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一百九十九节 潜在危机

乙字卷 第一百九十九节 潜在危机

        回到书院的感觉无疑是最让人愉悦的,这有点儿类似于衣锦还乡的感觉。

        西园的同学还剩下不少,但基本上都是未考上的,考中进士的许多人中都已经回家了。

        大周朝廷对进士们还是很人性化的,大比结束到庶吉士馆选还有三个月时间,这期间就是进士们变相假期,可以请假归家。

        当然这主要是针对三甲这一部分人,而二甲进士们就要看自己了。

        毕竟二甲进士们面临着的馆选,仍然要在东阁进行一场考试。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场考试空怕不是决定性的,甚至比不上二甲进士的名次更重要,但是如果在东阁考试发挥特别突出,仍然能为自己馆选增添不少机会,所以对于这样一个机会,大部分二甲进士都会全力以赴留下来拼搏一回。

        对于青檀书院来说,今科的表现可谓大获全胜,十八名进士,已经压倒了崇正书院和通惠书院,也包括江南的白马书院和崇文书院。

        崇正书院今年的表现其实也不差,除了杨文弱获得探花外,他们还考中了十二名进士,而且这十二名进士中有四名是二甲进士。

        相比之下,像崇文书院和白马书院,今年分别只考中的十六名和十四名进士,看起来仍然高过崇正书院,但是他们在规模上都要比崇正书院大许多,参考人数也更多。

        这是这么些年来第一次北方书院和南方书院在声势上取得相对较为平均的一年,当然实际上,南方士子仍然稳稳压过北方一头。

        “嗯,子逊,献征,孝可,孩未,梦章,克繇,还有紫英,今科你们还有其他三甲几个同学算是为咱们青檀书院争了光,……”

        官应震非常高兴,看着眼前这几位青檀书院中的人才,内心也是格外自豪。

        其实另外还有两位,一个是已经是状元的练国事,他不需要再参加庶吉士馆选,直接就授翰林院修撰,成为今科授官第一人。

        还有一位韩敬,韩敬在二甲进士中发挥不佳,名列第十六,甚至排在了冯紫英之后,而且也因为其业师汤宾尹的缘故,在考中二甲进士之后便主动脱离了青檀书院,跟随其师汤宾尹去了。

        韩敬虽然一直在青檀书院读书,但是其却似一直像是游离于青檀书院之外。

        其来读书也是因为其师汤宾尹与官应震的同年关系,但实际上像这两年青檀书院的大部分活动,韩敬都没有怎么参加。

        这也使得书院很多同学对其很不满。

        他自己也知晓这个情况,所以在考中二甲进士之后,也只是回了一回书院,向山长、掌院和几位关系较为密切的同学和教谕道了别,便翩然离去。

        所以在韩敬离开之后,书院里也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个现实。

        不过官应震倒是没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因为韩敬本身也一直与汤宾尹保持着密切联系,更像是汤宾尹寄放在自己这里的挂名弟子。

        道不同不相为谋,作为同年他代为照料了两年,也算是尽了心了。

        许獬率先叩拜,算是这几年里对师恩的感谢,其余弟子也都是跟着跪拜。

        官应震和周永春二人都很坦然承受了这一礼,他们当得起。

        作为书院的两个主要负责人,几乎所有事情都要由他们来安排部署,而且书院学子的情况不一,也需要分门别类的加以指导辅导,有针对性的帮助他们提升。

        像宋统殷十六岁就在青檀书院读书,一读就是九年,第一科连秋闱都没过,第二科也就是上科才算过了秋闱又在春闱折戟,今科才算是真正考中进士。

        和山长掌院的沟通就显得很轻松了,现在这几位都已经是大周的准官员了,一到两年的观政期结束,他们就会被授官。

        这几位都是二甲进士,起步就是从七品,三五年之内就会破格提拔,一般都会提拔到正六品甚至从五品的位置上,也就是意味着会破格提拔三级以上,这就是进士的威风,也是其他选官永远不具备的。

        “子逊不必说了,为师估计庶吉士跑不掉,照理说以紫英的二甲第九,也该没问题,但是紫英稍微特殊一些,还真不好说。”官应震也是在官场沉浮多年的老人了,对这等情况十分熟悉。

        “一是年龄太年轻,虽说庶吉士有要求是三十五岁以下的年轻俊才,但紫英这个年龄委实太夸张了一点儿,据我所知大周这么多科里,十八岁以下的庶吉士基本上没有,嗯,也许今科就又会有两个,一个是侯恂,一个是紫英,……”

