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一百九十节 虽不在江湖,江湖却有传说

乙字卷 第一百九十节 虽不在江湖,江湖却有传说

        侯恂被冯紫英这不要脸的德行给气乐了,可是你要说冯紫英干了啥却又说不出个什么来。

        他要咬死不承认这就是他自己做的诗,你能奈何?

        谁能证明这就是他做的诗?

        这厮甚至早就考虑周全了,小时候在大同一处破败边墙上看到的,你连证据都找不到。

        边塞上的城墙可能早就垮了,风化了,这么多年了,我记不得在哪里了,你怎么说?

        只是谁也没想到会有人不承认自己做的绝妙好诗,呃,只有剽窃别人的,没听见过作者自己不愿承认的,这又不是什么反诗。

        “紫英,你这也是耍无赖啊,会作诗却在我们面前装神弄鬼,这也太不仗义了。”侯恂连连摇头,“这样戏弄季木,可不好,……”

        侯恂这厮也不是好人,还在挑拨自己和王象春的关系,不过冯紫英也本来就没考虑要和这王象春维持多好关系了,遇上这样一个角色,最好敬而远之,少打交道。

        练国事、黄尊素和杨嗣昌二人都忍俊不禁。

        这个冯紫英果真是一个风云人物,走到哪里都不会安分。

        不过他们也听到了王象春的咄咄逼人,只是这王象春也不先看看人,你要去教训冯紫英,这不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么?

        “若谷,我和季木兄是乡人,这般交情岂是你能挑拨的,你们崇正书院不就是嫉妒我们青檀书院,所以就要百般寻衅么?”

        冯紫英也不客气,既然你要刻意挑起事端,那就别怪自己往你身上泼污水。

        “怎么,若谷兄,是不是我们青檀书院得了冠军,心里不服气,还打算让君豫兄和文弱兄也闹一回你心里才舒坦,中间还有真长兄在呢,是不是希望三个来混战一场?”

        黄尊素也没想到冯紫英也知晓自己,有些讶然,难怪此人在京师城中名气很大,都说经义文理尽皆粗浅,但是却能位列二甲第九,果真不同凡响。

        侯恂没想到冯紫英这厮简直属疯狗的,这话锋一转就把自己给套了进去,一盆接一盆的污水往自己身上泼,弄得他手忙脚乱,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才好。

        “何人如此大胆,恩荣宴上也敢如此喧哗?”坐在左面的文臣站了起来,厉声道。

        礼部尚书李廷机,这也是个方正人物,不过拿齐永泰的话来说,方正过余就显得刚愎了。

        席间顿时安静下来,李廷机起身过来,目光严厉的在侯恂、冯紫英和王象春几人身上逡巡,冯紫英几人赶紧起身行礼。

        “尔等几人,何事喧哗?”李廷机目光最后锁定冯紫英。

        冯紫英就知道这几人里边李廷机肯定会找上自己,侯恂老爹是太常寺的,王象春父兄届时进士,王家也是书香世家,自己武勋子弟,估计本来就难以入李廷机之眼,这不找自己找谁。

        他只能起身行礼,“尚书大人,本是无意言笑,未曾想到会惊扰大人,……”

        “无意言笑?言笑什么?”李廷机却不是好糊弄的人,引来周围这么多人关注,肯定是有什么故事。

        冯紫英见混赖不过去,也只好把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

        李廷机听得冯紫英自称不通诗文,脸色便更加不好看起来,冷冷的扫了冯紫英一眼,“你是说这首诗不是你所做?”

        “不是,的确是学生偶然所得记下来的,只不过今日正好季木兄说起了李杜二位,所以学生就应景拿来一用,不敢欺瞒大人。”

        冯紫英十分坦率而实诚的态度让李廷机脸色稍微好看一些,但是他却不可能如此轻易放过对方:“你既然是青檀书院学生,青檀书院名满北地,你却说你不通诗文,岂不是替你们青檀书院抹黑?”

        “大人,我不通诗文,嗯,只是说不擅长此道,并非目不识丁,……”

        冯紫英也有些恼了,难关齐师说此人清正过余,变成刚愎古板了。

        李廷机游目四顾,最后收回目光,微一沉吟:“既如此,今日乃是皇上赐宴,你等喧哗吵闹,本官也不惩戒你,冯紫英,今科三百八十名进士尽皆于此,本官要你便当即赠言予这些你的同年们,作为临别鼓励他们日后立德立功立言。”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站立在当中的冯紫英身上,包括坐在主宾位的忠顺亲王和牛继宗。

        冯紫英不知道自己这是哪里得罪了这一位李尚书,居然会在恩荣宴上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出,莫不是这王象春所在王家和他有特殊关系,又或者是侯家与他相交莫逆?

