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一百九十一节 补偿(第一更求月票!)

乙字卷 第一百九十一节 补偿(第一更求月票!)

        御书房。

        ”陛下,忠顺亲王求见。”

        “老九来了?让他进来吧。”永隆帝还在翻阅中书案上的文章,目光也没抬。

        一阵橐橐的靴声,“臣弟叩见皇兄。”

        “唔,坐吧。”永隆帝对自己这个同胞兄弟还是很亲近的,示意赐座。

        早有内侍送来春凳,忠顺亲王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下,看见永隆帝仍然在孜孜不倦的翻阅奏折,忍不住道:“皇兄还是需要注意休息,若是些许杂务,不妨交给内阁……”

        “哼,内阁那帮人可信么?”永隆帝头也不抬,“朕可没有父皇那般闲适大气的心境,……”

        “那也可以交给寿王……”话一出口,忠顺亲王就知道自己说错了。

        果然,永隆帝抬起目光,“怎么,张弛又在你面前说什么了?”

        张弛就是寿王的名字。

        忠顺亲王暗自懊悔,永隆帝最反感他自己几个儿子和皇室宗亲与勋贵结交,倒是很支持这些个皇子们和文臣交好。

        不过寿王一直和忠顺亲王很亲善,永隆帝也知道,对于自己这个嫡亲弟弟,永隆帝还是比较放心的,但也知道自己几个儿子想要借助忠顺亲王在自己心中稳固地位,毕竟自己到现在也没立太子。

        “皇兄误会了,寿王前日里来我府上,说皇兄这段时间以为春闱会试殿试殚精竭虑,有些辛苦,担心皇兄身体,……”忠顺亲王感激解释道。

        “哼,朕的身体朕自己清楚,……”永隆帝脸色稍稍和缓一些,“不过张弛孝心有嘉,朕知道了。”

        “看皇兄心情好像还不错,前日臣弟送上了这副对仗,……”忠顺亲王见永隆帝心情还算不错,便也捡些让人愉悦的话题来。

        “嗯,没想到这恩荣宴居然还有这样一场风波,没想到李廷机这临别赠言,居然还能弄出这样一桩事儿来,不过朕很喜欢这副对仗之言。”永隆帝表情微笑起来,“不看破义利关,何以为人;要识得忠孝字,才是读书。说得很好,天下读书人便当如此,文字朴实,甚合朕心。”

        这忠孝二字的确击中了永隆帝的心,而且得读书二字,更是寓意深刻,掌握天下读书人,便是掌握了天下,这份意境委实合意。

        虽说这文字也粗浅了一些,但是那不重要,关键在于寓意。

        “皇兄,此子便是那撰文者吧?”前些日子永隆帝也在书房中交给义忠亲王看了一篇文章,没署名,应该是礼部誊录送上来的,应当就是今科士子所作,文字浅显,但是内容却很丰富,义忠亲王感觉应该是抓住了自己皇兄当下的心境,所以才会交给自己。

        “嗯,就是一人,你也该知道此子是谁了吧?”永隆帝点点头。

        “臣弟现在已经知道了,便是那冯秦的侄子。”义忠亲王脸上露出回忆的神色,“呼伦塞一战,乃是臣弟最惊心动魄的经历,若非那冯秦拼死力战来救,皇兄固然洪福齐天,不过臣弟只怕就没那么幸运了,……”

        “哼,哪有那么多洪福?若非那冯秦拼死来救,你我兄弟二人恐怕真的就要身遭不测了。”永隆帝脸上露出阴冷之色,“到现在朕都还在怀疑那一战,怎么就那么巧,你我兄弟二人经行巡边之事何等隐秘,为何却正好遇上了鞑靼寇边游骑主力?”

        忠顺亲王悚然一惊,赶紧道:“皇兄,此事已过了十多年,其中许多事情也难以查明,不宜再翻,莫要再起风波。”

        “哼,朕知道。”永隆帝摆摆手,“朕不会如此不智,只是这么些年来,一直存疑在心,如鲠在喉,不吐不快罢了。那一战冯秦战死,加之冯秦又无后嗣,其弟未能袭爵,怕是冯家心中也颇有怨言。”

        忠顺亲王也知道当时情形,那还是父皇秉政其间,本来武勋太多就让朝廷有些复杂不起,就有意清理一批武勋,这等绝嗣武勋,自然就不能袭爵,虽然有兄弟,但是按照当初大周惯例也是要子嗣才能袭爵,否则就要由特旨才能袭爵。

        当时父皇只让其弟冯汉接任大同镇总兵,却没有让冯汉袭爵云川伯,后来冯汉在大同总兵任上病重,也曾上书朝廷请求袭爵,朝廷也曾拟议让冯汉袭爵,但尚未等到旨意下来,冯汉便病殁,再后来就是冯唐接任,朝廷就只给了一个杂号的神武将军,云川伯的爵位袭爵一事便无人再提。

        忠顺亲王也默然无语。

        人家一家要么战死,要么病殁任上,朝廷却为了节省那点儿俸禄,还打这些小心思,未免太让人心寒,而这等在京师城中一个个安享富贵者却还能袭爵,这如何能让在边地奋战的武勋心安?

