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一百八十一节 凉凉

乙字卷 第一百八十一节 凉凉

        贾母富态白皙的面孔上掠过一抹混杂了无奈、遗憾和期盼的复杂神色,点了点头:“嗯,去年中举,今年当然要参加春闱了,万一考中了,那就不一样了。”

        即便是贾母和贾府中的绝大多数人,都不认为冯紫英今科就能考过春闱。

        想当初隔壁东府的敬老爷,那是贾家最能读书的,也是举人过了之后,又考了五次春闱,从二十二岁考到三十四岁,才中了一个三甲进士,那也算是进士年龄中相当不错了。

        冯紫英十四岁的举人,已经是整个大周迁都之后最年轻的举人,如果这十五岁还要中一个进士,岂不要成为大周最年轻的进士?那也太不可思议了。

        按照贾府里边大多数人想的,再怎么冯家大郎也要考上两三回才能过吧,二十岁时能考中一个进士,那就是年轻俊彦了。

        “没想到冯大哥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居然就能考进士了。”史湘云连连摇头,“宝二哥怕是要努力了,要不就差太远了。”

        鸳鸯脸色一僵,悄悄瞅了一眼老祖宗的表情,见没太大变化,悄悄按了按心口,松了一口气。

        也是史大姑娘大大咧咧的性子,老祖宗才不介意,换了别个,只怕就要恶了老祖宗的心意了。

        其实贾母听到史湘云这般说心里何尝不是一阵酸涩,但是这是自家孙儿不争气,怨得谁来?

        阖府上下都盼望他能读书,他要什么给什么,想什么满足什么,连冯紫英都被府里边千方百计拉来给他做各种辅导,可他本人就是不喜欢读书,奈何?

        也不能说不喜欢读书,他就是不喜欢经义策论,对吟诗作赋还是不错的,只是这却只能拿来当遮羞布了。

        正说话间,王熙凤却先来了。

        ”二嫂子,琏二哥和宝二哥去看榜去了,还没回来?”史湘云揽着王熙凤胳膊,亲热的道。

        “还没有,估计人太多,挤不进去吧。”王熙凤也笑着道:“云丫头现在可难得来一趟,多住几日再走。”

        史湘云嘟起嘴,“我倒是想一直住在这里不回去了呢,二嫂子能不能一直管我吃喝?”

        王熙凤和贾母都被逗乐了,贾母更是拍着旁边的靠枕笑着道:“难道说咱们府里还不能管不起你一个?想住多久住多久,那边我让人去打招呼。”

        “是啊,云丫头在这边,咱们府上也要热闹许多,二妹妹和林妹妹都是些闷葫芦,宝丫头和四妹妹也是不爱出门,就只有探丫头还热闹点儿,多了你,咱们府里人气都要旺一些。”王熙凤也附和着道。

        “真的?老祖宗,二嫂子,那我可真的就住下了,这样我可以天天去宝姐姐和林姐姐那里,她们最喜欢我,探丫头比我还招人嫌她们都不嫌弃,……”史湘云兴奋得几乎要跳了起来。

        “啥叫我比你招人嫌?”探春清脆的声音响起,双手插在腰间,气哼哼的瞪着史湘云:“云丫头,你成日里在背后污蔑诽谤我们,这下子可好,还要在我们府里长久住下去,真以为宝姐姐和林姐姐喜欢你?我告诉你,要不了两天,她们就能看穿你的真实面目,狗憎人厌,到时就看见你就要吩咐丫头把门关上,你也只有来我那里混日子,……”

        探春的一席话把整个屋里的人都逗得笑了起来。

        史湘云也被气乐了,上去就要撕探春的嘴,两个丫头扭在一块儿,直把贾母逗得眉花眼笑。

        宝玉跟在贾琏后面有些恹恹的回了府里,和贾琏道了别,便阴悄悄回了自家院子里。

        “哟,二爷回来了?”今日是媚人和紫绡当值,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贾宝玉便径直进屋,上床躺下了。

        没想到冯大哥还真的中了进士,看见皇榜周围那欣喜若狂的士子,那些个连连道贺喜气洋洋的家人,贾宝玉心里边乱糟糟的,不知道该是喜怒哀乐。

        琏二哥倒是挺高兴,看见了冯大哥的名字挂在榜上,都忍不住要早点儿回来宣布这个好消息。

        问题是这个消息对自己算是好消息么?贾宝玉不知道。

        虽然早就在去年秋闱之后,冯大哥和父亲都或明或暗的说了对自己的期望,他当时还很高兴,终于可以摆脱经义策论这些看着就头疼的东西了,平素里看看诗文,吟诗作画一番,再和姐妹们探讨一番,倒也轻松自在。

        只是每日里还是需要去族学里读一读书,却再没有以前那么大的压力。

        看起来似乎一切都挺好,但是为什么今日看到皇榜下那一个个兴高采烈的学子们,自己却没来由的一阵不舒服呢?

