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一百八十节 门第

乙字卷 第一百八十节 门第

        见丈夫没有反应过来,王夫人呶了呶嘴,便是刚才薛姨妈离去的方向,贾政恍然大悟:“你是说宝丫头?”

        “是啊,宝丫头今年也十四了,论理也该考虑这些事情了,薛家现在也没有一个撑得起门面的人,那薛文龙也是一个不晓事的,成日里跟着东边的高乐,这宝丫头的事情怕还得老爷多费费心。”王夫人看着自己丈夫道:“宝丫头也是嫡出,论人才容貌,论体格脾性,那都是极好的,纵然是那段氏挑剔,也绝对挑不出半点瑕疵来,……”

        贾政微微点头,这宝丫头倒的确是一个合适的,不过他作为姨爹,却还不好过多过问,毕竟人家还有一个舅舅,娘亲舅大,要说也该自己那个内兄来操心才对。

        “夫人,那二兄那边难道便没有一个说法?”贾政问道。

        贾政一提起,王夫人也有些尴尬。

        先前薛姨妈也来说起过,说前两年里兄长倒是很挂心宝丫头,只是不知道是因为外放之后太忙碌,还是没有合适的,所以这一年多时间里就放了下来,这也让薛姨妈很是着急。

        两姊妹自然是没有那么多顾忌,王夫人也半遮半掩的说了一些关于自家宝玉未来的一些打算,倒是让薛姨妈吃了一惊。

        没想到自家姐姐还要指望这宝玉能攀上皇室宗亲,但看看宝玉的相貌气度,若是能在诗文上有所造诣,倒也不是不可能。

        “二兄那边这一年里我们姊妹都没怎么见着人,嫂嫂那边也不清楚兄长的想法,所以这事儿也就拖下来了。”王夫人只能放低声音道。

        “夫人,宝丫头看起来是不错的,但是这门第上……”贾政也有些不好启口。

        这薛家不比几十年前的薛家了,那个时候紫薇舍人的门第还在,现在谁还记得你这个紫薇舍人的先祖啊?一提起薛家,那就是皇商,甚至刻薄一点儿的就说是商贾人家,冯家那边怎么想?

        “门第怎么了?”一听丈夫嫌弃妹妹家门第,王夫人声音便提高了几度,“薛家也是官宦之后,紫薇舍人门第差了?纵然这些年来有些寥落,但是毕竟底子还在那里,妾身听闻那冯家对商贾之家并无太多成见,听说那薛家二房也在和冯家合伙做些营生,好不兴旺,……”

        “夫人,不一样的,和薛家一起做营生同与薛家结亲那是完全不一样的。”贾政摇了摇头,“这豪门世家乃至那些个文官清贵之家,哪个背后没有一些营生勾当?但人家有营生并不代表会以此为业,我们贾家也有营生,可谁会觉得我们是商贾之家?冯家也有营生,谁会觉得冯家是商贾之家?可薛家那就是真正的商贾之家了啊,连个袭爵都没有,妹夫也殁了,这冯家会答应么?”

        听得自己丈夫这么一说,王夫人脸色也是一暗。

        的确,这是个大问题,有营生没问题,但是你若是以此为生,那就是两个概念了,就像那些个乡绅一样,有田有土,再谋些营生,便不能视为商人,举人之家,也有营生,你能说他是商贾人家么?

        “可是那梅翰林不也是和薛家二房结了亲么?”王夫人还是有些不甘心。

        “夫人,那也不一样。梅之烨和薛家结亲的时候连举人都不是,一个酸秀才,连饭都吃不起,薛家算是资助了他,而且他当时也是耍了滑头,只说结为姻亲,结果是庶子,现在他步步高升,进了翰林院,便是庶子都有些想要反悔的模样,……”

        贾政的话让王夫人吃了一惊,“不能吧,这都订过亲了,只等年龄合适便要成亲,……”

        “那又如何?便是成婚还能休妻另取,这等事情难道每朝每代还少了么?”贾政冷笑,“梅之烨现在四十不到,刚授了翰林院检讨,实打实的从七品清贵,再等一两年便能有个正七品出身,若再是出翰林院,便是各部主事或者外放一府推官知县,前程似锦,难道他就不想替自己儿子攀个好人家?”