        “此事是朝廷做得差了,便是父皇面前,朕也敢这般说。”沉寂了一会儿,永隆帝才沉吟着道:“冯秦忠心报国,马革裹尸,朕有意追授其呼伦侯。”

        大周忠、义、孝、寿等字一般是皇室专用,轻易不授,所以一般武勋授勋名字都是选地点。

        而当初云川伯,这个云川也是当年冯家在跟随太祖打江山时一战的一个地名,因为冯家因此一战而成名,所以本朝定国之后便封了云川伯,只不过冯氏一族一直在边地征战,因军功袭爵而未降袭,一直到冯秦冯汉时才出了这么一桩事儿。

        忠顺亲王吃了一惊,追授呼伦侯那是意味着有意让冯家人袭爵了,届时只需一份特旨,便可袭爵。

        问题是冯家好像一门三房大房二房都是绝嗣,而三房只有冯紫英一个人,而且现在考中二甲进士,明显是要走文官道路,不可能再去袭爵这个呼伦侯了吧?

        除非冯家在老家原籍远房里去寻一子弟来袭爵,但这明显不可能。

        不过这些都是冯家自己的事儿了,朝廷之需要表明这样一个姿态,安抚一下还在榆林戍边的冯唐和当下考中二甲进士的冯紫英便可。

        “皇上此番心意,冯家必定感激不尽。”忠顺亲王赶紧道。

        “朕倒不需要他们感激,只是觉得这本来就是朝廷欠人家的,这么拖了一二十年,有些亏欠人家了。”永隆帝心情不错,“这个冯唐没想到武人一个,居然能生出这样一个好儿子,倒是让人惊奇。”

        “嘿嘿,皇兄这般夸赞,臣弟倒是有些心动,……”忠顺亲王话刚一出口,便被永隆帝打断:“老九,此事不必再提,朕那几个侄女你还是留着找别家吧,这冯紫英朕还有用,莫要坏了规矩。”

        大周虽然没有明确规制不允许驸马参政,但是文官群体是极其厌恶皇室宗亲和外戚参政的,所以大周历来都是你要娶了公主郡主,基本上就意味着你只能干点儿闲职了,六部、都察院、大理寺、通政司就别来了,可以去宗人府去干干。

        忠顺亲王嘿嘿几声,也就不再多言。

        其实他也知道,人家刚中了二甲进士,怎么可能找你皇室宗亲?那岂不是自断仕途?便是公主恐怕人家也不会干。

        嗯,准确的说,只要是考中进士便无人愿意娶皇室宗亲,如果是举人倒是有可能。

        不过也由此能看出皇上对这个冯家子的看重,忠顺亲王心中也在琢磨,若是有机会倒是可以好好见一见。

        寿王成日里在自己面前卖好,自己倒是需要提点一下,与其在自己这里花费心思,不如好好去结交一番这些未来前程远大的士子,就怕这些眼高于顶的进士们未必愿意和这些皇子们结交。

        “老大那边可有什么动静?”言归正传,永隆帝也收拾起了诸般心思,步入正题。

        “还算安分。”忠顺亲王迟疑了一下,“不过张弥那小子这段时间却颇为活跃,走家串户,牛继宗、柳芳那里都有往来,而且近期也与陈道先之子陈也俊来往密切,嗯,水溶近日邀约穆檀一叙,穆檀托病未去。”

        张弥是义忠亲王世子,也是一直跟随元熙帝读书的小字辈,据说文采风流,诗词歌赋颇有造诣,在京师士人中也颇有好评。

        “唔,老大倒是生了一个好儿子,不过吟吟诗作作画不好么?当个富贵闲人一辈子,也是乐事啊。”

        永隆帝轻轻哼了一声,这老大让自己这个儿子出面各种折腾意欲何为,他何尝不知?

        可是知道了又能如何?难道自己还能不让此子去与这些士子们结交?

        可恨自己几个儿子中都没有能与这张弥文才相匹敌的,这要去便是东施效颦了。

        “就怕大哥意犹未尽啊。”忠顺亲王也是淡淡一笑,“总有些人贪不知足,这其实没什么,只要父皇……”

        “行了,不要多说,父皇有父皇的心思,咱们做儿子的,只要各在其位,各司其责,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就好了,父皇他老人家年龄大了,有些事情也就不必惊扰他了。”

        永隆帝打断自己弟弟的话头,这等话题就不必再继续下去了,他自有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