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一百九十八节 内闱

乙字卷 第一百九十八节 内闱

        被云裳的这份坦诚炽热的感情给灼烧得一震,冯紫英一时间有些恍惚。

        饶是冯紫英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两年多时间,既经历过生死考验,也同样面对过艰难苦熬,应该说这两年间他对自己未来可能面临的各种挑战都有了足够思想准备,自认为自己可以面对一切了,但还是被云裳这份纯真火热给震动了。

        “云裳,难道你就不怕少爷会娶别的女人当少奶奶,甚至还会纳妾,收其他通房丫头么?”

        冯紫英忍不住又挑起云裳的下颌,面对面的直视着对方的眼瞳道。

        “为什么要怕?云裳只知道少爷疼惜云裳就足够了,少爷要娶妻纳妾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收通房丫头那不也是少爷一句话的事情?太太早就希望少爷能早点儿长大,好娶少奶奶和姨奶奶生子,替冯家延续香火,……”

        云裳很坦然的面对冯紫英的目光,略感惊异的道,这难道还有什么不对么?

        深吸了一口气,冯紫英知道自己还是没有完全调整过来。

        像云裳这样一个自小被家里收养的奴婢,只要能跟随在自己身边已经是让云裳觉得是最幸福的一生了,怎么可能奢求她有其他的想法?

        这个时代和社会背景决定了她的意识和感情,不可能超越这个时代背景。

        想到这里,冯紫英却对云裳更珍爱,目光里也多了几分宠溺:“难道云裳就没有想过以后替少爷生子,延续冯家香火?”

        “啊?!”如同被火炭烫了一般,云裳这一回却是像被吓住了,下意识的环顾四周,见房中乃至屋外并无其他人,这才舒了一口气,声音略颤地道:“爷,这话不能说,……”

        “怎么不能说?”冯紫英还真的被云裳的表现弄得有些纳闷儿了,先前都那般勇敢,自己这句话怎么了?

        “别说爷还没娶少奶奶,就算是爷娶了少奶奶,府里边都说过,哪怕丫头收了房,没有太太的同意,也不能……”云裳羞得没有再说下去。

        冯紫英慢慢回过味来了,平静地道:“这个府里边是指谁?我娘还是姨娘?还是她们身边的明嬛她们?”

        云裳一震,赶紧道:“没有,少爷,没有谁,就是云裳自己揣摩的,觉得恐怕不能在少奶奶之前……”

        这是不允许妾和通房丫头在正妻之前生子,嗯,这在有些大户人家里边的确有这个规矩,但是那也要看情形,像冯家这等家庭,一门三房单传,恐怕就不敢这么做了。

        自己姨娘都说过母亲甚至都想过先让自己纳妾或者有收通房丫头以便能早日有子承接香火,当然这是最初的想法,可能在自己考中了举人,甚至考中了进士,为了谋求一个更好的婚姻对象,或者要考虑以后屋里的安宁,母亲就要斟酌平衡了。

        尚未娶妻就有宠妾庶子,恐怕很多家世良好的女子就要多考虑了,而宠妾在正妻前生子也会有一些隐忧,毕竟长子的身份也还有些不同。

        自己母亲和姨娘恐怕不会和云裳说这种话,如果是她们俩说的,云裳不会用府里边这个词来代替,就会直接说,而那也就可能是母亲身边这些贴身丫鬟了。

        但这究竟是传递母亲意图,还是自行揣摩加以发挥,甚至就是不愿意见到云裳在自己这边得宠,就不好说了。

        而且这种事情,就算是自己知晓,也不好去找她们证实,只能猜测。

        这也就是像鸳鸯这样的丫头为何在贾府地位为何那么高的缘故,毕竟她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贾母,而像明嬛在一定程度上可能也代表了自己母亲的意思。

        冯紫英也觉得好笑,自己居然也会陷入这种类似于宫闱权谋的纠葛中,明嬛明珠几个多半是知晓了自己婉拒了母亲的安排,心里有些失望或者不满,但会不会借此机会就来打压云裳还不好说,只能是以观后效了。

        没想到自己府上也会随着成员的增加,家庭的扩大,渐渐向贾府那样的模板演进,那可真的要小心了。

        这个时候再逼云裳说是谁说的也没有多大意义,自己知晓有这方面的事情就是了,而且现在说这些也的确为时过早,本来只是逗弄云裳这样一句话,居然还引开了这样一个潜藏的问题,真还让冯紫英有些意外。

        “少爷,其实云裳觉得没啥,不管太太怎么安排都是有道理的,您看看和咱们府上相似的人家就知道了,各家都有各家的规矩,未必都一样,但是都肯定都是有缘故的。”

        云裳倒是反过来宽解冯紫英,倒是让冯紫英越发增添了几分对云裳善解人意的喜爱。

        “嗯,云裳这么贴心,我都在想离了你我该怎么办了。”冯紫英坐回椅中,云裳也站在了后边替冯紫英按摩肩膀,“少爷可千万别这么说,你和老爷才是咱们府里主心骨,云裳不过是一个侍候人的下人,哪里当得起少爷这样?嗯,太太也说要安排人进屋来,不知道少爷和太太有没有商量好?”

