏传来的消息。

        宫中下旨,冯家封侯,但是却是给死了十八年的冯秦封侯,呼伦侯,比冯家原来的云川伯更是增了一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