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一百九十五节 应景

乙字卷 第一百九十五节 应景

        被冯紫英的话给弄得目瞪口呆,贾宝玉半晌才反应过来冯紫英这话是在开玩笑,赶紧笑着道:“冯大哥,您现在都是二甲进士了,再等一下可能就要在朝廷做官的人了,还来抢我的袭人?”

        “怎么,舍不得?”冯紫英一边示意大家进入自己院子里的正厅,一边半真半假的道:“我可是诚心请老师啊,我府里边也就云裳一个人可心,可云裳要跟着我,这买回来的小丫头没人教,我看袭人完全可以来我们府里当个女管家嘛,要不借用一段时间再还给你。”

        见冯紫英有认真的迹象,贾宝玉嚇了一大跳。

        这袭人可是他的心头肉,断不能被别人给盘走了,只是这冯大哥如果真的到父亲母亲那里一开口,这没准儿还真的能要走,忙不迭地道:“冯大哥,我屋里就全靠袭人和媚人她们俩给兜转了,她要走了,我那屋里就要乱套了,千万使不得。”

        “冯大哥这样做可不对,怎么能夺人所爱呢?”黛玉心里有些不高兴,故作平静地道。

        倒不是因为冯大哥要袭人,而是觉得冯大哥从一进门先是和史湘云,然后又是和宝二哥以及丫鬟们说笑,却连话都没有和自己说一句,这让她有些不适应了。

        “林妹妹说得也是,不夺君子之好,那我夺林妹妹的所好行不行?”冯紫英笑着道:“把紫鹃借给我也行,在我府里来呆一段时间,让云裳和你作伴,怎么样,紫鹃?”

        “冯大爷,那婢子可当不起,婢子是老祖宗指给小姐的,婢子也只能侍候小姐。”紫鹃也知道冯紫英是开玩笑,不过态度还是要摆端正。

        “哟,这么忠心护主?难怪林妹妹和你就像两姊妹一样。”冯紫英摇了摇头。

        仔细打量了一下今日林黛玉的穿着,一件略显宽大的秀才长袍,略显纤瘦的面颊比起去前年还是多了几分血色,看样子张师那方子还是有些效果的,眉若春山,眼含秋水,顾盼流波,一张宛若樱桃的檀口与这张已然开始展露出绝美之姿的面庞搭配得恰到好处,加上这一身宽大的长袍,翩翩若仙的身姿便是男装一样吸引人。

        “林妹妹身子可是好些了?我看这脸上气色都要好许多了,嗯,还得要坚持啊。”冯紫英没有说坚持什么,这是双方的秘密。

        黛玉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尤其是冯大哥当着众人面关心自己,而且还有双方的秘密。

        看见黛玉的眼眸一下子就明亮起来,冯紫英也心中暗自好笑,这丫头还是那么招人怜惜。

        “三妹妹这段时间可还是看些杂书?我听宝玉说,你也常托他偷偷买些书看,连带着他心都学野了,……”冯紫英随口给宝玉栽一坨。

        “冯大哥,你怎么血口喷人?我啥时候和你说了……”

        宝玉一下子像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尤其是看到探春不敢置信的神色,更是冤屈。

        “那不是你说的,又能是谁呢?三妹妹喜欢看杂书,除了托你买,还能有谁?环老三,还是侍书?”

        冯紫英也知道宝玉和和探春关系很好,这等杂书,恐怕也只能是他去帮着买,环老三恐怕探春未必信得过。

        至于侍书,一个丫头若是替主子买这等书,被拿着只怕就要撵出去了。

        随便几句话就把宝玉和探春都逗弄得惊慌失措,看在史湘云和林黛玉眼中,都是忍俊不禁。

        “二哥哥,探丫头,冯大哥一看就知道是诈你们俩的,瞧瞧你们的模样,这不是此地无银么?什么杂书,怕是禁书吧?”史湘云格格娇笑,笑得花枝乱颤,妖娆风流,莫过于此。

        探春忍不住又要去撕闺蜜的嘴,史湘云赶紧躲到林黛玉背后,三个丫头又打闹在一块儿,看得冯紫英和贾宝玉都是感触万分。

        冯紫英是感触此等情形,那红楼十二钗乃至副钗又副钗的人物们,最终却变成了千红一哭,万艳同悲,不知道今世中这等场景还会重演,或者说还会在什么程度上重演呢?

        冯紫英可不认为自己可以解救所有人,便是有此心,也无此力,而且有些人也未必就值得一救。

        贾宝玉则是触景生情,如果这等姊姊妹妹都能环绕在自己身边,一辈子为自己喜,为自己忧,那该是多么幸福美好的一件事情?