        “嗯,太太和姨娘身边的人我是不会要的,至于安排人买丫鬟回来,那都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你问这个干什么?”

        冯紫英有些好奇,云裳好像以前一直不太在意,甚至是觉得就是该多一两个人进来,怎么这会儿却关心起这事儿来了?

        “少爷是不是看上了晴雯?”云裳一句话让冯紫英身体一震,差点儿要扭过头来看云裳,倒是云裳笑嘻嘻地道:“少爷是不是惊奇云裳怎么知道的?”

        冯紫英强压住内心的惊讶,自己对晴雯的确有些好奇和关注,但是说看上这个词儿,是不是有点而过了?嗯,好像也不算太过,晴雯那一日来自己府上时,自己的确多看了几眼,估计就是那个时候云裳觉察出了一些什么来。

        在云裳面前,冯紫英倒也没什么不敢承认,只是觉得有些难为情。

        “晴雯那一次来府里时,云裳就觉得少爷看她的目光有些独特,就像是要把人吞下去一样,不过晴雯这丫头的确长得挺俊,她现在在贾府那边也有些受气,若是少爷能把她要过来,那就太好了。”

        云裳这个主意出得连冯紫英都吓了一跳,“云裳,你可千万别瞎说,晴雯长得漂亮,那也不及你,至于说好像没有趣要别家府里丫头这个规矩吧?”

        “嘻嘻,少爷这是违心之言吧?云裳可赶不上晴雯,不过那丫头脾气太烈太倔了,比云裳还难伺候,但云裳觉得她性子干净,就算是和你吵架,那也是吵过就算了,不会记心里,云裳就喜欢和这样人的相处,……”

        冯紫英终于转过身来了,看了一眼云裳,这丫头应该还是担心自己顶不住母亲的压力,明嬛、明珠她们最终要进自己屋,所以才想要用这一招先发制人曲线救国的招数吧?

        不过也可以理解,估计明嬛明珠这些丫头进了自己屋,她这个从后院选进来的丫头难免就要受气了,而且这些丫头又有自己母亲贴身丫鬟的身份,便是自己也要尊重一二。

        “傻丫头,别想太多。”冯紫英摇摇头,看得云裳心里发慌,难道自己一点儿小心思也被少爷觉察了?还是少爷误解了什么?

        冯紫英当然不可能去要别人府上的丫头,当初说要袭人,哪也不过是逗弄宝玉。

        晴雯固然颇入他眼,但也还不至于让他去贾府所要一个丫头,那太掉份儿了。

        当春闱大比的后续事宜都差不多告一段落,接下来就是六月份的庶吉士馆选了。

        那同样也是一个充满了各种博弈色彩的考试,并不完全考所谓的东阁考试。

        三甲同进士大部分都要排除在外,大周立国以来几十科中,每一科中三甲同进士中被馆选入庶吉士的也就一二人,很多科干脆就是一个没有,都是从二甲进士中选入。

        但表面上所有二三甲进士都可以参考馆选,会通过考试和内阁阁老、六部、都察院、通政司、大理寺堂上官来商议敲定,这有点儿像是殿试的情形,但是这一次却不需要皇帝来亲自审定,基本上是敲定之后上报人选,皇帝只需要朱笔批准即可。

        按照惯例,庶吉士人选一般在十五到三十人之间,每科不定,根据馆选情况自定。

        内阁阁老在馆选中占据绝对主导地位,但是六部堂上官也有一定的发言权,往往这个庶吉士馆选,其实就是一个利益的博弈过程。

        上一科庶吉士馆选中,青檀书院考中的七名进士中有三名都是二甲进士,但是却无一人进入庶吉士,而通惠书院和崇正书院中则分别有二人和一人进入庶吉士。

        这个情况很大程度就源于上一科时,阁老和六部堂上官里,没有几个愿意为青檀书院说话。

        但这科情况就有些不同了,齐永泰强势复出,担任了吏部左侍郎,而担任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的乔应甲也和青檀书院关系匪浅,这场馆选恐怕就是一场龙争虎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