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一百九十七节 嬗变(第一更求票!)

乙字卷 第一百九十七节 嬗变(第一更求票!)

        “母亲之言,儿子明白了,这六月是庶吉士馆选,儿子也会去拜会几位老师,届时有机会儿子也会征求老师的意见,不过母亲其实不必这么急于求成,儿子年龄也还早,再说,等到儿子馆选成功成为庶吉士之后,不是有更好的选择机会么?”

        冯紫英只能用这种设想来打动母亲了,否则母亲在这件事情会无休止的投入巨大精力,让自己也跟着受累。

        “姐姐,铿哥儿这话也有道理,若是铿哥儿能馆选庶吉士成功,怕是会有更多的人上门,您也有更多地选择余地,另外没准儿铿哥儿的老师也会有好的人家说给您呢?”

        小段氏早就得到了冯紫英的眼色示意,要她帮着敲边鼓,瞪了一眼冯紫英,还是说了话。

        段氏也觉得自己儿子和妹妹说得有理。

        铿哥儿也才十五岁,登上一年半载也来得及。

        而且张太医也说了,铿哥儿必须要年满十六岁之后才能行男女之事,所以这就更早了,现在无外乎也就是想替他寻个最合适的婚姻,先定下来。

        只是作为冯家主母,段氏最希望的还是早些能为冯家香火续上,唯一这一个独苗,委实让人心焦。

        “铿哥儿,你老师那边,须得要准备去感谢的礼物娘已经替你准备好了,嗯,具体怎么去送,你自己斟酌,莫要让别人说我们冯家失了礼数,你也不懂规矩。”段氏点点头,“就着这几日里,你也去把这些事情办了罢。”

        冯紫英考上了二甲进士,青檀书院居功至伟,可以说冯家上下都对青檀书院感恩戴德不尽。

        谁曾想到一个原来在国子监混日子的监生,能在两年多时间里连过乡试会试殿试,一举考中二甲进士?

        而且前任业师现在是吏部左侍郎,无数人想攀都攀不上的关系,而引他入青檀书院的举主则是都察院右副都御史,一样是万人侧目的官场大佬。

        即便是现在青檀书院山长官应震和周永春一样是士林大儒,尤其是官应震,一旦重新复起,铁定也能在六部担任一个侍郎职务。

        这些关系营建起来对于冯紫英来说都是莫大的帮助。

        大小段氏再说是妇人家,但是对这些关系还是十分了解的,深怕自己儿子恃宠而骄,淡了这层师生关系。

        她们却不知道冯紫英是最理解通过书院结成的各种关系的重要性,不但是自己这些业师,就算是书院的普通教授教谕,他都要备上一份礼物,以感谢这两年来对自己的教导和帮助。

        当然就算是本次春闱的座师方从哲对自己不那么看重,甚至有些反感,他也一样规规矩矩恭恭敬敬的去登门拜会了一番,只不过方从哲显然不太认可自己这位“弟子”罢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本身自己的经义水平就不高,加之观点上有未必符合方从哲的治政思路,所以被冷落也是在所难免,不过自己只要尽到心意也会对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日后便是再也无人能用师生结党这一层来构陷自己。

        这个时代座师房师与弟子之间的关系看上去才是最重要的,相比之下这业师反而都要排在第三位去了,当然实际情况则未必如此。

        像青檀书院、崇正书院、白马书院、崇文书院这类明显带有相当政治色彩,以及山长、掌院都是士林名儒的书院,业师关系显然就更重要。

        但是像一般各直省府学或一般的小书院中考出来的学子,要攀上朝中大佬关系,自然就只能依托这座师房师的关系。

        这也是大周朝政坛官场一个最鲜明的特色。

        冯紫英无力改变这种局面,就只能去适应这种局面,甚至还要利益最大化的利用这种局面,尤其是在自己有用这样巨大优势的情形下,如果不将其利用好,那简直就太蠢了。

        看看在自己会试和殿试中乔应甲和齐永泰发挥出来的作用,就明白了这有多么关键和重要了,而下一步的庶吉士馆选,估计还会成为一个龙争虎斗的战场。

        冯紫英回到自己屋里,一眼就看见云裳在仔细的揣摩那个香囊和璎珞。

        看见自己回屋,云裳忙不迭的起身,“少爷回来了。”

        “怎么,还没揣摩够?”冯紫英含笑看着这丫头,云裳脸有些发烧,“少爷,林姑娘和三姑娘都是心灵手巧,林姑娘的这个香囊很是花了一番功夫欸,三姑娘的这个璎珞选材也很精致,花了很大心思。”

        黛玉的香囊是在临走时紫鹃悄悄交给云裳的,这才是黛玉真正的贺礼,那个檀香折扇不过是掩人耳目的。

        探春的璎珞都是花了这么大功夫,黛玉的礼物怎么能后人?