        只可惜这等情形却并非自己独享,还有眼前这位冯大哥一座大山横亘,委实让人遗憾。

        冯紫英和贾宝玉两人心思各异,不过那目光落在三女身上,自然还是让三女感受到了一些异样,尤其是黛玉和探春,自然就收敛起来。

        见三女面对自己的目光都有些不自在,冯紫英也笑了笑,“今儿个来我这里,也没准备,我们府里可比不得荣国府,小桥流水,花园假山,只有这等蜗居,……”

        “冯大哥,先前我们下车时便看见隔壁两家老宅好像都在拆了重新营造,似乎是和你们这边连为一体了?”贾探春显然要比大大咧咧的史湘云和一门心思都在冯紫英身上的林黛玉更注意这些,好奇地问道,”那你们府上可就不比咱们府里小多少了。”

        “嗯,是家里把隔壁两家旧宅院买了下来,重新修建,这可不是我们一家,还包括我大伯家。”冯紫英倒也没有遮掩什么,“我大伯还有一个姨娘在大同,无人照顾,我父亲有意让她也搬回来,以便照顾,所以有一部分算是我大伯那边的。”

        几女都知道冯家的情况,一门三房,两门绝嗣,而且都是战死边地,和贾家、史家这等也是以武功起家的勋贵还有些不同。

        人家是一直在边地奋战,而贾家、史家都是祖辈从龙打下这片基业之后就靠着祖辈余荫坐吃山空了,也难怪人家冯家现在还能出一任总兵。

        “冯大哥,你现在考上了二甲进士,都忘了替你道贺了,袭人把礼物拿出来,恭贺冯大哥了。”贾宝玉这才想起自己的来意。

        冯紫英这才看到几个丫鬟手中都拿着物件,显然应该是用来道贺自己的物事。

        贾宝玉送上的一方砚台,看得出应该是有些年成的老物,不过冯紫英对骨董这一类不太懂,估计也不会便宜,还是很感谢的收下了。

        黛玉的是一把檀香木折扇,细密的木质扇叶用丝线连接在一起,十分别致精巧。

        探春的则是一枚自己结的璎珞,乃是用一些细密的木珠结成,那木珠当是檀香木,这倒是和黛玉的檀香木扇有些相似,不过这是探春自己结成的,那就要用心许多了。

        倒是史湘云大大咧咧的拱手一礼:“冯大哥,我可没啥好东西当贺礼,要不就为你唱一曲算是道贺了吧?”

        冯紫英乐了,“好啊,史家妹妹高歌一曲,那我这小院蓬荜生辉啊。”

        史湘云也不客气,大大方方往那里一站,陡然抬头挺胸:“身名不问十年余,老大更能谁读书?林中独酌邻家酒,门外时闻长者车。小生姓王名维字摩诘,太原人也。……”

        听闻这史湘云高歌一曲,却是唱戏,黛玉和探春都是脸色微变,而贾宝玉却是忍不住击掌叫好。

        这年头只要是玩票,那都是雅乐,贾宝玉显然也是经常出入过这等场合的,所以不觉得史湘云这玩票一唱有什么,但黛玉和探春都还是觉得有些不合适。

        倒是冯紫英有些触动,史湘云在87版《红楼梦》电视剧中沦为一名船伎,便是以卖唱为生,今日她却突兀的为自己道贺长了这一曲,难免有些让人心里膈应,难道这丫头今生依然要应这个验?

        现在史家是个什么状况他不知道,但是应该是史湘云父母早亡,她是跟着两个叔叔,而那两个叔叔也应该不太成器才对。

        不过最终为何沦为船伎,这恐怕也不仅仅是史家没落那么简单,没准儿也是掺和到了某些不该掺和的事情中才对,否则以金陵四大家族的余荫,怎么也不至于去沦为那等为生。

        贾宝玉却哪里知晓这些,见冯紫英注视着史湘云,目光里有些深沉,便笑道:“冯大哥,云妹妹这一《郁轮袍》如何?”

        冯紫英哪里知晓什么《郁轮袍》,但见宝玉眉飞色舞,估计也应该是当下时兴戏曲,只能点头:“果真是非同凡俗,冯大哥在这方面却是一窍不通,史家妹妹就是对牛弹琴了。”

        “冯大哥你又来了,甭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在恩荣宴上那一首诗都在京师城里传开了,听说那王象春本是这一刻进士里尤擅作诗的,却被你一句‘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给弄得现在都不敢在人前谈诗了。”贾宝玉不悦地道:“我知道冯大哥不喜欢作诗,但是诗词歌赋也是读书人陶冶情操教化万民的必备之策,若是单单靠经义策论,岂不是太单调枯燥了么?”

        “宝玉说得也是,不过这首诗可真的不是我写的。”冯紫英俏皮的眨眨眼,“我可从来没承认过这首诗是我写的啊,嗯,摘抄的,摘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