        贾宝玉以为自己可以脱离世俗,以为自己可以无视别人的态度,但是却没有意识到他归根结底还是生活在一个世俗的社会中,周围所有的一切的一点一滴始终是要反作用于自己身上的。

        他可以蔑视仕途经济,可以不在乎营生生计,但是却不代表别人能做到,贾府现在衣食无缺,可以保障一切,但是不代表以后也会一直如此。

        有些东西他已经隐隐约约意识到一点儿,但更多的东西他还是处于懵懵懂懂状态下,这些影响心情的因素也只是短暂的干扰了一下她的心绪,所以当媚人进来告诉他史大姑娘过来了,老祖宗让他过去时,这一切便被抛在了九霄云外。

        看见贾宝玉如飞一般的跑了出去,连带着紫绡忙不迭的替他拿一件披风,这春寒料峭,天气乍暖又寒,丫鬟们也深怕这位爷给冻着生病了。

        “怎地二爷先前还恹恹的,这时候却又如此兴奋快活起来了?”晴雯在一旁水边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衣衫,看见宝玉兴冲冲的跑出门去,顺口问着正在门廊上收拾窗户的绮霰。

        “这却不知道了,宝二爷早上是和琏二爷出门的,谁知道咋就不高兴了,这会子却是媚人和他说了史大姑娘来了吧。”绮霰瞟了一眼还在那里探头探脑的晴雯:“怎么,你还想跟着过去啊,都说你多少次了,二爷的性子得由着他一点儿,莫要成日里傲娇,你也是老祖宗打发来的,要不你还能一直在这屋外呆一辈子不成?”

        晴雯瞅了一眼对方,却不言语。

        她是半路来的,和这屋里几个得宝玉心的丫鬟都不是很熟络,更谈不上知心。

        袭人和另外一个去年被撵出去的茜雪倒也还好一些,性子和气,像媚人、麝月、秋纹、碧痕和这一位绮霰,却是没多少话说,而且多多少少也有些防着她,所以关系也是越发冷淡。

        倒是这屋里几个小丫鬟,晴雯话还多一些,只是小丫鬟也有小丫鬟们的一个圈子,平素里也难得说些亲近话,所以这么一下来,只剩下她这个不伦不类的,倒成了孤家寡人不合群了。

        见晴雯不说话,那绮霰也撇撇嘴,扭着身子自顾自去了,若不是袭人姐姐说还是要劝劝这晴雯,她才懒得多说这番话呢。

        贾宝玉来到贾母房中时,里边已经是欢声一片,他几乎是奔跑着冲入房中的,这个姐姐那个妹妹的便是一阵娇声燕语。

        “二哥哥!”

        “宝二哥。”

        “宝兄弟。”

        “宝二爷。”

        “二爷来了。”

        这人人都在招呼他,个个都是笑脸相迎,这份感觉真的是美死了,先前在皇榜下的阵阵触动和感慨,刹那间就消失无踪。

        便是冯大哥考中进士又能怎地?

        能有自己这般幸福快乐么?

        他有这么多姐姐妹妹陪着自己顽么?

        想到这里,宝玉心中也是越发畅快得意。

        最热情亲近的莫过于云妹妹,许久不见,自然也是格外亲热,嘘寒问暖,然后才是说些见闻。

        只是这般热闹中,宝玉却没有注意到好几位姐姐妹妹都有些心不在焉,甚至连老祖宗都是若有所思,他却还在喋喋不休的和云妹妹说着这半年来自己在府里的种种,以及云妹妹为何不来府里的缘故。

        当屋里的声音慢慢安静下来时,云妹妹不合时宜的问话一下子就把宝玉从无尽的欢快畅意中拉了回来:“二哥哥,听说你和琏二哥去看榜去了?”

        “啊?嗯,哦,是……”原本无比喜悦的大脸盘子上的笑容微微一僵。

        “那冯家大哥究竟考上没有?我过来的时候街上人太多了,都是又哭又笑有喜有悲的,看来这考中进士对这些读书人来说简直太重要了,我甚至看到一个四十多岁快五十岁的书生在那里喜欢得一直喊‘噫,我中了’,谁都劝不住,简直太好笑了,……”

        史湘云完全没有想过自己的问题对于这位二哥哥来说,几乎是背刺一般的伤害。

        贾母微微色变。

        王熙凤哑然无语,她在路上就碰见了自己相公,已经知道了冯紫英高中进士,但是进来之后却半句话没提。

        “冯大哥考上了,中了进士,真是让人兴奋。”宝玉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自己脸上,他竭力让自己显得轻松自在一些,只是声音听起来却是格外的干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