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数风流人物在线阅读 - 乙字卷 第一百七十九节 未雨绸缪(第一更求月票!)

乙字卷 第一百七十九节 未雨绸缪(第一更求月票!)

        当皇榜终于张贴公示之后,整个长安街都陷入了一片狂热之中。

        这是三年一次的春闱取士,抡才大典,一旦中式,用鱼跃龙门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涌荡的人群和报喜者在皇榜前来回游走,寻找着属于自己的那份希望。

        从巳正开始一直到下午,来来往往的人们都在感受着这份或与自己无关,或关系密切的这份光荣。

        三百八十名进士,来自十五个省直,此时全部揭晓,人们都可以饮宴来庆贺属于自己的喜悦,也可以借酒消愁,发泄内心的苦闷。

        还有十五天才是殿试,而且对于学子们来说,殿试其实是没有多少值得复习苦读的,第一时间短,第二,也是最关键的,殿试纯粹是考临产发挥和皇上的心意,其他都没有太大用处。

        所以对于已经考中进士的学子们来说,殿试其实没有多大必要在进行什么复习准备了,或许彻底放松自己,轻装上阵更有利于发挥。

        这十五天对于大家来说就是一个难得的轻松假期了,安心休息来准备应对殿试。

        “真没想到,冯家大郎还真的考中了进士,太不可思议了!”贾政忍不住喃喃自语,失神般的靠坐在官帽椅椅背上。

        “是啊,哪怕是最后一名,那也是进士。”詹光也不无感慨,“这一年里冯家大郎来的少了,去年还曾经来过几回,当时学生就觉得这冯家大郎必成大器,果然还是被我猜对了。”

        程日兴也忍不住插话:“这四千多大周士子汇聚一堂,却只取那三百八十人,这冯家大郎却以十五岁之龄名列其中,委实让人感慨,这等年龄便入进士之列,怕不是日后要入阁拜相?”

        贾政也是唏嘘不已,“敬大哥考中进士时已经是三十出头,没想到这铿哥儿却恁地不凡,十五岁便中了进士,……”

        话没再说下去,脸色却有些黯然,一帮清客们自然知晓贾政的心境和心结,只是这等话语却又不好再接,难道说贾宝玉未来也能考中进士?

        好在还是单聘仁反应得快:“老爷也不必多想,各家有各家的福运,这二世兄也是一个聪慧之人,咱们府上也是簪缨之家,倒也无须太过追求那般,况且冯家和府上也是世交,通家之好,若是那冯家大郎未来真能有一番造化,如日兴兄所说名列六部,入阁拜相,那少不了也是要照拂一二的。”

        贾家这几年的每况愈下几位清客无疑是最了解最清楚的,但是他们依附贾家日久,这等时候转投别家自然不妥,但是从内心来说也还是有些担心疑虑的。

        这等坐吃山空,三五年或许还能勉力支撑,十年八年后呢?那他们又往何处去寻这等清闲觅食所在?

        原来这贾家还能靠着王家,谋些营生,但是现在王子腾外放之后,这等生计也就没有那等好做起来,贾家的没落似乎就陷入了不可逆转的轨道上去,但若是能攀附上这看似蒸蒸日上的冯家,未必不能有一份希望。

        听得单聘仁说“照拂一二”,贾政心中就更是纠结。

        去年考中举人,自己内兄亲自替冯紫英操办,那规模和威势,弄得兄长回来之后一直喋喋不休,只说那客人来得如何多,冯家收礼收得手软,那垂涎之意溢于言表。

        自己兄长是个只认银子的性子,贾政自然也清楚,但是也足以说明这个举人身份给冯紫英乃至冯家带来的影响力提升了,而如今却是中了进士。

        这可是进士啊。

        这中了进士,基本上就断了探春的这份姻缘了,实际上冯紫英考中举人之后贾政便知道此事基本难成了,现在中了进士更是就不用再想了。

        现在内兄长期在外,在京城中的影响力日减,便是琏儿都不时回来称原来那些个经常上门的宴饮帖子日少,比起前两年时怕是只有两三成了,而平日里在路上遇见,似乎关系也淡了不少,多是拱手一礼便走,全无往日老远便迎上来寒暄半晌的气象。

        贾政虽然不喜应酬,但是却也能感受到这背后隐藏着什么。

        这武勋内部趋炎附势之辈一样多如牛毛,现下王家渐渐淡出京师,虽然依然尊贵,但在京师城里的影响力却小了不少,而像牛家、陈家、柳家这一帮子便立时兴旺起来,对比下,这王家以及王家姻亲贾家这些自然就会成为背景板了。