        “可那是庶子……”

        “庶子也是他自家儿子,那也想有个好前程,找了薛家能有什么好处?”贾政轻蔑的撇了撇嘴。“而且还是薛家二房,……”

        想到自己也是二房,贾政话一顿,又转开:“总之我觉得现在梅家恐怕未必会再愿意结这门亲事了,这年头悔婚之人难道少了?其他不说,便是这每科秋闱春闱两次大比中式者,便会有不少悔婚退亲者,……”

        见丈夫这般一说,王氏心里也是一凉,“那依老爷之见,这宝丫头怕也是……”

        贾政沉吟了一阵,“宝丫头和林丫头,其实都各有好处,各有不足,宝丫头好处是脾性好,看样子也是个易生养的,但家世是一个问题;林丫头家世好,但最大问题就是身子骨,哎,所以啊,这种事情成不成还两说,……”

        “那老爷之意……?”王夫人也皱起眉头,若是两头都不成,就为难了。

        “嗯,这事儿先说到这里,我打算让琏儿或者你让琏儿媳妇找机会打探一下铿哥儿的口风,听说他在家里是个能作主的,很多事情连那段氏都要听她这个儿子的,原来不是说要等到春闱之后么?现在春闱过了,他年龄也已经十五了,怕是要考虑这等事情了。”

        贾政沉吟了一下,“另外找个机会,你不是说把你那两个丫鬟送给他么?趁着他现在中了进士,也算是一个道贺吧。”

        王夫人点点头,“这金钏儿妾身原来还打算替宝玉留着的,但现在妾身倒是越发觉得对宝玉管得严一些才好,他房中丫鬟太多,看看人家冯家大郎,比他大两岁,都中了进士要做官了,才一个贴身丫鬟,妾身还真的怕宝玉年幼没有定性,把持不住,给那些个狐媚子给祸害了,所以打算把他房里的丫鬟再打发出去两个,……”

        对这等事情贾政是懒得操心的,点点头:“嗯,这倒也是,夫人看着办就是,总归让宝玉收收心,日后要有一个好的前程,总归要寻个好的亲事才行。”

        二人正说间,却见那金钏儿进来,“老爷,太太,鸳鸯姐姐来说,史大姑娘过来了,老祖宗请太太也过去热闹热闹,……”

        “哦?云丫头也来了?”王夫人笑了笑,“老爷,那妾身就过去了。”

        “唔,……”贾政怔了一怔,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但最终还是犹豫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夫人快去吧,免得母亲等候。”

        贾母房中这个时候也是一片热闹景象。

        史湘云来的也正是时候,正在眉飞色舞的说着这一路见闻。

        “这外边儿可是一片欢腾,走到街上到处都能闻到酒香,每家酒楼里现在都是人满为患,那些个读书人啊,有的哭,有的笑,有的垂头丧气,有的趾高气扬,活生生一副百景图啊,……”

        见云丫头这般兴奋,鸳鸯也忍不住笑着道:“云姑娘这一趟过来岂不是被堵在了路上?”

        “那不是咋地?还绕了一条道才过来,一路上人声鼎沸,没见着这么热闹过,这比起元宵都还要热闹。”史湘云脸上的笑容也是格外开心,来到这贾府里边简直比过年还幸福,在没有家里边那些个让人心烦的事情,还有这么多姐姐妹妹一起顽,“宝二哥呢?咋还没来?林丫头、探丫头和宝姐姐呢?”

        “云姑娘别着急,奴婢都让人去通知各位小姐了,想必很快就要过来了,不过宝二爷好像和琏二爷出门了,估计要午间才能回来吧?”鸳鸯回答道。

        贾母脸上也一脸慈爱的神色,看着这个自己娘家的孙女儿,“云丫头上来挨着我坐,许久不见了,倒是长高了不少。你宝二哥和琏儿哥他们出去看榜去了,估计也快回来了才对。”

        “琏二哥和宝二哥也去看榜去了?”史湘云颇为惊讶,她可是知道自己这位宝二哥是没多少心思想要读书的,怎么现在却关心去春闱来了?

        “嗯,你冯家大哥今科春闱大比,大家都想知道他今科有没有考上。”贾母倒是没有在意。

        冯家和贾家关系现在日益紧密,虽然冯家大郎的表现和宝玉比起来让人有些羡慕,但是宝玉却是这个性子,谁也没有办法,这冯家大郎若是考中了,那对贾家也只有好处,起码日后也能照拂贾家这些个子弟一二。

        史湘云还从未见过这个现在已经被贾府里边传位文曲星下凡的冯家大哥,去年她来过府里两次都从未遇到过,对这位冯家大哥也是颇为好奇,想要看看这位文曲星下凡的人物就是什么样的三头六臂。

        “哦,冯家大哥也参加春闱了?”史湘云吃了一惊,转念一想,好像是诶,去年不是说就考中了举人,过年时阖府上下都在议论,今年当然要考进士了,不过不是说冯家大哥才是十五岁么?就要考进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