        官应震的话让几个同学都笑了起来,既有些艳羡,也还带着几分善意的揶揄,“官师说得是,紫英这个年龄,让我们这些师兄们都汗颜啊。”

        考中进士基本上就算是从青檀书院毕业了,和青檀书院脱离了从属关系,而对官应震的称呼也从山长改为了官师。

        “诸位师兄打趣了,刚才官师不也在说这年龄太年轻也是劣势么?”冯紫英倒是很坦然。

        “现在看起来似乎是有些劣势,但是越往后,这个年龄就越能变成优势了。”

        宋统殷也是山东籍人,和冯紫英算是老乡,不过他要比冯紫英足足大十岁,但在二甲进士里已经算是年龄的了。

        “献征说得是,越是往后,这个年龄优势会越明显。”官应震接上话,“但现在的确有些麻烦,特别是阁老和六部堂上官有些人可能就会以此为由,故意挑刺。第二就是大家可能都知道了,紫英的文章从会试到殿试都有一些争议,估计在馆选上,不管紫英的东阁考试如何,都会有人要借此做文章。”

        这也不是秘密,冯紫英在文辞经义上的不足和在时政策论上观点优势形成了鲜明对比,所以才会导致在会试和殿试上他的策论都引发争议,这难免又会延续到庶吉士的馆选上。

        照理说,二甲前十名基本上就是庶吉士的天然人选,鲜有二甲前十没能进入庶吉士的,而竞争一般都是在二甲前十以后的这些进士中产生,这也是惯例。

        但是既然是惯例,那就有特例,总还是有那么几科中会有前十的进士落选馆选,但都基本上是自身有问题,比如年龄偏大已经将近三十五,又或者品行不佳外界有反应,但像冯紫英这种因为年龄偏小和文章引发争议而可能落选的,还真是第一个。

        当然现在也还只能说是可能,可既然是官应震说出来,那么也就意味着的确这中可能性还不小。

        二甲进士中,许獬基本上能敲定没问题,而宋统殷和罗尚忠名次靠前,可以一搏,但是希望都不太大。

        毕竟比照上科庶吉士只有十六个名额,今科估计也不会有太大差距,那么只有二甲前三十的进士才具备竞争力,而宋统殷和罗尚忠都在三十开外,宋统殷三十八,罗尚忠五十五。

        至于说其他几位都在百名开外,那可能性就更微乎其微了。

        房间里只剩下了官应震和冯紫英二人。

        “紫英,此事你务必要小心,我知道乘风兄和汝俊兄可能都有一些考量和安排,但是据我所知,恐怕不希望入选庶吉士的人也很多。”官应震的话让冯紫英也是心中剧震。

        官应震和齐永泰虽然很多观念理念近似,但是一来他们两人不是一科同年,二来官应震是湖广人,湖广籍官员在朝中也自成一派,与所谓的江南派士人官员虽然都属于南方士人官员,但是又还是略有区别。

        而齐永泰和乔应甲都是北方官员的代表,一个是来自北直隶,一个是来自山西。

        所以官应震能得到的消息肯定是从另外一个渠道来的。

        “官师以教我。”冯紫英知道齐永泰和乔应甲肯定在为自己努力,但是如官应震所说,庶吉士或许在外界看来和二甲进士区别不大,但是只有在朝廷内部的人才明白庶吉士的意义,而很多人恐怕就未必愿意看到自己成为庶吉士。

        缺乏了庶吉士这道台阶,要想进入翰林院就难比登天,而没有翰林院的资历,日后你要入内阁就会遭到来自各方面的阻力,光是一道非翰林不入阁这句已经被人们背熟了的话就足以让没有翰林资质的人难以解脱。

        官应震沉吟着,站起身来走了一圈,“六部和都察院、通政司以及大理寺中,为师尚能为你周旋一二,但是内阁三人中,沈、方二人恐怕都对你印象不佳,必定出言反对,只有叶进卿一人或许还能有所圆转。”

        叶进卿就是叶向高,他的字是进卿。

        如果三个阁老都反对的话,那么冯紫英就算是有其他六部堂上官的支持,一样无法入选庶吉士,所以官应震说必须要说法一名阁老对自己的入选持支持态度。

        “这恐怕要乘风兄亲自出面去见叶向高才行。”官应震迟疑了一下,“但是乘风兄的性子,紫英你也知道,他肯定会支持你,但是要让他去向谁低头,恐怕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