        不得不说,这单聘仁说的话还是有些道理,当下冯紫英和贾琏、宝玉关系都不差,加之还有救过薛家老二和林丫头的这份交情,又走了文官仕途这条路,倒是可以好好琢磨一下。

        贾政心中突然想起了林丫头,这林丫头是自己嫡亲外甥女,但其父却是探花出身的文官,若是能嫁了冯紫英,未尝不能加强了贾冯两家的关系啊。

        细细斟酌起来,贾政也知道这里边还是有些难处。

        一是不知道林如海如何想,但贾政觉得恐怕问题不大,冯紫英已经是进士,而且是大周朝最年轻进士,林如海不可能拒绝这样的好亲事。

        二是林丫头这个身子骨,这恐怕是横亘在两家之间最大的问题。

        冯家是一门三房单传嫡子,自己夫人都听闻过冯家希望能找一个能生养的少奶奶,可林丫头这模样,人才模样文才气度倒是有了,但这身子骨架,只怕那冯段氏稍微打听一下便会断然拒绝。

        虽说延续后嗣香火未必要靠大妇,但是冯家一门三房单传,这大妇的地位非比寻常,如果不能生下嫡子,这后宅铁定要不得安宁。

        想到这里贾政甚至在想,若是林如海再有一个妾生女或者侄女那便好了,与林丫头一起陪嫁过去当媵,纵然林丫头不能生养,也能有这个同宗女子可生,也能勉强算是嫡子,那林氏在冯家便能站稳脚跟,这门亲事也就稳了。

        只可惜林如海也是三代单传,只有些八竿子打不着的远亲,其几个妾室也无所出,委实让人遗憾。

        另外这林家女始终还是没有自己女儿那么贴心,这一点贾政也是遗憾不已,这三丫头若是能生在王氏肚子里便好了。

        不过无论如何林丫头的事情还是去试一试的,听闻那冯家大郎在其家中说一不二,若是他看上了这门亲事,或许能有一线转机,只是这等婚姻之事,素来是父母做主,就怕那冯段氏是不肯让步的。

        这等事情还需要好好筹计筹计。

        闲谈了一阵之后贾政又惦记着一些事情,径直回了王氏院子。

        那王氏正在和自家妹妹闲谈,却见得老爷回来,也颇感惊奇,那薛姨妈见姐夫回来,也猜得出怕是有事情要和自己姐姐说,便立即道别离开。

        “夫人可知那冯家大郎考中了进士?”贾政开门见山,“皇榜已经贴了出来,我让李十儿已经去看了回来,那冯家大郎已然考中了进士!”

        “啊?!真的考中了?”王夫人也是吃了一惊,站起身来,“我兄长说若是这冯家大郎考中了进士,那日后造化就不可限量,便是入阁拜相也并非不可能啊。”

        王夫人历来对自己兄长的信任远甚于自己丈夫,丈夫在仕途上的表现黯淡,根本无法和兄长相比,王家也是全靠兄长才能真正超越贾家,所以她对自己兄长的话素来如奉圭臬。

        “嗯,正是如此,我才在考虑和冯家的关系,现下琏儿和宝玉与冯家大郎关系颇佳,但这种关系就怕随着冯家大郎地位日高有些关碍了,按照这大周惯例,殿试之后这些进士们便要观政三到六月,观政一结束,便要授官,而冯家大郎的业师便是吏部左侍郎齐公和都察院右副都御史乔公,这二人定是要扶持自己弟子,冯家大郎任一佳位是必然的,到那时候琏儿和宝玉还能不能与其维系这般关系就不好说了,……”

        王夫人对贾琏与冯紫英关系如何却是不关心的,但是自家宝玉却须得与冯紫英搞好关系,未来宝玉各方面都还得要靠冯家大郎照拂,一闻此言,便立即道:“老爷可是有法子?”

        贾政叹息了一声,“探丫头怕是不行了,夫人,你觉得若是让林丫头嫁给冯家大郎如何?”

        “黛玉?”王夫人一怔,沉吟半晌,“林丫头论家世倒也不错,但是她的身子骨就怕冯家嫌弃啊,那边可是一门三房单传,那段氏妾身是知道的,一门心思要找个易生养的,……”

        贾政也皱起眉头,看来自己夫人也打过这个主意。

        王夫人自然也是想过的,但却没有贾政那么积极,毕竟那是林家女,不过纵然是自家宝玉,她也断不会接受林丫头,不说其性子傲娇和自己不好处,单是那等身子骨,怕是太难生养了。

        “哎,……”贾政叹了一口气,但王夫人又悄悄的睃了丈夫一眼,“老爷,其实还有更合适的人家,……”

        “嗯?”贾政皱起眉头,这京师城里更合适的人家倒是多了去,可和贾家有关么?