        冯紫英也没想到黛玉这丫头还真的心思慎密,来了这么一出,只是不知道她在看到了探春送给自己的礼物时,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或许她以为只有她自己才会有这样心思吧。

        不过探春的璎珞已经算是带着某些还不算太明显的意义色彩了,那么这香囊无疑就很明显了。

        冯紫英也在想丫头在绣这个香囊的时候,不知道是鼓足了多么大的勇气。

        想着那娇俏羞涩而微红轻蹙的玉靥,冯紫英心中也忍不住有些意动神摇。

        自己好像真的在慢慢融入这个时代,而前世的许多感觉正在逐渐钝化。

        自己正在逐步的嬗变称这个时代的人,比如心安理得接受贴身丫头和几个小厮仆人的侍候,甚至没有了少了还不习惯,完全没有了最初的那种不适应。

        而前世遗留的记忆也逐渐变成一种类似于书本知识一样的烙印了,不再带有多少感情色彩了。

        这种异变带来的直接变化就是自我默认和同化,重新塑造了自己的人格角色。

        冯紫英知道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过程,自己在力图改变这个时代这个社会的同时,这个时代这个社会也在悄无声息潜移默化的改变重塑自己。

        就像自己一度幻想过的,娶了黛玉,然纳探春当媵妾,嗯,让云裳和晴雯来给自己当通房丫头,好像也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情。

        哪怕现在做不到,至少也可以向着这个方向奋斗不是?

        嗯,探春当媵妾有难度,但是让云裳和晴雯给自己当通房丫头,很难么?有难度的问题不是才更有挑战性,更有意义么?

        接过香囊和璎珞,冯紫英也有些心动。

        这两样物件无疑都是花了心思的。

        冯紫英没想到黛玉都能给自己绣一个香囊,他再不通时务也知道这香囊意味着什么。

        而同样璎珞的含义虽然要隐晦浅淡许多,但同样也足以说明自己在这位三妹妹心目中确立了某种特殊地位了。

        这年头婚姻之约只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香囊不必说,便是璎珞都一样很容易理解为某种特殊含义。

        冯紫英还真是有些佩服探春的勇气,起码她回去之后,肯定会面临林丫头的莫大敌意和宝玉、湘云的熊熊八卦之火。

        这倒还真有些符合探丫头的脾性,敢作敢为,敢于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这一点上,她要比迎春、惜春这两位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

        “少爷,看样子林姑娘和三姑娘都有些喜欢少爷,少爷想过以后怎么办么?”云裳也很好奇这一点。

        她不太明白林黛玉和贾探春之间身份上的差别,但是也能感觉得出来两位姑娘的心意,这也同样关系到自己日后的命运。

        谁要是真的要嫁过来,那就会成为自己的主母,自己若是如太太所说那样被少爷收了房,那就要侍候少爷和太太二人,想到这里云裳就有些心慌意乱。

        谁更适合作为自己的主母,云裳知道自己是无权置喙的,但是她很想知道少爷会选谁。

        像是看穿了云裳内心的心思,冯紫英看着这张其实并不输黛玉、探春多少的俏靥,忍不住捏了一把那吹弹可破的粉颊。

        “你操这么多心干啥,还早着呢。你只需要把少爷时候好就行了,别管谁未来给少爷当少奶奶,都没谁能欺负你。”

        有时候无意间很随意的一句话就能直击心境,让人心花盛放。

        云裳身子微颤,却不言语,不像往日那般少爷捏自己脸颊时还要躲闪一二,这一次却是任冯紫英为所欲为。

        目光溶溶,春波流盼,那份少女的姣美妩媚竟然在这一刻陡然绽放,让冯紫英的呼吸顿时紧了几分,连带着手就有点儿把持不住了。

        这丫头也长大了,也是满了十四岁,上十五岁的人了,再不像两年前那样青涩稚嫩了,已经有了魅惑人心的魔力了。

        强压住内心奔放的情欲,冯紫英轻轻摩挲了一下云裳的面颊,收回手,“放心吧,云裳,你这一辈子是跟定少爷了,想跑也跑不了,也没有人能撵你走,我娘不行,其他人更不行。”

        “就是少爷撵云裳走,云裳也不会走,云裳宁肯死。”云裳抬起眼眸,那灼灼燃烧中的目光中只有忠贞和炽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