        临别赠言?我特么怎么会什么离别赠言,好好想一想前世中写在那留言簿上的诗句有哪些?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这些都是众人皆知的诗句啊,自己念出来,还不得被人用唾沫淹死?

        彻底认怂,就说不会?只怕真的就要把青檀书院的牌子给砸了。

        这些诗句在这个时代用来临别赠言,别说是别人的诗词,就算是你自己的,也不合适。

        这年头临别赠言是要讲求切合主旨寓意深刻的,一句话就是要符合这个时代的政治正确。

        冯紫英越发觉得自己这坚定不移的装不通诗文是明智之举,否则日后处处都是陷阱。

        只是今日这难关还得要过了才行啊。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冯紫英拱了拱手:“尚书大人,学生的确诗文不精,但既然大人如此垂爱我们青檀书院,那学生也只能勉力一试了。”

        李廷机也感觉到了冯紫英把青檀书院拉到了自己的对立面,略微有些后悔。

        齐永泰、官应震这些人都是士林大儒,不是好招惹的,还有乔应甲这些和青檀书院关系匪浅的,势力不小。

        但是话已出口,他也不可能收回,只能硬挺着,微微点头示意对方。

        “诸位同学,我等承蒙皇恩浩荡,方有此良机,当此临别之际,受尚书大人之托,即兴赠言,望诸位同年共勉。”冯紫英沉吟了一下,才启口道:“不看破义利关,何以为人;要识得忠孝字,才是读书。”

        李廷机眼睛一亮,忍不住捋须沉吟。

        这两句更像是对仗之词,但是却相当切合此时情景。

        这帮学子考中进士,很快就要踏上出仕授官之路,开启仕途征程,作为礼部尚书,自己还在琢磨该如何提醒教导这帮学子,不要走歪了路,没想到眼前此子的这两句话却是恁地应景!

        义利,忠孝,正好是做官所要讲求的,大周是以孝知天下,而忠君更是不必说,重义轻利更是为官本色,果真是有些本事,还说自己不通诗文,这家伙起码对经义的领悟理解还是相当深的。

        坐在上首的忠顺亲王更是双目炯炯,后面一句话简直是经典。

        皇兄御极之前便是忠孝王,而眼前此子却是来了一句要识得忠孝字,才是读书,读书便是要为皇兄读书,天下读书人尽如囊中,这个寓意太好了。

        堂中一干学子也都在细细品味冯紫英的这两句话,越品也是越觉得有味道。

        冯紫英却是真真捏了一把冷汗,他哪有这等本事搞什么临别赠言,还要切合立功立德立言这三不朽,纯粹是凑巧碰上,这本是冯子材为广西秀阳书院题字,他有些印象,觉得好像还比较贴合,所以灵机一动略微改了一下,便用了上来。

        果然,看起来效果不错,起码面前这位李尚书还微微颔首,这意味着应该算是过关了。

        李廷机终于点点头:“不错,不愧是青檀书院学子,甚合圣意。”

        说完李廷机便径直回座。

        这个时候学子们才算是相互交头接耳探讨起来。

        “紫英,说得很好,算是为咱们青檀书院涨了一回脸!”坐在另一端的许獬提高声音,刻意扫了一眼侯恂,淡淡地道:“看看还有谁不自量力想来挑战我们青檀书院。”

        许獬多年前就以诗文名满江南,这两年又在京师读书,更是名动天下,他敢这么夸口,还真的没有几个敢去挑战他。

        这一场恩荣宴便在有些诡异的气氛下终于结束了。

        接下来的仪式过场颇多,比如赐练国事状元冠带朝服,赐进士每人黄金五锭,嗯,大概在五十两左右,价值纹银六百两,但拿回家中便被母亲专门珍藏起来,这是要作为传家宝传下去的。

        接着就是上上表谢恩,最后就是练国事带着大家伙儿一起谒国子监,谒先师庙,行释菜礼,最后就是奉上家状,修《进士登科录》。

        越是这般繁琐,越是能显示朝廷对春闱大比的重视,也越是能证明这个进士之位来得有多么不容易,冯紫英倒也能理解,不过这些繁文琐节也让人几日都应付不完,弄得人鸡犬不宁。

        恩荣宴上这一场风波也迅速在进士们和朝廷内的一些有心人那里流传开来,冯紫英不喜诗文,但却能每每能以诗文称雄的名头也再一次获得了映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